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穿成言情男主后我把反派掰弯了之初试

2021/4/9 0:33:54 作者:冬小星星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言情男主后我把反派掰弯了
穿成言情男主后我把反派掰弯了
作者:冬小星星糖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新文《如何勾引那个龙傲天男主》文案见底部或专栏,喜欢的收藏一下哦~~本文文案:肖天成意外车祸身亡后,竟穿到了一本名叫《玄仙双修传奇》书中的男主角肖天成身上!肖天成原是一名单身基佬,在看见本书大反派boss虞殊遥后鼻血大喷!太太太美了吧!虞殊遥,原乃肖天成的师弟,因师兄天资聪颖,得到师傅们的倾力相助,顿时妒意升起,偷偷练了魔功秘籍。可因身体与功力相互制衡,起了反噬,虞殊遥走火入魔,意识错乱,欲将小师妹强行占有!肖天成的到来,改变了原著的剧情,小师妹带领所有女修下山看戏去了!留下虞殊遥一人在柴房

这世间,最为可怕的不是人,而是人性与人心,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

人病了,至少还有药物可以医治,那么心病了,要拿什么医治?

——前引

09年的冬天,天气特别的寒冷。

立市迎来第一场雪的同时,立市刑侦局也迎来了一位新同事。

“来来来,大家把手头的活停一下,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从陵市调过来的新同事安逸,大家以后可要好好照顾新同事啊,他可是海腾警校的高材生,著名犯罪心理学家贺原教授的得意门生。”

刑侦局的局长一脸笑意的跟着大家打着招呼,他看上去也是四五十岁的年纪,说话有些沙哑,头发也有些花白。

而在他身后站着的一言不吭的就是安逸。他穿了一件褐色的针织毛衣,外面搭了一件黑色呢子大衣,下身是一条素色的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皮靴,很常见的一种打扮。

蓄着一头不长不短的头发,额前的刘海刚好能把他的眉毛遮去,带着一个圆形金属架眼镜,仔细看去,就能发现它上面的镜片是平面镜。

他今年暑假刚从海腾大学毕业,主修的是犯罪心理学,一毕业就在陵市警局工作,因为工作需要,才会这个时间段被调来立市。

看着众人对他的欢迎,安逸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扫过众人,就能把他们的面貌和心理特征给分析出来。

“小安啊,以后你就在支队长小华手下工作,辛苦了。”局长拍了拍安逸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近几年来,立市的犯罪分子越来越多,犯罪手段也是越来越残忍,而安逸作为犯罪心理学的高材生,调到立市,对于立市刑侦局来说那就是非常大的一个助力。

安逸微微点头,看着离去的局长,他扫视了一圈众人,淡淡道:“队长办公室怎么走?”

正有人给他之路之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粗狂而不失磁性的声音,“你怎么知道队长不在这里?”

安逸挑了挑眉,转身看了站在门口的人,一件藏青色的毛衣,还是高领的,外面套着一件褐色大衣,一条黑色的裤子,配着一双黑色皮靴。

浓眉星眼,头发只是稍稍的打理了一下,鼻梁立挺,嘴周围还有许多未曾打理的胡渣。双手插在衣兜里,整个人就跟没有骨头似得倚在门框上,而他的嘴中还嚼着口香糖。

“你就是这里的支队长华子余,你好,我是新来的安逸。”安逸淡淡瞟了华子余一眼,就能猜出他的身份,而且说的话是肯定句而不是反问句。

“哟,呵呵。”华子余指了指安逸,侧过他的身子进入到里面,笑着说道:“还有点真材实料啊,不愧是高材生啊。”

“华队好。”见到华子余进来,那些正在忙着工作的人都在对着他打招呼。

“好好好。”华子余抬手晃了晃,随手拖过一个空椅子坐在上面,整个人就是一副痞子像,没有半点像是支队长的德性。

“喂,小子。”华子余对着安逸挑了挑眉,开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在这里的?”

对于他的动作安逸就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也为自己找了一个椅子过来坐在华子余的对面,不过他却是规规矩矩的坐在上面的。

“很简单,局长在说队长时,他们这些人的头都不自觉的低了低,没有一个是抬头了。作为反射条件,一般人在自己被叫到时都会不自觉看向那个叫自己的人。”

从一进来,安逸就一直注意着这里面人的动作,没有一个能逃脱他的双眼,他相信他的眼睛,也相信他的分析。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这里的支队的?”华子余点了点头,用舌头抵着左边的脸颊继续问道。

“我听到脚步声,而在脚步声停下后,他们都眼中表现出一种尊敬又恐惧的情绪,我想这样的人除了你这个支队长,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那……也有可能是副支队长啊?”华子余略有迟疑的继续问道。

“如果给我的资料没有出错,立市刑侦局的副支队长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而你我可看不出哪里有四十几岁。”安逸白了华子余一眼,对于他的问题,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安逸双手放在转椅的扶手上,有些挑衅的看着华子余,语气也带着质疑。

“呵呵,观察的倒是挺仔细的,就是不知道办案的时候能不能也像现在这样准确。”华子余回了他一个挑衅的笑容。

华子余对于安逸的能力可是持怀疑态度的,虽然外界的人把他传的神乎其神,但是有没有真才实学,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小伙子,做人啊,就要谦虚一点,千万不要太过嚣张,太嚣张了有时候受罪的是你自己。”华子余站起身,在路过安逸的身边时,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几下。

安逸斜眼瞥了一眼华子余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并没有说话。

至于华子余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思考过,因为在他安逸的字典中,只要自己有实力,那就有嚣张的资本。

他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久而久之,他的性子也变得孤僻起来,除了学术上的研究,好像没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致。

这就是安逸,生性孤傲的安逸。

现在华子余的话倒是让他多了几分兴趣,因为性格原因,再加上自己成绩向来很好,很少有人跟他说这样的话,就连他的导师对他也是很温和的。

他并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一个刚见过一面的人这样教训,他应该生气的,可是他没有生气的理由,毕竟华子余的话是难听了一点,却说说很在理。

虽然他很认同华子余的话,但是并不代表他认同华子余将那些加到他的身上。

安逸眼神淡淡的瞟过华子余那似笑非笑的脸,眉头不可见的皱了皱,有那么一点的不舒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有怨鬼找我轮回在线阅读第8章

    第3750次拜月修行玄二狐望着天空中又圆又大,橙黄的,还发出晕光的刚刚移到“崮”位的月亮,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始修行,前面的草丛突然“沙沙”作响,不一阵冒出个草堆来。玄二狐被惊得一跳,就着明亮的月光,定睛一看,那哪里是草堆,分明是个由小小的毛刺球相互粘扎聚成的大型毛刺球。这毛刺球在山上也常见,山里的动

  • 盛世长韵第四章在线阅读

    “哎呦,我说婉丫头,见了大伯娘,不乖乖叫人,还让我住嘴,没人教你个孝敬长辈吗。”这妇人便是周婉的大伯娘,钱氏,她整个人就是她姓氏的写照,把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嫁了周大柱,生了两儿一女,两个儿子叫周得金,周得银,女儿就叫周金珠,充分展示了钱氏对金银珠宝的热爱。钱氏人生的胖,偏偏一副三角眼,里面满满的得

  • 众灵之上在线阅读第四节

    既然大佬都发话了,那就点吧,程弯认认真真地琢磨着该用什么填饱他欲求不满的肚子。然而立在旁边的店老板一脸嫌弃地看着穿着破烂的程弯,一边拍秦厉马屁,“大爷真是宅心仁厚,对下人都这么好,还带他来吃酒。”一边默默点菜的程弯:“……”竟然被当成大佬的小跟班,他表示很不爽。然而店老板似乎没感觉到程弯的不爽,还笑

  • 妖云斋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二天起来后,普林斯小姐便一直在书房里找东西,在辛苦的两个小时过去后,她终于把某个被她压到箱底的电话给找了出来。放下电话许久,对方总算才回复她说没有问题,可以安排好。等菲比终于把事情大致安排好,时间已经推移到了中午。她出书房时哈利早早地就等在了餐桌旁,早餐没吃所以饿得头晕的菲比坐下后什么话都没说。她

  • 乱入柯南世界第一章

    铺着滑软白狐皮毛的软榻上躺着一名面容英俊的男子,男子含着笑,宠溺的望着跪在他身畔替他轻轻捏着小腿的妩媚女子。女子眼波流转,目光妖媚的抛向英俊的男子,轻启朱唇,“卫郎,妾好喜夫人腰间的那块石头,不知卫郎可否让夫人割爱?”男子哈哈一笑,伸手一带,将妩媚女子拉入怀中,“爱妾想要什么,只要替为夫舞上一曲,为

  • 皇权之巅在线阅读第3章

    西漠凉州境内,赤血皇朝帝都白帝城。在一座不起眼的别院内,一老一少两人避开皇室禁卫军的耳目,似是在密谋什么。“小姐,帝陵周围的禁卫军已全部撤走,看样子,是放弃了。”老仆弓着身子,向面前这位身着皇朝军服的女子说明了情况。“是么?”女子微微一叹,神情略显恍惚。过了一会,女子怀揣着不安问道:“水伯,确定没有

  • 西游:吾乃齐天大圣我必戮之

    二月初九,仲春的清晨时分,天边刚刚泛起浅淡的鱼肚白。女子的装扮总是麻烦些的,绮罗衣裙,发髻簪环。等流光从里屋推门出来到时候,左右已经齐坐于饭桌前,等着她一同用早饭了。今天起来的时候,阿左重将自己的骨骼缩成妙龄女子。在她走出来时阿左并没有抬头,只是拿起放在一旁多时的木勺,一勺接一勺将瓦煲里还冒着热气的

  • 团子的老婆是第一财阀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faker都忌惮的人LCK比赛现场的舞台上。去年拿下了2016年全球总决赛冠军,成为历史上首支卫冕S赛冠军,并且以3次夺冠,成为史上最多S赛冠军的SKT战队全员都站在舞台的上方。看样子似乎是在进行一场采访。面对一旁美女主持人的采访,SKTT1几名队员脸上的表情不一。有窘迫,有害羞,唯独一人……

  • 终年不忘第三章在线阅读

    且不提我兴奋过度猛地扑在百鬼丸身上差点把他拆散架的事情,我现在正端坐在小屋的炉火边,在我对面的是百鬼丸的养父寿海。大叔告诉了我迄今为止百鬼丸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从小就被抛弃扔在河里,如果不是被大叔救了下来早就死在了那年冬天。他的身体支零破碎,缺少了很多器官,连大叔也震惊那样的他居然活了下来。我的心随

  • 尘脉之真田 幸村

    真田幸村,是日本战国末期名将,战国乱世最后的英雄。其被岛津忠恒誉为“日本第一兵”。以前手冢曾经调侃过幸村,说如果他能够找到一个姓真田的朋友凑成一对便能够成为日本最强。结果,现在幸村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姓真田的朋友,看着面前戴着帽子的真田弦一郎手冢不由得有点无语,这让他该怎么说才好?时间稍微向前推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