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万历我为王第七章

2021/4/9 12:51:29 作者:春城流浪的狗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万历我为王
万历我为王
作者:春城流浪的狗来源:纵横中文网
阴差阳错,张九爻被选中回到了明朝万历年间武林密宗,掌握之中!两厂一卫,股掌之间!由盛转衰?有我就不存在!我张九爻为扭转大势而来,为的就是锦绣山河永存,繁华盛世常在!

我的对面坐着希尔,他正在闭目养神中,我看着他那毫无愧疚的悠闲样,就气得牙痒痒。我对他大做鬼脸,在我沉浸在打击他的幻想中时,他突然睁开眼睛,说:“尹诺,你知道你现在在谁的地盘上吗,不想魂飞破散的话,就别打扰我睡觉。”我吓的立刻噤声。

因为我们坐在车上的最后一排,所以我只能看到前面零星几个人的背影,我决定离开希尔这个恶魔,站起身往前走去,走在过道上,路过两排座位,我在一个男人的身后停了下来,我试着说:“先生,你对面有人吗?”

他转过头,我一下子跌落在地上,我发誓自己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脸,满脸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前面的头皮都没有了,他看到我的反应,又转过头去。我可能伤害到了他,想对他说对不起来着,可是我被吓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好不容易我站了起来,我转过身想回去,可是看到希尔正看着我,嘴角还挂着笑意,我的自尊促使我继续往前走,匆匆的路过刚刚那鬼魂,说了声“对不起”。

往前去我发现,其他鬼都很正常,只有那个男人的样子太恐怖了。

是那个被/奸/杀的女孩,那个我第一个遇到的鬼魂,她安静的坐着,这叫什么,他乡遇故知吗?我激动的走到她面前。

“hello,又见面了。”我自顾自的坐到了她的身旁。

她好像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我,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

她说:”你也来了,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你。”

我看她今天对我并不排斥,就半讨好的对她说:“你知道,那个坏人已经抓住了吗?”

她脸上有一丝开心:“我知道,他被抓的时候我在场。”

我有一丝疑惑,就问她:“我也在场,为什么没看到你呢?”

她莫名其妙的脸上竟然有了些许红晕,突然温柔的说:“那天是我要离开的时候,希尔先生带我到了抓捕现场,让我了却前生最后的愿望。”

敢情她是因为希尔那家伙脸红的啊,希尔那个蓝颜祸水连鬼魂都不放过。

我接着问:“那和我看不见你有什么关系啊?”

她回答道:“希尔先生说,现在还不是带你走的时候,所以不能让你看到他。”说完她仿佛陷入了那天的回忆,我赶紧打断她继续对她说:“我告诉你哦,那个坏人被判了死刑,而且你的父母也得到了一定赔偿。”

女孩眼里盛满恨意:“他就该死,我父母也不惜得什么赔偿。”

我看她的样子,就想起了她被杀害那天的现场忍不住附和道:“对,大卸八块都不够。”女孩听到我的话开心的笑了,她对我说:“我死前的名字叫王素,你叫什么?”

这是要交朋友的意思吗?之前她嫌弃我是自杀的,现在是要接受我?我一把抱住她说:“我叫尹诺,比你大,也比你死的早,你可以叫我姐姐,你也可以叫我小诺,小尹,哎呀,管他什么,只要你喜欢就好。”她好像被我的热情感染了,也开心的叫我了一声“小诺姐”。

我们就一直聊天,从生前聊到死后。我告诉她空子许就是不需要华生的夏洛克,她跟我说才见到希尔是何等惊艳。

我从她那里知道原来,这列车有好多节车厢,死去的人是按死去的时间分类的,死的人三天内就会被带走,这点上我是个意外,然后到一个地方核实身份,领取车票,等待发车时间。她说她上车时看到这列车是往天上开的,那个中转站一定在天上。

我纳闷着为甚么我没有经过这些流程就被希尔莫名其妙的带上车了,有一种偷渡的感觉。

王素只知道这趟车是开往重生中转站的,而关于重生中转站却一无所知。我知道这一切只有希尔知道。即使我很好奇,但是还是忍住了问希尔的冲动。

以前坐车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把窗户打开,最后爱上了那种风吹在脸上的凉凉的感觉。而且王素说列车是往天上开的,就像听说的那样,让我觉得很好奇,这辆列车的窗户像贴了一层玻璃纸一样,层层图案累积在一起,美丽却也模糊了我们看外面的视线。

我问王素:“你有开过窗户吗,你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吗?”

王素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没有啊,怎么了?”

我满怀期待的接着问:“那有人说,不可以开吗?”

王素吃惊的看着我说:“就算没有,你不会是想要开窗吧.不行啊,小诺姐”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我连忙捂住她的嘴,“干嘛这么大声啊?”

因为王素的大嗓门,招的三两个鬼魂盯着我们看,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希尔,他还在睡觉,莫名的放松。王素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扒开我的手,压顶声音说:“从没有人开过窗的。”

“你就不好奇吗,反正我好不容易死这一次,不看就没机会看了。”我对她说。

她犹豫着:“那,就算是这样,可是...”

“别可是了,我来了。”我往里面挪到窗下的位子上,一把拉开了窗户,窗户没锁,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打开它吗,我发誓这辈子我也不会后悔做这件事。

因为我看见了这世界上最美的景色,在一片云海上开满了我生前最爱的玫瑰花,那数不清的玫瑰花把天边染成了一片妖异的红色,然后我看到了慢慢走来的空子许,他坐在办公室里抬头对我笑,我也很开心的对他笑。然后空子许不见了,我的大学里的朋友们出现了,我开心的朝他们挥着手。他们像空子许一样消失了,我失望极了,这时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了,我的泪湿了眼眶,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在抖。

他慢慢的转过身,向我张开了双臂,他叫我:“小诺,到这里来。”我哭着,喊着“爸爸”就把自己的整个身体往窗外送。

突然一只手拉回了我,他大叫着:“尹诺,你疯了吗?”然后“啪”的一声关上了窗户,我的泪还在脸上流着,模模糊糊的看到希尔那张焦急的脸。

我跌坐在座位上,哭的声音慢慢的从大变小,到最后只有抽泣陪着我抖动的肩膀。希尔一直安静的站在我的旁边,仿佛之前那个暴怒的男人不曾出现过一样。

终于,我哭到自己都觉得索然无味了,就像忘记了一开始为什么而哭,就像只是为哭而哭一样。

“哭够了,就把脸上的那些道道擦一擦,别再抽抽了。”希尔把一块手绢准确无误的丢在我的脸上。

我乖巧的拿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用还有哭腔的声音说了声“谢谢”。然后就低着头盯着手中的手绢,上面绣着一朵我从没见过的花朵,妖异浓艳的血红,伞状的花瓣向上翻卷着,像一只手一样摄住人的心魄。

“擦好了,就跟我走吧。”希尔说。

我抬起头看着希尔,问道:“走去哪里啊”

“哪里?呵呵,我还以为你开窗的时候就准备好接受一切了呢?”希尔阴阳怪气的说着。

我看了看对面的王素,她心疼的看着我,却没有给我任何提示。

“接受什么啊?”我问希尔。

“惩,罚。”希尔嘴里慢慢的吐出这两个字。然后就微笑的看着我。不管他笑得有多好看,现在我只觉的恐怖阴森。

我试图狡辩:“你有说不能开吗?”

“没有”,我听着他的回答有一丝喜悦。

他接着又说:“我也没说可以开。”

“是啊,所以说我没错啊,对吧?”我期待着他的回答。

“那我错了吗?”希尔反问我,我赶紧讨好的说:“您也没错,是这规矩定的不全面,需要改进。”

希尔点了点头说:“没错,你说的有道理。”

我开心的雀跃了一下,我递给王素一个眼神,却发现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希尔。我只好无奈的看了一下四周,结果每个人,不,每个鬼都和王素一样,如我所料,希尔的长相在阴间也很吃香。

希尔转过身,说:“你没错,可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了,这是我的地盘,如果你不想魂飞魄散就跟我走,然后心甘情愿的接受惩罚。”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庆幸被威胁的不是自己。

我不懂,我都不怕从人变成鬼,为什么却怕魂飞魄散连鬼都做不成,莫名的惜起命来。希尔往前走了,我也起身慢慢走在他的身后,现在我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老人们说的,十八层地狱的各种刑罚,什么下油锅,走刀山,割头剔骨之类的,即使只是想想,都足以使现在的我害怕到双腿乱抖。

希尔突然停下来了,没办法走直线的我一下子撞到他的背上。

我龇牙咧嘴的捂着头,却不敢吭声,现在的希尔就是我眼中的嗜血阎罗,别说只是磕到我的脑袋,就是割下我的脑袋,我都不敢埋怨一句。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希尔转过头好笑的看着我,又转过身去。打开了在这节车厢尽头的门,走了进去,我犹豫着,可怎么都迈不开脚。

里面的希尔,一把,把我拉进去,门自动关上了,隔绝了外面那些各种看我的视线。

我傻傻的站在那里,不敢睁开眼睛。过了好久,周围没有声音,身上也没有痛感。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就是一节空空的车厢,希尔正靠在座位上睡觉。

我慢慢的走到他跟前,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我能做的好像只有安分守己的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希尔还没有醒来的意思,我在忍不住用手推了他一下:“那个,希尔先生,你醒了吗?”

“如果,你不推我的话,就一定没醒。”他悠悠的说。

“请问,不用惩罚我了吗?”我心里祈祷着他说“是”。

希尔打了个哈切,说:“我正在惩罚你啊。”

我疑惑的问道:“有吗?什么惩罚啊,我怎么不知道。”

“罚站啊,尹诺,你真的是笨死了。”说完又闭上了他的美目,睡过去了。

我真的很想给他一巴掌,再给自己一巴掌。

这明明在玩我吗,害我天人征战了这么久。

我暗自发誓我再也不要被这个家伙耍了,以后他连着上次那笔账一起被我双倍记恨着。

我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管他会不会魂飞魄散呢,我不在乎了。

接下来,我睡了我永生以来最香的一觉,以前活着,睡不着,就吃安眠药,死了,游移在人间时,也没有睡过觉,只能看着空子许睡,现在,在开往中转站的列车上,我睡着了,睡得很沉,睡了一个无梦的觉。我分不清是因为之前哭的太累了,还是在这里站的太累了。

睡着的我并不知道,对面的希尔睁开了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流露着说不清的情愫。

醒来后,希尔就不见了,桌上多了一张字条,上面凌乱的字迹,我很艰难的辨认出来,“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为何,我把这张字条和那条手绢放在一起,在我的上衣口袋里。

我走出了这里,开了门,大家都惊讶的看着我,是惊讶我的完好无损吗?

王素赶紧跑过来,一把扶住我,声音中隐含着担心:“小诺姐,你没事吧,我担心死了。”

我回答着:“没事啊,我很好。”

“啊,没事,怎么会没事呢?”王素不相信。

“怎么,你希望我有事啊?”我反问她。

她紧张的摆着手,说:“没有,我发誓没有。”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放开手,说:“不理你了。”

其实接触下来,会发现王素是个很可爱的妹妹。

我们回到座位上,王素就开始讲述昨天那场对她来说没经历也惊心动魄的事情。

“你知道吗,昨天你开了窗之后,就一直在对着窗外笑,我看着吓死了,然后你就开始哭起来,把身子往窗外伸,我叫你你不应我,眼看着你就要掉下去了,我拉不住你,希尔先生一下子出现把你拉了回来,我从没见过希尔先生这样子,说不通,又焦急,又生气,看你哭的样子,又于心不忍,希尔先生真是个好人,他救了你,你一定要好好谢谢他,希尔先生肯定是天神一样的存在......”

王素一直巴拉巴拉的说着希尔,我想起希尔昨天耍我,现在还一肚子气呢,我就趴在王素耳边坏心眼的说了一句话:“我告诉你,小素,你不要说出去哦,希尔的脸是假的,其实他长得比后面的那个鬼还丑,那张漂亮的脸是用法术变得。”王素转身看了一眼那个满脸伤痕的男人,满脸惊悚的转过头。

她摇着头仍不相信希尔的如花美颜是假的,更不相信他会长的和那个男人一样恐怖。

我只好对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吗?”王素摇了摇头,我假装陷入恐怖,捂住自己的心脏说:“因为,我只看了他一眼,就被吓晕了,刚刚才醒。”

王素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之后再也没说过希尔了。

我开心的自己的诡计得逞了,成功让希尔掉粉。背后抹黑他,对我来说也是报仇的一种方式,我是个恩怨分明的女人,就像记得他耍我一样,我也知道他救了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最强召唤抽奖系统在线阅读漂亮的老师讲课好?

    “看来,我们以后就有两位‘老班’了!”肖小笑说。同学们都习惯把“班主任”称作“老班”。“那我们就叫石老师‘大老班’,叫葛老师‘小老班’。”田田说。“不好听,不好听!”范弥胡摇着脑袋,“石老师还是‘老班’,葛老师我们就叫她‘小班’!”肖小笑对这个叫法很有意见:“不行,‘小班’不是我班长吗?”“你就改叫

  • 极恶圣人[异能]之回家扫墓(1)

    阳春三月,湘南的一个古镇,正是山花绽放之时,无数的踏青者在古镇的山岗上,沐浴着春天温暖的阳光。一阵阵的春风吹着每一个人的发梢,呼吸着山岗上那新鲜的空气,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青青的树,绿绿的草,都呈现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随着春风的轻轻吹来,那满山的山花香夹在清晰的空气中,真是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 不灭之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2017年五月一号,这一天是五一黄金假期的第一天,但是洛晨却选择留在公司继续工作洛晨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在汉东省名不见经传的小广告公司,因为公司利润不高,所以像洛晨这样的小职员,月薪就只有三千多这些收入,扣除母亲的医药费和自己的房费、水费、电费,基本无余,但是洛晨相信,凭着自己的努力,生活一定会一天好

  • 秘术:鲁班咒在线阅读第七章

    卫国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就算别人不会联想那傻子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们也会想你会不会跟那傻子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或者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傻子。”“喜欢他!?”卫宁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那些人怎么想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好吧我直说,我之所以选那个傻子当队友,是因为我想要打破学院的记录。”“什么

  • 猎天争锋在线阅读第八章

    七个小光团,缓缓变化成七柄形态各异的长剑!七柄长剑,分别有着不同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剑身上雕刻着奇异的符文,看起来十分的神秘!“北斗七星的本源,凝聚成七色剑,那么你们就是北斗七剑,名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紫微看着漂浮在面前的七柄长剑说道。这七柄长剑为北斗七星的本源所凝聚而

  • 大佬都是我前男友在线阅读第8章

    “这是什么?”刚睡醒她还有些懵,并没有伸手去接。两人虽然在昨晚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但说实话,她心里并没有把他当男友。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道理她懂,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收获都需要付出代价,所以她从不轻易要别人的东西。“信用卡。你以后别去做家教,也不准去广场卖画,任何兼职都不准做。”他知道她还去各种店

  • 重生之我是小明之不知姬将军的眼中还有没有王上(求鲜花 求支持)

    暴君系统?暴虐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穿越者必带的金手指,自己也将会如那些系统流小说的主角一般,虽然要完成各种各样奇怪的任务,但是最终必定会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过上没丨羞没丨臊的生活?听这个名字,是要老子以后当皇帝?在这个世界,以这样一个身份,当han国的王问题不大,但是要当皇帝,这就有些困难了吧

  • 封魔师之幼崽期

    不等这些孩子有什么准备,只见周围的发球机突然变了,变成了十台,将他们全都围住。“酷拉皮卡哥哥,我好怕呜呜。”沢田纲吉小手紧紧攥着酷拉皮卡得衣服,眼中仿徨不安。“没事的,哥哥会保护你的。”酷拉皮卡心里也非常紧张,但是性格温柔的他还是冲沢田纲吉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幸村精市叹口气,没说什么。那边,轰焦冻上

  • 月影飞扬(网王同人)在线阅读第10章

    花暖阳只觉得自己浑身疼的难受,仿佛被马车倾轧过一样。不过,这个形容词可不是乱说的,咳咳咳,容易引起误会。花暖阳其实人已经清醒了,但就是不愿睁开眼睛。想想自己做的那些事,醒来肯定会被骂的。但是,谁知道我居然不能接受这个世界的内力啊,谁知道上官飞燕的毒还带时间的啊,谁知道技能那么耗蓝而我的蓝又那么短啊。

  • 苍穹斗之废材太嚣张异世召唤

    血色苍穹,笼罩一片原野。流光逸彩的草地上,五色的蝴蝶翩翩飞舞,万花丛中,一位身着淡蓝羽衣的少女,脸上洋溢着纯真幸福的笑容,她尽情的追逐打闹,跑跑跳跳,如仙子一般,婀娜多姿。此刻,不远处的山坡上,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翩翩美少年,他静静地看着草地上的少女,眼神里含情脉脉,闪着明亮的光辉,仿佛像是一颗璀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