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墓王鼎在线阅读第1节

2021/4/9 7:41:13 作者:麻雀小三 来源:17K小说网
神墓王鼎
神墓王鼎
作者:麻雀小三来源:17K小说网
天道不忍,以万物为刍狗。一杆长戟戳破这不仁的天,塌陷这不平的地。斩妖除魔天地间,浴火重生造万物。《神墓王鼎》将带你走进一个梦幻的修真世界。

“听说了吗?贾赦贾恩侯竟然金榜题名了!”

承平三十六年恩科会试放榜后,不到一个时辰,这个消息恍若春雷一声炸响,带给全靖朝人民,尤其是京城人无数的震撼。一时间,无论勋贵还是平头百姓,都在议论这事。

原因无他,只因为贾赦,别说跟中举两个字了,便是读书两个字也联系不起来,此人乃京城大名鼎鼎的色、中饿、鬼纨绔子弟,据闻其亲娘贾史氏曾经在宴会上对交手帕们哀怨过:“见一个爱一个,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床上拉!”

当然,这话是怎么从豪门贵妇宴会中流转出来的,暂且不去考证。但是在京城老百姓的眼里,贾赦的确是天天青楼里转悠的。不过若是爱颜色,对于时下风俗来说,男人嘛,但凡有些正经事业,这私趣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可偏偏,贾赦就完完全全没干过什么正经事。反而先前,三天两头儿的传出贾赦气得其父贾代善动用家法。

“也许是其父在天之灵保佑他吧!”

“呵,他能浪子回头,还不如信官字两个口呢!”

“可他不都是继承爵位了,怎么还偏偏参考科举?”

“天晓得了,咱小老百姓当个趣闻听听便罢了。”

“……”

京城百姓只不过人云亦云,随口闲聊几句,便自顾忙碌去了。因为他们闲操心一二颇有那吕剧《下陈州》东宫娘娘烙大饼西宫娘娘剥大葱之嫌—逃荒臆想着宫廷的美食,只能成为笑谈。毕竟贾赦在怎么样,贾家再落败,那也是曾经国公的门楣,现在延续的一等神威将军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相对于老百姓的八卦,朝臣勋贵圈子却是切切实实的因贾赦榜上有名惊骇到了。

不怪他们宦海沉浮多年,却被个榜上有名给惊吓到。缘由有二,第一贾赦已经继承了其父贾代善荣国公的爵位,被封为一等神威将军。世家子弟参加科考有,但你一个已经袭爵的,哪怕本朝爵位继承制度严格了些,可好歹皇帝已经看在你爹贾代善,你祖父开府国公贾源,两代人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份上,给了爵。有了爵位,还要跟个寒门子弟抢什么名额?想要当官,直接活动一下拖一下关系便可,没准直接上道奏折,皇帝都会直接恩赐出身,许官呢!

像贾赦之弟贾政,据说有读书天赋,可考两次童生都落榜了,全靠他爹贾代善临终遗奏。一道圣旨,当今—泰兴帝便许了贾政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想想,多少人寒窗苦读,没准一朝高中,奋斗一辈子,都到不了五品官。

所以兄弟两一对比,贾赦这脑子里到底塞了啥?能不让人惊奇?

第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算贾赦因守父丧三年,闭门守孝,暂且消失在青楼梨园琉璃厂,可摸着良心说说,就算其浪子回头,可仅仅三年时间,能让人刮目相看?

笑话!

吴下阿蒙有,但绝对不是贾赦!

就他那肚子里的墨水,每一个家里曾有同龄闺女的朝臣都能发誓,完全没有!便连他亲爹,贾代善,开国八公后代中唯一一个靠着赫赫战功平袭老父国公爵位,一度执掌四王八公牛耳,乃勋贵派领头羊人物的人,在为儿子前程喝闷酒,还对老友咬牙切齿过:“幸亏恩侯这猪崽子什么都不成器,就是生得好,有他那脸蛋,有他老子我!我豁出去老脸求尚个公主,保一世富贵。”

所以一个鼎鼎有名的绣花枕头的爵爷,闭门守孝三年,就算他爹在天之灵荫庇着,那也不该奋发向上考功名,而该是靠着贾赦脸蛋还没残,赶紧再娶一门强有势力的继室。

是的,贾赦如今年二十有七,自然有妻子的。只不过妻子早亡。不过,原配不是公主,贾代善这选媳妇的对象刚露出口风,与贾赦年龄相仿的公主们争吵起来,公主们一母同胞的哥哥弟弟,还有他们的母妃都卯足了劲要贾赦这个绣花枕头,个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毕竟,婚,两姓之好。贾赦脸好,贾赦他爹,贾代善这“岳丈”简在帝心,手握兵权。气得泰兴帝从秀女中指了个身份相当的做了贾家大少奶奶,掐灭了这股邪风。

贾家大少奶奶张氏,其父乃川蜀总督,是一方封疆大吏,简在帝心。不过嘛,送女儿入宫选秀是想当皇子妃来着,岂料皇帝神来一笔,别说皇子妃了,好好的有为青年女婿成了个绣花枕头,现在已经升为户部尚书的张岳父对这半道女婿很不喜,自打自家女儿消香玉损后,便几乎没收过贾赦送的礼。

当然,这其中也有皇子夺嫡愈发激烈的缘由,避嫌。毕竟贾赦他爹是京城节度使,掌握京淄周边二十万兵马,乃京城最为牢固的一道防线。

综上种种,说一千道一万,满朝文武就是不相信贾赦能考中,哪怕是倒数第一名呢!

可若是科举舞弊,以本朝对科举的舞弊的查抄力度,以及放榜后张贴的答卷情况来看,能舞弊的地方,也……大概可能是……泄题了。

虽然出题的考官还在礼部考舍呆着,可在进考场前还是有人看过题目的,而且这出题也是要揣摩那人的意思。

尚在思忖的朝臣们目光不约而同的飘了飘皇城所在的方向。那能泄题的神秘大人物昭然若揭了—泰兴帝。

谁叫贾赦他爹在三年前的“刺杀案”中以身救驾,导致旧疾复发,才四十六岁便去世了。谁叫贾代善和泰兴帝是一同长大的竹马竹马,交情好着呢,泰兴帝对贾家多有恩宠也是应该的,毕竟爵位都按着祖宗规矩核定的,那至于其他的旁枝末节,诸如一等神威将军府现在门匾依旧是敕造荣国府,诸如荣禧堂住着的是次子贾政,袭爵的贾赦住在东大院,等等,礼部御史台完全可以当睁眼瞎,不用计较。

所有朝臣感觉自己的一番推理合情合理,有数个事实作为证据。故而对于本朝开国以来,第一例爵主参加科考,得功名之事,抱之以尴尬而不失礼节的微笑。

被微笑的对象贾赦此刻还在贡院,微微抬高下巴,眼眸带着氤氲的泪光,死死的盯着榜单上那金陵府贾赦,第二百三十六名,那短短的一行字,来来复复看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哪怕确认了无数遍,也听得见周围恭贺之音,但贾赦忍不住手捂捂胸膛,心中仍有一股不真实感,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贾恩侯,真的有朝一日高中了,得了贡生功名!

哪怕没正儿八经的参加科考,他拿着荫庇的名额直接参考的会试;哪怕他隐约大概的知晓考题,可这三年,他是真踏踏实实,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玩,还有个凶残的不认真就自己吐血的幕僚先生在旁监督。而且更为重要的还是自己那似梦非梦的经历。

他也许做了噩梦也许真是贾家祖宗显灵,庇佑他这个不孝败家子回到了年青时期。

总而言之,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这么能这么厉害呢!”那痛彻心扉后悔不跌的“噩梦”应该彻底成为了过往,贾赦感觉自己心间不知不觉流淌过一汩汩暖泉滋润着他的心田,让他能够昂首挺胸,胸有成竹,自信非常。

他贾赦现在可不是因为嫡长子才榜上有名的,看那会读书的老二这会还有什么话可说?!那以此为借口打击他的太太还能说些什么?

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像是把自己这二十七年因为“会读书”三个字所受的怨气全部排了出去,贾赦再一次挺挺胸膛:“纸墨笔砚,四书五经,老爷我厉害不厉害?榜上有名,第一!”

“哈哈哈,我竟然考中了,还第一,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贾赦的放声大笑,非但被他点名的四个小厮面色一僵,便是贡院门口还未散去士林们听到这话,瞅瞅贾赦就差手戳到了榜单上,依稀看眼位置,便心中有数,不禁对人投过去一抹担忧的目光,恐怕成范进中举,疯了吧。

虽贾赦在京城大名鼎鼎,几乎人尽皆知,可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众人对贾赦的印象还停留在华服锦衣,一脚出八脚迈的国公子弟,贾家大少。哪像如今,贾赦低调的只带着四个小厮,然后穿着上也一改昔年华丽张扬奢侈之风,只着了一身儒袍。

不过一身看似简单的青色长袍,若有识货的人在场,定然要惊呼一声。这缎子可是雪纺贡缎,金陵织造府一年上贡才七匹,还有腰间那系着的腰带,那系着的玉坠,还有头发插着的玉簪子,都非凡品。

不过,纵然不认衣物佩饰,可还未离开的士林们,还是会审美的,一眼望去,忍不住便呆怔了片刻。

缓缓落下的夕阳给这张美人脸染上了分红晕,添了一分旖、旎之色。五官精致昳丽,尤其是那双因为激动而熠熠发光的眼眸,顾盼流转间,狭长优美的丹凤眼亮的似乎在夺人心魄。

美人美则美,待从容颜中回过神来,待定睛望去,士林们纷纷总觉有种违和,就像小孩子穿了大人的衣服般,大抵是因为这美人言行太过自然,举手投足间透露的矜贵,反没显露出儒雅来,而是张扬的轻狂,肆意桀骜的像撒欢的小狼狗,看着一脸凶残,但似乎还没断奶。

当这个形容浮现脑海时,不少人纷纷转过视线,默默哀叹一声,检讨自己—难怪名次不好,难怪名落孙山。

浑然不知自己被腹诽成没断奶的小狼狗,贾赦神采飞扬,手指指前方道路,开口:“去书肆,老爷我考中了,也不能忘记我的好二弟啊,哈哈哈!”

他之所以能考中,还有一小半的功劳要感谢贾政。贾政当年出孝后,假清高,假装推辞了一番泰兴帝赐的官职,自己参加了本次的科考。

结果很自然的名落孙山,还浪费他们家的荫庇名额。

这一次,贾政自然也推辞,也辗转拿到名额参加科考了。毕竟就算出孝当官,那也得等入职。入职时间在八月,还早呢!不过如今这名额却是他爹早三年前就给他了的。

至于他爹为何会给他,这事说起来……

贾赦习惯性的掏出扇子,扇扇风,瞅着扇面上铁画银钩的—谨言慎行,四个大字,缓解缓解因自己当年“惊醒”过来的傻逼举动引起的尴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不灭之心心痒难耐

    莫芳芳的莫香酸糕店开业七日后,终于在第八日停止了免费赠送,店里的顾客虽然依旧络绎不绝,但却明显少了许多。莫老爷坐在酸糕店的后头,正和莫芳芳说着话。“爹说什么来着,你这么免费送不是办法。你瞧瞧,如今刚恢复了原价,这人就少了一半。”莫老爷颇有点肉疼自己搭进去的那些银子。莫芳芳的眼睛刚刚好利索,此刻撒着娇

  • 高校不集团重操旧业

    第二日清晨,一念早早的便起了床。这是在正元寺当和尚当出的习惯,早起念经做功课,然后再清扫院子,第二日再如此重复。但一睁眼看到却的不是寺院屋檐,而是陌生的门窗,那刻,念感觉心神游离,仿如做梦一般。用完早膳,​一念终于不得不面对出寺后的第一道难题:他的五铢钱用完了!一念突然想:原来在寺里也是有好处的,那

  • (择天记)山有木兮第六章在线阅读

    安帝靠在榻上,神情十分惬意,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李慧伏在底下也不容易。安帝没有睡着,这两半时辰他想了很多事,太多了,太多了!金原盛轻轻推开门,试探的问道:“皇上。”安帝睁开一只眼,语气里有股子不满:“说。”金原盛看了眼身后说:“李章来了。”殿里又没有了声。“进来。”安帝的话又一次让殿里活了起来,李章

  • HP之莉莉时光没有彩排

    一双双好奇期待的目光落在方寻的身上,也许这就是大家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中少有的娱乐吧,偶尔一些逗逼的插曲表演会让这繁重学习生活得到一点放松,若干年后,大家才会知道这种少年时代的生活原来是他们一生最珍贵的回忆。“老师,那个刚刚我只是跟同桌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我试探一下他有没有打瞌睡,于是掐了他一下,只是

  • 酷刑警与心理专家之二三事在线阅读第3节

    抑制剂的副作用来得很快,林晏一下睡死了过去,连乔屿在家里都没精力去管了。直到第二日下午,他心里惦记着晚上要坐夜机去剧组,才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手间里。林晏拖着仿佛被碾过的身体,对着镜子有气无力地刷牙,乔屿飘在他身后,跟拍杂志照一样坐在马桶上照镜子。林晏瞅着镜子里那只孔雀,实在看不下去了,“...

  • [猎人]小米到了猎人世界苍吾无垠

    “云迹呀,看看喜欢吗?”老人把刚削好的木剑在云迹面前晃了晃。“这孩子,怎么趴在这儿就睡着了,一会该着凉了。”老人抱起云迹,慢慢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好好吃饭,哪有一边写字一边吃饭能写好的,先好好吃饭!”老人轻轻地揉了揉云迹的头。云迹扭过头去,正要回答。老人却站在远处,刚刚还明亮的天空此时却黑了下来,天

  • 一千年了还没统治人类真是个屑老板[综]二弟、三弟,大哥来了【求收藏^_^】

    当王朝按照系统的指示再次来到集市的时候还没有开市,众人纷纷围聚在布告台边看布告,只见很多人根本不识字,不知道布告上说了什么,王朝见此良机,觉得这时候就是自己开始表演的时候,因为他知道关羽、张飞一定会来看布告的,而且虽然他不会写繁体字,但是还是能认得的。只听得王朝清了清嗓子,朗声念道:“幽州刺史刘焉布

  • 清浮梦在线阅读九喇嘛(求收藏,求鲜花!)

    由于这件事对于鸣人的冲击实在太大,导致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就连卡卡西之后说了些什么,他也没去注意听,只隐隐约约记得几个词汇,什么“中忍考试”、“拼命推荐”、“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之后,卡卡西便宣布今天的集体活动结束,自己率先离开了演习场。接着,佐月也以修炼为名,紧

  • 焚天殤第6章在线阅读

    “爸爸…你醒醒啊!”朦胧中听到小小的声音,姜一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小小急切而又委屈的小脸。眼睛里眼泪汪汪,小嘴撇的老高。“咋了,小小,怎么哭了!”姜一忙把小小抱在怀里。“姑姑走了!”小小委屈的说道。“走了,去哪儿了”姜一还有点不明白“姑姑从那边门里出来了,我喊她,她都没听见,爸爸又睡着了

  • 本是闲散人在线阅读第10节

    到了春馨疗养院门前,洛邈有些不明所以,方钰带他来疗养院做什么?在打车来这处的路上,洛邈心里已有些后悔,也是他太沉不住气,这阵子方钰给他太多脸色瞧,欲拒还迎,搞得他时上时下的,本来可以好好说话,怪他一时倔脾气上来,两人就呛声了。不该和方钰吵的,明知道对方就是那般冷漠的性子,他该忍忍,待相处得当了再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