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镜花楼Chapter 4

2021/4/9 9:46:41 作者:陵扬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镜花楼
镜花楼
作者:陵扬君来源:晋江文学城
传说,有一条河,名曰忘川。对前世心存执念之人,只要在旁守上千年,便可带着记忆轮回转世。传说,有一座楼,名曰镜花。若想寻找前世所爱,只要交出额间的印记,便可在镜中看到他过往的音容笑貌。P个S:本文由几个小故事组成,各个小故事独立成篇,分开来看也不太影响阅读哈~~~→戳这里包养作者君←指路本文番外

对于第一次完全拥有自己私人空间的Ura来说,连一只煮牛奶的锅都是值得精挑细选的。

一整个下午,Ura拉着权志龙逛了各种家居店,厨具店,花店,深刻地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被和女人逛街的恐惧感支配。偷偷地讲,其实Ura有点儿报仇的意思,谁让他权志龙在买被子的时候那么逗她。

因为东西实在太多,两个人四只手根本拿不过来,Ura只能付费要求了送货服务。最后Ura和权志龙去超市买了一些水果和饮料。

拖着残躯关上家门的时候,别说权志龙,Ura自己都感觉灵魂已经升天面见天父。

“我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权志龙哀叫着扑进沙发里 ,“你自己收拾冰箱,我宣布罢工。”

“谁叫你这几个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脱一个古代闺秀。” Ura小声的用中文诽谤他。

“Mou?你说什么?” 看着她那碎碎念的小样,权志龙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说大人您辛苦了,拖着您的万金之躯陪小女子逛街。” Ura换上高丽时期历史剧里小姐们说话的语气和措辞,“小女子这就收拾冰箱,请大人您务必好好在沙发里休息,保重您的身体。”

权志龙看Ura又发神经,没好气的回了她一句,“金尚宫且退下吧。” 然后沉默了一会,翻出了这几天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

正在往冰箱里放牛奶的Ura斜过脸偷摸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有点忐忑。

她很开心权志龙这几天比在韩国的时候状态好了许多。

但毕竟警署到现在还没有对外发布吸毒事件的公告,只是不知道谁放出了小道消息,导致社会舆论一直在讨论这件事情。

现在这样的状态对于权志龙来说就好像站在活火山山下一样,随时可能被火山喷发的熔岩烫的灰飞烟灭。不过既然一定会发生,提前打好预防针找好退路总是没错的。

只是不知道…现在他打开手机是要干什么。再看到有关事件的新闻,他不会又退回壳里去吧。

Ura关上冰箱门,看见权志龙拨了个电话出去,踮起脚悄声走过去,想要偷听一下。

没想到权志龙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把她吓了一跳。陪了个笑被抓包的尴尬笑脸,正想要回厨房去,没想到权志龙对她招了招手 。

“是永裴,你要问声好么?”

“要的要的,” Ura回了一句 ,看见权志龙按了公放,便对着电话和太阳打了声招呼,“永裴哥A~niu,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

权志龙举着手机撇了撇嘴。

“Ura,A~niu,我也想你,上周你来韩国我有行程在海外。你学校怎么样,听志龙说你今天去新生典礼了。”

权志龙这回连眼刀也冲手机撇了出去。

“哪有,根本就没有像韩国那样的新生入学典礼好吗,就是搞了个游园会一样的,我就去买了几本教科书,然后办了个校卡就回来去和志龙哥吃中餐了。”

不过Ura什么也没有看到,一心一意的和太阳讲着电话。

“去吃中餐了吗?” 电话里太阳听见这话突然高兴了起来,出门吃饭对于现在的志龙来说可是一个大进步。

“Nei,然后还去买了点家具用品什么的。”

“只是一点?” 权志龙忍不住插话,“就是我俩加起来都拎不动的一点。”

太阳笑了起来,然后一阵熙攘,胜利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Ura,志龙哥,我是胜利啊。”

“我听出来啦,” Ura听见胜利的声音十分开心,“大声哥也在吗?”

“在旁边呢,” 胜利回答,大声出声打了个招呼。

胜利从太阳那里抢过手机,大有煲电话粥的意愿。“我们一直在等哥的电话呢,这几天有空就一起在宿舍呆着。”

大声在旁边问,“志龙哥你好点了吗?”

“听起来就好多了,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胜利抢先出声替权志龙发言。“你不是在Ura那里乐不思蜀了吧,我也好想去纽约啊。”

“那你来啊,我家有地板给你睡。”

“地板girl!需要我强调一下谁最适合睡地板吗?”

“胜利哥你来,我保证不把你轰出去。”

权志龙听着弟弟们和Ura的插科打诨,发现只是这几天,之前面对队员们的愧疚和负担感减轻了许多。

“过两天就回去了,明天陪Ura开完学,看看学校是什么样子,我就可以放心的把她留在这了。”

“志龙哥你这种老父亲的语气是什么,” 听到志龙的话,Ura虽然控诉着他的语气,却笑了起来。

宿舍里太阳,大声和胜利也不由得相视一笑。胜利更是无声的举起右臂,握紧拳头做了个“噢耶” 的动作。

他们都太担心也太想念权志龙了。自从警署里阳性的检验报告出来后,权志龙就从宿舍里搬回了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少见人。

“Ura阿,谢谢你。” 太阳不由地说,“真的太谢谢了。”

谢谢你,让志龙有了面对的勇气,然后剩下的不管有多么困难,我们都会和我们的Leader一起面对。

“太阳哥你说什么呢,我Ura朋友白当的吗?” Ura从小就有一种侠客的义气,不管是15岁的她在接到智子电话后立马飞去日本的陪伴,还是17岁听到权志龙的事情后尽心尽力的帮他转换心情,她对自己认定的朋友好的不得了,可以说是甘愿两肋插刀。

不过想起智子…Ura换了一副正经的口吻。

“太阳哥,志龙哥在日本那间Pub收了烟的事情。”

“怎么了?”

“我拜托了智子帮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证据,应该过段时间就有结果了。到时候要麻烦你们谁飞一趟日本看看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国重工:国士无双在线阅读第4章

    钟芜虽说是朴实了点,但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傻子,换做平时才不会没事闲的好端端往自己身上揽债务玩,殷明淮的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怕是他这一辈子砸锅卖铁都赔不起。可钟芜心甘情愿。他甚至止不住地在心底祈祷、祈祷那件外衫的价格再高一些。这样他就有名正言顺接触殷明淮的理由了。哪怕只是逢年过节寻机给他送上一份精心准

  • 苍天饶过谁第7章在线阅读

    “系统,抽奖!”林寒在楼上房间里,躺在床上,好似在闭目养神。“随机抽奖开始!”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这随机抽奖,是林寒完成第一个任务,在颂帕工厂完成装逼推理,被坤泰邀请协助办案后的奖励。“恭喜宿主获得大师级八极拳精通!”“是否学习?”“学习!”林寒没有迟疑,顿时脑海中便是大量信息涌入。“不愧是‘文有

  • 纪元救赎第四章在线阅读

    葛阅道:“方振不是也还没认罪?”立刻有人冷笑道:“很多罪犯都不肯认罪,难道他们都没罪?”程锦道:“定罪是法院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是尽力查清楚案情。”程锦不温不火的态度惹火了别人。“你是觉得只有你才能破这个案子吧?”坐程锦斜对面的男人出言讽刺道。“吕晓光!”姜冲立即喝止了他。小安嘟囔着道:“大叔,你们好

  • 特斯达拉魔法学院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善良“吃点饼吧!”陈武也是颤颤巍巍的。这时候,干看着更后怕。吃点东西压压惊也好。天黑了,三个家伙还没回来,这可急坏了陈慧。老爷子带着二侄子就往这个方向赶。“光蕊,今晚咱们怕是回不去了!”陈才拖着藤条。看看前面已经模糊的路。天已经暗淡下来。他们还在山里。“不碍事,这里经常有人来,没有猛兽了!回不

  • [红楼]小爷我是个粗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邢柯也只是随口一说,她可没真的计划什么,“你还没说是谁家的?他父母做什么的?怎么把孩子丢你这儿呀?”“他爸在对面医院上班,他们家其他人没有见过,感觉应该也是单亲家庭。”虽然认识了两个月,周韵并没有过多的去了解于函洲的家庭,因为她觉得于函洲很不错,而且他爸也还不错,就这样她就比较放心她女儿跟于函洲交朋

  • 我在秀场打工的日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当千军万马涌进长老院的时候,音无悠闲正被那些老家伙们吊起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巨大蝙蝠让人作呕,也许是没想到镜姜竟然会在此刻撕破脸面,为了这个小子而大动干戈,长老们布满风霜皱褶的脸上少见地出现了一丝慌乱。“绯樱弦,你难道想违背始祖的遗训吗?你要知道即便你为王族也是没有资格来到长老院的!”“谁管啊?那种死

  • 少爷出山在线阅读第十章

    “好了,现在过了第一道测验的诸位,请随我上山进行第二道测试。”那九长老对众人朗声道,说罢也不多做解释转身便率先走去,其余弟子紧随其后。众人互相看了看也跟上去。一群人走到一座山脚下,依旧是九长老对大家到:“这里便是扶仙踪仙山脚下,我宗在距此近千米的山巅之上。各位要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赶到山顶,届时我会在那

  • 邻家小顾初长成在线阅读隔扣1/1

    “这……扭伤了?还这么严重?”赫兰德是知道这些球员的身体素质情况的,虽然说乔治在队内排不上号,但好歹也是进行了专业的身体训练的,今年一年的训练赛加比赛里,UCLA也没遭过这么重的伤。更让他惊讶的,是余火这个完全脱胎换骨的变向,以前那个华夏男孩不可能做出这个动作。“这小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两天不见就变

  • 主播!我榜一啊!一百六信号烟花

    窗外的月色清清明明的折进来,隔着镂花倾了一地。闻人凤躺在榻上怎样都睡不着,远远近近的海浪声绞的心烦意乱,脑子里纷纷扰扰的混乱,只要闭眼便瞧见有人立在床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极轻却又极恨的叫她。“小凤……小凤,你真狠……”端木……朝德?闻人凤挣扎着起身,再不能闭眼,额头的汗凉飕飕的,糯米团子睡在身侧,

  • 缘缘相报何时了在线阅读第4章

    山庄正厅里站着新来的四个人面面相觑,不敢随意走动。吴辰:“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搞不懂了……”霍九郎:“是不是考验咱们啊?”吴辰:“这考验啥啊?站姿?还是定力?”霍九郎:“……”宋安安:“江山,你怎么坐下了,快起来,别让人看见了。”江山:“摆着椅子不就是让坐的?”“这把椅子是当家人坐的!”未见其人先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