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娱乐圈之霜叶红于二月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4/9 0:36:41 作者:绕骨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娱乐圈之霜叶红于二月花
重生娱乐圈之霜叶红于二月花
作者:绕骨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上辈子的于二月,握着一手好牌却被打的稀巴烂。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却是正经的星二代,富三代。从小成绩优异,面容姣好。却偏偏将触手可得的宣传白白的浪费在一边。好容易靠着一步一个脚印成了当红的明星,却又被害得身败名裂,最后惨死家中。重来一世,于二月终于摆脱了跟了自己一辈子的水逆期!出名趁早,这一世,她从小就是大红大紫的童星!-------------------------------------------------新文预收:《经纪人的职业素养》《农家女的漫漫奋斗路》《成为四个绝世美男的妈》

那一年,京城的街道也是熙熙攘攘,一如既往地象征着大棠国运昌隆。

这一日,不知哪里窜出一条恶犬,接连撞翻十来个路人,又将一怀抱婴孩的妇人扑倒在地,待得众街坊合力将那恶犬驱至一旁团团围住之时,婴孩已被撕咬得惨不忍睹。

这犬长得如牛犊般大小,浑身上下筋肉迸出,不着一丝毛发,外露的尖牙止不住地往外滴涎水,一看便是异国品种。便是被十来个壮汉用竹竿木棍围在街心,也无一人敢靠近。

相持间,几匹高头大马冲入人群,为首一人,军官模样,马鞭一挥,惊得众街坊连连退避。

“去看看‘破邪’有无受伤!”

军官吩咐随从道,众人皆疑——这咬得不成人形的娃儿还须问有无受伤?

随从匆忙下马,奔到那畜生身边,好生安抚了几回,方才回复,

“大人,‘破邪’没有伤着,只是受惊。”

“那便好,牵回去好生调养,再勿走失!”

军官又是一甩马鞭,一声吆喝,众人这才明白,叫‘破鞋’的原是那恶犬,这一队人马想来是来护狗的。

那婴儿的母亲自是哭天喊地,众街坊也无不怒火中烧,但见对方这来头,必是达官显贵家的走狗,那畜生本已唬得大伙儿不敢靠前,再加上这数皮高头大马,和这军爷手上的马鞭,谁也不敢上去挨上一下,只得目送他们牵上那畜生大摇大摆离去。

“且慢!”

正当这时,一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拦住去路,大声道,

“大家伙就这么眼瞧着这畜生回去调养好了,再出来伤你们的亲人不成?”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有理,顿时又群情激愤,围成个圈儿把这队人马,连同那只畜生围在街心。

那马上的军官斜着个脑袋打量着眼前的书生,仿佛见着个异物,比他牵着的那畜生还怪异的东西。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知道这‘破邪’是谁的爱宠?”

“我不知道这‘破鞋’是谁的爱宠,我只知大棠刑律,杀人偿命,纵使家畜伤人,其畜当毙,其主当罚。”

那书生义正严辞道。

“呵呵,亏你这呆子还知道大棠刑律,那我且告诉你,大棠刑律明言刑不上皇亲,‘破邪’是铭亲王的爱宠,便是它伤了你性命,你也动不得它身上一根毫毛。”

听到“铭亲王”这三字,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退后三尺,有个先前冲在最前头围堵恶犬的汉子慌忙扔了手里的杆子,两脚一软跌坐在地。

若是普通的达官显贵,也鲜有敢于光天化日天子脚下犯下如此众怒依旧如此跋扈,除非是皇亲国戚一般的人物。

说起这个铭亲王来,众人皆知那便是大棠国先帝的亲侄儿,当今圣上的堂弟,据闻自幼生得容貌俊美,天资聪慧,更因其父早年殁于战事而深受先帝怜爱,便破例让他直袭了亲王之位,但也是因为早年丧父,这铭亲王传言性情孤僻,行为乖张,他那亲王府里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玩意儿,更是极少走出那深宅大院半步,因而尽管大棠国人虽口耳相传,却少有人亲眼目睹这位少年亲王的俊美容颜,

“还不滚开!”

军官又是一挥马鞭,人群立马如得令般两旁散开中间让出一条大道来,唯有那书生一人孤零零站在当中不让。

“哈哈,那就更是笑话,亲王何等尊贵,自不受刑律约束,但这畜生又怎能等同于亲王?刑不上皇亲,你莫不是想说这畜生也算当今圣上的……?一群狗奴才也敢攀附天子,你说你们又该当何罪?”

“岁守兄,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万不可在这节骨眼上生事招祸呀!”

一旁有友人跑上前去扯那书生,却被那书生回绝,说道,

“你我多年寒窗苦读,一朝来到天子脚下,见到的若是如此是非不分的大棠,就算金榜高中又有何用,不如回家种田。”

“哈哈,原是个乡下来的酸秀才,那好,我今日便叫你知道大棠国的威严!”

那军官被他义正严辞好一番羞辱,本不知他是什么来头,现得知不过是个白衣书生,就算乱鞭打死也无所谓。

眼瞧着马鞭凌空挥下,若是劈头盖脸打在这文弱书生身上,只怕天灵盖都要被劈个粉碎。

突然不知哪来的一颗飞石不偏不倚砸在那军官手腕上,一吃痛,鞭子不知飞落到哪里去了。

“放‘破邪’,把这刁民撕碎!”

军官气急,一喝令,早有人松了手里的缰绳,那畜生便如嗅到生肉般狂奔过去,那架势,只怕是张了翅膀的鸟儿成了它眼里的猎物难逃被撕碎的命。

就在众人看得呆时,人群里冲出个黑影来,迎面冲着那畜生,几个健步上去便飞起一脚,正中那畜生脑门上,竟将那畜生踢飞起一尺来高,摔在地面上。

众人这才看清,出脚之人和那书生年岁相仿,却生的人高马大,黑面虬髯,若是常人叫那牛犊子般的畜生这么猛地一冲,莫说能站得住,只怕半条命已没了,纵然如此,这黑脸汉子也是连退几步方才稳住身子。

再看那畜生确是彪悍,脑袋上挨了结实的一脚,又挨了结实的一摔,却不痛不痒似的,哼哼着就地一滚便站立起来,若是它能两脚似人般站立,那个头和那黑脸汉子还真是旗鼓相当。

未待人站稳,那畜生便又直扑过来,这次黑脸汉子猝不及防被它压在了身下。那汉子一只胳膊死命挡住它的尖牙,腾出另一只手来使出浑身力气冲它面门连砸十来拳,那畜生却生的铜头铁尾一般,气力丝毫不减,反倒越发凶悍。

那畜生咬住黑脸汉子的一只胳膊,拉着丝线的涎水混着人的血水淌了一地,见此情景众人只道那汉子此番凶多吉少。

却说黑脸汉子叫“破邪”扑倒在地,虽一只胳膊被牢牢钳制,血水混着畜生的涎水一滴一滴落到他脸上,但此人黝黑的面庞上却看不出几分慌乱,见挣脱无望,索性一咬牙关将胳膊往那畜生的血盆大口里又送进去几分,这往里一送,那畜生的尖齿便在他胳膊上刮出一排血痕,鲜红的皮肉都被刮的翻卷过来,但也就是这往里一送,那汉子熬着痛捏住了那畜生的喉头。

“破邪”气门被锁之下更加狂暴,晃荡着个脑袋似要将黑脸汉子的胳膊给生撕硬扯下来,白花花的涎水流得更多更稠,便如那刚熬熟的糖稀般一瓢连着一瓢浇下,两只铁钩般的前爪也硬生生地冲着汉子脸上挠去,只见那汉子背靠地面腾挪几下硬是躲开畜生的利爪,便趁着那畜生四爪并用,整个腹部门户大开之时,腾出另一只胳膊,转瞬间变掌为指,在那畜生腰腹之间连击十来下。

说来也怪,那畜生下巴、脑门上挨了无数的拳脚仍是生龙活虎一般,这腰腹上不轻不重的几指竟叫它瞬间蔫儿了似的,见它身子一阵蜷缩,那腰背上一块块凸起的肌肉全拧成了一整块,四只爪子却软了下来,口眼也随着脑袋歪向一边,整个身子变软趴趴地摊在黑脸汉子的身上。那汉子却不敢大意,见这一击得手,便顺势一提气力,翻身骑在那畜生背上,向着脖子、腰腹等柔软之处连劈十来掌方才罢手,再见那畜生已是肚皮朝天,瘫软在街心如死猪一般。

眼见黑脸汉子徒手格毙恶犬,众人看得无不惊惧,那汉子倒冷峻如前,只是站起身来,扫视一眼骑在马上的那群人,“刷”的从肩头衣裳撕下一块,就在伤处绕上几圈,打成个活结,压在结实的肌肉上。

“你、你这刁民好大胆子,给我拿下!”

那军官见死了“破邪”,情知这下惹了大祸,也顾不得众怒难犯,便吆喝部众一拥而上将黑脸汉子拿下。

“放肆!”

未及黑脸汉子发话,早有一人立于一众人马之前喝道,正是先前那书生,

“堂堂武科举人,天子门生,国家栋梁,哪里是你们想抓就抓的,抓人可以,拿出刑部或京都府的公文来!”

那军官一愣,扬起的马鞭停留在半空,那班部众也各自勒马止步,刚拔出一半的佩刀悬在腰间拔也不是,收也不是。

说起来,这武举人虽算不得官,却是实实在在的天子门生,历经武科重重选拔进京面圣,将来是要加官晋爵的,哪怕你是皇族,无凭无据就这么把人给拿了,难免在朝堂之人有损圣上颜面,更何况是在这大庭广众的街头。

但看这小子虽是一身的粗布短打,却生得虎目剑眉,英气勃发,想来也却非一般人。

“大哥,前些日子兵部科考,好像是有这么个小子。”

毕竟都是行伍出身,有那么个知事的在那军官耳边轻言道。

“好小子,你我将来是要碰面儿的,倘若有天你在这京都府地面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别忘了大好前程便是栽在你自个儿手里……还有你,也是。”

那军官见拿不得他,反倒是咧嘴一笑,以马鞭遥指了指那黑脸汉子和白衣书生,便喝令众人抬上那“破邪”的尸身,如来时般一路浩浩荡荡绝尘而去。

黑脸汉子听他说完,也没过多停留,更没去理街头众人的种种议论,便拨开人群,掸着身上的灰尘便要离去,想来这一番恶战也叫他精疲力尽。

“兄台,留步!”

听到有人唤他,便停下脚步,唤他之人正是先前为他仗义执言的书生。

“你这伤势……”

“自幼命硬,不打紧。”

黑脸汉子朗声一笑,他原本一直黑着个脸显得格外老成,这一笑之下倒也是个俊朗少年。

“只是在下刚才情急之下道出你的身份,只怕……”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黑脸少年说完一亮袖口,那里的衣袖已经没了大半条,门户大开中亮出一条白玉袖带,毕了又指了指对方的袖口。

那书生会意一笑,也亮出袖口,他的手腕上也束着一条白玉袖带,上书八个字——天子荣赐,国家栋梁。

进京赶考的都知道,这白玉袖带乃是大棠天子所赐,唯有通过层层科举,将进宫面圣者方可获赐,获得此物意味着即将荣登天子脚下,离鲤鱼跃龙门只差一步之遥。

原来俩人同为这一年的新科举人,只是所学不同。

俩人均是哈哈大笑,书生道,

“你我既如此有缘,今日便去痛饮一番如何?”

“不了。”

黑脸少年摆了摆手,转身便走,临别说道,

“等你我有朝一日除尽这大棠国的害人犬再来痛饮不迟。”

“好!在下姜岁守,今年二十有一,请问兄台高姓大名?”

“小你一岁,铁星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种的植物都成精啦!在线阅读第1节

    陈轻羽睁开眼睛时,眼前一片黑暗,脖子酸疼的厉害。她抬手准备揉一揉脖子,入手的却不是光滑的脖颈,而是搭在脖颈上类似丝绸的东西。她一把扯下脖子上的丝绸,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的同时,眼前也变得明亮起来,只不过陡然见光的眸子迅速眯起以适应屋内的光线。屋内的光线其实并不明亮,只有几支红烛摇曳着散发着柔和的光亮。陈

  • 都市之我有超能力之恶灵

    药王庄距赤武部不算近,药肆一直在想为什么父亲会命老朱舍近求远的从赤武部接引灵士。要想弄清楚这事,赤武部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他给阿琼留给暗号,如果阿琼完成了父亲的任务就会第一时间来找他。赤武部崇尚武力,相传赤武部门主赤雪涛手上有一支赤武死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神鬼相遇,相杀不误。从进入赤武部地界起,无

  • 俏女赖上野性男第四章

    柏坚说到这里,脸上仍带着美好的憧憬。当年他虽对李香紫暗怀情愫,但确未有过非份之想。他继道: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来敲门,声音轻短,颇为礼貌。我满怀以为是李香紫姑娘闻听了墙风,特来品尝我的茶。我顿时大喜过望,竟然蹦了一蹦,去开了门。可是门外的人不是李姑娘,是一个大汉和一位妇人,二人身边放着雨伞,包裹等物,

  • 一觉醒来我的姐姐重生了之料理实习〈1〉

    今天有料理实习课,乃菜从一大早就开始期待,心情十分愉悦,可是坐在她前后左右的同学们可就开心不起来…上课时间偶尔传来奇怪的哼歌声,或是冷不防地一阵阴笑,又或者是咒语般的碎碎念,再加上以上所有动作都是在面无表情下所做,让乃菜的邻居们一个个感到汗毛直竖,却也没人敢出声阻止。“喂,你知道你今天的表情很可怕吗

  • 夏雨森森在线阅读第7章

    脑海里面信息越来越汇集,夜白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李艳丽,三十八岁,从事教师职业十六年,可以说是资深语文老师。获奖颇多,受到学校领导器重。家里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中,丈夫也是教师。不过夫妻分居,长时间不在一起。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信息是负面的,收受红包,排挤学生,言语侮辱…从五年前开始这样的信息越来越多。

  • 娱乐之我真是星二代第五章

    吃完早饭,鹿爷爷,鹿爸爸鹿妈妈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对楚悠的手艺他们是放心了。其实张芊芊就是用灵泉水煮的粥,反正这水能让味道更好,少量用这水也不过是让大家在这一天能够精神焕发而已。“小楚,”老高在家长走了之后就没了正行,撑的摊在沙发上。“之前我们只是大致谈了一下,今天你正式入职,我们谈谈你的工作范畴、

  • 霸凌天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曼妮,把之前沃克修的那座加农炮位置挪一下,对,就是那座,离得太远了,把它摆在箭塔的攻击范围内,然后”“臭小子别发呆了。”麦尼的声音将林钲拉了回来,“我待会要去给他们授课了,你乖乖在这里呆着,听话,晚上带你出去逛逛这座繁华的城市,让你见识见识人类的世界!”“石头。”林钲偏了偏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 崩坏NPC被我撩了[无限流]在线阅读第3章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

  • 绝世七小姐在线阅读第5章

    曲晨回到家后,第一时间翻找出那个替身小泥人,刚来燕京时一通的忙活,他竟然怱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刚刚在古玩店听白老爷子提起命格之事,他险些将爷爷花费心神为自己保下的半条命丢了。如是这样,他还不得悔恨死了。算算时间,将替身泥人从青岛别墅取出到今天,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限还未到,也松了一口长气。仅接着

  • 花影压重门在线阅读第3节

    周启铭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背着个包站在他身后正盯着他手上的牌子看。来人皮相很嫩,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还没成年,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看着像个乖孩子,但一想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似乎又没看上去的那么乖巧。“你是……季节轮回?”周启铭一点都不觉得在公共场合说出了他的游戏id有什么不好意思。少年嘴角略微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