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轻羽化神录美好夜晚

2021/4/9 10:57:22 作者:幽云雁 来源:3G小说网
轻羽化神录
轻羽化神录
作者:幽云雁来源:3G小说网
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一个身世神秘的少年,身背使命走上复仇救母之路。神,不再如想象中那么遥远。圣,也将被他踩在脚下。良洛说,我别无所求,只求你们不要阻挡我。否则,死!

一个街区外,一个yin暗的拐角处,一辆加长的白色劳斯莱斯汽车静静的停靠在路边,一名身材高大足有两米的黑人,身穿笔进的燕尾服,手带雪白的真丝手套,头上是短短的银白色板寸头,肃立在车门处。看到星陨走近,他麻利的打开车门,恭敬的接过易尘手中的金属箱子,服饰易尘上车后,把两口金属箱扔进了后箱,自己坐了进车厢,关上了门。

司机位上,是一个和这位黑人无论相貌还是衣着打扮都一摸一样的黑人,飞快的发动了汽车,绝尘而去。

劳斯莱斯那宽阔的车厢内,除了易尘和那名开门的黑人,还有一位年轻人,血红色的短发凌乱无比,上半身是一件漆黑的牛仔服,下半身是一件发白有洞的牛仔kù,脚踏一双Adidas球鞋,正在聚精会神的观看车厢内小电视里播放的成人片子。音箱开得很大,那名女星的呻小吟HU息足以让一般人发狂。

看到星陨坐了进来,年轻人无聊的关闭了电视,扭转头问:“老板,一切OK?哪里需要这么麻烦呢?随便我们谁出手,这些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么?”他的脸上,赫然是一道从左边眼角划到了右边下巴的巨大剑痕,给他英俊的脸庞凭添了几丝冷酷的吸引力,淡蓝色的眼珠代表了他的欧洲血统。

星陨轻松的接过那名黑人奉上的一杯鸡尾酒,抿了一口后由衷的赞叹说:“戈尔,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调酒师。”也不管那名黑人流露出来的含蓄的自豪,星陨对那名年轻人轻轻的啧啧了几声说:“杰斯特,我无非是想感受一下在夜色中穿行伦敦的美好感觉而已。而且,能够尽量的节约一点自己的精力,又何必非要自己出手呢?”

杰斯特冷漠的笑了笑,准备shen手打开电视。星陨连忙说:“这次很热闹,狗熊损失了九个好手,兽人重伤了一个。。。嗯。。。”考虑一下,星陨还是说了:“教廷出动了一个宗教裁判所的年轻人,年纪不大。”

杰斯特差点就跳了起来,一层淡淡的红光在他的身上涌动,突然狠狠的坐了下去,慢慢的说:“是么。。。老板,不用担心,我不会找他们的麻烦的。。。至少现在不会。”

星陨露出了微笑:“这样才好,我们和气生财,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处呢?钱才是最重要的。”按了一下面前小条案上的通话按钮,易尘轻松的说:“菲尔,在家门口停下,我去场子里面看看,你们先回去,把东西清理一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起来不舒服。”

正在开车的菲尔露出了会意的笑容,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白色的汽车在伦敦新城区的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停下,星陨缓缓的下车,站在了一家名字叫做‘天朝城’的夜总会门口,汽车径直绕到了后面的地下车库去了。

星陨走进了大门,十几条横眉瞪眼的黑人汉子满脸堆笑的把他迎了进去,zui里巴结的说:“老板,今天一切安好,没有任何状况。”

星陨点点头:“条小子那里呢?”

看起来是领班的黑人大汉连忙说:“条子那里也很正常,这个月的税金已经给了他们,还没有莱找麻烦。都是老板面子大,他们不敢乱来的。”星陨满意的点点头,已经步入了乌烟瘴气的夜总会。

说是‘天朝城’夜总会,可是里面丝毫没有天朝的那种古典优雅的味道。一只重金属的乐队在台上疯狂的扭动着制造噪音,十几名金发碧眼的美女在他们四周疯狂的颤H抖,一丝才不挂的展示着自己年轻美好的身体。

场子中间,无数年轻人互相紧贴着搐动着,zui里还不时吐出一缕缕大麻的烟气。场子边上,两名看起来不超过十四岁的少女大概吃多了摇小头丸,身体趴在栏杆上,脑袋疯狂的甩动着,下H体的牛仔kù被扒掉了,两名黑人大汉正爽快的在疯狂的抽小动着,后面还有几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人嬉笑着准备轮班上阵。

四周的半封闭式包厢内,雪白的ROU体互相纠H缠扭动着,偶尔还有几声呼救声传来,但是马上就被什么东西捂住了zui。几名同性A恋男子嘻笑着向面容英俊的星陨走来,但是马上被易尘身边的黑人大汉几拳打飞了老远。十几名正在出售大麻等毒品的小贩对着易尘谄笑着示意,手里飞快的出货收钱,打招呼和做生意两不误。

星陨走进了最豪华的一个包厢,一个肥胖得惊人的白人中年男子在一qun保镖打手的簇拥下正在和几个依稀是意大利血统的男人狂欢着。他的kù子早就不知道上哪里去了,两个面容还算清秀的少女正在用zui替他服S务,旁边几个男人也放S荡形骸的和身边的几个女人纠S缠在了一起。

看到星陨进来,肥胖的白人男子连忙热络的打起了招呼:“星陨,来给你介绍你几个朋友,这几个是意大利的好朋友,和我谈一笔生意,你这里安全,就过来了,不反对吧?”

星陨露出了笑容:“狗熊,谈生意的时候玩女人,不怕那些妞出卖你么?”

狗熊脸色一变,狠狠的抽了身边两个女人几个耳光,把她们赶了出去,讪讪的穿上长kù说:“没办法,我就是喜欢玩点女人。。。诶,H他H妈的,星陨,你这个场子生意真的不错,我可羡慕你。我的场子三天两头有警察去抄牌,税金我也给了啊。”

星陨坐下,拍拍身边一个女人的屁S股把她赶走,笑嘻嘻的说:“你做的生意太大了,他们想不注意你都难,学学我吧,一点点小毒品,什么问题都没有的。”

狗熊嘟哝了几句,无非就是:“他S妈的,你小子做小生意?”之类的抱怨,这时,他身边一名保镖的手机响了。

狗熊接过手机,刚刚接听了几句,就已经是面色大变,匆匆的说了对不起,带了一qun手下和几个意大利人飞快的走了出去。星陨不冷不淡的在后面抛了一句:“你喝的酒我会记帐的。”狗熊敷衍的答应了,星陨yin笑着在帐单上写上了起码二十倍的价钱,zui里唠叨着:“大钱小钱都要赚,金山也是一粒粒的攒起来的。”

在场子里巡视了一下,的确没有什么异常,一脚踢开两个搂在一起拼命接WEN抚S摸的少女,星陨匆匆的走进了吧台后面的一个小门。

这里守卫着的不是门口那样的黑人大汉,而是眼睛淡蓝、头发金黄、面庞坚毅,典型日尔曼血统的健壮大汉。大概十多米狭窄的通道后是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横七竖八的放着几张沙发以及两张台球桌,十几名日尔曼人在专心致志的打着台球,看到星陨进来了,连忙一个立正对着易尘行了个礼。

星陨点点头,手在小房间内的一角摸了一下,闪进了一道暗门,再走了几步,就是一个宽大的密室,奢华的布置有点中东那些王国王宫的感觉。

一名身高和戈尔有得一比,身材壮硕得吓人的大汉正坐在一角的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手枪,看到星陨进去,他也只是冷冷的点点头,马上又把注意力全部投进了手上的武器。

星陨直接问手里各自端着一杯红酒的戈尔和菲尔兄弟:“点出数目了没有?”

菲尔点点头:“现金是一亿,还有价值五千万的钻石,大狗熊要伤心了。”

杰斯特无力的在沙发上扭动着身体:“两个箱子已经销毁掉了,保证一点渣滓都没有。钞票上面没有任何标志,钻石也是国际通用的切割方法,没有任何纰漏。”

一个浑身雪白紧身服,银白色长发成波浪型披散到了túnD部,双眼是诡异的碧绿色的艳丽女郎缠S上了星陨的身体,舌尖TIAN拭了一下星陨的耳朵,喃喃的问:“老板,要不要我陪你?”

星陨摇摇头:“今天不行,明天吧。。。菲丽乖乖的,不要胡闹,有空你联系一下那几个经纪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任务,难度太低的就不要接了。契科夫的进度如何?”

菲丽死死的挂在了星陨的身上,含糊不清的说:“他?刚刚攻克了瑞士一家银行的主系统,现在正在观赏人类传宗接代的伟大义务的现场表演,并且利用自己的双手感受一下那喷发的快S感。。。上帝啊,老板你赶走那个家伙,整个电脑房都是他刺鼻的精H液味道,实在受不了了。”

杰斯特哈哈笑了起来:“菲丽宝贝,我可以一把火烧掉那家伙的那根东西,保证日后就没有这些麻烦了。。。哈哈哈哈哈哈,你缠着老板的时候怎么不刺鼻呢?”

十几道冰棱柱突然出现在菲丽的右手上,随后呼啸着飞射向了杰斯特。杰斯特脸色一变,一道通红的火盾飞快出现在了自己身前,冰和火微微接触,马上爆炸开来。菲尔厚实的手掌狠狠的一锤地板,一道厚重的空气结界出现在了爆裂的能量四周,减弱了对四周环境的破坏,但是也已经让几张乌木镶金的沙发化成了灰烬。

星陨苦恼的拍了一下额头:“天,你们不要闹了,这个月更换家具已经用了三十七万美金了,有空你们多多教导一下凯恩的手下,不要浪费自己的能力。”那名坐在角落里的日尔曼大汉彬彬有礼的向大家示意,转眼又开始玩弄自己手上的一只手枪。

星陨叹口气,强行把菲丽贴在他身上的玉D体拉了下来,活动了一下被勒得有点疼痛的身子说:“今天是我练功的日子,我马上就要从十二元辰突破到二十八宿了,你们不要打搅我,仔细留意市面上的小道消息,看看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动静。”

众人明白现在不是打诨的时候,一个个肃立点头答应了。

星陨沉思了一下,有点不负责任的说:“外面那些家伙,你们注意点,那些年纪太小的小姑娘以后不许放她们进来,吃点软毒品也就算了,这么疯狂性D爱,万一在我们场子里面出了人命,大小是个麻烦。。。还有,那些小贩子交给我们的保护费日后给我加半成,因为现在场子里面吸毒的年轻人数目增加了很多,不能便宜了他们。”

交代完了事情,星陨正准备走向房间一角的升降梯,从另外一个角落的暗门内突然冲出了一个瘦弱的俄罗斯年轻人,上半身的衣服皱皱巴巴,下半身的一条结满污垢的kù子赫然没有拉上拉链,看到了星陨就欢呼着扑了上来:“亲爱的老板,您知道么?我攻破了号称世界上最严密的瑞士银行的帐户系统了,哦,这可是最伟大的成就啊。您应该给我一百万奖金。”

星陨一脚把他踢了出去,一脚踏在了他的头上冷漠的说:“第一,你攻破的是瑞士一家银行的系统,不是瑞士银行的系统;第二,你给我换洗后再和我说话,否则你的一百万奖金我会考虑给你一百万日元。凯恩,带契科夫去好好冲洗一下,车库里头有高压洗车器,用那个东西对付他。”随后走进了升降梯。。。

凯恩飞快的跳起来,慢慢的走到了契科夫的身边,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容。契科夫讪笑着:“亲爱的凯恩先生,我自己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的,不需要用高压水柱来冲洗的。”

凯恩认真的说:“不行,老板的命令是要我用高压水柱。。。命令必须服从。”一支粗大的10.11mm口径的勃朗宁手枪对准了契科夫的脑袋,契科夫打个哆嗦,老老实实的跟着走了。十分钟后,一声凄厉的惨嚎以及一阵俄罗斯的国骂响彻了夜空。。。

真是一个无比美好的伦敦的夜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国重工:国士无双在线阅读第4章

    钟芜虽说是朴实了点,但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傻子,换做平时才不会没事闲的好端端往自己身上揽债务玩,殷明淮的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怕是他这一辈子砸锅卖铁都赔不起。可钟芜心甘情愿。他甚至止不住地在心底祈祷、祈祷那件外衫的价格再高一些。这样他就有名正言顺接触殷明淮的理由了。哪怕只是逢年过节寻机给他送上一份精心准

  • 苍天饶过谁第7章在线阅读

    “系统,抽奖!”林寒在楼上房间里,躺在床上,好似在闭目养神。“随机抽奖开始!”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这随机抽奖,是林寒完成第一个任务,在颂帕工厂完成装逼推理,被坤泰邀请协助办案后的奖励。“恭喜宿主获得大师级八极拳精通!”“是否学习?”“学习!”林寒没有迟疑,顿时脑海中便是大量信息涌入。“不愧是‘文有

  • 纪元救赎第四章在线阅读

    葛阅道:“方振不是也还没认罪?”立刻有人冷笑道:“很多罪犯都不肯认罪,难道他们都没罪?”程锦道:“定罪是法院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是尽力查清楚案情。”程锦不温不火的态度惹火了别人。“你是觉得只有你才能破这个案子吧?”坐程锦斜对面的男人出言讽刺道。“吕晓光!”姜冲立即喝止了他。小安嘟囔着道:“大叔,你们好

  • 特斯达拉魔法学院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善良“吃点饼吧!”陈武也是颤颤巍巍的。这时候,干看着更后怕。吃点东西压压惊也好。天黑了,三个家伙还没回来,这可急坏了陈慧。老爷子带着二侄子就往这个方向赶。“光蕊,今晚咱们怕是回不去了!”陈才拖着藤条。看看前面已经模糊的路。天已经暗淡下来。他们还在山里。“不碍事,这里经常有人来,没有猛兽了!回不

  • [红楼]小爷我是个粗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邢柯也只是随口一说,她可没真的计划什么,“你还没说是谁家的?他父母做什么的?怎么把孩子丢你这儿呀?”“他爸在对面医院上班,他们家其他人没有见过,感觉应该也是单亲家庭。”虽然认识了两个月,周韵并没有过多的去了解于函洲的家庭,因为她觉得于函洲很不错,而且他爸也还不错,就这样她就比较放心她女儿跟于函洲交朋

  • 我在秀场打工的日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当千军万马涌进长老院的时候,音无悠闲正被那些老家伙们吊起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巨大蝙蝠让人作呕,也许是没想到镜姜竟然会在此刻撕破脸面,为了这个小子而大动干戈,长老们布满风霜皱褶的脸上少见地出现了一丝慌乱。“绯樱弦,你难道想违背始祖的遗训吗?你要知道即便你为王族也是没有资格来到长老院的!”“谁管啊?那种死

  • 少爷出山在线阅读第十章

    “好了,现在过了第一道测验的诸位,请随我上山进行第二道测试。”那九长老对众人朗声道,说罢也不多做解释转身便率先走去,其余弟子紧随其后。众人互相看了看也跟上去。一群人走到一座山脚下,依旧是九长老对大家到:“这里便是扶仙踪仙山脚下,我宗在距此近千米的山巅之上。各位要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赶到山顶,届时我会在那

  • 邻家小顾初长成在线阅读隔扣1/1

    “这……扭伤了?还这么严重?”赫兰德是知道这些球员的身体素质情况的,虽然说乔治在队内排不上号,但好歹也是进行了专业的身体训练的,今年一年的训练赛加比赛里,UCLA也没遭过这么重的伤。更让他惊讶的,是余火这个完全脱胎换骨的变向,以前那个华夏男孩不可能做出这个动作。“这小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两天不见就变

  • 主播!我榜一啊!一百六信号烟花

    窗外的月色清清明明的折进来,隔着镂花倾了一地。闻人凤躺在榻上怎样都睡不着,远远近近的海浪声绞的心烦意乱,脑子里纷纷扰扰的混乱,只要闭眼便瞧见有人立在床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极轻却又极恨的叫她。“小凤……小凤,你真狠……”端木……朝德?闻人凤挣扎着起身,再不能闭眼,额头的汗凉飕飕的,糯米团子睡在身侧,

  • 缘缘相报何时了在线阅读第4章

    山庄正厅里站着新来的四个人面面相觑,不敢随意走动。吴辰:“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搞不懂了……”霍九郎:“是不是考验咱们啊?”吴辰:“这考验啥啊?站姿?还是定力?”霍九郎:“……”宋安安:“江山,你怎么坐下了,快起来,别让人看见了。”江山:“摆着椅子不就是让坐的?”“这把椅子是当家人坐的!”未见其人先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