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亲亲晴晴之第五章

2021/4/9 6:02:10 作者:凯凯姐姐 来源:17K小说网
亲亲晴晴
亲亲晴晴
作者:凯凯姐姐来源:17K小说网
“少爷,小,小,小姐说她不回来了,和,和林家二公子一起去吃饭”看着主人阴沉沉的脸,他感觉自己的双腿斗个不停沈煜没有讲话,径直上了楼,走进了浴室。冰冷的水冲刷在自己身体上。良久,沈煜走出浴室,将空调温度开到最低,拨通了自己烂熟于心的号码“亲亲,我好难受,好像在发高烧,你快回来好吗”沈煜虚弱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安晴皱了皱眉头,一把抓起旁边凳子上的包,歉意的朝对面的男子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有些急事,先走了”然后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我马上回来,乖”沈煜勾起了唇角:“好”男主有轻微自闭症,但愿意和女主沟

郑绥裹着锦衾坐床上,一脸严肃地沉思。

他发觉每次去胡国和从胡国回来,他都会感到一阵晕眩,莫非他并不是做梦,而是真的去了胡国?

仿佛要印证他的猜想,他立刻头一晕,眨眼之间就到了郑禹的卧室,盘腿坐郑禹肚子上。

“啊啊啊啊啊……”

郑禹因为被“鬼”吓唬了一通,也没心情打游戏,关了电脑早早睡觉。这是他辍学以来第一次早睡,就在要睡着之际,肚子被重重一砸,砸醒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住的小区房屋隔音效果很好,不然就他这样一晚上啊来啊去的,邻居早来砸门了。

“大哥,你怎么又出现了。”一看砸他肚子的是郑绥,郑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你出现之前能先喊个一二三,预告一声行吗?!”

他话刚说完,肚子上就一轻,郑绥又又又不见了。

郑禹:“……”

郑禹:“嗷嗷嗷能不能别玩儿啦!求放过啊嗷嗷呜呜呜……”狂踢床板。

郑绥回到自己卧房,确定了去胡国和回来之前都会头晕。

那如何才能去胡国呢?

郑绥低头闭眼冥想,不断想着“去胡国去胡国去胡国”。

睁眼,他还在自己床上,冥想并没有什么卵用。

郑绥换一种方式,高喊:“我要去胡国。”

话落,他仍在自己床上,倒是把守夜的小厮给招来了。

“郎君有何吩咐?”丹粟在屏风外问。

郑绥心力交瘁地往床上一躺,无力道:“无事,你自去。”

丹粟退下后,被折腾了一天的小侯爷秒睡。

一千多年后的郑禹却毫无睡意了,翻来覆去好一会儿,认命地拿出高二课本来看,以期能看着看着就犯困,哪知却是看着看着越来越精神,还做了一套数学模拟卷。

郑禹:_(:з」∠)_

翌日,郑绥在咚咚鼓的声音中醒来,烦躁地把锦衾往头上一蒙。

片刻后,他想起今天有大事要做,立刻唤来小厮伺候洗漱。

“遣人去给崔兄、徐兄、卢兄去信,让他们带上家将于芳林门与我汇合。”

“还有,叫二什家将候着,随我走。”

丹粟忧心忡忡问:“郎君要家将作甚?大郎吩咐过,不让你动府内家将。”

“大兄可真是……”郑绥气咻咻把锦帕扔水盆里,“我偏要动。田舍汉有那么多羽林卫,我连个家将都不带,岂不被先下了一城!”

小厮们劝不住倔脾气的小侯爷,想让一个人偷偷去禀报世子,又被小侯爷威胁谁敢打小报告就卖给人行。

小厮们老实了。

小侯爷又威胁不愿意跟自己走的家将,要扣粮饷军备。

家将们也老实了。

小侯爷穿着簇新的紫色便服,骑着爱马,带着几十号家将,威风凛凛奔芳林门而去。

芳林门在城北,出芳林门往东去是西内苑,西内苑旁是北屯卫所,左右羽林卫、左右龙武卫、左右神武卫的卫所皆在于此,北衙六军乃天子亲兵,挑选的都是出身好、武艺高的官宦子弟。

燕朝民风尚武,游侠成风,士族子弟都要求弓马骑射娴熟,便是郑绥这锦绣堆里长大的纨绔子拿起弯弓射大雕……还是有点儿难度的。

裴瑛之父裴庆科举出身,祖父是在地里刨食的农户,裴瑛并没有同父亲一样科举入士,而是门荫,入了千牛卫做主仗,一年后升备身,再一年后升备身左右,新帝临朝,他升了千牛备身。

永熙元年,北狄寇边,裴瑛被点去运送粮草,到了红原关正是战事紧要关头,他们这一行辎重军便抄起刀子去砍狄虏,裴瑛得了军功升了羽林卫将军,在其他同样门荫入士的高门士族子弟来看,纯属走了狗屎运。

羽林卫的郎将参军们对新上任的将军都很不服气,认为他是捡了便宜,且裴家还是以女进幸,更为士族所不齿。

就连现在只手遮天的太尉徐稷,因为是皇帝的舅舅,士族们都不爱带他玩。

羽林卫诸将士磨刀霍霍要给裴瑛找点儿不痛快,龙武卫、神武卫等着看热闹。

但他们谁也没料到,康乐侯比他们更快一步来找裴将军麻烦。

康乐侯何许人也,那是皇宫大内都横着走的人物。

惹恼了皇帝,求求情说不定皇帝能网开一面。

惹恼了康乐侯,他往太后面前一告状,太后请你去吃茶,请问你去是不去?

羽林卫们都幸灾乐祸,看裴瑛怎么收场。

裴瑛阴沉着脸,对郑绥这等纨绔更看不上眼了。

昨日他已然道歉,且是郑绥出言冒犯菁娘在先,他竟是不依不饶起来。

裴瑛走到屯所大门前,门外是郑、崔、徐、卢四人以及各自带的家将,家将们被主子授意在屯所前叫嚣。

“郑绥,你待如何?”裴瑛克制着怒气。

“自然是来要你好看。”郑绥嚣张得不行,“裴瑛,看看清楚,这里是永安城,可不是你能放肆的乡野地头。”

裴瑛怒道:“昨日是你冒犯吾妹在先。”

“笑话,我们私下说话,你偷听且不论,还敢行凶,既不服,我们去宫中理论理论。”小侯爷就是要蛮不讲理,谁能奈他何。

来看热闹的军卫越来越多,裴瑛不欲多生事端,他新官上任正是要立威的时候,今日若被郑绥下了脸面,以后在羽林卫中怕是威信全无。

皇帝信任裴家,欲意重用,他不能让陛下失望,若因此小事连累父亲长姐也被陛下所厌,他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裴瑛想息事宁人,郑绥偏要闹大。

军卫中有一些既看不上裴瑛农户出身,又瞧不起郑绥这种纨绔子,便有意起哄,让他们两人比试比试,谁输了就听谁的。

裴瑛不想做这种无聊的比试,郑绥觉得自己就是道理必须听自己的,都没兴趣比试。

可架不住起哄的人多,左一句右一句的,裴瑛郑绥莫名其妙就答应了。

两人比骑射,每人十靶,多者胜,就在北屯的校场上比。

裴瑛让郑绥等人进屯所,但家将不许进。

“这是陛下明旨,闲杂人等不得入屯所,如不服,你自可去向陛下说。”裴瑛道。

郑绥四人好气,却也知道用这种事情去打扰皇帝,自己绝对讨不了好,遂把家将都留在屯所外,自己进去。

裴瑛让军卫去马厩把自己的马牵来,没一会儿,一名军卫牵来了一匹四蹄为白的黑马,郑绥嫌弃地瞅了一眼:“人丑马也丑。”

裴瑛:“……”不气不气,生气就上这纨绔的当了。

这自然是小侯爷的主观审美,裴瑛长得英气硬挺,绝对不丑,马也是名马乌云踏雪,西楚霸王就是这种坐骑。

奈何时人好殊色,小侯爷这款才是燕朝男女追求的极致,裴将军这种类型放在一千多年后才会有人喜欢——硬汉型。

所以,不能怪小侯爷要说他丑。

小侯爷的爱马也是相得益彰的照夜玉狮子,通体雪白无一丝杂色,鬃毛飘逸,体态优雅,堪称马中的极品中的极品,郑绥给取名叫逾辉,乃周穆王八骏之一的名字。

裴瑛……忍。

两人牵着各自的马,并排领头往校场走,互相看对方都不顺眼。

反而是两人的马似乎看对眼了。

乌云踏雪总往照夜玉狮子身边凑,裴瑛拉都拉不回。

照夜玉狮子歪头看看黑马,亲昵地蹭蹭,把郑绥气得鼻子都歪了。

“管好你的马,”郑绥恶狠狠道:“不然本侯把它剁了下酒。”

裴瑛怒道:“无耻竖子。”

两人一边互怼一边往前走,在转过一片营房时,郑绥忽然感到一阵头晕,他瞪大眼,心里脏话还来不及说,一下子就连人带马消失在原地。

裴瑛:“……”

裴瑛:“???”

裴瑛:“!!!”

怎么回事儿!!!

怎么又突然消失不见!!!

地上没有坑,旁边也没有洞啊!!!!!

裴瑛还一脸懵逼呢,走在他们后面的崔、徐、卢三人和羽林卫们也陆陆续续转过那片营房。

众人只见到裴瑛牵着马愣在原地,他的马唏律律叫个不停,却没有见到郑绥。

“裴瑛,郑绥呢?”崔通玄厉声喝问。

裴瑛回过神来,道:“他忽然就不见了,一下子消失不见。”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荒谬,然而这是事实。

崔、徐、卢三人自然不信,围住裴瑛,徐申抓住裴瑛的衣襟让他把郑绥交出来。

“我没有把他藏起来,你们看这里有藏人的地方吗,而且那么短的时间,我怎么藏人。”裴瑛头嗡嗡响,努力解释。

然而他如何解释,崔、徐、卢三人都不信。

羽林卫中有人说风凉话:“裴将军,还是把小侯爷交出来吧,靖国公府我们可惹不起。”

裴瑛喝道:“我说了,他就是凭空消失的。”

崔通玄冷笑:“说谎也说得像样儿点,人还能凭空消失,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绥弟遇上了神仙,被神仙接走了。”

羽林卫们哈哈大笑,很是幸灾乐祸。

卢鸿训让人去把家将都叫进来,必须让羽林卫把郑绥交出来。

他很有理由怀疑,是羽林卫沆瀣一气对付了绥弟,不然为什么要让绥弟和裴瑛比试骑射,还要他们把家将留在外面。

究竟是羽林卫自作主张,还是有人授意,亦或是……

卢鸿训看向太极宫的方向。

家将们强行闯北屯的门,尤其是靖国公府的家将,气得眼睛都红了。

他们家小侯爷虽然常常威胁他们要扣粮饷军备,但都是嘴上吓唬,其实常给他们加餐,说吃不饱哪有力气杀敌立功。

家将们信服神勇盖世的靖国公,服从府内所有主子的命令,最喜爱的还是小侯爷。

“把郎君交出来!”家将们大吼。

四府家将和羽林卫闹成一团,混乱不堪。

很突然的,裴瑛的马高叫一声,倒地抽搐,口吐白沫。

吵闹的人群一静,裴瑛心里一慌,立刻让仓曹参军事安排人救马。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蒙了众人。

就在这时,皇帝身边的中官走进羽林卫屯所,看着闹闹哄哄的一团,冷冷道:“诸位当这是何地?……跟我去见陛下吧,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赖上总裁大人在线阅读第6章

    齐琳失踪了,做为飞机工作人员幸存者,她是唯一一个知晓飞机失事的真相者。冷毅回来时,一筹莫展地说他带领的人几乎将整座岛翻完了,都没找到齐琳。唯一没有去的地方,是靠近北方的禁区,寸草不生,别说飞鸟,连只蚂蚁都没有。冷毅蹲下.身子安慰我,可我心里异常难受,真正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而我现在却侥幸待在帐篷里,即

  • 民国风水先生第8章在线阅读

    徐长生望着苏雅茹这般模样,摇了摇头,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傻姑娘啊,心思还真是单纯。要不是他们来得及时,恐怕被人卖了还得帮别人数钱。“妹妹莫急,只要有我们在,一定会让令尊好起来的。”段德柔声细语般安慰道,色眯眯的凑上前几步,死死的盯着苏雅茹,仿佛一头沙漠里爬出来的老牛,饥渴难耐。徐长生回头瞪了一眼,一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之厨神系统

    “爸爸,爸爸,快醒醒,小馨饿了。”摆了摆昏沉的大脑,叶向南从沉睡中迷迷糊糊的醒转。爸爸?刚刚听到有人喊爸爸?什么意思?我不是喝醉了酒在家里睡觉吗?悠悠的睁开眼睛,叶向南一下被震惊了。好萌!只见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渴望的表情说不出的惹人怜爱。这是谁家的孩子?真可爱,瞧着才

  • 什么是兄弟第6章在线阅读

    面对退婚,心再大的人也无法淡然下去,它不关乎爱情,只是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跟脸面,尽管独孤一天在旁人眼里是个地道的废物,事实上独孤一天跟诸葛禅玉也没照过几次面,那都是上一辈人在他跟她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来的,一纸婚约,或多或少都会使他们将有着过多的交集,现在,诸葛家单方面的退婚,近乎打脸的行为,独孤一天很

  • 轻*之怨裂苍穹

    七月的雨水,自天空洋洋洒洒四散于天地之间,大晋朝的雨季潮湿而闷热。俄顷雨歇,艳阳高照,一抹七彩虹霞贯穿天地,直破苍穹!大晋朝恢弘庄严,檐牙高啄的宫殿群,后宫主殿——昭阳殿,那雨水尚且“嘀嗒——嘀嗒——”自那艳红琉璃瓦上滴落在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水声,悦耳而舒缓人心中的烦躁。内殿,临窗大炕上,铺着一

  • 幽蓝十界在线阅读第8节

    魔咒课上,他们已经进行到了标准初级魔咒第十条。今天学的是漂浮咒“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是拉文克劳、斯莱特林、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四个学院学生一起上的大课。学生们做成了一个圈,中间是白胡子老教授。有一点挤,但大家都很认真。艾丝黛拉没等教授开口讲解,微微挥了挥魔杖,羽毛便飞了起来。刚开始学时,教授们尤其会强

  • 一旦掉马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第5章在线阅读

    “两岁!两岁老子已经开始四更起床扎马步!他连路还不会走!”当晚,大司徒捏碎了他最爱玩的玉核桃,萧瑟长叹。“两岁,我已经开始读四书,他连名字都认不全!”当晚,大司空喝光府中藏酒,仰天长啸。“两岁!两岁了他还在喝奶!”砰地砸碎酒壶,生平首次爆粗,“喝,喝他娘的!”当晚三府中下人悄悄猜测,两岁了不会走路不

  • 惊穹沙场在线阅读黑暗仲裁者

    胡晓锋戴上头盔后,静静地等待着进入传说。五分钟后,没有反应。十分钟后,依旧如此。胡晓锋就这样躺在床上,像个傻逼一样。“怎么回事,难道头盔摔坏了。”他心想到。取下了头盔,胡晓锋认真的检查了起来。在头盔的后面他发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旁边有一行中文:“开机键。”“哦,原来这头盔得开机才行。”胡晓锋很白痴的

  • 就这样吧在线阅读第四章

    当日晚间近12点,帝都中央大区,昭明宫。这里是皇室成员的居住地,占地面积不算非常广阔,中央有一片风景秀丽的人工湖,名唤“蓬莱”。围绕着蓬莱湖,坐落着昭明宫的几处建筑群,主要包含了接待贵宾宴饮的西苑,贵宾下榻的南苑,东面的办公与会议场馆——东苑。北苑则是皇室成员私人居住的地方,守备森严,没有皇室成员的

  • 孀尽红辰雪纷纷在线阅读第6章

    姜雪宁坐在外面,心里正琢磨上一世燕临、周寅之等人的事情,倒也没怎么去在意内间的声音。只听得帘子一响,抬起头来看时,姜伯游已经出来。她立刻就站了起来,先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道一声“见过父亲”,然后才道:“为这些许小事搅扰父亲,实在是女儿无能愧怍……”姜伯游这会儿心里别提多舒坦了,摆手道:“你那院子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