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鬼灯的冷彻]米粒今天也想辞职第5章在线阅读

2021/4/8 23:38:21 作者:向阳如葵 来源:晋江文学城
[鬼灯的冷彻]米粒今天也想辞职
[鬼灯的冷彻]米粒今天也想辞职
作者:向阳如葵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玉小姐的人生目标是什么?”“诶?我吗?!嗯……首先是摆脱白泽大人,然后成为成熟的大人!最后嗯辞职。”食用须知:1.这是BG,CP1v1白泽×白玉,腐客请慎入2.隔壁姬友嫖鬼灯的姐妹文,《[鬼灯的冷彻]一花今天也想辞职》作者:黎明萤火3.私设超多,考究党慎入4.ooc我的错,现已完结√封面底图找的网图,侵权删

谁知矮子却并没有离开,反而一脸笑意的看着王晟,倒像是在看非常奇怪的东西:“小伙子,你很有前途,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如果你是说让我变成地上那些人的样子的话,我拒绝。”朱全桂拒绝的直接了当毫不拖泥带水。

矮子却笑的更加开心了:“行吧,看在你‘饶’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就把其中一个天王的信息告诉你,如果你有实力的话,可以去试着打败她。”

“你是想借刀杀人?抱歉,我们没兴趣。”王晟一眼看穿了矮子的想法,轻笑着摇了摇头并不打算上当。

矮子半眯眼睛,似乎很感兴趣:“哦?真的没有任何兴趣吗?还是说你觉得实力不够,没有办法去打呢?如果我告诉你打败那个家伙能获得花不完的钱,不知道你是否还愿意呢?”

“花不完的钱……”

“这张纸上有你想要的任何信息。”矮子也不管他答不答应,鼻子吸了口凉气,手在空中一摸却凭空变出了一张纸,递给欣雨,“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话音落下,矮子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了。

欣雨愣愣的看着手中纸的地址以及其他的一些信息,瞬间瞪大眼睛,刚准备告诉王晟什么,却见王晟突然勾起嘴角。

他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可是随即一变脸色,指着地上的“尸体”怒斥:“呆,你这厮诈死!今天洒家不与你理论!待明日再来找你讨个说法!”

鬼才来。

“主……”

“悟空,你多次伤人性命屡教不改,为师这里容不了你,你走吧。”朱全桂一转头一摆手,把拔dio无情的渣男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可是他们要伤害主人啊。”欣雨愣愣看朱全桂,心也被刺痛了一下又一下,但还是强行露出微笑,“我是保护主人才……”

“阿米我婆罗佛,施主,贫僧命中有九九八十一劫难,他们是要杀了我是要把我放在蒸锅上蒸着吃了我,都是我命中所得,又如何能因此他要伤害我而害人性命呢。”

王晟一脸坚定,心里却想着让妹子先离开然后自己直接去派出所自首,虽然人不是他杀的但是毕竟也是因为保护他,更何况……

虽然你杀的是魔兽,但是至少从表面上来说你杀的是几个大男人。

又你说几个大男人被一个弱女子反杀,这个弱女子还是正在上初中,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因此他才决定要一个人来承担这些,尽管他的心里是百般拒绝的。

怎么好死不死的还遇上这摊事了。

就是可惜了大好前程。

王晟越想心里越觉得憋屈,再次看欣雨,心里甚至开始想让她去自首了,男人嘛总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因为同情妹纸而主动担当一切啊,正所谓……等等我的形象是不是往正派方向越歪越远了?

欣雨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天后才再次抬起头看朱全桂。似乎做出了非常艰难的决定:“这件事是我做的,我不会让主人为难,杀人后果什么的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吧。”

“你居然知道我心里所想的!等等这可是你说的哈,千万别反悔反悔你是小狗,‘汪汪’的那种。”王晟立刻做出反应,速度快的快赶上松开的弹簧了。

“嗯。”

欣雨苦涩的微笑了下,泪珠缓缓顺着脸颊流过嘴角,打湿衣领形成一小片泪渍,陷入到低沉中,“只是这么一来的话就没有办法陪伴主人了,明明一直那么期待,明明也一直想要留在主人身边。”

“额,然而你不是明明?”

“那么主人多保重吧,没有了欣雨的陪伴要记得照顾好自己,看那些娱乐性的节目有伤身体。”

“都说了没有啊,你怎么……”王晟的一颗心也跟着变得复杂起来,话说到一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实际上他是不愿意相信欣雨这种超自然存在居然会是他的扫把(还意外的能打),而且他也没办法同时照顾好两个人,欣雨的智商应该也还停留在初中吧。

如果接受了她也就意味着多接受了一个负担。

虽然这么说不好听但实际一点确实是负担。

他王晟只不过是一个兼职写手的普通大学学生而已,像是容纳战斗力爆表妹子从而跟着她去打怪兽走向人生巅峰拯救地球神马的他想都没有想过,他只是想好好的完成自己的学业然后尽可能的在未来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毕竟在他看来他只是普通人——混在人堆里都未必能找得到他,并不是热血动漫的男主也不是家大业大闲着没事拯救地球的富二代。

所以拯救地球什么的他并不适合,这种机会还是留给那些能力超群的人,至少不会因为生活而困窘,毕竟饿死超级英雄这件事情你敢信?

“抱歉。”王晟突然开口说出了一声,看着她不断滑过脸颊的泪,深吸口气还是做出了决定,“你走吧,这里有我呢,我会向警察解释这一切。”

“主人,是讨厌欣雨吗?还是说欣雨有哪里做错让主人生气了?欣雨都可以改的……”

见王晟还是这样的坚定甚至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欣雨心里再次一痛,想要上前请求朱全桂但是却又担心他生气只得站在原地。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王晟的声音跟突然一道雷声完全重合,看向欣雨,“我并不是你所谓的主人,我也完全没能力成为你的主人,我……”

“卧槽你们还报警不报警了!这特么都快一章结束了,帮你们衬托气氛的群众演员也很累的好吧!”

地上按理说已经死透的男人突然埋怨,在王晟和欣雨两个人惊讶目光中爬了起来甚至还有些不雅的挠挠挠屁股,“看嘛?没见过帅哥?凑友猛……当心我告你视*啊!”

“不是,你们怎么……”王晟想要发问,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省略号。

“放心,我们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不知道,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男人用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见王晟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笑了出来,“毕竟这种事说出去也没有人信,我们之前还报警我们被怪物附体了来着,可是被当成了神经病。”

“合着你们知道你们被附体?”王晟双眼愣愣的看着男人,随后立刻吆喝起来,“拿钱!驱魔费用,一人100!”

“什么?”

被他这么一吆喝,男人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家驱魔不要钱啊。”王晟说的理直气壮,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凭借这个来创业。

“好好好,我给,给你500不用数了。”男人说了这么一声,同时从腰间口袋里掏出五张现大洋交给不明白事情变向的欣雨。

“小气鬼,明明第一次体验驱魔应该免费来着。”

嘟囔着这么一句,男人也开始踢地上的其他几个男人:“二狗,别睡了这一章都结束了,咱们的酱油也打完了,再睡就该被发律师函了。”

“打完了,收工啊……”

“真是的,一次没有给多少钱反而让我们在这里客串,真当群演不要钱的吗?”

“说得对,连盒饭都么得好坏好坏的。”

地上那几个人也嘟嘟囔囔的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嘴里纷纷埋怨着“不给钱”“完事了”之类的话,把王晟和欣雨完全看呆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很快那些人全都离开了,现在只剩下王晟和欣雨。

两个人似乎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自己惊讶的滑稽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十几分钟后。

“屋子里还没来得及收拾也有股怪味儿别嫌弃。”王晟推开门刚准备一脚踏进去,突如其来的异味儿让他鼻子差点烧没,在欣雨还没有进之前连忙给她打预防针。

“主人难道就不敢弄点没味儿的吗?”

欣雨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也跟着走了进去仿佛到达新家一般开始环视屋子里的一切,“虽然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但是我想只要是有主人的地方我应该就可以试着接受了。”

“嗯,那就好。”王晟眼疾手快的连忙把大扫除太过狂热而不小心飞到窗户上的袜子给收了起来,“那个你先坐,我去做饭,三分钟就好。”

“做饭欣雨会啊,让欣雨来吧。”欣雨立刻挥舞着小手表示自己要来,但是又很疑惑,到底是什么东西三分钟就会熟,看到王晟“当当当”好像很高兴的拿出了两盒泡面,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欣雨并没有任何反应,猜测她可能并不喜欢吃,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抱歉,目前资金紧张,自从我笔记本被偷了之后资金也就更加紧张了,你不会嫌弃吧?”

欣雨却还是没有回话,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却隐约可以听到泪水滑落落在地上溅飞的声音。

“不是,你怎么又哭了,别哭别哭……要是被别人听见还以为我做什么了呢。”王晟瞬间慌的有些不知所措,连忙用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尤其是被催债婆听见,到时候要是让她知道屋子里还额外多住了一个人,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再宰我一顿的。”

“催债婆?”欣雨对这个新名词感到有些好奇,长呼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一些。

王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是我的房东了,她要是知道你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涨房租的。”

王晟暂时忘了,他所说的催债婆曾经在他被假网站骗了辛辛苦苦写了快半个月稿子的时候借给他钱,让他来吃上连续两个月的饭,就连他屋子里现在储存的方便面也是那个时候给的。

“抱歉欣雨一时间没有控制住,一想到主人是吃这种东西,眼泪都在心里。”

“是不是还有需要让某人在全国人民面前谢罪?”王晟试着半开玩笑同时自己也笑了起来,“总之咱们声音小一点就可以了。”

“还是欣雨来做菜吧。”欣雨挥舞着小拳头很是热情,仿佛一瞬间回到了自己厨王的巅峰时期,但很快被王晟的一句“可是并没有任何的菜”又重新打回原形,“好吧我觉得泡面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王晟这个时候除了尴尬的笑以外也是尴尬的笑。

一顿泡面过后。

他租的是单间,除了一张大床以外就没有别的床铺了,所以按照可能提前设置好的剧情,王晟还是躺在了地上临时打了个床铺,不过所幸现在是夏天,打地铺的话也还算是凉快。

确定空调开了之后,王晟准备去关灯,刚一回头却见欣雨满面羞红的跪坐在床上,眼中闪过一抹害怕,双臂也紧紧抱在一起仿佛在防着房间里可能有的某只色狼。

等等过分了啊,最后一句肯定也是在说我对吧!

王晟有些尴尬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半天后才有些不确定的问:“你这样子就睡觉合适吗?”

欣雨脸瞬间红到了极点,王晟也瞬间有想要抽自己巴掌的冲动。

“那个……”她的目光也变得躲闪起来,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很是可爱,却也有些不安怂动着肩膀,仿佛受惊的小兽一般向后退渐渐靠在墙上,“不可以,欣雨才第一次见到主人。”

这倒多了点欲拒还迎的态度。

“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肯定是误会了什么。”王晟楞了几秒钟,决定在事情完全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展开之前进行挽救,“我的意思是,你就穿着这种衣服睡觉吗?你觉得你穿这种衣服睡觉合适吗?”

紧接着的两连让王晟越描越黑,瞬间有想撞死到墙上的冲动,一句“槽”出口道出他对世间沧桑的感慨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愤懑,也抒尽心中满满的郁闷与那么一定丢的兴奋……

兴奋尼妹啊!没看到她已经完全被吓傻了吗!

难道你想让这里发生命案后第二天我进局子好让这一切都结束?

想得美!

劳资就算不是主角也绝对不会犯杀必死这种这么低级的错误!而且……

这种鬼畜到极点的描写是肿么回事!

见王晟如此强势并且急不可耐的样子,欣雨一双明眸中渐渐泛起水雾,也隐约可见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主人,如果主人非要……”

“我不要别给我不是我,我睡觉。”王晟很是郁闷的又是三连,关了灯之后,很是干脆的倒在地铺睡觉。

郁闷的一夜过后。

王晟打着哈欠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却看到一双白胳膊,瞬间想到了树人先生的一句名言——看到短袖子就想到白胳膊,看到白胳膊就想到全*。

嗯不愧是树人先生很有道理,我说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气氛瞬间沉寂了几秒钟,半天后响起了快能把房子也震塌的喊声,那种声音分贝的高度以及响度完全不亚于女生被掀裙子或者是见到老鼠后尖叫的声音。

尽管发出这种声音的是个男人。

王晟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正抱着一堆很明显熟悉的衣服往卫生间走的欣雨,一颗心不但流泪而且还流血,牙齿咬着嘴唇一脸羞愤:“亏我那么相信你,你怎么能趁我睡着时对这种事情。”

“啊咧?主人醒了吗?早上好。”

欣雨很是热情的举起一只手打招呼,然而却换来的是……

“好个毛!我问你我衣服去哪了!”

“洗了。”

“回答的还真坦率啊!”

“不然让欣雨回答什么呢?难道是单行本里才会有的妹妹抱着哥哥的衣服痴女一般嗅着吗?好恶心的说,而且这里又不是动漫。”

“既然知道不是动漫就给我把那么多的扫把给变回去啊!”王晟瞪眼看着屋子里到处横飞的扫把,只感觉一阵头大。

“可是,主人屋子里都已经这么脏了还不打扫吗?”

“谁说的!明明我之前都有打扫过来着!”

“可是并非是用欣雨的扫把打扫的啊,而且也没留下欣雨的印记,用别的扫把打扫,欣雨会不爽呢。”

“让你不爽还真是抱歉啊!”

“主人的话,欣雨还是原谅好了。”

“你听别人说话从来不听语气的吗!”王晟最后一声咆哮落下,身体也很无助的趴在地铺上,瞬间感觉整个人老了很多,“算了,随便你吧那么我穿什么?”

“衣服有欣雨力量加持的话,可以很快就干了。”欣雨开心笑得仿佛一只小狐狸,同时一指被迷之力量变出来并且拼凑在一起而且还在不断旋转的扫把。

高速旋转的扫把仿佛疯狂卷动的风扇,而在扫把面前则是同样被扫把支撑着的衣服。

看着这么多的扫把,王晟心里瞬间有了想卖扫把的的冲动。

见他一直都有盯着自己的扫把看,欣雨似乎猜出了他想要说什么,露出礼貌而又不失恼怒的笑:“不可以哦,欣雨制造出来的扫把只是暂时存在的,而且要卖扫把什么的未免也有点太没品了吧。”

“可是不卖扫把的话没钱啊。”王晟仿佛一条咸鱼,脸贴着被褥,整个人再次陷入到迷之低沉中,“如果我是刘皇叔,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我说不定已经发了。”

“主人太过物质可不行哦。”欣雨笑着把衣服扔进了洗衣桶里,缓缓走过去轻轻揉着看似颓废的王晟,“没关系的,欣雨有办法帮主人啊,毕竟欣雨也是这个家的一部分啊,也一定会……”

欣雨的话结束了。

王晟听不到后半句话感觉有些不习惯,“恩”(二声)的一下抬起头,见欣雨颤抖着嘴唇一副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并没有开口的样子,心里更加疑惑了,紧接着他听到了不亚于之前他的吼声的声音。

“混蛋啊!老娘宰了你!”一个很轻但是非常有力量的躯体压在了他的后背上,与此同时一只胳膊紧紧的勒住他的脖子,“有钱玩巫女却没钱交房租!而且玩的还挺高端的还玩非人类!你还是人吗!有你这样的吗!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还钱!”

“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的那样。”王晟有些快喘不过气了,双眼不断示意欣雨,“快帮着解释啊。”

欣雨看了眼长得比自己还要颇具规模的女人,又看到他们这么亲密的行为,一惊讶瞬间心里燃烧起了火焰。

嫉妒让她丑陋。

“真是的,100块钱都不给人家吗?好坏好坏的。”欣雨嗲着声音同时不断挥舞着小拳头,“明明说好了最后要娶人家的,而且也因为这样人家才把第一次交给了你啊,你个没良心的居然还有别的女人……”

可每说一句,小拳头落在王晟身上化为深刻而又无声的痛就多一份。

一瞬间一百万个不可能,王晟也瞬间感觉自己石化的裂开了,两头夹击的疼痛让他有些感到人生的悲剧莫大于此。

“事情真的不是你想到的那样啊!”

王晟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但是并没有任何人信。

几分钟后似乎是打王晟打的有些累了,两个人才冷静了下来,王晟这才得以脱身跟张若雪解释了下目前情况,但是却被后者拒绝。

尤其是当张若雪表示想要听欣雨所说的话的时候,王晟心里更加卧槽,他自然明白欣雨是会添油加醋说一番的,搞不好还很有可能把之前对自己所说的很羞耻的话再重复一遍。

重复一遍啊!

光是只说一遍就让人感觉很头疼了,居然她还想再重复一遍!还让不让人活了!

最后,王晟被张若雪以“女孩子谈话男生不要听”为由准备赶出去,王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出“我没穿衣服”的事实,张若雪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默默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偏执占有之斩大长老,战江傲天(8)

    江空的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他全家。何况不杀二人如何有理由去杀江傲天和大长老,又如何完成任务。“江空,今天我要把你双腿剁下来,然后拿去喂狗”,江北山恶狠狠地看着江空道。“哈哈哈,北山既然要了你的双腿,那我就要你的双手算了”。江空皱了皱眉:“江东方,江北山,我就不明白了,我记得并没有

  • 赖上总裁大人在线阅读第6章

    齐琳失踪了,做为飞机工作人员幸存者,她是唯一一个知晓飞机失事的真相者。冷毅回来时,一筹莫展地说他带领的人几乎将整座岛翻完了,都没找到齐琳。唯一没有去的地方,是靠近北方的禁区,寸草不生,别说飞鸟,连只蚂蚁都没有。冷毅蹲下.身子安慰我,可我心里异常难受,真正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而我现在却侥幸待在帐篷里,即

  • 民国风水先生第8章在线阅读

    徐长生望着苏雅茹这般模样,摇了摇头,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傻姑娘啊,心思还真是单纯。要不是他们来得及时,恐怕被人卖了还得帮别人数钱。“妹妹莫急,只要有我们在,一定会让令尊好起来的。”段德柔声细语般安慰道,色眯眯的凑上前几步,死死的盯着苏雅茹,仿佛一头沙漠里爬出来的老牛,饥渴难耐。徐长生回头瞪了一眼,一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之厨神系统

    “爸爸,爸爸,快醒醒,小馨饿了。”摆了摆昏沉的大脑,叶向南从沉睡中迷迷糊糊的醒转。爸爸?刚刚听到有人喊爸爸?什么意思?我不是喝醉了酒在家里睡觉吗?悠悠的睁开眼睛,叶向南一下被震惊了。好萌!只见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渴望的表情说不出的惹人怜爱。这是谁家的孩子?真可爱,瞧着才

  • 什么是兄弟第6章在线阅读

    面对退婚,心再大的人也无法淡然下去,它不关乎爱情,只是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跟脸面,尽管独孤一天在旁人眼里是个地道的废物,事实上独孤一天跟诸葛禅玉也没照过几次面,那都是上一辈人在他跟她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来的,一纸婚约,或多或少都会使他们将有着过多的交集,现在,诸葛家单方面的退婚,近乎打脸的行为,独孤一天很

  • 轻*之怨裂苍穹

    七月的雨水,自天空洋洋洒洒四散于天地之间,大晋朝的雨季潮湿而闷热。俄顷雨歇,艳阳高照,一抹七彩虹霞贯穿天地,直破苍穹!大晋朝恢弘庄严,檐牙高啄的宫殿群,后宫主殿——昭阳殿,那雨水尚且“嘀嗒——嘀嗒——”自那艳红琉璃瓦上滴落在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水声,悦耳而舒缓人心中的烦躁。内殿,临窗大炕上,铺着一

  • 幽蓝十界在线阅读第8节

    魔咒课上,他们已经进行到了标准初级魔咒第十条。今天学的是漂浮咒“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是拉文克劳、斯莱特林、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四个学院学生一起上的大课。学生们做成了一个圈,中间是白胡子老教授。有一点挤,但大家都很认真。艾丝黛拉没等教授开口讲解,微微挥了挥魔杖,羽毛便飞了起来。刚开始学时,教授们尤其会强

  • 一旦掉马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第5章在线阅读

    “两岁!两岁老子已经开始四更起床扎马步!他连路还不会走!”当晚,大司徒捏碎了他最爱玩的玉核桃,萧瑟长叹。“两岁,我已经开始读四书,他连名字都认不全!”当晚,大司空喝光府中藏酒,仰天长啸。“两岁!两岁了他还在喝奶!”砰地砸碎酒壶,生平首次爆粗,“喝,喝他娘的!”当晚三府中下人悄悄猜测,两岁了不会走路不

  • 惊穹沙场在线阅读黑暗仲裁者

    胡晓锋戴上头盔后,静静地等待着进入传说。五分钟后,没有反应。十分钟后,依旧如此。胡晓锋就这样躺在床上,像个傻逼一样。“怎么回事,难道头盔摔坏了。”他心想到。取下了头盔,胡晓锋认真的检查了起来。在头盔的后面他发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旁边有一行中文:“开机键。”“哦,原来这头盔得开机才行。”胡晓锋很白痴的

  • 就这样吧在线阅读第四章

    当日晚间近12点,帝都中央大区,昭明宫。这里是皇室成员的居住地,占地面积不算非常广阔,中央有一片风景秀丽的人工湖,名唤“蓬莱”。围绕着蓬莱湖,坐落着昭明宫的几处建筑群,主要包含了接待贵宾宴饮的西苑,贵宾下榻的南苑,东面的办公与会议场馆——东苑。北苑则是皇室成员私人居住的地方,守备森严,没有皇室成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