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反派同窗他命带锦鲤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4/8 12:45:58 作者:风歌且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反派同窗他命带锦鲤
反派同窗他命带锦鲤
作者:风歌且行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预收《我总是拿到假剧本》求收藏~小可爱赏个收藏吧】【高亮注意!!】1.1v1he,本文又名:《我的锦鲤有点凶》、《每天都等着小侯爷口吐芬芳》,以及《这小废物怎么总缠着我》。2.小侯爷是原书大反派但不是坏人,也是闻砚桐的锦鲤,尤其是他口吐芬芳的时候。3.不踩原书男女主。4.想看女尊女强的,女主金手指巨大万人迷的勿入,作者没那能力写那么厉害的女主,觉得不喜欢的速离,请勿多bb,谢谢。5.【本文架空,万丈高空的空,谢绝考究】内容纯属虚构,一切以作者设定为主。文案:闻砚桐穿成了一本小说中的同名炮灰

“爷!”

李承霄动作一滞,姚姝月空洞的眼神,恢复了几分神采。姚姝月往后撤了撤身子,和李承霄拉开几分距离,她抓住衣襟,垂下头不敢看他。

“爷……”

尹平声音发颤,身子抖得也厉害,屏息立于门侧,硬着头皮站在暖阁门口,又喊了一声。

“太子,您,您,先去吧!”姚姝月回过来几分神,小手推了推李承霄的胸口,目光始终不敢在他身上停留。

李承霄轻叹一声,看着面前的姚姝月,努力平复自己心头的那股火焰,伸出手在她的小脸上蹭了一下,将泪痕擦拭。

“等着孤。”他声音喑哑低沉,却带着绵连的温柔。

姚姝月没有回答,侧过身背对着他扯起被子将自己裹住,万分感激此刻而来的尹平,若是一直任由发展,她今天就真的交代了。

房门轻合,姚姝月捂着脸钻进了被子里,真是要疯了,说好的讨厌呢?说好的禁欲呢?说好的只爱女主呢?

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李承霄这时被打断,心情自然糟糕透顶,他站在外面冷风吹起他的衣角,冷风让他心口的火焰稍稍压制,尹平拿着一件灰鹤白云氅披在他身上,还未沾身,就被李承霄伸手扯掉。

“何事!”他言语中的愤怒不难听出,若非有天大的事,不然李承霄绝不会放过他!

尹平咽了口唾沫,小心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白瓷盒。

“太子,这是良娣衣服里的,落在了勤书房。”

李承霄接过白瓷盒打开,白色的膏体不过是女子最寻常用的香膏,可放在鼻尖轻轻一嗅,李承霄眉间一紧,他目光微转看着尹平,“此物当真是姚姝月的?”

尹平微微颔首,“爷,这是迷情膏,具有催/情之效……良娣带在身上……”后面的话尹平没敢再说,自古以来,妃嫔使用催情之物迷乱君王储君都是大逆不道之事,今日太子意乱情迷之态,大抵就与此物有关。

“毁掉。”

尹平接过白瓷盒,疑惑地看着李承霄,刚想追问就听太子再度开口。

“此事,不许外传,违令者,杀无赦!”

*

不消一个时辰,府中上上下下传遍了太子和姚良娣之事,香菱端着暖身的牛乳燕窝送到姚姝月身边,欢天喜地的把牛乳燕窝奉到了姚姝月面前。

“主子,您说得对,您美若天仙倾国倾城,就算是石头也能迷上,更何况太子?府中上下都说太子与主子情谊深厚,太子爱您爱到了骨子缝里,舍不得您走一步。”香菱声音清脆欢喜,而姚姝月却和她大相庭径。

姚姝月躺在床上,脸埋在被子里,她想跑,她想走,可是现在看来,怎么越来越走不了了。

“对了!主子,那个东西,您要好生藏着。要是让太子爷发现,到时候可要问罪的!”香菱压低了声音小声交代,姚姝月抬起哭红的小脸看着她。

“我落在勤书房了。”

香菱一听吓得猛然站起,她绷着身子站在原地,呼吸都停了。

“我落在勤书房了。”姚姝月又重复了一遍,问罪?她现在巴不得太子早点找她问罪。

“香菱,怎么才能从太子府离开?”她孤军奋战多日,现在已经兵困马乏,举步维艰。

香菱被姚姝月刚刚那句吓得魂不附体,她看着坐在床上的姚姝月,跪在床边,戚戚哀哀的哭着,“主子,您先想想怎么能让太子别追究那个香膏吧!”

姚姝月扫了一眼哭丧着脸的香菱,“还能怎么样?他还能因为这个把我休了?”

要是能,她都能开心死!

香菱一听这话,转而破涕为笑,拉着姚姝月的手,“是啊!主子说的是,太子那么宠您,怎么舍得您有半点委屈,就算发现,太子爷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甚是欢喜,您若想家,和太子爷说说便是,你说什么他不答应?”

说和离就不答应!说休妻就不答应!

姚姝月把头埋在了被子里,叹了口气,香菱这个小丫头,死的都能吹成活的。

“香菱,你不用骗我,我也不生气,太子对我什么样,我心里还没数吗?我不是想家,我是想从太子府离开,和太子和离。”

她抱着腿坐在床上,双目空洞,本来以为拆了楼,花了钱,太子就会对她反感,可是为何现在偏偏太子不仅仅不生气,反而还玩起了一往情深的戏码,姚姝月越想越头大,又是一声长叹。

“主子,万万不可啊!”香菱急忙否认,“您别胡思乱想,太子是公务繁忙,才不能来陪着您。”

姚姝月不等香菱说完,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香菱被这一下打蒙了,转身跪在了地上。

“香菱错了,香菱掌嘴!”姚姝月拉住了她要往自己脸上打的手,伸出手摸了摸她刚刚被自己打的脸颊,极为关切。

“疼不疼?”

香菱看着姚姝月,眼神充满不解,她怯怯地摇了摇头,“不疼……”

“真的?”姚姝月仔细端详了半天,白净的小脸也没有什么红印,姚姝月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用刚刚的力道打了一下,香菱看到吓得跪在地上抱着她的手。

“主子,您生气就打我!您别糟蹋自己啊!”

姚姝月看着苦苦哀求的香菱,撇了撇嘴,她当然不是真的有心打她,只是她想试一试怎么样能打得不疼还能留下红印,如果蛊惑太子,妖媚浪/荡不行,那若是残酷暴力,张扬跋扈会不会好些?

“暄明殿内殿太子近旁谁服侍?”

香菱愣愣的看着她,缓缓道:“在暄明殿是文杏,贴身侍奉的尹平。”

“这个文杏是什么来历?”

“原本是瑜贵妃身边的宫女,太子出宫自立府邸,瑜贵妃就将她赏赐给了太子,奴婢听说自从太子尚小她就一直在太子身边服侍,绝对算得上是府中的老人了。”

姚姝月听了此话嘴角一挑弯起一抹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容,

“那你说,此人对太子是不是很重要?在府中的地方也很高?”

“那是自然,文杏虽然年岁不大,但掌管暄明殿,将暄明殿打理的井井有条,就算是徐管家也要礼让三分。”

姚姝月越听越满意,这个人在原文里出现的次数不多,就是偶尔冒出个名字,就算是自己稍稍过分一点,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儿,姚姝月心中顿时云散雾开,既然如此,只能再当一次坏人了。

姚姝月麻利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了衣服,抱着手捂直奔暄明殿而去。

还没走到暄明殿,姚姝月便开始大声嚷嚷起来。

“文杏在哪!给我出来!”

暄明殿服侍的下人纷纷跑了出来,不知何时惹得这个主子不快。

文杏也从内殿走出,看到姚姝月,快步上前,“奴婢参见良娣。”文杏俯身跪在地上,姚姝月看她跪下,扫了眼四周,前前后后跪了十多个人,差不多够了。

她目光转向地上的文杏,心里说了一千遍抱歉,伸出脚点在她肩膀上,稍一用力文杏跌坐在了地上。

姚姝月上前一步,拉住了文杏的衣襟,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脸上是愤怒几乎扭曲的表情,高声骂道,“你这个贱婢!”

“奴婢不知何罪。”文杏话音一落被姚姝月甩在地上,姚姝月扫过众人惶恐的神色,冷哼一声。

“大胆!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说罢她指着跪着的人道:“滚!今日,我要好好教训下这个不守规矩的贱婢!”

下人们四散逃跑,殿门被轻轻合上,偌大的殿内只有姚姝月和文杏两个人,文杏站在一边脸上却十分平静,反而姚姝月的每个举动都显得窘迫刻意。

“你跪下!”姚姝月看文杏对自己毫无惧色,说话有些底气不足,可还是装模作样掐着腰吼着。

文杏波澜不兴的脸上依然无懈可击,她顺从跪在地上,目光微垂,刚想说话,只觉颈后一疼,眼前一黑,“呜咽”一声,昏了过去。

姚姝月甩了甩砸疼的手,以前为了防身她还学过几套女子防身术,没想到今天居然还能用上。双手合十对着文杏说了好多遍对不起,紧接着姚姝月把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在她身上胡乱拍了起来。

然后取出悄悄藏在袖筒里的胭脂和黛粉,黑黑红红混在一起,在手中稍稍搓了搓,对着文杏的小脸左边拍拍,右边拍拍,瞬时一个紫红的指印印在了文杏的两颊。

看着躺在地上还晕着的文杏,红红的两颊,身上留着脚印,仅是看到此景,都能想象到,姚姝月是如何暴戾狠毒,是怎么样将文杏狠狠摔在地上,然后用力扇了耳光,还狠狠的踹上几脚。

姚姝月满意的点了点头,她迅速处理好东西,穿好鞋子,转身对着朱红大门,扯着嗓子,使劲叫骂。

“你这个贱婢!看我今天怎么打死你!”

“你胆子不小,居然敢打太子的主意!”

“你要是敢出声,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了!”她对着闭合的大门大声喊着,生怕门口的人漏听一句话,喊得太久口干舌燥,可是她等的人迟迟不来,真是让姚姝月望眼欲穿。

“怎么还晕了!这么不经打吗!”她喊完,竖着耳朵贴在朱红大门上听外面的动静,果然外面窸窸窣窣的说话时越来越大。

姚姝月深吸一口气,“你以为晕了就没事了吗?我告诉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她隐约听到了脚步声,赶紧跑回了文杏的身边,说时迟那时快,正当她准备踢过去时,厚重大门被打开,姚姝月顺了两口气,立刻转过身,看着门口颀长身形,尖叫一声。

“啊!太子!您怎么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众灵之上在线阅读第四节

    既然大佬都发话了,那就点吧,程弯认认真真地琢磨着该用什么填饱他欲求不满的肚子。然而立在旁边的店老板一脸嫌弃地看着穿着破烂的程弯,一边拍秦厉马屁,“大爷真是宅心仁厚,对下人都这么好,还带他来吃酒。”一边默默点菜的程弯:“……”竟然被当成大佬的小跟班,他表示很不爽。然而店老板似乎没感觉到程弯的不爽,还笑

  • 妖云斋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二天起来后,普林斯小姐便一直在书房里找东西,在辛苦的两个小时过去后,她终于把某个被她压到箱底的电话给找了出来。放下电话许久,对方总算才回复她说没有问题,可以安排好。等菲比终于把事情大致安排好,时间已经推移到了中午。她出书房时哈利早早地就等在了餐桌旁,早餐没吃所以饿得头晕的菲比坐下后什么话都没说。她

  • 乱入柯南世界第一章

    铺着滑软白狐皮毛的软榻上躺着一名面容英俊的男子,男子含着笑,宠溺的望着跪在他身畔替他轻轻捏着小腿的妩媚女子。女子眼波流转,目光妖媚的抛向英俊的男子,轻启朱唇,“卫郎,妾好喜夫人腰间的那块石头,不知卫郎可否让夫人割爱?”男子哈哈一笑,伸手一带,将妩媚女子拉入怀中,“爱妾想要什么,只要替为夫舞上一曲,为

  • 皇权之巅在线阅读第3章

    西漠凉州境内,赤血皇朝帝都白帝城。在一座不起眼的别院内,一老一少两人避开皇室禁卫军的耳目,似是在密谋什么。“小姐,帝陵周围的禁卫军已全部撤走,看样子,是放弃了。”老仆弓着身子,向面前这位身着皇朝军服的女子说明了情况。“是么?”女子微微一叹,神情略显恍惚。过了一会,女子怀揣着不安问道:“水伯,确定没有

  • 西游:吾乃齐天大圣我必戮之

    二月初九,仲春的清晨时分,天边刚刚泛起浅淡的鱼肚白。女子的装扮总是麻烦些的,绮罗衣裙,发髻簪环。等流光从里屋推门出来到时候,左右已经齐坐于饭桌前,等着她一同用早饭了。今天起来的时候,阿左重将自己的骨骼缩成妙龄女子。在她走出来时阿左并没有抬头,只是拿起放在一旁多时的木勺,一勺接一勺将瓦煲里还冒着热气的

  • 团子的老婆是第一财阀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faker都忌惮的人LCK比赛现场的舞台上。去年拿下了2016年全球总决赛冠军,成为历史上首支卫冕S赛冠军,并且以3次夺冠,成为史上最多S赛冠军的SKT战队全员都站在舞台的上方。看样子似乎是在进行一场采访。面对一旁美女主持人的采访,SKTT1几名队员脸上的表情不一。有窘迫,有害羞,唯独一人……

  • 终年不忘第三章在线阅读

    且不提我兴奋过度猛地扑在百鬼丸身上差点把他拆散架的事情,我现在正端坐在小屋的炉火边,在我对面的是百鬼丸的养父寿海。大叔告诉了我迄今为止百鬼丸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从小就被抛弃扔在河里,如果不是被大叔救了下来早就死在了那年冬天。他的身体支零破碎,缺少了很多器官,连大叔也震惊那样的他居然活了下来。我的心随

  • 尘脉之真田 幸村

    真田幸村,是日本战国末期名将,战国乱世最后的英雄。其被岛津忠恒誉为“日本第一兵”。以前手冢曾经调侃过幸村,说如果他能够找到一个姓真田的朋友凑成一对便能够成为日本最强。结果,现在幸村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姓真田的朋友,看着面前戴着帽子的真田弦一郎手冢不由得有点无语,这让他该怎么说才好?时间稍微向前推进一点,

  • 下一座岛屿之万两黄金的震撼

    萧逸青前世是一个米粉,对追求性价比的小米手机情有独钟,像苹果、三星之类的却很是无感。想不到今日居然得到了一部苹果十八代,这就是未来手机的样子,简直狂拽酷炫吊炸天。系统出品,都是精品,这部手机居然是无限电量,也就是说只要手机不坏,就可以永远使用下去,当然了这只是理想状态。手机里面有很多软件,内存更是大

  • 妖皇笔记避雨

    夜色笼罩下来,四周寂静下来,蚊虫渐多!魏婴不时的挥手,“真是可恶。”江澄拿出一个青色香包,下面是金色的络子间有个青色的玉环,很是雅致耐看,挂在他的腰上,“驱虫的!”果然蚊虫都在一边嘤嘤的,一个都不敢靠近。魏婴摸着香包,惊奇地道,“江澄,你连这个都想到了,真行啊你,看来出门,你是必备品,一定得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