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神迹在线阅读第2章

2021/4/8 12:41:26 作者:豪杰物语 来源:飞卢小说网
剑神迹
剑神迹
作者:豪杰物语来源:飞卢小说网
剑神林凡,意外获得麒麟剑,造人抢夺,终于打败众人,却又遇到魔族,不得不使用秘法,献魂自爆丹田,却意外重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们的境遇并没有因为扔下了一些重量而显得好过一些。

最要命的是山雾渐渐开始聚集,能见度越来越差。

“再扔!”驾驶员吼道,“别婆婆妈妈的,保命要紧。”

“不行!这是我的命。”

说实话,我舍不得扔。要是扔了这个箱子,就算进了昆仑山,我也不能完全施展术解之能——这对于一个术解士而言,是耻辱。

“你他妈的,自私!”驾驶员爆了粗口,“一斤一命!”

驾驶员的这句话说的我脸直发烧——危急时刻,直升机少承受一些重量,机上的人就多一分安全。所谓“一斤一命”,那是直升机驾驶员用生命和热血总结出来的教训。

直升机不停地颤抖,就像一个人生了疟疾,在打摆子。

我明白直升机、自己还有驾驶员都到了生死一刻——

我望着那口箱子,叹了一口气。

确实,驾驶员说的话糙理不糙——丢了命,什么都没有了。

“妈的,老子和你拼了!”驾驶员疯狂地叫喊道。

我一愣,以为驾驶员又冲着我来了——

驾驶员死死地控制着操纵杆,嘴里骂骂咧咧地——他的身体在抖动,和整架直升机一起。直升机遇到强气流,特别是山谷间的强气流,对于直升机驾驶员来说,永远是一个生死一隔的命题——你战胜了它,就活;要是它战胜了你,谁也活不了。

驾驶员的身体绷紧了,像一把拉满了弦的弓,似乎稍有不慎,就会弦断人崩。

“稳住。稳住就是胜利……”驾驶员不断地喃喃自语。

我探过身去,默默地去解绑定了箱子的天蓝色搭扣——我知道,只要一解开搭扣,箱子就会坠落深谷,再也找不回来。那些凝聚着、记录着自己探险、追求的痕迹,还有那些精工打造、让我战无不胜的术解武器都会荡然无存。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四处奔波,常年在野外工作生活,真正留在身边的东西不多——除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唯有它们了。

“再见了,我的朋友,我的命。”我的双手轻轻地在搭扣上按下去……

突然,直升机一个侧滑——我的身体被惯性带动,朝右后侧撞去。

幸好直升机的椅背比较高,挡住了我的身体猛烈地撞击,要不然我的头部必然会碰在直升机的骨架上,那不受伤才怪?

我惊魂未定。

只听得咔哒的响了一两声,我这才发觉原来绑定在椅子上的箱子不知怎么的被我给打开了天蓝色搭扣,现在在椅子上蹦跳了一两下之后,借着直升机上冲之力,摔出了舱门……

说时迟那时快,我下意识地一按右手手腕上戴着的一个机关的按钮。机关中射出一条带着锐利的箭头的合金链。合金链的箭头准确地从把守的孔隙中穿过,然后箭头绕回来挂住了把守——箱子挂在了直升机的舱门外。

“你小子,有种!”驾驶员有点咬牙切齿。

我苦笑。我救自己的箱子,完全是条件反射。

“就这样吧。我……”我想跟驾驶员说抱歉。

“你小子狗运。”

原来,直升机在一个侧滑之后,居然冲出了强气流,脱离了危险的境地。

“看来,你是一个高手。”我悬挂的心终于平安落地。

“哈哈哈……”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直升机终于在一处平坦的山坡上降落。

看得出来,这是一处简易的直升机机场。在直升机简易机场的西、北两侧,搭建着数十个帐篷——这简直是一个庞大到让我难以置信的营地。要知道,这是在平均海拔四五千米的地方,要运进如此多的人、物,那得耗费多少金钱和资源。

“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我的心中是忐忑的。

在我们术解士的印象中,不死树既是一个天大的机密,也是一个公开的话题——只是,有的人相信,有的人全然不信。那些不计成本、不计利害寻找不死树的人,无一例外不是野心勃勃之人,无一例外不是手中掌控着无上权力的人。

为这样的人做事,你得随时多准备几个心眼。

“风生,你终于到了。”熊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见到你真高兴。”

我拥抱着熊猫。

然后,附在他耳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谁?”

因为我发现和熊猫一起出现的有三个人——站在熊猫近一步的是一个中年人,两鬓斑白,手拄着一根质地非常不错的拐杖,应该是金丝楠木的——只是他的脸色看上去不大好,一副生了痨病的模样。

其余两人列于中年人身后两侧,显然是他的保镖。

我看两人的神情,还有骨骼的长相——他们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

“特种兵!刚退伍的。”我发现了其中一人额上深深的帽檐印。

“你还是这么小心。”熊猫这话不像是在夸我,“风生,我介绍一下——”

熊猫挣脱了我的拥抱,转而面向那位中年男子。

“风老板,这就是我常跟您提及的风生,大名鼎鼎的探险家,植物药理学家——”熊猫又朝着我道,“风生,这位是风老板。”

我白了熊猫一眼——这家伙太不给面子,拆我的台不说,还把我这个中药世家的子弟生生说成是冠冕堂皇的“植物药理学家”。

“久仰久仰。”风老板伸出手来。

我握住了风老板的手,那双手冷,冷得像冰。

“风老板好气魄。”我笑着道,“幸会幸会。”

“风先生一表人才。”风老板咳嗽着道,“风先生,风某有一事不明?”

“风老板请讲。”

“您是‘植物药理学家’?”

“哪里哪里!风老板,用俗话说,就是中药世家。在下祖上世代干这营生,让您见笑了。”

“风先生谦虚了。风先生如此年纪,就达到了如此高的成就,风某佩服。”

我一听,就知道熊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一定在风老板那里将我的事说的天花乱坠,以至于风老板产生了误解。

“我——”我想解释。

“风先生,咱们500年前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再说了,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风先生,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毒戮天下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花楼纯光二十七年,临州桐理。三月,春寒料峭,路边的杏花热热闹闹地开了满树,浓烈繁丽。杏花能开半个多月,花开时,正是桐理春祭时。温雪晴从城外回来时,正是桐理最热闹的时候。开头冗杂严肃的祭拜祷告已经过去,鼓声鞭炮齐响,踩高跷的,骑布马的,舞彩带的,林林总总,欢歌笑语。人来人往,往日矫健的千里马反而

  • 杀青、领盒饭在线阅读画符的深哥帅呆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宋深就醒了,他背着行李来到了古玩街的珍宝斋,就看见卢兆财正拎着一只公鸡从菜市场走回来,那公鸡一看就很有活力,落到他手上了还在嚎叫个不停。“深哥你这来的可真是巧了,我还准备等下到家之后在通知你过来的。”卢兆财冲他笑,拍了拍手上的鸡落下一地的鸡毛,“看看这家伙多活泼,到时候威力保管够。”卢

  • 古代闺秀在七零第一章

    姜媛艰难地走在烈日下,可怕的太阳烤得她口干舌燥。这里是某一处戈壁,一处荒漠的边缘,远处是起伏的沙丘,脚下正在沙化的岩地偶而混合坚硬的草,从她裹脚的破羊皮的缝隙中钻进去,磨着碎沙,剧痛而崎岖难行。和她蹒跚地走在一起的还有二十多人,来自波斯和大马士革的商人,埃及和中非的黑奴,土耳其和突厥的战士。他们来自

  •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圆滚滚减肥第一天

    庄圆圆雄心壮志的立下了这个决心。三天之后,她就败给了现实。现实,就有很多东西。比如酥炸排骨,回锅肉,酸辣土豆丝,可乐鸡翅。这些都是很现实的东西,就像游戏机吸引男孩子一样,食物也吸引着庄圆圆。但是她晚上只吃了一小碗米饭,圆圆妈急得焦头烂额,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失恋了。庄圆圆坚定地开口,“我要减

  • 辰星棱镜在线阅读第九节

    杨轩的意识从卧龙山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想找太子丹指点指点修行的入门,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看来只能靠自己了。正在这

  • 我的男神是校草在线阅读楔子

    大漠之上,北风冽冽,黄沙漫天。凛冽的北风与恶劣的环境只是让他稍稍低下了戴着斗笠的头颅。在漫天黄沙中行走的路铭不知为何停下了脚步,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刀。他微微抬起了头,看向对面那一道在黄沙中若隐若现的人影,随后缓缓摘下头上的斗笠。若有人看见此时的两人,必定会惊呼道:“是塞北刀王黄石安与中原第一刀路铭!

  • 主播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第1章

    有河就会有岸,有岸就会有渡口。风云度在邕水是比较大的渡口,渡口北面即江南古镇半坡仙,半坡仙传说由仙子而得名,说是龙王的九公主芸九娘娘曾经在这里驻足,也由此,支撑了半坡仙的繁荣。特别最近几日,每年一度的四月初九百花竞艳盛会就要到了,方圆百里喜欢茶花的风雅之士,更是带着自己的绝品心爱,来此一展妖娆,也因

  • 我有一座玄黄塔在线阅读第3章

    熊贝是汇演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把舞蹈说成舞diǎo的,红着脸承受了同学们几天的调侃,尤其是华鑫,最近总故意嚷嚷着“舞diǎo舞diǎo”,惹得小熊臊得不想理他。也真是奇怪,可能是她集体荣誉感比较强,那天华鑫的顺利演出为班争光后,他的形象瞬间从混世小魔王荣升为二胡小能手。针尖对麦芒的两人不知不觉中发展成刚

  • 盛世之下第三章

    “既然是妖,那我们也不必客气了。”我们追了这么久的小鬼,可不能让这个西门吹沙坏我们好事。虎鹤双仙对视一眼,同时抢在西门吹沙面前朝着桔梗攻去。虎仙巨大的拳头和鹤仙尖锐的双钩直面桔梗面门,竟是直接想要桔梗的命。真是笨蛋,都不知道要先摸清敌人的底细再动手吗?算了,就让这两人帮我探探这个妖的底细好了。西门吹

  • 权术:首席秘书之河边救人(3)

    一路从仙家山往家里跑,陆子风发现自己好像一点都不累,除了脑袋有些晕之外。到村口时,陆子风停了下来,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脑袋上还有血迹,要是回去,母亲肯定会担心自己。于是他就想着到村子附近的小河旁把全身上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尤其是要把头上的血迹擦干净。可陆子风刚刚走到小河附近,就听到了一丝特别的声音,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