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王入侵黑篮轻衣冷刀

2021/4/9 13:58:56 作者:我叫说书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王入侵黑篮
网王入侵黑篮
作者:我叫说书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球王子们入侵黑子的篮球的世界!纳*!居然穿越到黑子篮球的世界,但是为什么穿越到了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学校!东热学园!这是什么破学校?更可怕的是在这个不曾在黑篮世界里出现过的学校里,我居然遇到了网球王子世界里面的杀人网球的王子们!什么?要我带着这些本来国中打网球的家伙去打篮球?这有什么悬念?杀人网球来打篮球就不杀人了吗?(简介无力,就是网王里的高手们去黑篮打篮球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七章轻衣冷刀

月不解在阮霰来到一楼后紧随而至,不过没出手,而是寻了个角落,将手中横笛换成一支画笔,并在面前支了块垫板,铺开宣纸,作起画来。

他运笔极快,如有神助,待阮霰收刀,行云流水的最后一笔恰恰落成。

客栈间尘埃落定,横倒四方的百姓尚未清醒,月不解掀起眼眸,转动垫板,将画纸挪到阮霰视线可触及之处,勾唇笑道:“公子,在下趁着方才的几分闲暇,为你作了一幅画。”

画的是阮霰出刀挑破杀阵时的情形,选了侧方位的角度,勾勒衣袂翻飞,描绘长发起落,晕染刀锋凌厉,端的是气势倾绝、惊若天人。

阮霰冷冷扫了他一眼。

月不解眼底笑意更甚,却是拖长语调,一副认真模样:“公子乃在下画中人,但在下并不想将这画送给公子。在下打算装裱一番,挂入自家书房,与之日日夜夜相对。”

阮霰想说,那你不如不告诉我,可微微启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的五感正在抽离□□,意识逐渐涣散,三魂不全的症状再度显现。虽说程度不及昨夜对付过阮东林后来得严重,还能保持站立不倒,但偏偏就在此时,一团漆黑的如雾的身影从房梁陡然蹿下来!

第三只幻魔!

阮霰察觉至此,但虚无之感充溢在他周身,他已然感知不到自己的躯体,更何况调动元力以招架——他连最简单的抬手都做不到。

观他身侧之人,阮秋荷仍跌坐在原地,面上表情愣愣,深陷纠结复杂之情绪中,竟是没有发现异状。

倒是天字七号,察觉自己主人不对,立时化作巨犬形态。这只幻魔在房梁上纵观局势甚久,早有准备,动作比阿七更快三分。

霎时间,裹着黑雾的风自平地起,迅猛地将这只巨犬给掀了出去。

阮霰心绪微沉,思索应对之策之间,竟是一支画笔破风而出!

画笔上头蘸着的浓墨甩开在虚空中,点点滴滴,四溅开去,化作屏障将阮霰护住。

幻魔击出的一掌撞上屏障,激得屏障上光华炸开,沛然元力迸发而出,将幻魔弹飞!

它见机不对,扭动身体,打算借力脱逃,熟料那画笔紧追其后,追了一段距离,倏然加速绕至身前,直直刺入眉心。

劲风带着幻魔疾速后退,第三只幻魔被画笔钉死在客栈门框上。月不解瞬闪至阮霰身旁,扶住他肩膀。

“果然不该让你出手。”月不解轻叹。

一点元力渡入阮霰体内,清清凉凉,好似山间泉水,令人心旷神怡。

流转之间,阮霰神识与五感逐渐回拢,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撩起眼皮,缓慢对上月不解的目光,冲这人道了声谢。

月不解蹙起的眉舒展开,弯眼一笑,拿折扇挑起阮霞下巴,“若公子真想答谢在下,那么以身相许如何?”

两个人凑得极近,鼻息交缠,亲昵过甚,仿佛就要融为一体般。阮霰神色渐冷,不过在他有所动作前,阮秋荷从地上弹起来。

“你个轻浮浪荡之徒,快放开我九堂叔!”阮秋荷厉声喝道,剑啸声乍起,剑尖直指月不解胸膛。

“原来你是他侄女?”月不解作恍然大悟神态,接着虚心发问:“那你可否告诉我,你堂叔姓名为何?年岁多少?居住于何地?”

阮秋荷几乎被气了个倒仰,怒道:“我九堂叔岂是你这等无耻下流之徒能肖想的!”

阮霰趁着阮秋荷单方面同月不解争执,抽身往楼上行去。阿七神情切切地拱到阮霰身旁,这时阮秋荷追过来。

“九、九堂叔留步!”阮秋荷话音里有急切,亦有犹豫。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阮霰知晓阮秋荷心思,淡淡道。

阮秋荷急切更甚:“可、可是——”

阮霰停下脚步,站在通往二楼的阶梯上,垂眸瞥着阮秋荷:“去通知此地官府,让他们告诉城中百姓,妖魔已除,不必再担忧。”

阮秋荷连忙摇头:“这是九堂叔与……与那个谁的功劳,我岂能冒领!”

阮霰眉梢轻挑:“你的意思是,要我去通知官府?”

阮秋荷加大摇头频率,晃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当、当然不,这等小事,怎敢劳动九堂叔。”

“那你还是快去吧。”月不解凑上来,插话道,“免得城中百姓仍旧担惊受怕,不敢出门走动。并且,这些中过幻魔招数的人,须得服用些安神之药,方能无虞,你还得通知附近医修前来相助。”

“那……我可不可以劳烦前辈您同我一道去?”阮秋荷看了看阮霰,灵动的眼眸一转,顿时计上心头,“毕竟诛杀幻魔,您也有份。官府发的奖赏,送一份给您。”

月不解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笑:“你还挺有心计。若你告诉我你堂叔叫什么,我便同你去。”

“这……”阮秋荷立时面露为难之色。

几人你言我语之间,倒在桌上的猫渐渐转醒。它是身为修行者的掌柜所养,身上或多或少沾了些灵气,很懂迎客之礼,见有人自长街步入客栈,当即谄媚地喵了一声。

往来之人,大抵是喜欢猫这种可爱生物的。这叫声,一来可以讨客人欢心,二来可以提醒掌柜与伙计有新客上门。

此时此刻,掌柜的与伙计虽仍倒地不起,但阮霰他们三人一犬,皆长了耳朵。

阿七第一个望过去,见得来者,青衣墨发,背负长琴,不是前去周宣理府上投递名帖的牧溪云又是谁?

牧溪云行色匆匆,瞥见客栈内情形,神色更为凝重。见到阮霰,他加快脚步,但阮霰身前杵着月不解与阮秋荷,使他驻足之后,站立位置无法太过靠前。

隔着两人一犬,牧溪云关切道:“你没事吧?”

阮霰:“没事。”仍旧是冷淡的态度。

“如此便好。是我来得太迟,此般情形,断然不会出现下回。”牧溪云面上浮现自责,继而看向月不解,询问道:“不知这位是?”

月不解扯起唇角,明显是打算亲自回答牧溪云。阮霰不想再让听他说出什么惊天泣地的话来,抢先开口:“一个路人。”

“公子,此言差矣。今次已是你我第二回见面,怎可以——”月不解偏头,冲阮霰挑了挑眉,欲解释,却见这人不留丝毫情面,淡漠转身,拾阶而上,眨眼便至三楼。

牧溪云道一声“借过”,从月不解肩侧飘然过去,相随在后。

“前辈,我即刻前往江夏城府衙,将任务销掉,先告辞。”见状,阮秋荷抱剑一礼,且不待月不解作答,便出了客栈,迅速行往府衙。

客栈一楼,还站着的唯余月不解一人。他倚上栏杆,望了眼三楼某个啪的一声合上门扉的房间,不咸不淡地发出一声“啧”。

客栈三楼,天字二号房。

阮霰步入房中,待阿七跟进来后,挥袖甩上房门。不多时,便听得一阵敲门声,声音不轻不重,间隔不长不短,分外有礼。

阿七前去开门。

来者是追过来的牧溪云,眼底满是关切之意:“阮公子,你当真无事?”

阮霰捡了张椅子坐下:“当真无事。”

牧溪云站定至阮霰身前三尺处,认真道:“往后,我必不会离你身侧过远。”

“牧公子言重了,我并非手无缚鸡之力之辈。”阮霰不动声色地蹙了蹙眉,拒绝道。

牧溪云抿唇,道:“你境界虽高,但我,仍会担忧。”

这话令阮霰一时哑然,但很快又释然,想到接下来还需倚仗牧溪云去见那位名医,便低敛眸光,松了口:“那就先谢过牧公子。”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牧溪云温和一笑,“说来,我已替你约得了周大夫,他答应明日一早,便为你诊治。”

阮霰不知如何作答,想来想去,还是道:“多谢。”

牧溪云神色微黯,语气却也依旧轻柔:“我们辰时出发,如何?”

“随时皆可。”阮霰答。

牧溪云在阮霰身侧站了一会儿,递去一块玉珏:“方才见楼下百姓皆昏倒在地,我且前往救治一番。你将此玉收好,若有事,往里注入些许元力,我便会赶来。”

此玉入手温润,便如牧溪云此人一般,阮霰将之收入鸿蒙戒,道:“好。”

牧溪云:“你安心休息。”

阮霰点头:“不送。”

牧溪云转身离开,替阮霰合上门扉,边下楼,边将背后的琴取下。到了一楼,他抬眼一扫客栈内景象——在横七竖八倒地不醒的百姓之外,见到一幅立在桌上的画。

纸墨皆是上品,画功亦是上佳,画中人,更是令他眼熟至极。

他走到画前。

宣纸之上,轻衣,冷刀,凌厉斩破杀阵。虽只是一道侧影,可观其气质与身形,不是阮霰,还能是谁?

而这作画之人身份,不难猜测。牧溪云眉心极轻地蹙了一下,但到底修养良好,没对这幅画做什么。

他行至大堂正中央,盘膝坐下,置琴腿上,垂目轻弹。

空灵琴声回响一方,闻之清心静神。

天字二号房内,阮霰随着琴声闭眼调息。可兀然之间,却是听得琴音清响,夹杂了幽幽一声咯吱——房间里紧闭的窗户开了。

一道绛紫色身影出现在窗框上。这人坐着,一条腿支起,另一条腿于窗户外晃荡,手搭住膝盖,转过脸来后,眸光里满是幽怨。

只听他道:“你真的同那个人定了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杀青、领盒饭在线阅读画符的深哥帅呆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宋深就醒了,他背着行李来到了古玩街的珍宝斋,就看见卢兆财正拎着一只公鸡从菜市场走回来,那公鸡一看就很有活力,落到他手上了还在嚎叫个不停。“深哥你这来的可真是巧了,我还准备等下到家之后在通知你过来的。”卢兆财冲他笑,拍了拍手上的鸡落下一地的鸡毛,“看看这家伙多活泼,到时候威力保管够。”卢

  • 古代闺秀在七零第一章

    姜媛艰难地走在烈日下,可怕的太阳烤得她口干舌燥。这里是某一处戈壁,一处荒漠的边缘,远处是起伏的沙丘,脚下正在沙化的岩地偶而混合坚硬的草,从她裹脚的破羊皮的缝隙中钻进去,磨着碎沙,剧痛而崎岖难行。和她蹒跚地走在一起的还有二十多人,来自波斯和大马士革的商人,埃及和中非的黑奴,土耳其和突厥的战士。他们来自

  •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圆滚滚减肥第一天

    庄圆圆雄心壮志的立下了这个决心。三天之后,她就败给了现实。现实,就有很多东西。比如酥炸排骨,回锅肉,酸辣土豆丝,可乐鸡翅。这些都是很现实的东西,就像游戏机吸引男孩子一样,食物也吸引着庄圆圆。但是她晚上只吃了一小碗米饭,圆圆妈急得焦头烂额,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失恋了。庄圆圆坚定地开口,“我要减

  • 辰星棱镜在线阅读第九节

    杨轩的意识从卧龙山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想找太子丹指点指点修行的入门,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看来只能靠自己了。正在这

  • 我的男神是校草在线阅读楔子

    大漠之上,北风冽冽,黄沙漫天。凛冽的北风与恶劣的环境只是让他稍稍低下了戴着斗笠的头颅。在漫天黄沙中行走的路铭不知为何停下了脚步,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刀。他微微抬起了头,看向对面那一道在黄沙中若隐若现的人影,随后缓缓摘下头上的斗笠。若有人看见此时的两人,必定会惊呼道:“是塞北刀王黄石安与中原第一刀路铭!

  • 主播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第1章

    有河就会有岸,有岸就会有渡口。风云度在邕水是比较大的渡口,渡口北面即江南古镇半坡仙,半坡仙传说由仙子而得名,说是龙王的九公主芸九娘娘曾经在这里驻足,也由此,支撑了半坡仙的繁荣。特别最近几日,每年一度的四月初九百花竞艳盛会就要到了,方圆百里喜欢茶花的风雅之士,更是带着自己的绝品心爱,来此一展妖娆,也因

  • 我有一座玄黄塔在线阅读第3章

    熊贝是汇演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把舞蹈说成舞diǎo的,红着脸承受了同学们几天的调侃,尤其是华鑫,最近总故意嚷嚷着“舞diǎo舞diǎo”,惹得小熊臊得不想理他。也真是奇怪,可能是她集体荣誉感比较强,那天华鑫的顺利演出为班争光后,他的形象瞬间从混世小魔王荣升为二胡小能手。针尖对麦芒的两人不知不觉中发展成刚

  • 盛世之下第三章

    “既然是妖,那我们也不必客气了。”我们追了这么久的小鬼,可不能让这个西门吹沙坏我们好事。虎鹤双仙对视一眼,同时抢在西门吹沙面前朝着桔梗攻去。虎仙巨大的拳头和鹤仙尖锐的双钩直面桔梗面门,竟是直接想要桔梗的命。真是笨蛋,都不知道要先摸清敌人的底细再动手吗?算了,就让这两人帮我探探这个妖的底细好了。西门吹

  • 权术:首席秘书之河边救人(3)

    一路从仙家山往家里跑,陆子风发现自己好像一点都不累,除了脑袋有些晕之外。到村口时,陆子风停了下来,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脑袋上还有血迹,要是回去,母亲肯定会担心自己。于是他就想着到村子附近的小河旁把全身上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尤其是要把头上的血迹擦干净。可陆子风刚刚走到小河附近,就听到了一丝特别的声音,仔

  • 初恋有毒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是刘备。新《三国演义》本来就是虚构的小说。我又有什么好投诉的?小情节可以虚构,大情节总是真的吧。但是,张飞要抡拳打我了,我可是刘备啊。张飞想要单挑,除了吕布之外没有哪个能跳出来吼一声。三国武将单挑第二强男可不是盖的。刚穿越过来,刘备这副身躯还没用热,就面临受伤的危机了。张飞碗大的拳头飞出,虎虎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