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麒麟香之天上掉下来个干妹妹

2021/4/8 12:53:53 作者:柳王爷 来源:17K小说网
麒麟香
麒麟香
作者:柳王爷来源:17K小说网
三十六行,盗墓为王。掘墓倒斗,卸岭最强。被追杀的卸岭门人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脉散于各地,因为祖上下过一个奇墓致使后人受诅咒,不得已重新下墓。陕西作为秦地竟然发现楚墓,与我同名的二爷爷和我到底有怎样的联系,皮鼓聚阴兵,兽人为墓主,面具漆棺,琉璃金椁,盗墓凶险,人心叵测,神木之后的东北雷树,长沙船棺以及洛阳火洞到底是怎样的神秘惊奇。且随镇海一起点燃麒麟香。

蓝画楼已经不知道自己逃了多久,她整个人已经熬到了身体的极限,眼前一片片发黑。她自幼父母双亡,长兄如父一路将她拉扯带大。可是就因为几个月前,她救了一个重伤毁容的男人,就被打了闷棍,拐卖为奴!

她已经记不清为奴的日子挨了多少鞭子了,那些人拼命的给她下药,她知道她晚一日逃跑,就离沦为妓子又近一日,她整整观察了几个月才找的这么一个逃跑的机会。

她这段时间内说尽了俩辈子都没有说过的好听话,才让伢婆对她放松一丝警惕。她趁着伢婆吃饭的间隙,从二楼一跃而下,一个纵身便摔的结结实实。

此刻,她忍受着巨疼,挣脱了两个莽汉的钳制,后背还挨了一刀,就连小腹上也被踹了好几下……

若不是她还保有一份自尊,她都不知道她屡弱的身子竟然可以爆发出这么大的气力。这次,她要是再被抓到,她就要去死了!她绝不能被旁人侮辱,这是她身为苗女最后的骄傲!

“驭……”

“将军这里有一个晕厥的女子”

“去看看”

“将军这女子还有气息,她还活着。”

乌云踏雪上的白袍小将古祯刚刚打了一场胜仗,现在心情极好,路上难得发了些恻隐之心

“抱她上后面的马车。待她醒了给她弄些好克化的食物。”

“是”

蓝画楼刚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柔软的马车上,这……她是被好心人救了?还是还是又落入了虎穴龙潭?

蓝画楼不敢打赌,她暗暗抽出胸前的蛇牙,这是一颗没有打磨过的蛇牙,牙内有他们苗疆的混毒,如果是歹人,她就来个玉石俱焚,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再见恩公一面……

“姑娘,你醒了吗?我们将军吩咐让给你煮了些粥。方便我送进来吗?”一个杂役兵在车外说道。

将军,什么将军?会是他吗……蓝画楼内心慢了一拍,收好蛇牙,应了声是,连忙掀开了车帘。

蓝画楼盈盈施了一礼。“小女子此番遭遇大祸,承蒙将军搭救,敢问可否劳烦军爷向将军禀报,小女子想亲自向将军道谢。”

“诶,使不得,使不得。我这就帮姑娘转告将军”

片刻,一个白袍小将,身穿金甲圣衣,背上背着瓦面金锏,胯坐乌云踏雪打马而来。

“姑娘身子可是大好了?”

蓝画楼听见这声音猛然抬头,一眼看过去泪水腾然滑过脸颊,是他,真的是他。她已经整整二十年没有听见恩公的声音了……

古祯到感觉有些稀奇,这女子生的极好,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即使此刻狼狈不堪也掩饰不住美人独有的纤细蛮腰和修长脖颈。只是为何见着他一副恍若隔世的模样?他打穿开裆裤起就不记得自己记忆里有这么一号绝色佳人。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小娘子?

“小女子逢此大劫,被奸人拐卖,流落至此无处可去,承蒙将军搭救,无以为报……”

“打住,打住。合着本将军救了你,还要娶你?”

蓝画楼腾然脸颊通红,小声赧赧“求将军收留,小女子无处可去。愿为奴为婢。”

话音还未落,一个伢婆带着莽汉便从远处匆匆追赶过来‘好你个小贱蹄子,离得远我还不敢认,还真是你,竟敢哄骗贵人,跟你妈妈我玩弄心机,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哄骗你妈妈我……‘’

古祯侧身拦在来人面前,星眸一棱,平静无波的眼潭深处生出摄人心魂的冷意。来人是个惯会看眼色的角色“这位官爷,你可不要被这小贱蹄子外表哄骗了,她是我们楼里的头牌姑娘,惯会唬人。此番嫌弃妈妈我啊,少给她分了银子。居然偷老婆子的养老钱啊大人!”

“你说本将军的亲妹妹是你们楼里的姑娘?”

古祯状似无意的摘下背后的瓦面金锏“惯会唬人?”

又用手指在金锏弹出几声回响,“还偷了你的银子?”

古祯摸着锏身扭头朝来人绽出一个笑容“我倒是不知道,哪个楼子这么大排面,能让我镇远将军府的小姐做他们头牌?你知不知道污蔑镇远将军府的小姐是个什么罪名?还是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在场的人都从白袍小将温和的笑容感到一丝杀意,伢婆也有些吃不准了,难道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拐了人家亲妹妹被正主撞上了?天下当真有这么巧的事?

这女奴若真是大户人家走散的小姐,他们定是也不愿将事情闹大,免得坏了这闺阁清誉。

此番倒不卖个乖,或许还能捞上几两辛苦银子……伢婆打定主意顺水推舟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欸呦,你看我这不长眼的,怪不得楼里这两天不景气,原来是我老眼昏花。白长了这对招子。竟看差了贵人。望贵人见谅……”

古祯伸手摘下身上月白蜀绣的钱袋扔给伢婆。“你知道最好,若是下次胆敢再胡言乱语,本将军请你去兵马司好好说道说道,还不快滚!”

“是,是……”伢婆一脸谄笑的带着一帮莽汉匆匆离去,竟比来时还要快上几分。

古祯没好气的看了蓝画楼一眼“走吧,妹妹。”

蓝画楼很是开心,这辈子的恩公还没有被毁容,没有被暗杀,还依旧是名震天下的镇远将军!她一定要尽心竭力的保恩公周全。不让恩公再重蹈上辈子的惨剧!

只是……这辈子的事发生了些许变化,这会不会是她用了苗蓝秘法所致,上辈子她救的人明明是恩公。正是如此,此番才会救错了人,遭此大劫。

上辈子的恩公,此时分明被黎王派人暗杀,容貌尽毁,身中毒箭晕厥了整整三月有余,而皇帝听信奸人谗言,趁着恩公昏迷不醒接连三旨连发,斥责恩公为臣狂妄不羁,接旨拒不谢恩 ,莫须谋反之罪!

上辈子,恩公被押解进京时已经不再会笑了,她虽然一路跟随处处周全,到底没能保下他。皇帝将镇远将军府满门抄斩,鸡犬不留,听闻消息后的恩公已经心存死志,令她费尽心机,她也救不得他。

重来一次,她绝不允许历史重蹈覆辙!

正在发愣,一旁的将军发声“喂,你叫什么名字?家中可还有旁人?”

“小女子名叫蓝画楼,幼时,家中遭逢大难,父母双亡……”恩,还有个长兄。

古祯有些起了恻隐之心,他古家一门忠烈,父亲早年战死杀场。母亲听闻噩耗短短数月便病的厉害,几番波折药石无补的仙去了……自己尚能由年迈的祖母抚养长大。

而这女子……古祯的眼神软和了几分“恩,你要跟着我,倒也不是不行,等到了京城办上户籍。找管家签个明明白白的卖身契,我家人宽厚不会为难与你,你没事陪老太君聊聊天,陪我小侄女逗个乐子,你愿不愿意”

“奴婢愿意!谢谢爷恩赏”蓝画楼心里开心极了,恩公还是这样宅心仁厚。

“倘若是哪天你凑够了银钱想要离去,也许你赎身。”

“多谢恩公大恩大德”蓝画楼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就将自己卖给了古祯。

“你如今也醒了,背上的伤倒是耽误不得,我有些金疮药,你拿去擦一擦,等咱们入了城你再找个医馆好生瞧一瞧,莫要留下什么后症。”

“是”蓝画楼刚拿着药进了马车,内心尚未升起几分慨叹,蓦然一愣,不对,上一世这个时候,芜川峡山神作怪,落石砸死许多过往行人。他们若是此刻进京,免不了要经过芜川峡。倘若无事发生还好,若是……

蓝画楼咬了咬牙,伸手掏出蛇牙,扭开其中的机窍用了几分气力在伤口上一划。又在金疮药里搅了搅,这才满意的将蛇牙收起,发出一声惨叫。

“蓝画楼你怎么了?哪里不适?”蓝画楼脑子转的飞快,蛇牙里的毒说轻不轻,说重也不是很重。但是除了他们苗疆人少有人认识此毒。

“恩公,这药不对,药里有毒,奴……奴留了好多血,怕是要死了。”蓝画楼说的可怕极了,古祯事关人命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掀帘将蓝画楼捞起。

“咱们最迟还有几日归京”

“十五日,爷,不耽误正事,来得及”一旁的亲卫飞快回答。

“好,你命令队伍原地驻扎,我回邺城给她看伤,星夜兼程,不多耽误。”

“遵命”

医馆的大夫也有些蒙圈,这毒怎么看怎么像蛇毒,偏生给这姑娘熬了几副祛毒散都不见一丝成效。蓝图月烧的已经有些昏迷,古祯在一旁若有所思:倘若不是自己带了些家传金疮药,而是在战时用了这瓶金疮药呢?

不错,这是一个谈得来的朋友,在酒畅淋漓后称兄道弟免费送给他的。他能年纪轻轻就坐在将军这个位子上,除了承蒙一家几侯的忠烈,自然也不是个蠢人。

蓝画楼背上是长长的划伤,原本结痂的伤口再度裂开,蓝画楼说是药初涂抹在身上奇痒难耐,忍不住想要划弄伤口。

也幸亏伤口在背后,若是在胸前,那……蓝画楼这下手的力度,保不齐就把自己活剥了去……这是怎样歹毒的药效!多

古祯一遍遍的思索,到底是自己大意中了敌军探子的圈套,还是自己人动的手?何方神圣一定要他古祯的命?

不管是谁,等他查出来,此事绝不能善终!

蓝画楼晕厥了整整五日才缓缓转醒,慢慢看向古祯“恩公……”

古祯此番害蓝画楼至此,有些惭愧,“你醒啦?身子骨怎么样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蓝画楼摇了摇头“没事,我已经大好了。倒是恩公连日没有好好休息,倒是有些憔悴。”

古祯起身给蓝画楼盛了一碗医馆熬的淡粥“我不碍事,你先吃些东西吧,你不必入奴籍了,我认你做个干妹妹如何?”

蓝画楼如何不愿?她正好想接近恩公,这番瞌睡送枕头之举,真真再合适不过。

“那画楼先谢过哥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万界送外卖之洛星辰首下山

    神州大陆四足鼎立,东之幻月国,西之破风国,南之炎阳国,北之星海国。我们的故事就从幻月国开始。幻月国帝都灵京城外四十里有座通天巨峰名曰灵月仙山。相传五百年前有个法力无边的道士云游至此深感此峰灵气逼人,乃修仙练道的绝佳场所。于是就凭借高超的仙法登上峰顶开山立派成立灵月仙宗。自号灵月居士广纳门徒宣扬道法。

  • 拾花缘落花情第七章

    chapter007洛基在简亦倒数的最后一刻,已经按照原定的计划扣动扳机,分别朝着左右两侧的冰霜巨人守卫射击。在一连击倒了三个守卫之后,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手里拿着两把枪,那简亦呢?洛基开始控制不住地将自己的目光朝着简亦的方向望去。只见简亦手中只是拿了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匕首,与劳菲近距离的搏斗。阿斯

  • 万界之最强连锁商业帝国在线阅读第一节

    “你最近又胖了,哦,3KG,我的天啊,麦考夫,你那聪明的大脑就不能用来控制你的嘴巴吗?”不止是吃方面,夏洛克的话显然还在暗示麦考夫经常讽刺他这件事。在麦考夫眼里,他大概是一只比较不一样的金鱼?果然麦考夫撇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慢悠悠的说道:“夏洛克,别像那些蠢的和金鱼一样的人,我这样不算胖。”“需要我翻

  • 总裁陷阱:甜蜜俘获第三章

    来找方二的人,姓何,是个木匠,年纪三十来岁,隔壁何家村人。之所以来找方二,是因为他的儿子已经失踪三天了,想让方二帮忙去观里问问,看能不能找到他儿子的下落。“怎么会突然失踪,别不是被拍花子给拐走了吧?”有不知情的人问道。说到这个问题,何英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我家大郎是因为与我吵架,离家出走的。他年纪也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痴心第2章在线阅读

    青春的味道(二)看着凉生快速的往回走,妈妈摇摇头,顺便在菜地里拔几根大蒜,紧走着几步跟在凉生后面。一边剥去蒜头外的枯叶,一边细心的说着凉生:“你现在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过几天你爸说去找找唐校长,看看他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母亲的话让凉生燃起来一些希望。“对,我怎么就想不到呢,他是校长,说不定可以

  • 北道天狼之第一章

    “啪——”灯光像流泻的水一般缓缓淌过,暖黄色的光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客厅。屋子里没有人。一个高瘦型的男人在原地里站了一会,才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解锁之后摁下快捷键1。“陆临夏,你还没有回来?”那边听上去很吵,他听见男的女的声音。“我这边还在拍戏,估计要熬夜了。”陆临夏在那边说,也许是感应到他的不开心

  • 漂移世界[综]在线阅读副本进行时

    花酸菜从屋子里出来,在院子里找到了正在腌酸菜的阿菜:“阿菜.....啊呸,阿月呀。”已经改名为邀月的阿菜抬起头,看见花酸菜,连忙放下了手上的酸菜,小跑过来:“姐姐!”花酸菜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头,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蹭亮的大钢刀,递给邀月。“来,现在没什么好装备,你拿着这刀凑合下。”邀月迟疑的接过刀,看

  • 从导演到娱乐帝国回家

    第002章回家等他们离开,苏青忽然想起来——她没有拿通行证。她有些恍然,捏着拎袋在门口好是站了会儿。不远处有几棵沧桑的古松,映和着夜色下飞檐斗拱的办公楼,和她一样沉默。后来,岗哨的过来问她来干什么的,苏青精神恍惚,没有开口。岗哨的卫兵皱了皱眉,但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讲道理,问她找谁,可以先去岗哨登记。可

  • lovelive脱线木偶商沫乐的光环

    “唔…”商沫乐(从现在开始商沫就叫商沫乐)睁开眼睛,第一感觉是…疼!全身都疼!“故事现在进展到女配第一次给女主下毒失败后,你现在疼是因为刚刚被打了一顿,至于怎么打的,书中没有详细提到”商沫乐本想刚才的可能是一场梦,现在浑身疼只是车祸之后的事,还没想完系统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响起。商沫听后一脸生无可恋,怎

  • 最嚣张狂少第九章

    单翊刚到家就给沈恬恬发信息,见对方没回又发了一条,聊天页面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却迟迟没有收到信息。她猜沈恬恬应该在组织语言,又或者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单翊有些无奈,她们的距离感好像并没有因为那个吻而拉近。——下次一起吃饭吧?她又发了一条信息,对方依然正在输入中。两分钟后,她终于收到了回复。沈恬恬:好。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