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我,打游戏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4/9 14:51:26 作者:天天上天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打游戏就变强
我,打游戏就变强
作者:天天上天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灵气复苏,地球上出现了大量蕴**无数奇珍异宝的次元空间。但这些神秘的次元空间,竟都变成了杨天手机游戏中副本。别人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探索这些次元空间。杨天只需要肝肝肝就好了。什么天地珍宝?什么绝世神兵?甚至到最后连老婆带给杨天爆出来了。…………………一处次元空间之中,一位戴着戴着一张鬼脸面具女子静坐其中。“哥哥,囡囡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你归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苏逆此刻正坐在苏府外的白玉台阶上,将脸深深埋进双臂之中。虽说苏府有着暖镶玉来维持温度,但他觉得依旧挡不住冬日的凛冽。

皑皑的雪花飘零在天地间,苏逆看着天空,微笑地发着呆。问雅远远地跑来,手中捧着热茶,可就在几步外,停了下来,奇怪地看着苏逆。她一时也不敢向前,只是默默地守在远处。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包括苏逆自己。

明天就是元至节,一个团聚的日子,所有的游子都会在这个时候回乡,暂时忘却疲倦,好好地吃上一顿饭。

然后的第二天是族比,这是一场盛会,一场单单属于少年郎的狂欢。这时候,不光是苏府,所有大家族的少年郎们都会紧张,也都会激动。

八岁,不亚于十八岁,因为这绝对也是个特殊的年岁,它在证明,在证明一个人已经有资格长大了。

这一天,在这个年龄的少年都要聚在一起斗殴。

先是牲畜四拜,酒香弥漫,大家吃吃喝喝,互相真挚地慰问对方的父母及家人,再接下来,就是拳拳到肉,血溅五步,大家咬牙切齿,再度互相真挚地慰问对方的祖宗及十八代。

野蛮!无趣!对,苏逆不屑地认为这不过是场面比较炫酷,看起来比较文明的斗殴,没什么了不起的,一点也不热血沸腾!

苏逆常告诫自己,不该因此产生一丝羡慕的念头。当看到胜利者鼻青脸肿,如同死狗一般赖在擂台上,与败者毫无差别时,他便会慨叹教化的作用。

........

“娘亲,能不能不戴这顶帽子,疼。” 苏逆撇撇嘴,然后奶声奶气地对正快要将他打扮成瓷娃娃模样的女子撒娇。那位衣着端庄的女子,此时却如同犯花痴一般,不停地大呼小叫。

“不行!”

“啊~ ” 一声做作的撒娇没起到任何的作用,他只好无奈地牵着那位女子的手,一同缓缓地朝大厅走去。

“想容,这里。”粗犷的声音穿过长长的宴会厅,觥筹交错之声顿时安静下来,接着爆发出热烈的哄笑声。花想容的脸色一红,轻轻地剐了苏问天一眼,随即低声嘀咕道:“多大的人了,还这般没礼数,平时在军队面前的威风还收不住吗?”。

苏逆暗自窃笑,没曾想被花想容发觉:“小逆,你还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你爹爹是做不到了,看来只能寄托在你身上。”

“???”苏逆原本绅士的微笑僵硬住,然后毫无转折地变化作哭丧起脸来。

他们一起来到了苏问天身边,苏问天并没有穿上盔甲,只是一袭青衣。 父子两人大眼对小眼,确实,没了盔甲所赋予的峥嵘铁血,苏问天给人的感觉厚重而内敛。或许是因为本来就长得便是疏朗清阔,只是在死人堆和金戈铁马中逐渐变得粗砺起来。

“爹爹。 苏逆乖乖地喊了一声。

“嗯。”苏问天,宠溺地摸了摸苏逆的头,说道:“去拜见爷爷吧。”

他点点头,转身朝大堂的最中央跑去。 苏逆能隐约看见一道巍峨的身影,他知道,那是爷爷,苍梧国的老相君,苏长恭。

坐在最高处的那位老者也正看着苏逆,看着那道还略微有些笨拙的小身影朝着自己走来。被这无邪的笑容所感染,苏长恭的眼睛不再吊着,不由地多出了一丝柔情。

为了表现出对苏逆慈祥而又真挚的爱,苏长恭将他高高抛起,然后接住,再高高抛起,然后接住。苏逆的脸顿时绿了,他的爷爷可是高手中的高高手,哪怕刻意收敛,这力度也不会小到哪去。

“小逆!”原本聊得兴起的苏问天夫妇别过头看,紧接着就是惊呼一声。

“嗯?“苏长恭,眉头一皱,有些尴尬。为了安抚苏逆,苏长恭又用他的满络腮胡亲昵地蹭着苏逆的小脸蛋。

“???” 苏逆再次懵了,咋肥事?真得硌得慌!

花想容此刻的心情也不美丽:“我可怜的孩子,我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啊!”

苏逆想要挣脱开来,刚要张嘴,一股液体已是灌入嘴中。

“灵酒!”苏逆的喉咙像着了火似的,很快有了醉意,睡了起来。

........

“唉!” 苏长恭很郁闷,很郁闷。苏逆这孩子本来就怕他,与他不怎么亲,这下可好,手忙脚乱地将酒灌给了孙子,自己怕是要成为假爷爷了。

苏问天想抗议,被苏长恭铜铃一般大地眼睛给憋了回去。

花想容也想抗议,也被苏长恭铜铃一般大地眼睛给憋了回去。她暗自紧攥着苏问天的肉,强露出笑容:“你欺负我儿子,老娘我就欺负你儿子!”

......

“嗯?这是哪里?”这里漫天飘雪,唯有雪地上留着的一连串脚印提醒着有人存在。

苏逆蹒跚而行,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中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刺骨的寒风让他不得不蜷缩着身子。

他的脸色不太好,但神情却毫不慌张。苏逆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也不知什么时候起,他给自己下了这么个定义。拥有着洞悉人情世故的智慧,超强的学习能力以及坚定不移的信念。可尽管这份宝藏沉甸甸的,却不能轻易打开,更别说与人分享。

世人所排斥和忌惮的不都是他们所不曾拥有的吗?

天真可爱,这本是五岁孩子该有的反应,在苏逆心里都是显得那么的勉强和无奈。

随着时间的推移,眼前的一切如海市蜃楼,也变化了多少次。最终在经历了春秋和冬夏之后,场景不再变幻。

苏逆仔细一看,饶是之前如何沉着冷静,此刻也是吓了一大跳。无数的尘埃漂浮在空,苏逆走进一看,发现那些竟然都是缥缈星辰,带着它们未知的色彩毫无轨迹地四处飞巡。

他很是好奇,朝更深处前进,在那里矗立着一块巨大的寒冰,彻骨的寒气从那块巨大的冰柱中散发,随后变成水雾,环绕四周,朦胧神秘。定睛细看,苏逆才发现冰柱里包裹着九条翠绿剔透的巨大藤蔓,每条都比苏府的玉柱粗上许多。

“这藤蔓上的纹络好神奇,竟然可以不断变幻。”苏逆暗自惊叹,迈开步伐,便要靠近,而寒气一碰到他,便会极为满意地占据了他的每寸肌肤。

肤色皲裂,眉角挂霜,四肢僵劲,全身的血液流动已有些滞塞,但苏逆如同着了迷一般,不管不顾,他每走近一分,寒气也加重上一分。

“糟糕,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就在苏逆来到冰柱跟前的时候,突然打了个激灵,冷静下来,可他还是伸出手来,朝着那个呼唤他的诡异冰柱摸去。

“停下!停下!”苏逆内心不断咆哮,看着自己不受控制,心生绝望。

“还可以,没有被夺了魂魄,停下吧。”说来也神奇,苏逆竟停了下来。

“前辈恕罪,前辈恕罪。”苏逆一副胆颤心惊的怯弱模样。过了半响,见无人回答,才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抬头环视。

只见那人瞳凝秋水,剑眉蹙星 ;皓齿脂肤,诗骨玉神;翩翩白衣, 墨色长发披肩,任由一根普通树芽绾着,此刻也正盯着他。

“你活不了多久的?”那人摇摇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悯,他伸出食指戳在苏逆的胸口:“正常人的心有九窍,而你的心只有一窍。”

“哦?”苏逆满头问号,只好不语。

“你的心只有一窍!”

“嗯。”

“......”

两人对视着,气氛对顿时紧张。

“好尴尬啊,”过了半响,那人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小声嘀咕了一句:“既然一窍弓曲心已经开启, 算了,跟我来吧。”

白衣男子转身向前踏去,周围繁星簇拥,那块巨大的冰柱也极速缩小,最后悬浮在其身后。

“???”

一晃眼,两人出现在另一个小世界。周围青树翠蔓,鸾鸟啾啾,地上走兽自由,最中央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湖泊,上面有一落不大的茅草屋和一扁孤舟。到了湖中心,白衣男子端坐在蒲团上,再次沉默,似乎有什么心事。苏逆没有讲什么,只是安静地站在身后,想着如何逃离这个鬼地方。

半响,白衣男子突然开口:“想要修行么?”

苏逆眯了眯眼睛,没有回答。过了几秒,说:“不想!”

“哦?为什么?”

“怕死。”

“哈哈,这是你会说出的话?让那些人听到,一定是这圣域最大的笑话了,话说你真的不愿修行?”

“不愿。”

“如果我强迫你呢?还是不愿?”

“......”

“你目前的一切可都是我给的。”

“我反悔了,我确实渴望修行的。”

“可别说我强迫你?”

“......”

“一定要修行?”

“是。”苏逆深吸一口气,确保自己不会冲动给对方亲属报以最真挚的问候。

“死也要修行?”

“……是!”

“好。”

白衣男子的眼眸生出了九瓣莲花,显得极为妖冶。

苏逆不由自主地盯着看了起来。莲花一直转动,循环着花开花落,而苏逆的眼睛也愈发胀痛:“停,停下来。”苏逆的脸变得极度扭曲,痛苦的喊叫声肆无忌惮地传出整个湖面。

“噗。” 两只眼球被剥离出来。紧接着“砰”的一声,炸成血雾,奇怪的是,那血雾久不散去,最后烙印在苏逆很是苍白的脸上,化作一道道诡异的纹路,略显狰狞。

“滋滋滋…”,血纹逐渐完整,最后汇聚回苏逆的眼眶中,重新凝聚成两颗眼珠。散发着奇异的光芒,由金入紫,由紫转黑,由黑生赤,最后化作青光没入眼中。此刻,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苏逆的眼中有一瓣莲花若隐若现,缓缓转动,也有了一丝白衣男子的妖冶。

苏逆此刻早已昏厥,白衣男子,伸手又是一抓。苏逆身上的九大窍穴随着冰柱的炸裂声,而应声破碎。里面的藤蔓仿佛活了起来,急切漂浮到苏逆身旁,附着在九脉破损处,慢慢修复着。

白衣男子看着苏逆,轻声念叨:“逆印九河,轮转成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完,便一指点在苏逆的神关窍处.....

“逆印九河,轮转成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

“杀!” 一声咆哮石破天惊。那男子身后飞扬着的墨发张牙舞爪,一袭白衣此刻漆墨如夜。湖面波涛涌动,天空劈下道道雷火。

男子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剧烈的疼痛让他控制不住地细微抽搐。他半跪在焦黑的地上,右手猛地撕破衣物,露出里面的狰狞疤痕,左手狠狠嵌在扭曲的英俊面孔中,绝望地嘶哑道:“ 父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女友是超人在线阅读《英雄本色》低调开机

    “想不到蔡坤坤私下里竟然是这种人。”“这个大妈厉害了,竟然跟这么多小鲜肉一起……”“从今天开始,鸡你太美估计会成为绝唱了。”“这老女人玩的真开。”……看着网上的那些评论,封寒冷笑了一声。毋庸置疑,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封寒在暗中推波助澜的。其实在一开始,视频上传的时候,因为过于……所以被不少网站审核给和

  • 大航海之最强船员之不带走一片云彩(6)

    我瞬间装备上弑神之刃和两件新手装备,打开了自己的属性栏,立刻被眼前的属性震惊的目瞪口呆。ID:亡魂职业:弑神者等级:0生命值:510魔法值:510物理攻击力:152*150%—157*150%物理防御力:104魔法防御力:102力量:51体力:51敏捷:51智力:51精神:51幸运:10悟性:隐藏声

  • 修真垃圾炼宝师在线阅读第四章

    两人在洛杉矶一家餐厅见面。戴维面露复杂地看着克里斯汀,眼里显然有些转变:“看来是我的工作没做到位,竟是没注意到你还会创作。”克里斯汀一笑,“现在知道也不迟。”“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对之前的解约心存不满,但此次CAA看到了你的潜力。”戴维微笑地注视着克里斯汀,温和的笑容就如从前,似乎从未变过。“那么,CA

  • 终极系列之枪林弹雨我叫童南书

    其实南书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出了什么问题,这话题怎么好像是有些脱轨了?但就是自己脑子跟被门给夹了似的,后面话,完全不受控制就蹦出来了——“四爷,我说的是气,天气的气。”“怎么,这个成语还有别的字?”“不是还有器官的器么?”话音一落,南书是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啊啊啊啊!她到底是在瞎说什么大实话?抬起眼

  • 玄世纪第十章在线阅读

    “小生啊,不知道你是练什么兵器的,跟你说,当年我就是一个练枪高手,后来被一个富婆…”“我也是练枪的…”白生幽幽的说道。须愚子震惊的看了一眼白声下面,喃喃道“原来如此,果不其然,不出所料啊”“糟老头你想什么呢…”白生娇羞的说道,同时从下面抽出一只又长又大又黑的剑鞘,抚摸着,深情的说道“就是它了,无相老

  • 霸王枪圣海晏:

    海晏坐着轮椅,悠哉悠哉地从教师专用的电梯里出来,刚好与辛苦爬上五楼,气喘如牛的颜琪碰上。两相对比之下,更衬托出海晏的云淡风轻。颜琪一脸“呵呵我没有很嫉妒,只是一般羡慕”的表情,嘴上吐槽道:“真是一大少爷做派!呵,男人。”一边还是尽展友谊之爱地走到海晏身后,帮他推轮椅。海晏微微放松,自然而然地往后靠,

  • 商道诸天之引子

    在一座名为银月的城市,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在天地还没形成的时候,混沌与黑暗孕育了三个孩子。死神、魔、妖本属同根,同样诞生于黑暗,受黑夜的滋润。但是后来掌管生灵生命的死神势力逐渐扩大,慢慢支配了世界,魔和妖逐渐堕落,成为专门在夜间祸害人间的毒害。大战固然不可避免——在不久的五百年前,向来高傲的魔族

  • 茅山太宗双生其一

    陆南川强压怒火,但又知道的确如华丹青所说,只要有护咒在身,陆南川根本就不敢伤到他分毫。“滚!带正道走狗,滚得越远越好。我是杀不死你,但我杀得了那群又蠢又毒的修仙之徒。”陆南川缓缓道,他周遭黑雾浓得像要把人吞噬,在翻滚冲腾着,“见你一次,杀你千人,我倒要看看,最后这笔账是全算在我头上,还是也会怪责你几

  • 我又养死反派了在线阅读第5节

    5台子下面,易悦很快就找到了呼救的老人。稍微有点发福的身体,眼睛微眯着,大约是有点近视,不过瞧不见老人的眼镜,穿着质地非常好的登山服,一条腿蜷缩着,另一条腿伸直了,裤腿撸的很高,青肿一片。听到易悦的脚步声,老人看过来,虽然受了伤,不过瞧着倒还是很镇定,甚至看到易悦的时候,还微微的一笑,“麻烦小哥了。

  • 三国之 张子进你没事吧

    “我想,其他师兄也会相助的。”苍羽信誓旦旦的说道。“呃,其他师兄就算了吧。”原本自信满满的大师兄听到苍羽的话之后,突然之间有点尴尬的说道,“就算是他们想来我也不会让他们来的,我能抗住增强为八倍的雷劫,可扛不住增强为六十多倍或者是一百多倍的雷劫。。。”“小师弟啊,这个雷劫会因为参与者的增而增强是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