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剑灵之轮回第7章在线阅读

2021/4/9 14:58:12 作者:罪若花开moron 来源:17K小说网
剑灵之轮回
剑灵之轮回
作者:罪若花开moron来源:17K小说网
剑灵游戏世界?不!这是一个错乱了的世界,一切都已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在这个世界中如何能否保持穿越者的先知先觉?武神,魔皇?魔界?仙界又在其中代表着什么角色?原来,一切的一切都不简单……新人新书,谨献给一起走过的灵芝们,希望你们能喜欢!

-007-

有些事一旦说出来,反倒是坦然了。陆徽音发现比起藏着掖着不肯正视自己对孟嫮宜的感觉,承认是最让人安心的。

只是下午的考试孟嫮宜没有来,那个临窗的座位一直空着,直到交卷。

陆徽音心里空落落的,右眼皮突突直跳。他考完试去等程嘉言,程嘉言正在打电话,神色变了几变,用力抓抓头抓脸看到了陆徽音,那种一览无余的焦躁惶恐被定格在他脸上,可转眼又变成了忧心忡忡。

两人可谓光屁股长大,相交十几年,何时见过程嘉言慌成这样过?陆徽音以为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可问了两遍程嘉言都是打哈哈,说没什么大事。

但程嘉言越是这样说,陆徽音越是不信。两人各怀心思在路口道别,夕阳下的身影被拖扯得无限长。两个都已成年的大男孩背影单薄却有力,都在试图承担起来自未来的重量。

陆徽音回到家只有福婶在煲汤,一小盅一小盅摆放的整整齐齐。陆母爱吃甜食,往常都是用龙眼来煲冬虫夏草,今天多了洗净的甲鱼爪和鹅掌,想来是大舅薛云开过来了。

说到薛云开就不得不说她的妹妹薛月明,也就是陆徽音的母亲,早在她还未嫁给陆禹安时,薛家就由她说了算,在长鸿可谓家喻户晓的人物。

她父亲的父亲是早年大军阀的副官,家财可观,又握有军权,在当地可谓一霸。后来□□招安,顺利洗白成了当地的父母官。建国后长鸿成了地级市,社会地位水涨船高,人脉关系经过长达近百年的织就,终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盘根错节的大网。薛家的老太爷如今仍健在,以92岁的高龄颐养天年住在老宅,只可惜子嗣不旺,一脉单传四代,到了薛云开这辈,就剩下一个女儿。薛宝丽比陆徽音大了3岁,如今在国外旅学,脑子里都是外国人的那一套,要收心回来继承薛家可谓天方夜谭。

再说薛家人一贯是女人性子比男人还要野,同陆禹安不打不相识后,竟结成连理枝。成了家后,薛月明搬来邺城,反倒是老老实实在家相夫教子过起了安稳日子,真真的是一物降一物。

薛云开被妹妹压制了二十多年一度养成了习惯,不论多忙,不论大事小事,都常来薛月明这里走动,聊聊天,听听她的意见。

也难怪薛家老爷子说,薛家男儿该练武,女儿多读书。这样性子才能互补。

大舅过来想必又有什么事情拿不定主意,听说父亲晚上也要从省里赶回来,难道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他情绪不太好,只想打个招呼就回房躺着悲春伤秋。可大舅太热情,非要拉着他去开自己刚提回来的新车。陆徽音已满十八岁,薛云开是准备等外甥高考完拿了驾驶证就送一辆车的。

夕阳已无余晖,华灯初上,呵气成冰。下弦月斜斜地挂在高楼上,像是蒙了一层轻纱,晕开微黄的光亮。

跑车在寂静的夜晚发出刺耳的轰鸣声,薛云开只是启动了车子并不开,落了锁两人坐在里面聊天。“怎么,处朋友了?还是被甩了?”

陆徽音被他戳破心事腾地涨红了脸,然后轻叹口气,笑道:“这都看得出来?”

“那当然,舅舅可是过来人。”薛云开爽朗地笑道:“想当初我追女孩子的时候,你妈就嘲笑我是个愣头青,也不管人家女孩子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只是一股脑儿地把自己喜欢都献给她,以为自己都觉得好,当然是好。别人不领情,我还生气,真是不知好歹。”

陆徽音双眼微微放光,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后来失恋太多次我总算是明白了,女孩子嘛,要的是感觉。人家喜欢洋娃娃,你非要给变形金刚,谁会高兴啊。”薛云开打开车窗点了支烟,微微眯着眼,思绪似是回到了某个让人惦念的时光。“要是我多一些耐心,多陪她聊聊天,多了解她,试着从她的角度来考虑事情,可能……”

陆徽音见他说着说着光抽烟了,催促道:“可能什么呀?”

薛云开回过神,促狭道:“可能薛宝丽得比你大6、7岁,她的孩子都该打酱油了。”

“得了吧大舅。”陆徽音也跟着笑,“那时候要是得手了,生下来的指不定是谁呢?还有薛宝丽什么事儿呀。”

“你这个兔崽子敢开你大舅玩笑了。”薛云开灭了烟头,一脚油门轰出去,“这车怎么样?”

“就那样呗,车子能开不就行了。”

瞧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薛云开凑过去问道:“我说你小子看上哪家姑娘了?战况如何?”

“人家没看上你外甥。”

“怎么可能,不是吹牛,我薛云开的外甥芝兰玉树,卓尔不群,除了瞎眼的,抢都来不及呢。”

陆徽音觉得嘴里涩涩的,苦笑一声。“要么是我大舅吹牛,要么是她眼瞎。”

“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去表白没有?人家姑娘知道你的心思吗?暗恋是没有结果的。”

“表白了,然后被拒了。”

薛云开颇为诧异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咦了一声,感叹道:“真是奇了,这姑娘眼界颇高啊。”说完忽然贱贱地笑起来,压低声音道:“话说阿音你都满十八了,你爸爸送的什么成年礼?他那个老古董肯定没新意,听说古时候家里的男孩子成年都送几个侍妾来长经验,要不要大舅带你出去见识见识?嗯?”

陆徽音淡定地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来,边拨号边道:“好啊,我来和我妈说一声,今天要晚点回去,毕竟大舅的心意不能拒绝。”

薛云开一把抢过手机按了挂机键,“大舅逗你玩的,你要是告诉她啊,不出一个小时,我保证整个邺城的娱乐场所全部要关门整顿。你这点倒是像你爸,正派的像个卫道士。”

两人开着车顺着业城开了一圈,直到车子没油了才找个加油站加油。薛云开中途接了两个电话,眉头直皱。加好油后陆母又打来电话,说是陆徽音的手机一直在响,怕有人找他,叫他俩抓紧回来吃饭。

薛云开拿出火机正准备点烟,被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呵斥,两人灰溜溜地走了。出门的时候不到6点,到家9点出去了。

陆禹安也已经回来了,正穿着居家服坐在沙发上看书。见他二人回来抬个头打过招呼,便来到餐厅坐下。福婶把做好的饭菜陆陆续续上到桌子上来,不算太丰富,但都是他喜欢吃的。

陆禹安自打调到省里担任公安系统的要职后,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次数有限。有时候一周一次,有时两周一次。所以陆父但凡在家的时候,吃饭就成了大事。谁都不能缺席,也不能在饭桌上谈公事,说学习,只能聊聊家常。

等陆徽音考完试也就进了2月,接着没几天就要过年。陆父打算这次趁着年前将年休一次休完,过年的时候去值班,这样既不耽误工作也兼顾了家庭。第一站肯定是要到长鸿看望薛家的长辈,正好薛云开过来了,那就兵分两路,陆母先随陆父去省城,上完这几天的班再回去,陆徽音等明天考完试就先随薛云开回长鸿。

见大家都没有意见,陆母高高兴兴地接过福婶拿来的碗,亲自给大家分甜汤。

陆徽音的手机在沙发上嗡嗡地震动个不停,但吃饭大于天是陆家家训,他一心一意地吃饭,也就没去看。

等一餐饭吃到一半,外面有人敲门。福婶放下碗,看了看餐桌上的陆母,大家都置若罔闻,只有陆徽音转头对福婶说,“这个点来应该是有急事的。”

福婶点头,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子,和两个沉着脸的男生。见门开了,忙脱了鞋进屋。那女孩子一见到陆徽音忙跑过去拉住他的胳膊,可能是哭得太久,声音都哑了。“陆徽音你帮帮我,你帮帮我。”

陆徽音看着肖南枝不解道:“你怎么了?”

随后进来的方朗朗和程嘉言。程嘉言看到陆父也在,明显是有些诧异,但很快镇定下来,上前礼貌地打招呼。

陆父点个头,招呼他们坐,然后让福婶拿些水果出来,自己和薛云明就准备到楼上去。方朗朗见他们要走,连忙大声阻止道:“叔叔阿姨你们别走,一定要救救我姐姐。”

陆禹安同薛月明对视一眼,薛月明敏锐地捕捉到自己老公眼里的不悦,她脑子转得飞快,转头对看电视的薛云开道:“哥,这几个孩子你照看点,禹安最近忙工作不注意身体受了风寒,我陪他先上去休息。”然后对方朗朗道:“这不是老方家的儿子吗,一眨眼都这么大了。你陆叔叔身体不适,有什么你和薛叔叔说,一样的。”

薛云开被推倒前面,满肚子不高兴,但明面上还是应付着。“来来来,都坐下说。”

不同于程嘉言是冲着陆徽音而来,方朗朗更希望见到的是陆父。早年陆父还在业城时同方朗朗的父亲方协志便有些交情。可自打后来方协志插手煤炭生意后,两人便渐渐不再往来,直至他远走省城任职,方协志也只送了花篮过来以示庆贺。

这里面的内情想必很是复杂,不足为外人道,所以即便是大人之间不再往来,孩子们还是在一个小区里玩耍,成长,想着以后多少会有些交情能够结成同盟共同应对世间险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民国风水先生第8章在线阅读

    徐长生望着苏雅茹这般模样,摇了摇头,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傻姑娘啊,心思还真是单纯。要不是他们来得及时,恐怕被人卖了还得帮别人数钱。“妹妹莫急,只要有我们在,一定会让令尊好起来的。”段德柔声细语般安慰道,色眯眯的凑上前几步,死死的盯着苏雅茹,仿佛一头沙漠里爬出来的老牛,饥渴难耐。徐长生回头瞪了一眼,一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之厨神系统

    “爸爸,爸爸,快醒醒,小馨饿了。”摆了摆昏沉的大脑,叶向南从沉睡中迷迷糊糊的醒转。爸爸?刚刚听到有人喊爸爸?什么意思?我不是喝醉了酒在家里睡觉吗?悠悠的睁开眼睛,叶向南一下被震惊了。好萌!只见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渴望的表情说不出的惹人怜爱。这是谁家的孩子?真可爱,瞧着才

  • 什么是兄弟第6章在线阅读

    面对退婚,心再大的人也无法淡然下去,它不关乎爱情,只是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跟脸面,尽管独孤一天在旁人眼里是个地道的废物,事实上独孤一天跟诸葛禅玉也没照过几次面,那都是上一辈人在他跟她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来的,一纸婚约,或多或少都会使他们将有着过多的交集,现在,诸葛家单方面的退婚,近乎打脸的行为,独孤一天很

  • 轻*之怨裂苍穹

    七月的雨水,自天空洋洋洒洒四散于天地之间,大晋朝的雨季潮湿而闷热。俄顷雨歇,艳阳高照,一抹七彩虹霞贯穿天地,直破苍穹!大晋朝恢弘庄严,檐牙高啄的宫殿群,后宫主殿——昭阳殿,那雨水尚且“嘀嗒——嘀嗒——”自那艳红琉璃瓦上滴落在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水声,悦耳而舒缓人心中的烦躁。内殿,临窗大炕上,铺着一

  • 幽蓝十界在线阅读第8节

    魔咒课上,他们已经进行到了标准初级魔咒第十条。今天学的是漂浮咒“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是拉文克劳、斯莱特林、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四个学院学生一起上的大课。学生们做成了一个圈,中间是白胡子老教授。有一点挤,但大家都很认真。艾丝黛拉没等教授开口讲解,微微挥了挥魔杖,羽毛便飞了起来。刚开始学时,教授们尤其会强

  • 一旦掉马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第5章在线阅读

    “两岁!两岁老子已经开始四更起床扎马步!他连路还不会走!”当晚,大司徒捏碎了他最爱玩的玉核桃,萧瑟长叹。“两岁,我已经开始读四书,他连名字都认不全!”当晚,大司空喝光府中藏酒,仰天长啸。“两岁!两岁了他还在喝奶!”砰地砸碎酒壶,生平首次爆粗,“喝,喝他娘的!”当晚三府中下人悄悄猜测,两岁了不会走路不

  • 惊穹沙场在线阅读黑暗仲裁者

    胡晓锋戴上头盔后,静静地等待着进入传说。五分钟后,没有反应。十分钟后,依旧如此。胡晓锋就这样躺在床上,像个傻逼一样。“怎么回事,难道头盔摔坏了。”他心想到。取下了头盔,胡晓锋认真的检查了起来。在头盔的后面他发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旁边有一行中文:“开机键。”“哦,原来这头盔得开机才行。”胡晓锋很白痴的

  • 就这样吧在线阅读第四章

    当日晚间近12点,帝都中央大区,昭明宫。这里是皇室成员的居住地,占地面积不算非常广阔,中央有一片风景秀丽的人工湖,名唤“蓬莱”。围绕着蓬莱湖,坐落着昭明宫的几处建筑群,主要包含了接待贵宾宴饮的西苑,贵宾下榻的南苑,东面的办公与会议场馆——东苑。北苑则是皇室成员私人居住的地方,守备森严,没有皇室成员的

  • 孀尽红辰雪纷纷在线阅读第6章

    姜雪宁坐在外面,心里正琢磨上一世燕临、周寅之等人的事情,倒也没怎么去在意内间的声音。只听得帘子一响,抬起头来看时,姜伯游已经出来。她立刻就站了起来,先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道一声“见过父亲”,然后才道:“为这些许小事搅扰父亲,实在是女儿无能愧怍……”姜伯游这会儿心里别提多舒坦了,摆手道:“你那院子里下

  • 重回我爸的高中时代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入学测试(上)在清晨的早上,是明朗的天空,是清爽的气息。尤其是在九狱城,这个法制严厉的地方,这舒适的清晨,让人有点太确性。“小尘,今天来的挺早的吗。”大元用力拍了拍李尘的后背。李尘的眉毛皱了皱,不过给人的依然是爽朗的笑脸。“晚上睡不着,就来早了。”“不过还是有点累啊。”李尘正了正身子。虽然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