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我在皇宫养胖帝兽打断

2021/4/9 12:33:08 作者:且拂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在皇宫养胖帝兽
我在皇宫养胖帝兽
作者:且拂来源:晋江文学城
身为丞相家不受宠的庶子,谢宴自从穿来就咸鱼瘫。但主母克扣衣食,姨娘重病,他只能偷偷出府去卖字画潦倒度日。某次晚归不想被发现,他误入府内后院禁地,发现一暗无天日的密道,里面竟是关押着一只分不出物种被虐待饿得瘦骨嶙峋的困兽。谢宴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偷出府归来都会投喂一番。如此过了半年,谢宴再去投喂发现困兽已经不在。失踪三年的皇帝突然归来,以谋逆之罪诛丞相满门。谢宴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被告知他乃邻国君主血脉,在被灭满门与逃之间,谢宴果断选了后者。只是没想到,到了邻国他才发现,他被寻回只是充当一枚棋子,目

第二章

到马累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从机场出来,蓝晚清食指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又抬手压了压头顶上的遮阳帽。

这里的蓝天白云依旧清晰明朗,微风轻拂暖意依然。

一辆似是涂了釉的黑色劳斯莱斯停在机场出口的台阶下,在璀璨的阳光映射下反着锃亮的光。

早已等候多时的白马庄园小哥看见她出来,快步走上台阶,接过蓝晚清手里的行李箱,笑容灿烂的和她打着招呼。

她提提嘴角,淡淡应声。

小哥是马累本地人,皮肤黝黑,个子虽然不高,但看着身体强健。

蓝晚清连着三年在八月份到白马度假半个多月都是住在白马庄园,每次也都是这小哥接机,即使相处时间不多,也对她的脾气多多少少了解一些。

话少,或者该说,不爱说话。

小哥对于蓝晚清的冷淡并不介意,挂在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那口大白牙在明媚的阳光下像是打过蜡的上好白瓷一样闪闪发着光。

他的动作稳妥又迅速,蓝晚清信步走下台阶时,他已经放好行李,替她打开了车门。

她轻声道谢,一手压着帽檐,一手压住裙摆倾身坐进车里。

车子启动,蓝晚清按下车窗,微风徐徐吹进车里,裹挟着阳光和海水相交织的清爽。

她手指勾住墨镜的鼻梗把墨镜勾到下巴底下,侧头望向窗外眯了眯眼睛,目力所及之处蓝天白云水光一色。

白云一团团飘的很低,像是一伸手就能够着一样,越往远处看,天空的蓝色越重,和碧绿的海水相叠在一起,缱缱绻绻。

沙滩边一排排的椰子树在疾驰的车子后堪堪虚影闪过。

蓝晚清闭上眼,轻轻舒口气,只有这时候,她才是属于她自己的。

没有不得不参加的饭局,宴会,没有要开的没完没了的会议,也不用再说违心不想说的话。

她微微往后,靠在真皮座椅的靠背上,闭目养神。

十多分钟后,车子缓缓停下,听见车门打开的声音,她睁开眼,重新勾起墨镜带上,抬脚下了车。

拒绝了小哥要带她进去的建议,她独自上了台阶进了水飞休息室。

轻柔舒缓的音乐,深色的桌椅,撞色的靠枕,暖色的灯光,诺大的休息室里,每一处的设计都精致到极致。

服务台还是那个瘦高的白种金发美女,热情的招呼她喝点什么,蓝晚清点了一杯温水,她浅笑着,接过她手里的杯子,往最里面的那个角落里走。

那地方是她每次来这里等水飞的时候习惯待的地方,因为安静。

隔绝了人来人往的大厅和有些吵闹的儿童游乐房。

最重要的是,那个沙发面对的窗透过来的阳光不炙热,窗外还有很好的景致。

蓝晚清穿过相邻的隔板,却住了脚步。

那地方有人了。

一个男人。

一个背影看起来异常挺括的...亚洲男人。

三年来,这还是第一次,因为这地方是这间休息室里唯一可以堪称偏僻的地方,服务台那美女说几乎没有人会来这里。

所以,果然是几乎,不是绝对。

但这里并不是自己开的,她也不能上前对他说这是她习惯坐的地方,让他另换位置坐。

蓝晚清扫了一眼这个角落,一共三套沙发。

一套面对窗的,也就是那男人现在坐的那套,另外两套,一套在男人斜对面背对着另一扇窗,还有一套就是她旁边这套,在男人坐着的斜后方60度左右的地方,背靠墙壁,和另一套沙发面对面。

蓝晚清没思考太久,坐到了男人斜对面的那套沙发上。

她拿下头上的遮阳帽放到沙发一旁,端起水杯抿了一口,这一路上她滴水未沾,温润的水沿着喉咙顺流而下,像是久旱的枯井突然有了雨水的滋润,她没忍住轻咳了一下,抬手轻轻揉了揉嗓子。

男人因为她突然的出声,翻书的动作稍顿,但那只是零点几秒的时间。

蓝晚清余光瞄到,忍不住好奇的瞥了一眼过去。

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男人的样子。

即使只是一个三分之二的侧身,也足够让蓝晚清看清楚,这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说实在的,好看的男人她见的不算少,小疯子都算一个,连她家里那个还有三个月才满十八周岁的小崽子都长得很好看,但是,像这个男人一样,把一身休闲装都穿的跟正装一样挺括好看的,她还真没见过几个。

蓝晚清往后靠在沙发背上,端着水杯,透过墨镜,百无聊赖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一头乌黑的发被修剪的很整齐,在阳光的沐浴下,颜色有些淡,脸型线条清晰流畅,眉骨深刻,鼻梁高挺,紧抿的唇角看起来有些薄情,但又让人想不到还有什么样的唇型能够更适合男人,交叠在一起的双腿修长,蹬在脚上的灰色休闲鞋整洁干净。

看不清他置于大腿上的是什么书,但是以那厚度来看,应该是一本专业书,蓝晚清喝口水隐隐摇了摇头,她觉得,休息就是休息,她从来不在休息时间还去想工作的事情,相反的,当她在工作时,也会绝对的全身心投入。

所以,她工作效率会事半功倍,一年里半个多月的休息时间,也足够她储存一整年工作的最佳状态。

不过,蓝晚清视线移到男人支在书侧的左手上,微翘唇角,这男人的手还真是好看。

至少她这个手控,还没见过比男人更好看的手。

她两腿交叠,右手撑着下巴,屈肘搭在膝盖上,歪着脑袋透着墨镜,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细细打量着男人的手。

那是一双像极了手模的手。

微曲着的指骨节明晰,纤瘦却有力,在阳光的照射下白净到几乎透明,最重要的是,他的指甲也修剪的很整齐干净。

这个让男人加分不少,她真的忍受不了男人留长指甲。

蓝晚清再凝神,才发现可能是因为自己太过炙热的‘打量’,男人的视线已经从书上离开,正偏头看着她。

她墨镜的镜片是彩色的,即使知道男人不可能透过镜片看到她的眼睛,但是蓝晚清心里还是不由得咯噔一下。

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四年,蓝晚清对于人的眼神可以说是抵抗力很强了。

大学实习的时候不算,正式踏入商界,是她23岁从美国读MBA回来,从她爷爷手里接手蓝氏的第一年。

那时候的她,远远没有自己外表展现的那么自信。

她年龄小,又是女孩子。

公司里随便抓一个管理出来,哪个不比她大个十几二十岁?

被一个小自己这么多的黄毛丫头管着,用脚趾头想想他们那眼神也友好不到哪里去,刚开始她还会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毕竟是长辈,她虚心请教。

后来她才明白,这根本不是做的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人们是习惯用自己的主观意识去评定你在他们的眼里是个怎样的人。

再后来,她便越来越少显露自己的情绪,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

蓝晚清左手指腹在杯耳上轻蹭了一下,看着眼前男人看着自己的表情,蓦地就有点明白,叶风华私下为什么总是跟她抱怨她表情冷硬,不近人情了。

想必就是跟现在这男人面上的神情是一样的。

淡漠,疏远,还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淡。

蓝晚清执杯子到嘴边,掩去唇角扬起的一丝笑意。

林沐卉曾经说过,能让她蓝晚清看上的男人怕是现在还没出生呢,到今天之前,她也这么认为。

可现在,这个男人却让她很感兴趣。

蓝晚清了解她自己,平时待人冷淡疏远是因为对方并不是让自己想要热情相待的人,但是她骨子里对待爱情的憧憬和热情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她向来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只是面前这男人表面上看起来和她是如此的相似,她真的很好奇,他的内心是不是也和她一样。

活了27年,好不容易有个人提起自己的兴趣,她应该没有理由不动作才对。

蓝晚清放下杯子,刚想跟男人搭个讪,嘴才张开,音都还没发出来,就被突然闯进来的一个高大外国男人给打断。

没忍住,蓝晚清低低咒了一声。

她手指勾着墨镜鼻梗往下稍稍拉了一点,透过墨镜上方,看到男人早已收回视线,嘴角勾了个笑,站起身和外国人拥抱了一下,然后开口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男人刚张口,蓝晚清就觉得似是有一股电流随着那低沉的音波钻进她耳朵直击她的心脏,一阵酥麻,腿都有些发软!

蓝晚清:“......”

这男人不仅手长得好看,连声音都该死的好听极了!

纯粹的伦敦腔。

是蓝晚清最喜欢的英式发音。

男人和老外交谈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因为这个角落的空间也不算大,所以她还是把两人说话的内容听的一清二楚。

是关于‘冲浪’的。

她知道,马累北环礁那块是个很著名的冲浪点。

两人说着话就往外走。

蓝晚清:“......”

她站起身,赶在两人拐过去那个隔板之前开口:

“wait a moment ,plz”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有怨鬼找我轮回在线阅读第8章

    第3750次拜月修行玄二狐望着天空中又圆又大,橙黄的,还发出晕光的刚刚移到“崮”位的月亮,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始修行,前面的草丛突然“沙沙”作响,不一阵冒出个草堆来。玄二狐被惊得一跳,就着明亮的月光,定睛一看,那哪里是草堆,分明是个由小小的毛刺球相互粘扎聚成的大型毛刺球。这毛刺球在山上也常见,山里的动

  • 盛世长韵第四章在线阅读

    “哎呦,我说婉丫头,见了大伯娘,不乖乖叫人,还让我住嘴,没人教你个孝敬长辈吗。”这妇人便是周婉的大伯娘,钱氏,她整个人就是她姓氏的写照,把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嫁了周大柱,生了两儿一女,两个儿子叫周得金,周得银,女儿就叫周金珠,充分展示了钱氏对金银珠宝的热爱。钱氏人生的胖,偏偏一副三角眼,里面满满的得

  • 众灵之上在线阅读第四节

    既然大佬都发话了,那就点吧,程弯认认真真地琢磨着该用什么填饱他欲求不满的肚子。然而立在旁边的店老板一脸嫌弃地看着穿着破烂的程弯,一边拍秦厉马屁,“大爷真是宅心仁厚,对下人都这么好,还带他来吃酒。”一边默默点菜的程弯:“……”竟然被当成大佬的小跟班,他表示很不爽。然而店老板似乎没感觉到程弯的不爽,还笑

  • 妖云斋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二天起来后,普林斯小姐便一直在书房里找东西,在辛苦的两个小时过去后,她终于把某个被她压到箱底的电话给找了出来。放下电话许久,对方总算才回复她说没有问题,可以安排好。等菲比终于把事情大致安排好,时间已经推移到了中午。她出书房时哈利早早地就等在了餐桌旁,早餐没吃所以饿得头晕的菲比坐下后什么话都没说。她

  • 乱入柯南世界第一章

    铺着滑软白狐皮毛的软榻上躺着一名面容英俊的男子,男子含着笑,宠溺的望着跪在他身畔替他轻轻捏着小腿的妩媚女子。女子眼波流转,目光妖媚的抛向英俊的男子,轻启朱唇,“卫郎,妾好喜夫人腰间的那块石头,不知卫郎可否让夫人割爱?”男子哈哈一笑,伸手一带,将妩媚女子拉入怀中,“爱妾想要什么,只要替为夫舞上一曲,为

  • 皇权之巅在线阅读第3章

    西漠凉州境内,赤血皇朝帝都白帝城。在一座不起眼的别院内,一老一少两人避开皇室禁卫军的耳目,似是在密谋什么。“小姐,帝陵周围的禁卫军已全部撤走,看样子,是放弃了。”老仆弓着身子,向面前这位身着皇朝军服的女子说明了情况。“是么?”女子微微一叹,神情略显恍惚。过了一会,女子怀揣着不安问道:“水伯,确定没有

  • 西游:吾乃齐天大圣我必戮之

    二月初九,仲春的清晨时分,天边刚刚泛起浅淡的鱼肚白。女子的装扮总是麻烦些的,绮罗衣裙,发髻簪环。等流光从里屋推门出来到时候,左右已经齐坐于饭桌前,等着她一同用早饭了。今天起来的时候,阿左重将自己的骨骼缩成妙龄女子。在她走出来时阿左并没有抬头,只是拿起放在一旁多时的木勺,一勺接一勺将瓦煲里还冒着热气的

  • 团子的老婆是第一财阀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faker都忌惮的人LCK比赛现场的舞台上。去年拿下了2016年全球总决赛冠军,成为历史上首支卫冕S赛冠军,并且以3次夺冠,成为史上最多S赛冠军的SKT战队全员都站在舞台的上方。看样子似乎是在进行一场采访。面对一旁美女主持人的采访,SKTT1几名队员脸上的表情不一。有窘迫,有害羞,唯独一人……

  • 终年不忘第三章在线阅读

    且不提我兴奋过度猛地扑在百鬼丸身上差点把他拆散架的事情,我现在正端坐在小屋的炉火边,在我对面的是百鬼丸的养父寿海。大叔告诉了我迄今为止百鬼丸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从小就被抛弃扔在河里,如果不是被大叔救了下来早就死在了那年冬天。他的身体支零破碎,缺少了很多器官,连大叔也震惊那样的他居然活了下来。我的心随

  • 尘脉之真田 幸村

    真田幸村,是日本战国末期名将,战国乱世最后的英雄。其被岛津忠恒誉为“日本第一兵”。以前手冢曾经调侃过幸村,说如果他能够找到一个姓真田的朋友凑成一对便能够成为日本最强。结果,现在幸村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姓真田的朋友,看着面前戴着帽子的真田弦一郎手冢不由得有点无语,这让他该怎么说才好?时间稍微向前推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