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混元天极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4/9 0:15:51 作者:明日的辉煌 来源:3G小说网
混元天极
混元天极
作者:明日的辉煌来源:3G小说网
一个好奇的探索,却使得他身形具毁,只有一丝意识得能量,但是却完成了两次的穿越,更是学会了无上的道法,去完成一段未了的尘世……他是个绝世的天才……也是一个幸运的人……然而他的出现只是为了一场即将出现的神魔之战……那他能否完成属于他的使命呢?

见依兮心不在焉,妘洛笑道:「若君,是否有事?欲言不言这倒不像你了?」

依兮稍犹豫:「荆州义军进入湖阳后杀降将,此后攻取棘阳时,守将岑彭坚守不降,城破又投甄阜死战不降,再败仍不降,现已退入宛城。」

妘洛沉思:「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易子相食,这支队伍乃饥民组成,仇恨生出杀戮,如此下去则所到之处守城者必以死相搏,绿林在占领城池后可有滥杀无辜?」

依兮露出悲痛之情:「唐子乡遭绿林军屠戮,妇孺老弱无一生还。」

又将刘縯一事长话短说,其率部赶到怒斩欺凌少女兵卒,并大斥绿林军不义,诸将领因此怨恨,险生分裂,刘秀言语缓和之,随后合围击破甄阜。

妘洛怒:「暴虐如此,仁义何在?樊崇虽不识字,赤眉军却以口言传“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做为军中约法。刘縯?刘秀?」遂陷入沉思。

稍时后,依兮接着言道:「我闻樊崇见百姓流离失所,饿死路旁,含泪下令“铲除暴虐,夺粮救民”,只留部分充作粮饷。汉中王为何助荆州绿林,而不助徐州赤眉?是否为报刘縯家父收养之恩?」

「孝孙决然不会以恩怨谋国。」妘洛与依兮循声看去,只见一童颜鹤发的长者缓步入内,面容慈祥,透着大智。

依兮跑去相扶:「爷爷」长者道:「公子在此,若君怎能如此娇气?」

妘洛温柔一笑:「都不是外人。」走上前道:「前辈安好!」然后看着依兮,难得见依兮娇滴滴的孩童样子。说着话,三人同时走向槃凰盘。

却说,荆州绿林四支义军联合击杀甄阜、梁丘赐并收降其部,兵众增至十二万,又夺取蓝乡辎重,可谓兵众马多、粮草充足。

绿林之众马不停蹄,乘大胜之威挥师北上,直指宛城。

且说,纳言将军严尤与王莽曾共读长安敦学坊,征战无数,胜多败少,自比乐毅、白起,颇受器重,是时正奉旨在荆州北部募兵。

荆州败报连连,不断传入长安,王莽震惊,下令严尤与陈茂同甄阜、梁丘赐南北夹击盘踞于荆州中部的绿林贼兵。

严尤途中闻报甄、梁皆战死,遂对陈茂道:「甄阜弃辎重,断渡桥,连营两水间,乃用兵大忌,其部覆灭,南北合击之策再无可能,贼兵壮大,士气高涨,荆州之战恐不利。」

因恐宛城兵力不足难以久守,严尤遂急令全军疾驰宛城。

当严尤率军行至淯阳时,刘縯已占领此城,见有莽军来到,不明情况,遂坚守不战。

这时王常自南向北进军,与严尤后军遭遇,刘縯在城头看的清楚,抓住时机出城冲杀。

严尤见首尾受敌,不敢恋战,极速脱离战场北撤,欲退守颍川以待机。

是时,刘嘉已扎营在冠军县城外,距城十里,却并不攻城,而是分成四队,其中来歙领一队驻守中军,并砍伐树木。

贾复、李宝、陈俊三将各领所部轮流扰敌,却不近城池,而是在一箭之外建起营寨。时而擂鼓吹号,时而盾牌兵掩护弓弩兵乱箭齐发一通。

城中守军出则弓弩击之,近则铁甲战之,退则仍擂鼓吹号并不追击,。

三队在中军与冠军县城之间轮番往返,轮流休整,日夜扰敌,而敌则无法休整,又不敢决战,已然精疲力尽。

却说汉中王中军帐,刘嘉与来歙对面而坐。

来歙疑问:「冠军县乃一小城,延岑性又暴,甚不得民心,何不攻城?」

刘嘉言道:「冠军城虽小,延岑却久守于此,城墙修筑甚是坚固。其治民严酷,对将士却赏罚严明。此人善战,弃城定会坚壁清野,强攻此城不难,而此战我欲将冠军城做为后方根基,粮草、辎重来源。」

来歙已明其意,遂道:「将军是欲迫其降,保城池完好,以敌城为我城,以敌兵为我兵,以敌粮为我粮。」

刘嘉尚有忧虑,遂道:「不战使其降难,当尽力减少拼杀,即使战亦当速战速决。城池攻防必殃及百姓,城破乃民之大祸,无论师出何名,百姓皆对破城而入者心存敌意。」

来歙稍沉思道: 「只是延岑此人日后难说。」

刘嘉笑道:「若胜莽军,其必不敢生二心;若败于莽军,即使其不反,我等亦无退路。」说罢,起身走向沙盘,来歙亦来到跟前,只见冠军城中一枚棋子上书“延岑”。

刘嘉看了一眼案上“延岑”竹卷,遂道:「延叔牙,善战,凶狠,刚毅又有韧性,势弱必屈,势强必反。治民用酷,百姓畏惧而不敢言;治军用霸,将士争功而不计后果。」

来歙看向沙盘:「磨砺战不止折磨敌军,我军也在折磨中。」

刘嘉豪气一笑:「做为将领岂能急躁,终归要磨,此战正是一机会。」

城中,延岑见士气低落,军心涣散,恐部下开城降敌,遂亲自守城。

又召集诸将言道:「刘嘉此人,我料其是不敢攻城,故而扰乱我军,传令诸将士只管照常守城,敌军不近前,我军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敌军粮草耗尽会自退,到时再出城追杀。」

延岑军令传遍城中,并告示城中百姓开市耕种不得荒废,无论将士百姓乱军心者皆斩。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时而鼓号响起,时而销声匿迹,时而乱箭飞来。

九日后,城上守军皆疲惫不堪,且已麻木。闻得鼓号,只要没有喊杀声,也不去理会,入夜后皆躲在城墙内休息,只留六人,两人一组,轮流监视对面动静。

围城十日后乌云密布,这日深夜,刘嘉遣小队人马将攻城战车送至阵前,云梯、冲车在阵前拍成一字型。

在制定攻取冠军城方略之时,刘嘉令来歙砍伐树木督造攻城车并饰成怪兽模样,而为攻城主将所造的楼车上只见陈俊手握令旗准备就绪。

城楼上一片寂静,守军皆蜷缩城墙内入睡,乌云遮月,城外鼓声号角时响时停,也习以为常。

三更,云梯,楼车缓缓向前推进,步兵在后,值夜守军看到有庞然大物迎面而来,越来越近,鬼怪一般,随即大喊。

熟睡中的守军还未反应过来,攻城车一字展开紧靠城墙,放下木板宛若与城墙之间搭起一座木桥,闪电般进入城墙上。

后续步兵快速爬上攻城车,源源不断,如天兵降临,城楼上的守军将士皆降。

城门被打开,铁骑极速入城,延岑尚在帐中安睡,忽闻帐外嘈杂声,随即拿起三尖两刃刀出帐,惊道:「敌兵天降,我军何在?」

延岑不犹豫,上马执刀,欲杀出血路,贾复策马赶到,手持盘龙宝戟与其交手,两人战至五十回合不分胜负,稍作休息。

贾复来到延岑对面言道:「叔牙,如今天下乱象已现,冠军县一小城,难以长守,何不与我归汉中王,谋大事?」

延岑思索良久:「若是汉中王,我愿归降。」

贾复大喜:「我已令人在将军府衙外守护,尽可放心。可与我同去见汉中王,不知意下如何?」

延岑遂应到,两人皆不带随从,二骑奔城门而去。

大雨来袭,十里之外中军帐,刘嘉身披斗篷在帐外等候,来歙亦在身边。只见远处快马如飞,稍时便到帐外,贾复、延岑下马来到刘嘉跟前。

延岑稍一犹豫:「汉中王快入帐中。」

刘嘉与延岑并肩,来歙、贾复等紧随,进入帐中,刘嘉脱下斗篷,身上已湿透,诸将也是一身水。

但见帐中摆着几件衣服,刘嘉让诸将屏风后换上,见延岑犹豫,遂亲自送上并言道:「大雨浇灌,好不痛快,战袍淋湿,将军尽可开怀。」延岑抱拳谢过,接过衣服入屏风后。

各自换好衣服,侍从端上姜汤。刘嘉只字未提夺取城池、延岑被俘之事,雨停后拔营起寨进入城内。

天色渐亮,云渐散去,一缕阳光从云里射出,百姓出门,只见兵马与平常不同,号令严明,又见城头旗帜换成了“汉”,举城欢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国重工:国士无双在线阅读第4章

    钟芜虽说是朴实了点,但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傻子,换做平时才不会没事闲的好端端往自己身上揽债务玩,殷明淮的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怕是他这一辈子砸锅卖铁都赔不起。可钟芜心甘情愿。他甚至止不住地在心底祈祷、祈祷那件外衫的价格再高一些。这样他就有名正言顺接触殷明淮的理由了。哪怕只是逢年过节寻机给他送上一份精心准

  • 苍天饶过谁第7章在线阅读

    “系统,抽奖!”林寒在楼上房间里,躺在床上,好似在闭目养神。“随机抽奖开始!”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这随机抽奖,是林寒完成第一个任务,在颂帕工厂完成装逼推理,被坤泰邀请协助办案后的奖励。“恭喜宿主获得大师级八极拳精通!”“是否学习?”“学习!”林寒没有迟疑,顿时脑海中便是大量信息涌入。“不愧是‘文有

  • 纪元救赎第四章在线阅读

    葛阅道:“方振不是也还没认罪?”立刻有人冷笑道:“很多罪犯都不肯认罪,难道他们都没罪?”程锦道:“定罪是法院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是尽力查清楚案情。”程锦不温不火的态度惹火了别人。“你是觉得只有你才能破这个案子吧?”坐程锦斜对面的男人出言讽刺道。“吕晓光!”姜冲立即喝止了他。小安嘟囔着道:“大叔,你们好

  • 特斯达拉魔法学院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善良“吃点饼吧!”陈武也是颤颤巍巍的。这时候,干看着更后怕。吃点东西压压惊也好。天黑了,三个家伙还没回来,这可急坏了陈慧。老爷子带着二侄子就往这个方向赶。“光蕊,今晚咱们怕是回不去了!”陈才拖着藤条。看看前面已经模糊的路。天已经暗淡下来。他们还在山里。“不碍事,这里经常有人来,没有猛兽了!回不

  • [红楼]小爷我是个粗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邢柯也只是随口一说,她可没真的计划什么,“你还没说是谁家的?他父母做什么的?怎么把孩子丢你这儿呀?”“他爸在对面医院上班,他们家其他人没有见过,感觉应该也是单亲家庭。”虽然认识了两个月,周韵并没有过多的去了解于函洲的家庭,因为她觉得于函洲很不错,而且他爸也还不错,就这样她就比较放心她女儿跟于函洲交朋

  • 我在秀场打工的日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当千军万马涌进长老院的时候,音无悠闲正被那些老家伙们吊起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巨大蝙蝠让人作呕,也许是没想到镜姜竟然会在此刻撕破脸面,为了这个小子而大动干戈,长老们布满风霜皱褶的脸上少见地出现了一丝慌乱。“绯樱弦,你难道想违背始祖的遗训吗?你要知道即便你为王族也是没有资格来到长老院的!”“谁管啊?那种死

  • 少爷出山在线阅读第十章

    “好了,现在过了第一道测验的诸位,请随我上山进行第二道测试。”那九长老对众人朗声道,说罢也不多做解释转身便率先走去,其余弟子紧随其后。众人互相看了看也跟上去。一群人走到一座山脚下,依旧是九长老对大家到:“这里便是扶仙踪仙山脚下,我宗在距此近千米的山巅之上。各位要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赶到山顶,届时我会在那

  • 邻家小顾初长成在线阅读隔扣1/1

    “这……扭伤了?还这么严重?”赫兰德是知道这些球员的身体素质情况的,虽然说乔治在队内排不上号,但好歹也是进行了专业的身体训练的,今年一年的训练赛加比赛里,UCLA也没遭过这么重的伤。更让他惊讶的,是余火这个完全脱胎换骨的变向,以前那个华夏男孩不可能做出这个动作。“这小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两天不见就变

  • 主播!我榜一啊!一百六信号烟花

    窗外的月色清清明明的折进来,隔着镂花倾了一地。闻人凤躺在榻上怎样都睡不着,远远近近的海浪声绞的心烦意乱,脑子里纷纷扰扰的混乱,只要闭眼便瞧见有人立在床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极轻却又极恨的叫她。“小凤……小凤,你真狠……”端木……朝德?闻人凤挣扎着起身,再不能闭眼,额头的汗凉飕飕的,糯米团子睡在身侧,

  • 缘缘相报何时了在线阅读第4章

    山庄正厅里站着新来的四个人面面相觑,不敢随意走动。吴辰:“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搞不懂了……”霍九郎:“是不是考验咱们啊?”吴辰:“这考验啥啊?站姿?还是定力?”霍九郎:“……”宋安安:“江山,你怎么坐下了,快起来,别让人看见了。”江山:“摆着椅子不就是让坐的?”“这把椅子是当家人坐的!”未见其人先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