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心痕记凡界篇在线阅读第6节

2021/6/12 6:46:28 作者:灶台煮玉米 来源:纵横中文网
心痕记凡界篇
心痕记凡界篇
作者:灶台煮玉米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片痕迹,这是一杯清茶,这,也是一个记忆………若她的存在是一个记忆,那我就愿为那一个个画面,只因有她;若这一切都是痕迹,那我愿成为大地,承载这一切痕迹………我的生命里他们的痕迹成为了心中永远的痕!这痕不是殇曲,而是需要用一生去铭记和感悟的记忆!只为……这一生,再也没有遗憾!!此书为《心痕记凡界篇》,讲述了李毅然在凡界的点点滴滴......

钱老大进屋后,看到钱老二正躺在床上,拿后背对着自己,他琢磨了一小会儿,到底还是没忍住,开口责问道:

“你说你,换了一辈子还是改不了这脾气?”

“……”

“你跟官府闹,最后能闹个什么结果?还不是咱们自己倒霉?”

“……”

“特娘的,你不说话就行了?上辈子咱俩就死在这上,这辈子你还不改,以后这日子我特娘的也不过了!我也抽风,爽了就好!”

吵架这个事情吧,也得有人打个对手戏,不然就好像把力气撒在空气里,无处卸力,就越说越生气,越说越离谱,钱老大现在就进入了这么个状态。

“你还特娘的装睡?你给我……”

话音未落,钱老二突然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此时天已经黑了,借着窗外的月光,钱老大只能看清一个黑影坐在床边儿,双肩一上一下,喘着粗重的呼吸。

“行吧,算了,以后别再胡闹了。”

钱老大把音调放低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害怕对方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还是有些心疼,反正自己心里的那股火儿此时消了不少。钱老二还是一句话没说,又躺了回去。

“我去杀条鱼咱哥俩吃吧,刚才鱼又……”

钱老大话只说了一半儿,他本想说“鱼又少了两条”,怕再刺激了老二,就把后半截憋了回去,只默默出屋上了渔船,捞出一条鱼,锁了鱼舱,然后在船上拾掇好,才带回屋里。

锅里舀进些水,鱼一扔,再从墙边儿的破架子上取下盐罐儿,往里洒了洒,也就差不多了。火点着后没过多久,一股香气便扑鼻而来,虽然没啥油水,没啥香料,对劳累了一天的人来说,这就足够让人垂涎欲滴了。

钱老二面朝墙,可以看到火光和人影在墙上晃动着,很快那鱼肉的香气就不受控制的吸进了鼻腔里,然后口水立刻就分泌出来的,量太大,以至于不咽就含不住了;他只好悄没声儿地咽了一口,可这口水一下肚儿,就仿佛勾出了馋虫,立刻觉得更饿了。

“老二,鱼好了,吃点吧。”

钱老大这话儿递的正是时候。

钱老二从床上慢慢爬起来,又慢慢走到灶台前的小马扎上坐下,摸黑可以看到两个破碗已经摆在了灶台上,还盛好了鱼。钱老大正坐在一旁,手里拿着两副筷子,就那么盯着钱老二不说话;钱老二不看他哥,盯着那两个碗,手里空空如也,同样不说话。

小屋里黑漆漆的,静悄悄的。

当年吴氏兄弟的爷爷还健在时,吴氏兄弟上过两年私塾,学的是四书五经那些旧文化,当时吴老二只有五岁。一个五岁的小娃子,你让他背《论语》,哪有不闹心的,所以吴老二就总偷偷跑出去玩,自己玩不算还得拉着哥哥一起,因为一个人不好玩啊。

吴老大当时七岁,最喜欢读的是《三国演绎》、《隋唐演义》这些,也喜欢看《三国志》、《史记》等史书。他们的私塾老师水平也差点儿意思,主要就是死记硬背,很少讲解,吴老大后来长大自己教书了,甚至怀疑当年那老师到底有没有能力讲解。吴老大胆子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没那个歪歪心儿去逃课,可一旦有人撺掇他,心底就发痒了,最后少不了还是跟着吴老二屁颠儿屁颠儿地一起跑出去撒野。

偷玩哪有不被抓的,等父亲打他俩屁股时,自然是认为大的带着小的不学好,于是吴老二往往打得轻,哭哭啼啼就混过去了;而吴老大总是得结结实实的挨上一顿板子才算完事。就为这事儿,到吴老大临死的时候,都没忘了拿出来说道说道。

可挨打归挨打,而且越打越反而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那时候兄弟俩感情好得很,天天形影不离,吃啥都得掰两瓣儿。

后来爷爷去世,紧跟着娘又跑了。

吴氏兄弟的娘跑的那年,吴老大刚十岁,吴老二八岁。这女人其实也真的不容易,当初她嫁给吴家的时候,嫁的是镇子上的吴家,嫁的是秀才吴少爷,生的是小少爷,还是俩;后来她跑的时候,离开的是村子里的吴家,离开的是作为农夫的吴秀才,甚至还不如干脆就是个农夫吴老汉,毕竟农夫吴秀才压根不干农活儿。当时,家里生活的来源,是靠变卖最后那点儿家底儿,还有吴老夫人和自己一起弹棉花织布。

倒霉事儿在那几年一桩接这一桩,这苦难都是兄弟俩一起承担的,就算哭也能有个人抱一抱,说说话儿,感情就更加深厚了。

现在,这黑灯瞎火中沉默的二人,气也气过了,静也静下来了,自然都只能是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还掺杂着钱氏兄弟那凄苦的回忆,一时间心头百感交集,钱老大知道兄弟心里憋屈,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憋屈?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把筷子递了过去。

钱老二张开嘴,想说句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到底还是没说出口,只默默接过筷子吃了起来。

借着月光和剩余的点点炭火,兄弟二人吃着鱼,越吃越香。人啊,肚子终归是最大的事儿,肚子舒服了,心里也就跟着舒服了许多,舒服了许多的钱老二,这次终于开口了:

“老大,煤油灯里还有油吧?”

“有,不过别点了,没必要。”

“你也不怕吃鼻子里?”

“我怕塞你鼻子里。”

“来,你塞塞看,猜猜是鼻子里还是嘴里。”

“来了。”

“你把鱼刺拿一边儿去。”

“哈……到底是鼻子还是嘴?”

“拿走!别逼我……来,你也试试。”

“好好,你住手,我就住手。”

……

“诶,老大,别说这鱼真挺鲜的,你放了不少盐吧。”

说到这个事儿,钱老大突然来了精神,他回身从架子上摸黑儿拿下盐罐子摆到钱老二眼前的灶台上,语调中带着兴奋说:

“老二,你看这一罐子的盐啊,这可比咱们当初吃的爽。”

那是个一只手都握不住的罐子,要知道古时候盐是精贵东西,一般家儿都只能买几小撮,小心翼翼的用才行。

钱老二放下碗筷,双手捧起罐子放在怀里,然后用一只手指沾了下,伸到嘴里品了品。咸中带苦,没有官盐纯,毕竟是自己煮的,步骤不那么全。他心里立刻升腾起一个想法,但没敢说出口,这会儿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愉悦,可不能再随便打破,于是只说了一句:

“好东西,真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罗志之背后嚼舌根

    他原本以为这个姑娘是想要找借口下车糊弄自己的,没想到这男人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那,那你要在哪里下车?”想到刚才宝马车被撞开的那一幕,司机师傅心有余悸的吞了口口水看向苏婧。“哪里都行,你先开快点把他甩掉,拉开距离后我就下车。”窗外荣西决的声音还在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苏婧全然不顾荣西决说什么,只是指

  • 宇宙开荒者在线阅读第1节

    莫氏集团,A市首屈一指的财阀。此刻,正举行着新品发布会,名流云集,镁光灯闪烁。而站在主席台上的那个拥有着冷峻面容的男子,无疑是媒体们争相记录的焦点。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光洁白皙,举手投足之间张扬着他的高贵与优雅。眼前的这个人,才刚刚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莫氏掌舵人,他的睿智沉稳

  • 末日都市之破面兵工厂第3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座位上,加入了早读的行列。全新的一天也在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中拉开了帷幕。“叮铃铃”,上课铃响了。第一节课是语文课。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进教室,用威严的眼神将教室扫视了一遍,随后缓缓走上讲台。这个男人就是伍烽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朱飞,人送绰

  • 所有人都想当我的腿部挂件十八块八

    身上最后几十块钱给了夏蔓,除了公交卡和手机里不能提现的话费,夏花又身无分文了。好在这么多年下来,她也习惯了,只要她还在,苦点难点,明天总会有希望。到市区的时候已经下午七点了,夏花按照陈乔木给的地址,在离陈家别墅最近的公交站下来了,那里不通公交,接下来的路只能靠她两条腿走回去。两场秋雨一下,天气就有些

  • 无限之魔人之因为,我在这里,我是林紫罗(3)

    “啪沙……”“来了,快跑!”紫罗小声地警告月轩,紧忙钻到暗暗的草丛里。“那……”她连忙捂住月轩的嘴,做了一个嘘的姿势……“别说话,别让他发现我们在这里!”“哦?嗯嗯!”月轩无声地点了点头。大叔将买来的包子往车上一放,拉帘子就:“喂,买来了……咦?!人呢!”大叔马上环顾四周:“可恶!被逃了!(摸车座)

  • 贫道在下在线阅读第1节

    睁开眼的刹那,我习惯性将手伸向旁边,已是一片冰凉。“一,二,三……”我在心里数着数,最终确认,昨天整整一天,我和顾涛只说了六句话。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如此的冷淡?我有点记不清,我只记得顾涛现在和保姆小兰交流时都比和我热切。“张姐,早饭我给你端上来了!”门外传来小兰甜美的声音,当初她能从众多应聘者

  • 超凡无影兵王婚礼风波1

    婚礼前两天,彭明张婷两边的亲戚朋友也纷纷前来,特别是张婷那边的人,汽车一辆接一辆的接踵而至,各个穿着西装革履,光鲜亮丽,一时之间,整个村里闹得沸沸腾腾,各个都知道了彭明娶了个有钱人的女儿,村里的小孩子一看到那么多汽车,更是各个争先恐后的前来查看,眼睛亮亮,他们都听家里的大人说了,彭家的一个哥哥要结婚

  • 机械领域降龙十八掌

    “两位客官,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万妖城内的一座小酒馆中,一个羊头的妖怪正在热情的招呼着独孤恨天和鸡尊。“先上点吃的,至于住不住店,吃完再说吧!”鸡尊说道“好嘞!两位客官先坐,您的饭菜马上就到”半个小时,鸡尊和独孤恨天吃完饭后,鸡尊很舍不得的丢给羊头妖怪一个晶体,说道,来上两个房间,我们要休息了,说完

  • 在星际做美食直播爆红了之倚靠在他腿上(10)

    好奇的叶婉抬起头来看舒七。当看到他满头大汗,脸上的黑巾都汗湿了一大片,叶婉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还以为你不怕疼呢!”不等舒七回话,叶婉又低头开始忙碌起来。把小盘里的肉线和缝合弯针浸在沾棉面的酒精里,消毒后,叶婉这才注意到,舒七左手握在小圆桌的边缘,他握得非常的紧,青筋毕露,像是要把小圆桌握碎一般的可

  • 水晶的守护(海贼王)之陌生的妹夫

    第5章陌生的妹夫夏然也没想过,冷爵夜会突然出来,她讪讪的笑了一下,迎过去道,“爵夜,我妈和我姐都到了,你怎么出来了?”“我正好有个饭局在楼上,你们先吃。”冷爵夜眸光含笑启口,朝苏锦秀颔了一下首,低沉的嗓音唤了一声,“妈。”喊完,他高贵的颈项转向了呆若木鸡的温馨,长腿迈了两步,离她仅半米之远。温馨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