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虐文女主的躺赢日常第8章在线阅读

2021/4/8 13:33:36 作者:娜小在 来源:晋江文学城
虐文女主的躺赢日常
虐文女主的躺赢日常
作者:娜小在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狗血虐文的苦逼女主,本以为日子会过的艰难,却发现运气爆棚人生开挂,不仅从十八线小透明拿到电视剧女一号,还邀约不断,成为广告商的宠儿,娱乐圈的顶级流量,可以说是年度躺赢界冠军最重要穿过来才发现男主是个深情又专一实力宠妻的自恋沙雕脑补帝方橙:WTF??其实这是篇加了糖的沙雕文,祝看文开心又名《虐文女主的沙雕日常》《diss我的都成了我的粉丝》《男主太沙雕怎么办》开挂人生运气爆表锦鲤属性穿书沙雕女主VS外冷内热每天花式生气河豚属性傲娇沙雕脑补帝男主逻辑废,非典型娱乐圈穿书文,谢绝扒榜,非常感谢,希

“呜哇哇一上来就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这家伙太失礼了吧?!”拉开门我就看见小白挡在晴明面前对着茨木童子一阵大喊,心里佩服之余也不由得对于小白有了新的认识。

看他平时被鸦天狗追着到处跑,没想到还有这种胆量。

“小白,这是茨木童子大人!”鸦天狗把小白往后边一拽,“是很了不起的大妖怪。”

鸦天狗,你违心吗。

“就算是大妖怪也太目中无人了。”博雅的手搭在弓箭上,“看起来是要受点教训。”

“博雅大人你也差不多。”小白小声地说。

“白头发的阴阳师,你,就是晴明吧?”茨木童子毫不客气地无视了其他人,直接指着晴明问道。

“晴明……”神乐担心地看了眼晴明,却被对方以微笑安抚。

“是的,我就是晴明,请问茨木童子你有什么事吗?”

“吾想问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红色头发的妖怪。”

“这个,并没有。”

“可恶!”

瞅见茨木童子略有些黯然的神色,我终于插话了,“如果你想问酒吞童子的话,去城外的树林找找比较有可能,再不济让比丘尼占卜一下具体位置。”

“是你,风神。”

我觉得右眼微微抽痛了一下。

“叫我一目连吧。”

根据比丘尼的占卜,我们和茨木童子一起来到了城外的树林里,茨木童子不断夸赞着酒吞童子的强大,甚至坦言讲上三天三夜都无法描述酒吞童子。

那双金眸在谈及酒吞童子时熠熠生辉。

该是多么纯粹的毫无保留的炙热情感,才能让一个大妖怪心甘情愿做另一个大妖怪的俘虏,将躯体都交由他支配。

只是如今酒吞童子的醉态太过教人失望。

我和鸦天狗因为早已见到过所以还算平静,晴明他们却是因为这样和茨木童子口中完全不同的酒吞童子大吃一惊。

“唯有这美酒和月光能抚慰本大爷的心。”

“茨木童子,你是无法填补本大爷的孤独的。”

在和晴明和茨木童子干了一架之后,酒吞童子留下这两句话又消失了。

茨木童子刚才喜悦的表情瞬间碎裂,化作黯然,他动动嘴唇看着酒吞童子离开的方向,却没有说话。

我看见他的鬼爪轻轻地颤抖着。

茨木童子,你是否就想这样,以地狱之手拉住你的挚友?

后来遇见那些出言不逊的小妖怪时,茨木童子的怒火超出我的想象,他的一字一句仿若最凌厉的刀片割在心头,“胆敢侮辱吾挚友的家伙,吾将你们一点点碾碎。”

那般……令人动容。

我想如果哪天真的有大妖怪或者大阴阳师想要杀酒吞童子,茨木童子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挡着他身前,在对方觉得他看起来很蠢的模样下坚持说如果要杀他的挚友就先踏过他的尸体什么的。

只是茨木童子,你真的只当酒吞童子是你的挚友吗?

回去的路上晴明一直在沉思酒吞童子口中的女人到底是谁,他未失忆之前又做过什么才会让酒吞童子心怀如此大的怨念。

神乐不动声色地拉住晴明的手,博雅装作看风景的样子揽住晴明的肩,比丘尼也转移得一手好话题。

从平安京好吃的到浅草神社的一些怪谈趣事,还真逗笑了晴明。

我和鸦天狗逐渐落后于大部队,小白回头看了一下鸦天狗,又蹭蹭蹭跑到了晴明那边。

“一目连大人,茨木童子大人对于酒吞童子大人真的只是单纯的仰慕吗?”鸦天狗有时候还是挺八卦的。

“谁知道呢。”我把用手给鸦天狗顺顺羽毛,抬眸见着今天的暮色格外美丽,大片大片的火烧云连起来仿若让那天际都烧起来了一般。

又似错觉般,我看见大天狗站在我的神社下,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冷厉。

他和“我”在争吵,但我听不清他们在吵什么,只能看见两个神明最后大打出手,大天狗失手之下将御龙击散。

“唔!”我猛地蹲下身捂住胸口,那里撕裂一般的疼痛。

“一目连大人!你怎么了?!一目连大人!!”

“一目连?!”

我听见了鸦天狗慌乱的声音,也听见了博雅他们的喊叫,可我还是失去了意识。

“一目连,只有你……只有你不能否认我!”

“大天狗,你这是错误的。”

爱宕山脚下的桃花林里,我第一次和大天狗发生激烈的争吵,我看不见自己的眼神有多悲哀,但能感受到心底有多少释然。

这是有端倪的,只是我们都不愿意去提起,仿佛只要这样就能一直和平下去。

“这是我的大义,何错?人类有何资格,你说,到底有何资格掌控神明的生死!神明庇护了他们,他们还反过来掌控神明,可笑!”

“没有人类的信仰,神明又怎么会出现?大天狗,你的想法太危险了!”

“一目连,如果你继续坚持你所谓的子民即为根源的理论,爱宕山不再欢迎你。”

我近乎难以置信地看着大天狗。

但他冰冷的眸里毫无一丝多余的情感。

我早该知道,这个家伙倔得和牛一样。

终归,同道殊途。

“我的神社也不再欢迎你。”忍着心底的那些纷乱情绪,我转身离开爱宕山,没有再回头。

只怕再也不能好好欣赏爱宕山的桃花了。

那桃花,真是极美。

极美……

[大天狗,如果当时你愿意叫住我,我一定不会选择那样的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云斋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二天起来后,普林斯小姐便一直在书房里找东西,在辛苦的两个小时过去后,她终于把某个被她压到箱底的电话给找了出来。放下电话许久,对方总算才回复她说没有问题,可以安排好。等菲比终于把事情大致安排好,时间已经推移到了中午。她出书房时哈利早早地就等在了餐桌旁,早餐没吃所以饿得头晕的菲比坐下后什么话都没说。她

  • 乱入柯南世界第一章

    铺着滑软白狐皮毛的软榻上躺着一名面容英俊的男子,男子含着笑,宠溺的望着跪在他身畔替他轻轻捏着小腿的妩媚女子。女子眼波流转,目光妖媚的抛向英俊的男子,轻启朱唇,“卫郎,妾好喜夫人腰间的那块石头,不知卫郎可否让夫人割爱?”男子哈哈一笑,伸手一带,将妩媚女子拉入怀中,“爱妾想要什么,只要替为夫舞上一曲,为

  • 皇权之巅在线阅读第3章

    西漠凉州境内,赤血皇朝帝都白帝城。在一座不起眼的别院内,一老一少两人避开皇室禁卫军的耳目,似是在密谋什么。“小姐,帝陵周围的禁卫军已全部撤走,看样子,是放弃了。”老仆弓着身子,向面前这位身着皇朝军服的女子说明了情况。“是么?”女子微微一叹,神情略显恍惚。过了一会,女子怀揣着不安问道:“水伯,确定没有

  • 西游:吾乃齐天大圣我必戮之

    二月初九,仲春的清晨时分,天边刚刚泛起浅淡的鱼肚白。女子的装扮总是麻烦些的,绮罗衣裙,发髻簪环。等流光从里屋推门出来到时候,左右已经齐坐于饭桌前,等着她一同用早饭了。今天起来的时候,阿左重将自己的骨骼缩成妙龄女子。在她走出来时阿左并没有抬头,只是拿起放在一旁多时的木勺,一勺接一勺将瓦煲里还冒着热气的

  • 团子的老婆是第一财阀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faker都忌惮的人LCK比赛现场的舞台上。去年拿下了2016年全球总决赛冠军,成为历史上首支卫冕S赛冠军,并且以3次夺冠,成为史上最多S赛冠军的SKT战队全员都站在舞台的上方。看样子似乎是在进行一场采访。面对一旁美女主持人的采访,SKTT1几名队员脸上的表情不一。有窘迫,有害羞,唯独一人……

  • 终年不忘第三章在线阅读

    且不提我兴奋过度猛地扑在百鬼丸身上差点把他拆散架的事情,我现在正端坐在小屋的炉火边,在我对面的是百鬼丸的养父寿海。大叔告诉了我迄今为止百鬼丸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从小就被抛弃扔在河里,如果不是被大叔救了下来早就死在了那年冬天。他的身体支零破碎,缺少了很多器官,连大叔也震惊那样的他居然活了下来。我的心随

  • 尘脉之真田 幸村

    真田幸村,是日本战国末期名将,战国乱世最后的英雄。其被岛津忠恒誉为“日本第一兵”。以前手冢曾经调侃过幸村,说如果他能够找到一个姓真田的朋友凑成一对便能够成为日本最强。结果,现在幸村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姓真田的朋友,看着面前戴着帽子的真田弦一郎手冢不由得有点无语,这让他该怎么说才好?时间稍微向前推进一点,

  • 下一座岛屿之万两黄金的震撼

    萧逸青前世是一个米粉,对追求性价比的小米手机情有独钟,像苹果、三星之类的却很是无感。想不到今日居然得到了一部苹果十八代,这就是未来手机的样子,简直狂拽酷炫吊炸天。系统出品,都是精品,这部手机居然是无限电量,也就是说只要手机不坏,就可以永远使用下去,当然了这只是理想状态。手机里面有很多软件,内存更是大

  • 妖皇笔记避雨

    夜色笼罩下来,四周寂静下来,蚊虫渐多!魏婴不时的挥手,“真是可恶。”江澄拿出一个青色香包,下面是金色的络子间有个青色的玉环,很是雅致耐看,挂在他的腰上,“驱虫的!”果然蚊虫都在一边嘤嘤的,一个都不敢靠近。魏婴摸着香包,惊奇地道,“江澄,你连这个都想到了,真行啊你,看来出门,你是必备品,一定得带在身边

  • 从哥斯拉到星空巨兽之妖族太师(2)

    第二天清晨,暖暖的晨曦洒染黄了勤政殿的窗棂,洒在羲和身上。他虚弱地睁开眼,面色却如同死人一般苍白。“水,水......”一个小太监闻声,连忙端过了才热好的参汤,扶起羲和喂他喝下。顿时,一股暖流在体内蔓延开,羲和感觉到了久违的舒服,灵台顿时一片清明,也渐渐恢复了神识。等等,舒服?他还记得昨夜父皇的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