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天渊月舞之第五章(5)

2021/4/9 14:11:33 作者:银月绯舞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渊月舞
天渊月舞
作者:银月绯舞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说简介;时空门开,天渊一梦当他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当他改变了一个世界的定律,他是该走上那个最高的山峰,还是悄然的选择回去?踏过无数风霜雪雨,经过无数地狱磨练繁华已落,千帆过尽有一个人问他:“你后悔吗?”“不,我不后悔。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还是会这样选择。”(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起得太早,吃得太饱,程澹盯着下笔如飞的张玉凉看了片刻,莫名感到一阵困意袭来,不禁打了个哈欠。

抬起后爪挠挠耳朵,他左顾右盼,想找个舒服点的地方眯一会儿,最后盯上了张玉凉练字的宣纸右上方翘起的一角。

嗯,是个好地方。

程澹慢吞吞地爬过去,像镇纸一样把纸张压平,尾巴圈在身侧拍打两下,懒洋洋地耷拉着眼皮打盹,不知不觉真的睡着了。

认真练字的张玉凉原本没发现自家黑团的小动作,还是写完一张准备换纸的时候,才发现宣纸上长出了一只猫。

张玉凉哑然一笑,轻轻搁笔,小心抱起熟睡的小毛团放到腿上,顺了顺毛,然后把字帖和写完的宣纸推至书案的左手边,拿起昨日未看完的书继续研读。

半扇木格窗敞开着,渐渐亮起的晨光攀上窗台,不知从何时起取代了燃尽的烛光的位置,照得满室清静通明。

程澹一觉醒来,差不多已经是午饭时间。张玉凉恰好看完一卷书,正伸手去取羊毫笔,长长的袖子垂落在程澹面前,一股清冽的味道扑到他脸上,提神醒脑。

那味道出自张玉凉常用的熏香。

程澹舒展睡梦中习惯性蜷缩的四肢,在张玉凉腿上伸了个懒腰,懒腰伸完,才想起自己原本是睡在桌上,怎么莫名其妙又跑到张玉凉腿上了?

“小家伙睡饱了?”察觉腿上的动静,张玉凉低头看见程澹一脸刚睡醒的呆萌,不由得揉揉他的脑袋,“我看了一早上的书,你倒是睡的香。”

程澹眨巴眨巴眼,抬起下巴蹭了蹭他温暖的掌心,软软地喵了一声。

简单的蹭手动作加一声喵叫,成功取悦了张玉凉,并扫除了他连续看一个上午的书的疲惫。

“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放下刚拿起的笔,张玉凉双手捧起程澹,仿佛与好友交谈一样用平等的姿态面对他。

幼猫一般遵循少食多餐原则,一天要吃五六顿。张玉凉不说还好,他一说,程澹立刻觉得饿了,抱住他的手腕叫了几声。

“来人。”摸摸程澹的小脑袋,张玉凉唤来门外候着的侍女,“去把团团的午饭端来。”

侍女恭声答应后退下,没过多久,她又端着一小碗鱼肉粥回到书房,在张玉凉的指引中放在书案边上。

程澹抖抖耳朵,欣喜地跳出张玉凉的掌心,小跑到碗边坐下,低头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张玉凉一手拿着书册,一手撑着下巴看他,眉目间满是温柔的笑意。

侍女见状,大着胆子问:“公子可要让人传饭?”

张玉凉抬首看她,神色蓦然淡了许多:“不用,下去吧。”

极擅察言观色的侍女听出他语气中的淡漠,心下一惊,不敢再多言,应了声“是”,便弯腰退出门外。

张玉凉继续笑着看程澹吃饭。

这次程澹注意到自家铲屎官的双标态度了,看看紧闭的门又看看张玉凉,莫名有种“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感觉。

“怎么了?不好吃吗?”见他停下进食,张玉凉眉头微蹙,似乎只要他不满意地喵一声,就要让下人端走重做。

程澹回过神来,没有喵,低头接着吃。

张玉凉的神情这才缓和下来。

一小碗鱼肉粥很快吃完,程澹踩着铲屎官伸出的手臂跳进他怀里,仰头让他替自己擦脸。

张玉凉好像也很喜欢主子给自己安排的工作,用沾湿的手帕帮他把脸擦干净,一边擦一边小心翼翼揉搓他的小身子,弯起的嘴角就没放下去过。

擦完脸,程澹再次跳出张玉凉的怀抱,挨着他的左手趴下,下巴枕在他手背上,犯起了食困。

“吃饱了便犯困,我养的到底是猫还是猪?”张玉凉的左手一动不动,右手则握着书卷,感叹似的说道。

“喵……”程澹懒洋洋地叫一声,用的是反驳语气。

“还顶嘴。”张玉凉翻过一页,“难道你不是吃完就困?”

“喵……”程澹的声音大了点,理不直气也壮。

“吃饱也不起身活动,迟早有一天你会胖成球。”张玉凉笑着逗他。

“喵喵……”程澹淡定歪头蹭他的手。

他是黑猫,又不是橘猫,才不怕胖。

张玉凉轻笑。

门外,几个侍女听到书房里一人一猫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面面相觑,都在暗自担忧自家公子养猫养出病来。

午后,程澹陪张玉凉用过午饭,被他抱着来到廊下透气。

此时已近深秋,水上吹来的风冰凉湿润,虽还不至于冷得难以忍受,但对于还是幼猫的程澹而言仍然略显寒冷。

好在张玉凉将他严严实实地拢在怀中,宽大的袖子一盖,再大的风也被阻隔在外,这才没吹出问题。

日光消退,天地间酝酿着淡淡的雨意,忽而一声惊雷炸响,绵密细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程澹被雷声吓得浑身的毛一炸,又在张玉凉温柔的抚摸中慢慢平复心情。

挣扎着从张玉凉的衣袖间探出头,他看向廊外朦胧的雨幕,雨声喧嚣下盖着天地失声的极静,一时间令他的耳里、心里也只回响着空灵的嘀嗒声。

如果没有人打扰,这一人一猫一同欣赏雨景的场景必然如画一般。偏偏这个时候,一阵煞风景的脚步声从长廊另一端传来。

张玉凉不悦回头,见脚步声的制造者是一位穿着灰色布衣的老者,连忙敛起失礼的神色,将程澹揣进袖子里后敛衽起身,在老者走近时拱手作揖。

“先生。”

冷不防被塞进袖子的程澹正疑惑着,听到张玉凉这声轻唤立刻明白了,安安静静把自己蜷成一团,不做出一点动静。

张玉凉是偷偷在养他,避过了府上绝大多数人,自然也不能让自己的先生——即老师——发现他。

老者姓王名岳,号清溪居士,是世间仅有的数名大儒之一。张玉凉自幼受他教导,视他如师如父,极为敬仰他。

老先生为人宽厚洒脱,从不拘泥于礼法规矩,也不许门人弟子过分讲礼,是以张玉凉早已习惯他的突然到访,并不惊讶。

年过半百的老先生高冠博带,衣饰简朴,虽年逾花甲,却有一种山岳之高、瀚海之深的气质,双目炯炯有神,仿佛能看穿世间所有虚实。

王老先生坦然受了张玉凉一礼,抚须笑道:“子瑜闭门读书已有月余,可有收获?”

子瑜是张玉凉的字。瑜有美玉之意,是王老先生为他所取,寄托着望他君子如玉,温润端方的希冀。因他未行冠礼,是而他的字只在师长和几个亲近的好友之间流传。

“回先生,所得不多。”张玉凉谦逊答道。

王老先生摆摆手:“不必与为师客气,你只说都得了什么感悟。”

“是。”

张玉凉颔首,稍作思索便将自己这几日读书所得娓娓道来,虽然只说了个大概,也只有寥寥数句,但胜在精妙高深,引得老先生连连点头,赞赏不已。

做学问,横向求博大,纵向求精深。以张玉凉的年纪,无论做到上述哪一点都颇为难得,老先生自然不吝啬肯定。

“不错。”等他说完,老先生夸奖道:“与乡试时相比,子瑜的学问大有长进,尤以《尚书》感悟最多。”

说完,他忽然又话锋一转:“不过单凭这点进益,想要取得会试头名是不可能的。雍朝进士科主要考试策、帖经、杂文三项,《尚书》虽属帖经内容,然考得少而深,子瑜不必在《尚书》上过分下苦功,还是要多研习《论语》和《中庸》这样考得较多的典籍。”

雍朝即程澹如今所处的朝代。

雍朝科考有两种常科科目,分别是明经科与进士科。进士科是选拔官员的主要途径之一,考试内容比明经科灵活,难度自然也就比明经科更大,素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说法。张玉凉明年要考的便是进士科。

进士科的考试项目有三种。

第一,试策,即对时事发表议论;第二,帖经,即对儒家经典的掌握程度;第三,杂文,即吟诗作赋的能力。

这三大考试内容几乎囊括一位优秀文人需要的所有知识素养,同样也作为一道高高的门槛,拦下了将近九成的考生。

三个科目中,试策比例最重,杂文的分值最小,而帖经的考试形式最灵活。每一年帖经的出题范围和题型都与之前截然不同,唯一的规律便是少考《尚书》,多考《论语》和《中庸》。

正因如此,王老先生才劝张玉凉主攻《论语》《中庸》,而不要在《尚书》上花费太多精力。

“玉凉明白。”张玉凉眼中掠过一抹不赞同,却并未直言反驳,而是无可无不可地先应下。

王老先生活到这把年纪了,不可能看不出张玉凉的不以为然,当即笑呵呵地道:“你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考取进士,为张家拿下三元及第的荣耀。待完成这项任务,你再想研读《尚书》或是别的什么,为师不会过问。”

张玉凉一怔,随即拱手笑道:“是。”

“哦,差点忘了正事。”满意地点了点头,王老先生忽的想起自己真正的来意,当即正色道:“为师今日并非为考校你的学问而来,而是想给你引见一个人。”

“先生请说。”张玉凉颔首。

王老先生道:“此人你应当也认识,是去年的探花郎李诚,如今在翰林院修撰经书,学识渊博。他听说你是今次秋试的解元,想与你切磋学问,正好你也苦读了一段日子,不若与他交流一番,兴许能相互促进。”

王老先生虽无官身,却是举世闻名的大儒,李诚能得他亲自为门下弟子引见,可见其必有惊才绝艳之处。

张玉凉没有多想,一口应下了,但藏在他袖子里的程澹却警觉地竖起了耳朵。

不知为何,程澹听到“李诚”这个名字时,心里陡然生出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杀青、领盒饭在线阅读画符的深哥帅呆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宋深就醒了,他背着行李来到了古玩街的珍宝斋,就看见卢兆财正拎着一只公鸡从菜市场走回来,那公鸡一看就很有活力,落到他手上了还在嚎叫个不停。“深哥你这来的可真是巧了,我还准备等下到家之后在通知你过来的。”卢兆财冲他笑,拍了拍手上的鸡落下一地的鸡毛,“看看这家伙多活泼,到时候威力保管够。”卢

  • 古代闺秀在七零第一章

    姜媛艰难地走在烈日下,可怕的太阳烤得她口干舌燥。这里是某一处戈壁,一处荒漠的边缘,远处是起伏的沙丘,脚下正在沙化的岩地偶而混合坚硬的草,从她裹脚的破羊皮的缝隙中钻进去,磨着碎沙,剧痛而崎岖难行。和她蹒跚地走在一起的还有二十多人,来自波斯和大马士革的商人,埃及和中非的黑奴,土耳其和突厥的战士。他们来自

  •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圆滚滚减肥第一天

    庄圆圆雄心壮志的立下了这个决心。三天之后,她就败给了现实。现实,就有很多东西。比如酥炸排骨,回锅肉,酸辣土豆丝,可乐鸡翅。这些都是很现实的东西,就像游戏机吸引男孩子一样,食物也吸引着庄圆圆。但是她晚上只吃了一小碗米饭,圆圆妈急得焦头烂额,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失恋了。庄圆圆坚定地开口,“我要减

  • 辰星棱镜在线阅读第九节

    杨轩的意识从卧龙山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想找太子丹指点指点修行的入门,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看来只能靠自己了。正在这

  • 我的男神是校草在线阅读楔子

    大漠之上,北风冽冽,黄沙漫天。凛冽的北风与恶劣的环境只是让他稍稍低下了戴着斗笠的头颅。在漫天黄沙中行走的路铭不知为何停下了脚步,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刀。他微微抬起了头,看向对面那一道在黄沙中若隐若现的人影,随后缓缓摘下头上的斗笠。若有人看见此时的两人,必定会惊呼道:“是塞北刀王黄石安与中原第一刀路铭!

  • 主播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第1章

    有河就会有岸,有岸就会有渡口。风云度在邕水是比较大的渡口,渡口北面即江南古镇半坡仙,半坡仙传说由仙子而得名,说是龙王的九公主芸九娘娘曾经在这里驻足,也由此,支撑了半坡仙的繁荣。特别最近几日,每年一度的四月初九百花竞艳盛会就要到了,方圆百里喜欢茶花的风雅之士,更是带着自己的绝品心爱,来此一展妖娆,也因

  • 我有一座玄黄塔在线阅读第3章

    熊贝是汇演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把舞蹈说成舞diǎo的,红着脸承受了同学们几天的调侃,尤其是华鑫,最近总故意嚷嚷着“舞diǎo舞diǎo”,惹得小熊臊得不想理他。也真是奇怪,可能是她集体荣誉感比较强,那天华鑫的顺利演出为班争光后,他的形象瞬间从混世小魔王荣升为二胡小能手。针尖对麦芒的两人不知不觉中发展成刚

  • 盛世之下第三章

    “既然是妖,那我们也不必客气了。”我们追了这么久的小鬼,可不能让这个西门吹沙坏我们好事。虎鹤双仙对视一眼,同时抢在西门吹沙面前朝着桔梗攻去。虎仙巨大的拳头和鹤仙尖锐的双钩直面桔梗面门,竟是直接想要桔梗的命。真是笨蛋,都不知道要先摸清敌人的底细再动手吗?算了,就让这两人帮我探探这个妖的底细好了。西门吹

  • 权术:首席秘书之河边救人(3)

    一路从仙家山往家里跑,陆子风发现自己好像一点都不累,除了脑袋有些晕之外。到村口时,陆子风停了下来,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脑袋上还有血迹,要是回去,母亲肯定会担心自己。于是他就想着到村子附近的小河旁把全身上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尤其是要把头上的血迹擦干净。可陆子风刚刚走到小河附近,就听到了一丝特别的声音,仔

  • 初恋有毒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是刘备。新《三国演义》本来就是虚构的小说。我又有什么好投诉的?小情节可以虚构,大情节总是真的吧。但是,张飞要抡拳打我了,我可是刘备啊。张飞想要单挑,除了吕布之外没有哪个能跳出来吼一声。三国武将单挑第二强男可不是盖的。刚穿越过来,刘备这副身躯还没用热,就面临受伤的危机了。张飞碗大的拳头飞出,虎虎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