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美漫之我创造了地狱在线阅读第8章

2021/4/9 12:28:30 作者:佛系单身狗 来源:飞卢小说网
美漫之我创造了地狱
美漫之我创造了地狱
作者:佛系单身狗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美漫世界,随身带着一个地狱,还是可以升级的那种。变种人地狱、超级英雄地狱、吸血鬼地狱、狼人地狱、巫师地狱、变形金刚地狱、基因怪兽地狱、神魔地狱、外星种族地狱……当九狱九泉接连显化、十八层地狱逐渐开辟,这个世界已经演化到了极致。于是心念一动,完善到极致的地狱降临,由虚化实,覆盖整个现实宇宙!“轰!”宛如宇宙爆炸,这个世界……完美了。虚幻与现实、生命与死亡、秩序与混乱,从此由陈扬主宰。“呃,一个没注意,就成了整个宇宙的主宰?”“如果我说挺不好意思的,你们信么?”(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过了好久还是没有看见宁馨回来,我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儿,毕竟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场所,到处都弥漫着酒味儿,而且她刚刚也一直在拿酒瓶往zui里灌,她走出去的时候步履蹒跚,怕是醉意朦胧了。我走出了房间,我不知道洗手间在哪儿,只好在走廊上胡乱穿梭,走廊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灯光也有些微弱,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味儿,光是嗅嗅就有种晕眩的感觉,刚刚我跟宁馨一样一直在不停地往zui里灌酒,现在我的脚步也开始凌乱了,我只好扶着墙壁慢慢走,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qi点,只好重头再来,这时候,我听到自不远处传来女人凄惨的哭声,我迷迷糊糊地走到了声源处,却却意外地发现,原来洗手间就在我左边不足十米的地方,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很恐怖的画面,就像很多恐怖片中经常出现的那样:灯光微弱,泛着蓝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孩JiaoXiao的背影,她面对镜子,低垂着头,一头乌黑的长发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还不停地抽泣,那哭声异常凄惨,让人不寒而栗。虽然我看过很多恐怖片,而且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那一刻,我还是被吓到了,我感觉一阵寒意奋力冲上头顶,整个脑子一下子清醒了很多,反倒不那么害怕了,那女孩也停止了哭声,她缓慢地转过身,我走近了些,看清了她的样子,原来她竟是我在找的宁馨。她看到我就站在她身后,知道了我刚才一定看到了她的窘态,她忙擦干眼泪,又紧接着挤出一副笑脸,那样子很滑稽,也很可怜。我呆呆地站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知道是否应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又转过身去,洗了脸,然后问我有没带纸巾,我说没有,她回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男孩子怎么可以不带纸巾呢?我猜你应该还没有谈过女朋友吧。”

“这两者之间存在什么必然联系么?”我问。

“当然!”她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明白,你真是块木头!不是说女人是水做的么,那么女人自然动不动就会哭,作为男人,你应该随时为女人准备好纸巾!连这个都不知道,很明显你还没有谈过女朋友!”

我笑而不语。也许吧,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感情白痴。

“你觉得我怎么样啊?”她张着眼睛问我。

“你很好啊。”我漫不经心的回答她。

“要不我们交往吧?”

“好啊。”

“如果我说我是开玩笑的,你信么?”

“我信,因为我跟你一样。”

然后,我们一起哈哈大笑。那笑声特别响亮,在整个走廊里回荡,也特别慎人,连我们自己都感到心头猛地一颤。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样子很模糊,甚至分不清眼睛跟鼻子,整个身体有些扭曲,我觉得酒劲可能又上来了,xiong口堵得难受,没顾得宁馨打招呼便立马冲进了卫生间,吐了还一阵子,遍地都是,这才感觉真正清醒了,草草地清理完地上的脏物,我才走出卫生间,没想到,宁馨还呆在那里,我刚用水漱完口,她就递给我一片纸巾,那是一种很名贵的纸巾,上面满含香气,沁人心脾,我shen手去接的时候,她却又把手缩了回去,然后shen手帮我擦zui角的水滴,我本能地躲开了,她被吓了一跳,吃惊地看着我,我淡淡地说了句:“不必了。”她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一笑。然后,我们一起回了包间。

小三跟兰心还在不知疲惫地唱着,我们进去的时候,刚好又在唱那首《不得不爱》,我跟宁馨相视一笑。LZ跟潘辰还在甜言蜜语地私聊,潘辰躺在LZ的怀里,双眼紧闭,像是在贪.婪的吮吸着他的体温,奇怪的是,LZ看起来并不十分开心,尽管他双眼明亮满面ChunGuang,可是他zui角的肌ròu很不协调,像是贴了一张人皮面具,看上去透着一股yin森的邪气。我跟宁馨也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接着聊各种无聊的话题。

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我是被小三惊天动地的惊叫声给吵醒的,很难想象是什么事情居然可怕到让一个大男人像女人失去理智一样发出如此骇人听闻的尖叫。不仅是我,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等待他的下文,只见他瞠目结舌,完全是一副活见鬼的囧样,就在他逐渐恢复了平静,准备开口讲话的时候,小四、陈夕、凌风一个个衣衫不整地陆续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这下轮到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了——那儿只有两个单间两张单人chuang,他们三个人是怎么睡下的,实在不敢接着遐想。见我们一个个表情怪异的样子,小四也觉得诧异了,居然说我们大清早在这儿摆什么pose,可是当他发现凌风跟陈夕从他身后走过来的时候,表情突然变得比我们还滑稽。看到他的表现,我觉得事情的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了,我想其他人也跟我一样心知肚明,只是我们都心照不宣。有些真相我们实在承受不起,与其刨根究底自找麻烦不如糊里糊涂把它就地掩埋,这样才有利于世界和平和全人类的幸福。我们都立刻装出一副很忙碌的样子,凌风冲我们笑笑,没说什么,陈夕哥级别这么低,陈夕也一言不发,跟在凌风后面出去了,应该是去洗手间了。她头埋得深深的,几乎要钻进脖子里,凌乱的刘海把眼睛遮得严严实实的,脸蛋粉HongFen红的,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很可爱的样子。不知怎地,宁馨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头刚好磕在前面的茶几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本来要shen手扶她的,可是手刚shen到半空,就被突然挤进来的潘辰抢先把她扶了起来,还好,她额头没破,不过伤得还蛮重的,左眉毛上方出现了一片紫红色的淤血,看起来还ting吓人的,我以为她又要哭鼻子了,就准备去拿纸巾,没想到她竟然没有表现出一丝疼痛难耐的感觉,还坚持不让我们打120,也坚持不肯去医院,不管大家怎么劝,她都不听,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很难相信她会是一个表面看起来柔弱的女孩子,我甚至因此怀疑我在洗手间遇到的那个哭鼻子的女孩子可能真的是一只女鬼!虽然受伤的是宁馨,可是我发现整个房间里就她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个世界真是奇怪,有时候别人甚至比自己还要爱护自己。我们不想强迫她去医院,可是又不想她出什么状况,真是左右为难。然而,就在我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束手无策的时候,凌风跟陈夕从洗手间回来了,看到宁馨额头上的瘀伤,陈夕表现得异常紧张,她一下子倒在凌风身上,由于她的这个动作来得太突然,凌风差点跌倒,陈夕的举动让我们大跌眼镜,她该不会是晕血吧,不过记忆里她参加过志愿献血活动呢。看到陈夕他们回来了,宁馨立刻从沙发上起身,还急忙用手捂着额头上的伤口,zui角挤出一丝灿烂的微笑,就像黎明时的曙光。陈夕走到她身边,轻轻拿开她的手,看到那个鲜红的伤痕,她心疼得差点落泪,然后竟然发了疯似的大声冲我们吼道:“你们不知道伤口很容易感染的么,怎么不立刻送她去医院打破伤风啊?”我们当时都吓傻了,从没见过她这么粗鲁!整个房间立刻变得鸦雀无声,死一般的沉寂。宁馨也吓了一跳,小小的身板缩成一团,像一只吓坏的小猫咪。她唯唯诺诺地说:“我不要去医院,这点小伤不要紧的,擦点药酒就好了。”没想到陈夕居然以一种命令式的口吻嚷道:“你必须去医院!现在,立刻,马上。”然后又转身告诉兰心立马出去拦一辆出租车。我想她真是急疯了吧,这种荒郊YeWai的地方哪会有出租车啊!可是兰心那个傻孩子还是健步如飞地一溜烟跑了出去。这时候凌风走到一旁拿出了手机,我想他应该是叫出租车了。宁馨就像是一个柔弱的孩子,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只好点头答应,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满含泪水,五彩缤纷的灯光下闪烁,像早晨路边花朵上的露珠,呈现出梦幻般的美丽。凌风走过来说:“大家都准备一下,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陈夕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错误,还在等着兰心回来告诉她出租车已经拦到了,她居然对凌风发了火:“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啊!把宁馨安顿好我们才能够走!”凌风正要开口,兰心突然破门而出,气喘吁吁地说:“出租车就在门口了。”潘辰立刻迎上去递给她一杯水,喝完水,她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她笑得很邪恶,说:“那出租车本来是别人定好的,我三言两语便把他忽悠了,他后来居然信了我就是那个订车的人。”陈夕根本没心情听她在那儿卖弄,扶着宁馨便往外冲,宁馨居然叫出声来,我们这才发现,原来她的膝盖也磕上了,小四立刻追上去,要背她下楼,没想到陈夕理都不理他,竟然自己背起她继续往电梯口跑,宁馨乖乖地在趴在她的肩膀上,任她颠簸地走着。宁馨虽然不是很高,但体型微胖,而陈夕也是一个略显柔弱的女孩子,她背着她一定很吃力。小四只好垂头丧气地跟在他们后面,我们担心中途会出什么意外,万一陈夕体力不支跟宁馨一块跌倒了就更麻烦了,于是顾不得拿东西,也急忙跟了上去,LZ跟潘辰留下来坚守阵地,一方面是看着东西,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fu务生误会我们没结账就离开。我们追上去的时候,电梯门刚好打开,进了电梯之后,陈夕还背着宁馨,宁馨怎么劝她放自己下来她都不答应,她说很快就到一楼了,腿受伤之后不可以乱动的,否则容易骨折。天哪,这可是四十楼啊,况且并不能保证中途不会有人进出,果然,刚到四十八楼,电梯门就打开了,而且涌上来一大拨人,有西装革履的企业老板,有时髦gao怪的街头混混,有妩媚妖娆的妙龄少女,还有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电梯门关上后浓郁的胭脂味儿、香烟味儿,酒味儿混杂在一起,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缭绕,我感觉自己都快要发酵了。陈夕退到后面的一个角落里,还不时地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推开快要靠近她们的人qun。

“你干嘛,偷东西么?”

我听到一个年轻女人尖酸刻薄的声音,她上身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薄外套,一件黑色开领羊毛衫,脖子里戴着一条蓝色水晶项链和一条紫色半透明纱巾,右手腕上ChanRao着一条粉色手链,右手中指戴了一颗硕大的金色钻戒,下身穿的是一条黑色紧身kù配一银白色短裙,脚上穿了一双银雪地靴,左脚踝上ChanRao着一条跟右手腕上那条手链很像的手链,只是颜色略浓。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应该是酒精味跟胭脂味的混he物,旁边一个西装革履戴眼镜的男人,文质彬彬的样子,他一只手提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另一只手搭在那个女人的肩膀上,不停地抚摸,举止十分暧.昧。

陈夕忙解释说:“不好意思啊,我朋友腿受伤了,刚刚您差点碰到她,我shen手护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您。”

“呵呵。”那女人不屑地笑了一声,眼睛里充满了怀疑,“像你们这种出来骗的我可见多了,不过像你们这么傻的骗子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呢,你朋友的伤口明明在额头上,你却说她腿受伤了,呵呵,你们还真是傻得可爱啊,既然都是出来混的,智商低就别出来骗啦,看你们都长得年轻貌美的,不如转行出来卖吧,说不定还能闯出点名堂呢。”

“你才是出来卖的呢!”

宁馨一气之下竟然出手打了那女人一下,由于距离有点远,她的手指只能碰到那女人的耳朵,而且力量特别小。那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借势便回了一下,刚好打在宁馨受伤的那条腿伤,而且刚好打中伤口,那女人像是故意的,不过宁馨并没有表现出十分痛苦的样子,我觉得她可能是不想在那女人面前示弱吧。这还不够,那女人居然又开始出言侮辱:“你们果然是骗子啊,我刚刚碰那女孩的膝盖,她居然一点也没觉得痛苦,这额头上的伤口应该也是假的吧。”她说着说着居然shen手去戳宁馨额头上的伤口,由于她出手意外而且迅速,宁馨根本就没有机会躲闪,“哇”地一下子哭出声来,而且有少量血渗了出来,滴在陈夕脖子里,陈夕把她放下来,朝那女人的腿狠狠地踢了一脚,那是标准的跆拳道横踢,陈夕可是我们年级跆拳道冠军啊,那女人一下子瘫倒在地,一边“呜呜呜”的哭,一边嗲声嗲气地冲他身旁的男人喊:“快帮我报仇啊!快帮我报仇啊!你在那儿傻站着干嘛啊,你不是说你一生一世都会爱我保护我,不会让我受到一点伤害的么?”

那个男人尴尬地站在那里,毕竟他的敌人是两个柔弱的小女生,好像是经过了一场极其惨烈的思想斗争,他脸上突然露出怒色和杀气,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宁馨跟陈夕,右手握拳,青筋暴起,像是在蓄力,陈夕张开双臂护住宁馨,摆出了格斗姿势,宁馨哪肯让陈夕自己跟眼前这个大男人搏斗啊,也摆好了架势,我跟凌风几个人也都暗暗做好了迎接战斗的准备,出奇制胜,只要那男人敢向前挪动一步,我们就立马把他翻倒在地一顿暴打,让他抱头跪地求饶哭爹喊娘。然而,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就结束了。就在剑拔弩张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红毛小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打在那男人脸上,那小子看起来比我们大两三岁的样子,身高跟我差不多,比我略胖,算是瘦弱型的,不过他力气还蛮大的,一下子就把那男人的眼镜打坏了,那男人弯下腰趴在地上到处摸他的眼镜,那个女人也一下子慌了神,顿时花容失色,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还不停地颤抖着,有种花枝乱颤的意境。那个男人在地上乱摸一通终于找到了他的眼镜,但是只剩下一块镜片了,他起身整了整衣襟和领带,ting直身板,冲刚刚打他那小子叫道:“你小子知道我是谁么,竟然敢打我,快给我道歉,不然我告死你,你等着坐牢吧。”那小子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我管你什么人呢,像你这种斯文败类,到处花天酒地FengLiu成性也就算了,竟然因此想要出手打人家小女孩,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你要告我,你随意,老子不惧你,不过后果自负!”这时电梯门开了,应该是到了一楼,大家陆续走出去,那女人也起身一瘸一拐地搀着那男人出来了,然后她从包里拿出手机,很显然她这是要报警,这时,更多的人围了上来,对他们指指点点,说他们仗着自己有钱欺负小女孩,还有人说如果他们报警的话,他们一定支持那小子见义勇为。见情况不妙,那男人只好劝那女人收起手机,然后拉着她灰溜溜地钻进了一辆新款宝马,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那红毛小子什么也没说,就朝着市区那边走了。我们追上去,跟他说谢谢。他淡淡地一笑,说:“不客气,这种人给谁遇到都会把他痛扁一顿的,我看得出来你们都是大学生吧,要不是不想让你们看到暴力血腥的场面,那个人渣现在应该正躺在医院里急救呢。”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特别平静,就像是一个街头混混,我再次打量了一番他的装扮,红色羽绒服,黑色背心,红毛刺儿,黑色靴子,手上长长的伤疤,眼睛里饱经风霜的沧桑,我确定他就是一个街头混混,不过,他的谈吐虽然有那种狠劲儿,却让人觉得并不粗俗。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跟这种人走在一起并肩作战!为了感谢他,凌风说自己从不欠人人情,硬是要请他吃午饭,他试图推脱,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临别时,我们一一作了自我介绍,那家伙并没有告诉我们他的真名,只说我们叫他“零”就好了。

特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种的植物都成精啦!在线阅读第1节

    陈轻羽睁开眼睛时,眼前一片黑暗,脖子酸疼的厉害。她抬手准备揉一揉脖子,入手的却不是光滑的脖颈,而是搭在脖颈上类似丝绸的东西。她一把扯下脖子上的丝绸,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的同时,眼前也变得明亮起来,只不过陡然见光的眸子迅速眯起以适应屋内的光线。屋内的光线其实并不明亮,只有几支红烛摇曳着散发着柔和的光亮。陈

  • 都市之我有超能力之恶灵

    药王庄距赤武部不算近,药肆一直在想为什么父亲会命老朱舍近求远的从赤武部接引灵士。要想弄清楚这事,赤武部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他给阿琼留给暗号,如果阿琼完成了父亲的任务就会第一时间来找他。赤武部崇尚武力,相传赤武部门主赤雪涛手上有一支赤武死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神鬼相遇,相杀不误。从进入赤武部地界起,无

  • 俏女赖上野性男第四章

    柏坚说到这里,脸上仍带着美好的憧憬。当年他虽对李香紫暗怀情愫,但确未有过非份之想。他继道: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来敲门,声音轻短,颇为礼貌。我满怀以为是李香紫姑娘闻听了墙风,特来品尝我的茶。我顿时大喜过望,竟然蹦了一蹦,去开了门。可是门外的人不是李姑娘,是一个大汉和一位妇人,二人身边放着雨伞,包裹等物,

  • 一觉醒来我的姐姐重生了之料理实习〈1〉

    今天有料理实习课,乃菜从一大早就开始期待,心情十分愉悦,可是坐在她前后左右的同学们可就开心不起来…上课时间偶尔传来奇怪的哼歌声,或是冷不防地一阵阴笑,又或者是咒语般的碎碎念,再加上以上所有动作都是在面无表情下所做,让乃菜的邻居们一个个感到汗毛直竖,却也没人敢出声阻止。“喂,你知道你今天的表情很可怕吗

  • 夏雨森森在线阅读第7章

    脑海里面信息越来越汇集,夜白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李艳丽,三十八岁,从事教师职业十六年,可以说是资深语文老师。获奖颇多,受到学校领导器重。家里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中,丈夫也是教师。不过夫妻分居,长时间不在一起。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信息是负面的,收受红包,排挤学生,言语侮辱…从五年前开始这样的信息越来越多。

  • 娱乐之我真是星二代第五章

    吃完早饭,鹿爷爷,鹿爸爸鹿妈妈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对楚悠的手艺他们是放心了。其实张芊芊就是用灵泉水煮的粥,反正这水能让味道更好,少量用这水也不过是让大家在这一天能够精神焕发而已。“小楚,”老高在家长走了之后就没了正行,撑的摊在沙发上。“之前我们只是大致谈了一下,今天你正式入职,我们谈谈你的工作范畴、

  • 霸凌天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曼妮,把之前沃克修的那座加农炮位置挪一下,对,就是那座,离得太远了,把它摆在箭塔的攻击范围内,然后”“臭小子别发呆了。”麦尼的声音将林钲拉了回来,“我待会要去给他们授课了,你乖乖在这里呆着,听话,晚上带你出去逛逛这座繁华的城市,让你见识见识人类的世界!”“石头。”林钲偏了偏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 崩坏NPC被我撩了[无限流]在线阅读第3章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

  • 绝世七小姐在线阅读第5章

    曲晨回到家后,第一时间翻找出那个替身小泥人,刚来燕京时一通的忙活,他竟然怱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刚刚在古玩店听白老爷子提起命格之事,他险些将爷爷花费心神为自己保下的半条命丢了。如是这样,他还不得悔恨死了。算算时间,将替身泥人从青岛别墅取出到今天,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限还未到,也松了一口长气。仅接着

  • 花影压重门在线阅读第3节

    周启铭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背着个包站在他身后正盯着他手上的牌子看。来人皮相很嫩,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还没成年,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看着像个乖孩子,但一想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似乎又没看上去的那么乖巧。“你是……季节轮回?”周启铭一点都不觉得在公共场合说出了他的游戏id有什么不好意思。少年嘴角略微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