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4/8 14:00:19 作者:列无暇 来源:言情小说吧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作者:列无暇来源:言情小说吧
秦凝前一世吃了亏,这一世再不软弱,亲爹使坏她都坑,亲奶奶欺负她都砍。重生七十年代,没吃没喝不担心,她有空间;遇上各类极品,斗智斗勇不害怕,她有胆量:她往致富路上一气狂奔,就想当农村白富美;只是,撞上一位腹黑的帅哥哥,她有点犯愁。初见。帅哥哥一副斯文模样,低声跟她说了一句话。秦妹子没听清:一个大男人,说话不能大声一点?谁知帅哥哥当着所有人面大声喊:老子喜欢你!《从前书信慢,车马远,一生只爱一人》篇帅哥哥:我真的喜欢你。秦妹子:我也喜欢自己。“我每天给你写一封信,你就能对我了解多些。”“我看,那样的

“失血过多?”胖子恍惚道:“他没有血,可以用我的啊,我可以把我的血给我大哥喝……”他说着就要咬开自己手腕,想把血直接喂给那男子。

“哎,不是这样的!”余嫣然急忙喊道:“你给他喝血没有用,这……”她一着急,也不知道该怎么给胖子解释。

喝血?苏炼正在埋头苦思,听余嫣然这么一说,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连忙对她道:“嫣然,你快去找两个干净的碗和筷子过来。”

说着他立即起身,往药铺奔去。余嫣然愣了愣,仍然去内间厨房去拿了碗筷出来。她出来时,苏炼已经拿了个小刀过来,正在对那胖子说道:“待会先试试你的血。”

胖子毫不犹豫的点头。苏炼拿过碗,先在那男子手指上划了一刀,好不容易才挤出两滴到碗里,又在胖子手指上划一刀,滴了两滴到同一个碗里。

“这怎么够呢,大夫,我还有很多血,你多挤一些啊。”胖子不明所以,看苏炼只挤了两滴就作罢,连忙说道。

“你不要吵!”苏炼拿着筷子就开始在碗里搅拌,沉声对胖子道。他这一冷静压声,气势十足,胖子立即住口不言。

筷子在碗里划拉几下,苏炼看了两眼,见血凝结成块,对胖子颓然道:“你的血不行。”

胖子不知道苏炼说的什么意思,直直道:“大夫,我没病,身体强壮,我的血很干净的。”他以为苏炼说他的血有问题。

苏炼摇摇头,懒得跟他解释,不光他,余嫣然在旁边也不知道苏炼在做什么。不过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并没有出声打扰苏炼。

苏炼又拿来另一个碗,从那高大男子手上再挤出两滴血,在自己手指上划了一刀,滴了两滴血进去。余嫣然看得一声惊呼,眼里满是关怀和心疼。

拿另一支筷子搅拌两下,苏炼眼中有些惊喜,又搅拌几下,确认血液并没有凝结,立即对余嫣然道:“嫣然,快去找找看有没有又细又长的麦桔杆,拿几根到客房来,我有用。”

“哦!”余嫣然应一声转身去了。苏炼向胖子道:“来,跟我把他抬到房间里去。”

两人把男子抬到客房,苏炼让他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余嫣然找来了几根麦桔杆,苏炼挑了一根比较细长的,两头剪尖,比划一下长度,感觉还行,又找来一根粗的针,将包扎布和金疮药放在床边。

一切准备妥当,苏炼勒起自己左手衣袖,握紧拳头使青筋露出,指着一根粗的血管对余嫣然道:“嫣然,在我这里扎一针,然后把桔杆插进去。”

余嫣然吃了一惊,说道:“苏哥,你……你要做什么?给自己放血吗?”

苏炼道:“准确的说,我要给这位伤者输血。”

余嫣然大惊失色,吞吐道:“苏哥,一定要用你的血吗?输……多少给他?你你,会不会有危险?”

苏炼笑道:“没事,我有分寸的,你不用担心。”

余嫣然还是有些迟疑,苏炼继续道:“嫣然,救人要紧。医者仁心,我们不能见死不救,现在只有我的血是安全的,况且我知道没有问题,相信我。再说就算有事,你在旁边看着我,有什么异常你也会处理的,是吧?”

听他这么说,余嫣然终于点头道:“好,那,苏哥你……忍着点……”

她拿起针,小心翼翼的在苏炼手臂上刺了个口子,然后拿桔杆插进去,看见鲜血顺着桔杆中空处从另外一端往下滴,她心疼不忍,马上问道:“苏哥,接下来要怎么做?”

苏炼指指床上的男子,说道:“在他手臂上找到血管,也扎一针,然后把桔杆的另一头接进去就好了。”

余嫣然点头,依样施法,扎针,将桔杆插进那男子手臂。

看到桔杆里血液在正常流动,苏炼道:“好了,应该没问题了,接着就安静的等待吧。”

余嫣然也是舒了口气,但还是担心的问道:“苏哥,这样子要输……输血多久?”

“看伤者的气色吧,他脸上恢复血气就差不多了。”苏炼道。

“哦。”余嫣然叹口气道。

那个胖子一直在旁边看着,看完苏炼一系列动作,心中知道他在尽力,而且看样子是可以救回他大哥的命了。这个大夫虽然年轻,但是宅心仁厚,本领高强,他又跪下道:“多谢大夫救我大哥一命!”说完又要磕头。

“哎哎,你怎么动不动就磕头啊,起来说话!”苏炼急忙制止道。

胖子顺从的依言站起,苏炼问道:“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怎么会搞成这样的?”

胖子支支吾吾的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他叫汤和,躺在床上的那个高大男子叫朱重八。他们老家在濠州那边,两人是同乡,自小一起长大。在他们四五岁的时候,家乡闹饥荒,壮年男子要不被官府征招去做工,要不就是自己跑了。在那场饥荒中,他们的父母有的饿死,有的不知所踪,两人自此成了孤儿,相依为命,到处流浪。

一直到十几岁的时候,他们被一个叫皇觉寺的地方收留了,那里收留了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孤儿,供他们吃穿。可是时间一长,寺庙也有些支撑不住,便会派些人出去化缘要饭,自然也要将他们头发都剃了。朱重八和汤和也经常出去化缘,不过外面的世道也并不会好到哪里去,到头来什么也要不到,即使要到也不多,回寺庙里要分给其他人,还是一样要挨饿。

朱重八觉得这样下去也不行,于是找个机会带着汤和一块溜了,又过起有上顿没下顿的流浪生活。

即使辛苦,但他们过习惯了倒也乐在其中,饿了会去捡别人的剩饭,累了就找个屋檐休息,晚上也基本是躲在破屋破庙里睡觉。有时候朱重八还能找到一些好吃的,汤和后来也知道他是去偷别人的,可是能有的吃,其他的又算什么呢?于是汤和也跟着他一起偶尔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这么多年下来,两人同吃同住,感情深厚,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朱重八在照顾着汤和。汤和头发长起来了,朱重八依然留着光头,他说这样在江湖上行事方便,有时候还能得到别人的特别照顾。

十几年了,他们就这么东西南北的奔波流浪。这次又转到蕲州,在一个饭馆门口看见别人吃烧鸡,汤和流了口水,馋嘴说想吃烧鸡。朱重八留了心,在城西一个破庙里安顿好后,他就独自一人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只烧鸡,可是腿上中了一箭,汤和感动之余,心中惶恐,看朱重八脸色惨白,神志不清,就想救他,一急就把箭拔了出来。这下子不得了,血流得更快了,几乎都喷了起来。

他这时才知道事情严重了,急忙扛着朱重八到处找郎中。但是他们两人的形状和装束,别人一看就知是乞丐,根本不敢搭理。而且朱重八伤势严重,有经验的郎中一见也知道救不了,更不敢轻易接受。

他扛着朱重八从城西镇集一直到县城大街,五六里的路程,没有医馆或者郎中理会他们。直到赶到城东看见余记药铺,抱着一丝希望求救,才让苏炼给接了进去。

本来是让那胖子讲一下受伤的经过,没想到他把两人的整个身世都说了出来。他虽然说得吞吐不连贯,苏炼和余嫣然也大概听出了整个过程,心中唏嘘这个不太平的世道之余,也觉得这二人的确是艰难可怜。

“一路上都没有人愿意救我大哥,只有你们帮了我。我汤和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汤和说着又要跪下,被苏炼抬手止住。

“你能否改一下这个毛病?男儿膝下有黄金,做人顶天立地的,别总是动不动就给人下跪好不好?”苏炼沉声道,他不想居高临下的教训人,但是也见不得奴颜婢膝的人品。

汤和有些紧张,吞吐道:“可是……恩公,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们。”

“你把恩情放在心里,日后再找机会报答,即使不能报答,你放在心里一辈子,也是对恩情,对恩人的尊重,别人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苏炼叹道。

“哦。”汤和像个做错事听训的小孩子一样应道。

余嫣然看了也想笑,打岔道:“其实你们两人有手有脚,身强体壮,为什么不去好好做一份工呢?应该可以基本保证吃喝吧。”

“我们也不是没试过,但是做不了几天我大哥就受不了,他不喜欢受人管束,而且那些老板也很刻薄,不是打骂就是克扣工钱,有时候还不给吃的。我们试了几次之后,我大哥就不想再给别人做事了,他说宁可挨饿,也不受这种窝囊气……”汤和老实答道。

“可是你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子吧,总该做点事啊,安顿自己也好,将来娶妻生子也好,不能一辈子就这么流浪啊……”余嫣然叹道。

汤和窒了一窒,不知道要怎么说,最后道:“我也不知道,我听我朱大哥的。其实我大哥很聪明能干的,以前不管多大的困难,他都能解决。我们遇到官兵,甚至遇到野兽,他都可以化解危险,我特别佩服大哥的能耐。”

苏炼苦笑道:“如果像今天这样的事再发生一遍,你又没遇上我们,你们准备怎么办?你大哥再能干,终究你们只有两个人,若是他遇上解不了的危险,你们岂不是枉送性命?”

汤和只是摇头,说道:“恩公,我……我也不知道,没有想那么多……”

苏炼又是叹口气,转头看看躺在床上的伤者朱重八,见他脸上已经渐渐起了血色,心中石头落地。虽说已经输血一个时辰,但为保险起见,苏炼决定再继续输半个时辰。他对余嫣然道:“嫣然,去做些补血的药膳,给这位朱兄补一下吧。”

余嫣然点头,又道:“苏哥,你应该也需要补一补的吧。”

“那你多做一些也好……”苏炼笑道。余嫣然欣喜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苏炼让汤和过来帮忙让朱重八躺好,在身上盖上毯子。不一会儿,余嫣然就进来了,端了两碗汤水。

“苏哥,这是用人参加乌鸡做的,补血最好。”余嫣然放下后说道。

苏炼看了却是哭笑不得,说道:“怎么一碗有肉一碗没有?”

“他昏迷不醒,恐怕吃不了东西的,只能喂汤给他喝呀!”余嫣然理所当然回道。

“可是我们这还有一位客人呢……”苏炼向汤和努努嘴道。

“哦,我忘了!”余嫣然恍然道,向苏炼吐了吐舌头。

汤和立即站起来,惶恐道:“女菩萨不用管我,我……我其实有些内急,请问……茅房在哪?”

余嫣然羞涩一笑,给他指明了方向,待他出去后,又不好意思的笑了。苏炼只是苦笑摇头,让余嫣然帮忙把桔杆取下来,都包扎好后,在余嫣然注视下把那碗人参鸡肉吃了。

苏炼刚放下碗,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叫:“什么人!你给我站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民国风水先生第8章在线阅读

    徐长生望着苏雅茹这般模样,摇了摇头,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傻姑娘啊,心思还真是单纯。要不是他们来得及时,恐怕被人卖了还得帮别人数钱。“妹妹莫急,只要有我们在,一定会让令尊好起来的。”段德柔声细语般安慰道,色眯眯的凑上前几步,死死的盯着苏雅茹,仿佛一头沙漠里爬出来的老牛,饥渴难耐。徐长生回头瞪了一眼,一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之厨神系统

    “爸爸,爸爸,快醒醒,小馨饿了。”摆了摆昏沉的大脑,叶向南从沉睡中迷迷糊糊的醒转。爸爸?刚刚听到有人喊爸爸?什么意思?我不是喝醉了酒在家里睡觉吗?悠悠的睁开眼睛,叶向南一下被震惊了。好萌!只见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渴望的表情说不出的惹人怜爱。这是谁家的孩子?真可爱,瞧着才

  • 什么是兄弟第6章在线阅读

    面对退婚,心再大的人也无法淡然下去,它不关乎爱情,只是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跟脸面,尽管独孤一天在旁人眼里是个地道的废物,事实上独孤一天跟诸葛禅玉也没照过几次面,那都是上一辈人在他跟她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来的,一纸婚约,或多或少都会使他们将有着过多的交集,现在,诸葛家单方面的退婚,近乎打脸的行为,独孤一天很

  • 轻*之怨裂苍穹

    七月的雨水,自天空洋洋洒洒四散于天地之间,大晋朝的雨季潮湿而闷热。俄顷雨歇,艳阳高照,一抹七彩虹霞贯穿天地,直破苍穹!大晋朝恢弘庄严,檐牙高啄的宫殿群,后宫主殿——昭阳殿,那雨水尚且“嘀嗒——嘀嗒——”自那艳红琉璃瓦上滴落在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水声,悦耳而舒缓人心中的烦躁。内殿,临窗大炕上,铺着一

  • 幽蓝十界在线阅读第8节

    魔咒课上,他们已经进行到了标准初级魔咒第十条。今天学的是漂浮咒“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是拉文克劳、斯莱特林、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四个学院学生一起上的大课。学生们做成了一个圈,中间是白胡子老教授。有一点挤,但大家都很认真。艾丝黛拉没等教授开口讲解,微微挥了挥魔杖,羽毛便飞了起来。刚开始学时,教授们尤其会强

  • 一旦掉马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第5章在线阅读

    “两岁!两岁老子已经开始四更起床扎马步!他连路还不会走!”当晚,大司徒捏碎了他最爱玩的玉核桃,萧瑟长叹。“两岁,我已经开始读四书,他连名字都认不全!”当晚,大司空喝光府中藏酒,仰天长啸。“两岁!两岁了他还在喝奶!”砰地砸碎酒壶,生平首次爆粗,“喝,喝他娘的!”当晚三府中下人悄悄猜测,两岁了不会走路不

  • 惊穹沙场在线阅读黑暗仲裁者

    胡晓锋戴上头盔后,静静地等待着进入传说。五分钟后,没有反应。十分钟后,依旧如此。胡晓锋就这样躺在床上,像个傻逼一样。“怎么回事,难道头盔摔坏了。”他心想到。取下了头盔,胡晓锋认真的检查了起来。在头盔的后面他发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旁边有一行中文:“开机键。”“哦,原来这头盔得开机才行。”胡晓锋很白痴的

  • 就这样吧在线阅读第四章

    当日晚间近12点,帝都中央大区,昭明宫。这里是皇室成员的居住地,占地面积不算非常广阔,中央有一片风景秀丽的人工湖,名唤“蓬莱”。围绕着蓬莱湖,坐落着昭明宫的几处建筑群,主要包含了接待贵宾宴饮的西苑,贵宾下榻的南苑,东面的办公与会议场馆——东苑。北苑则是皇室成员私人居住的地方,守备森严,没有皇室成员的

  • 孀尽红辰雪纷纷在线阅读第6章

    姜雪宁坐在外面,心里正琢磨上一世燕临、周寅之等人的事情,倒也没怎么去在意内间的声音。只听得帘子一响,抬起头来看时,姜伯游已经出来。她立刻就站了起来,先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道一声“见过父亲”,然后才道:“为这些许小事搅扰父亲,实在是女儿无能愧怍……”姜伯游这会儿心里别提多舒坦了,摆手道:“你那院子里下

  • 重回我爸的高中时代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入学测试(上)在清晨的早上,是明朗的天空,是清爽的气息。尤其是在九狱城,这个法制严厉的地方,这舒适的清晨,让人有点太确性。“小尘,今天来的挺早的吗。”大元用力拍了拍李尘的后背。李尘的眉毛皱了皱,不过给人的依然是爽朗的笑脸。“晚上睡不着,就来早了。”“不过还是有点累啊。”李尘正了正身子。虽然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