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大佬她又在末世开挂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6/12 4:58:33 作者:姑娘横着走 来源:小说阅读网
大佬她又在末世开挂了
大佬她又在末世开挂了
作者:姑娘横着走来源:小说阅读网
池夏觉得,时空管理局投放人员的智商和脐带,肯定是一起剪断了。不然,怎么会将明明该去退休养老的她,投放回了末世?还是那个她曾今为了快速完成任务,三言两语就将男主伤到黑化,又推入丧尸群的世界。来都来了,既然是养老,就要物资多到手软,小弟多到腿软,怼人怼到舌软。至于那些‘天晴了,雨停了,他又觉得他行了’的极品们,尽管放马过来,毕竟她是搞过垃圾分类的人。总而言之一句话:姑娘我要横着走!男主:“你瞎么?!”池夏:???男主:“撞到我心口上了!”池夏老脸一红,默默放下已经撸起的袖子。

太康九年,阳春三月。

正是桃花与蝴蝶翻飞,黄莺共春燕一色的好时节。商贾云集,人烟稠密的铜驼大街,分开了京都洛阳的南北轴心。依《周礼》“左祖右社”的说法,夹街而建官署、太庙与太社,形成了全国最顶尖的权力中心。

达官显贵的宅院,因此,便就集中建立在了东北角的建春门下。

在这一片“高档住宅区”中,有一组布局为梅花形的东汉式住宅,依照八公品级的规制而建,进深五重,上下两层,附建园林,屋舍颇侈。

这便是卫玠的家了。

司空卫府。

卫氏族人聚族而居。

刚过了三岁的生辰,卫玠就拥有了一座只属于他的独立小院,楼阁亭台,假山池塘,无一不缺,无一不精。院内还配置了婢子老妇八人,书童仆役八人,奴隶数十人,前前后后三十几口,只伺候着卫玠这么一个小郎君。

‘祖父真的是廉洁的清官吗……’卫玠时常生出这样的担忧。

如果说西晋清官的家眷都是这个排场,那贪官得奢侈成什么模样?怪不得都说西晋短命呢……这能不短吗?

卫家二郎卫璪(zao)来时,就看到飞檐下的自家三弟,又摆出了这么一副“忧国忧民”脸。

卫玠才三岁,只有三头身,却已生的唇红齿白,粉雕玉琢,小小、软软的一团,好似玉人般玲珑剔透,特别是一双会说话的点漆黑眸,又大又圆,就像是挂了霜的黑葡萄,不管卫玠做什么,都能形成一种天然萌。是目前卫家自引进王家的优秀基因后,产出的最优秀的合资产品。

所以,哪怕卫玠在发愁,都愁的格外可爱。

“三郎这是在想什么?”卫家二哥没急着和弟弟打招呼,先开口寻问了一下弟弟身边伺候的婢子。

卫玠“想事情”时,不爱让人近身伺候的毛病,全家皆知。婢子小僮都很识趣,一早就退到了廊下,一个既不会扰到卫玠,又能时刻不离的看着卫玠不让其出事的距离。

几个衣着鲜亮、款式统一的婢子,见到卫璪,先是齐齐行礼,然后才回了话:“三郎君说是要‘思考人生’呢。”

说完,几个婢子皆抿嘴一笑,没有丝毫做作的感觉,只有一股子从内散发出来的天真烂漫。这些婢子都是跟着王氏,从王家嫁到卫家的良生子,为仆不为奴,胆子大的很,连小郎君都敢逗趣,举止却不失礼,只一派落落大方的通透模样。

卫璪也忍不住的跟着笑了。

思考人生,确实是只有他这个弟弟才能说得出来的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想来的古怪说辞。

卫璪比卫玠大七岁,已经是个十岁的小大人了。对卫玠这个一母同胞的幼弟,总是格外的关注与照顾,自觉这是身为长兄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是甜蜜的负担。

被“负担”了的卫玠同学,也终于发现了他亲哥。初春的朗日下,轻风徐来,桃花扑面。廊腰缦回上,大袖翩翩的陌上贵公子,褒衣博带,腰佩长剑。见卫玠看过来,黑发少年唇角向上,眼含笑意,此中的喜爱亲近之意自是不必言说。

那就是卫玠这一世的兄长,卫璪,卫家二郎。

璪,《礼记》有云,璪十有二旒。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说,用彩丝贯玉在帝冕前下垂的装饰。也就是美玉。基本上带王字旁的生僻字,都有美玉的意思,卫玠的玠也是如此。

虽然卫玠在初次听到哥哥的名讳时有点囧,卫璪,喂枣,讲真,少年郎啊,给你起名的祖父和你真的没仇吗?

不过那并不妨碍枣哥,咳,是卫璪同学,真的按照名字里所含有的期望,一点点的成长为了今日美玉一般光彩照人的少年。

——作为卫、王两家的第一个合资产品,卫璪同学的长相也是十分给力的。

卫玠从小就喜欢亲近卫璪这个哥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特别是枣哥还是个对卫玠很好的美人,兄弟俩的关系就更融洽了。

卫玠一扫那点因为发现金手指也是文言文的小情绪,高兴的招招了不足成人手心大的小手,示意枣哥上前:“大兄来吃羊酪啊,二舅才着人送来的。”

卫璪行二,不过那是按照整个卫家孙子辈的序齿情况排下来的。在卫玠这里,卫璪只是他的大哥。

卫璪几步上前,与卫玠一同坐于廊下。看了看雕花小几上精美的羊酪,又看了看院内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向荣之景,自觉十分手痒,便戳了戳弟弟光洁白皙的额头:“你倒是惯会享受。”

卫玠一直防着枣哥的“毒手”(全家都爱对他“动手动脚”),奈何年纪是硬伤,身手不及卫璪,被戳了个正着,不疼,但还是会怨念。只能利用精神胜利法,不断在心里默念,我灵魂比枣哥大,我灵魂比枣哥大,我不跟熊孩子计较,哼。

卫璪却是越戳越上瘾,同样是被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养大,怎么弟弟就这般好摸呢?皮肤光滑有弹性,还带着绸缎般的微凉,手感十足。

“二舅说这羊酪有润肺、止渴之效,做来十分不易。光选择合适的羊乳的工艺,就不下十道,熬煮时还必须让心思细腻的婢子专门看管,在最恰当的时机起锅、封存,才能有如今这雪腴霜腻、吹气胜兰的模样。舅舅那里也只有很少的一些,就送了大半过来,大兄快尝尝。”

说是羊酪,其实在卫玠看来,就是布丁的祖宗,简直是吃货的福音。

不过,卫玠对羊酪大赞特赞的理由,还是希望能借此来分散一下枣哥过剩的精力,不要再戳他的额头了!

卫璪……其实并不好这种软糯的甜食,在弟弟两眼放光的对他介绍时,他只注意到了小孩子音清目润的可爱模样。

卫璪心想,有些说话晚的孩子,在自家弟弟这个年纪,都未必能说出完整的句子,真难为三郎能记下这么长的话,并全部说给了自己听。这幅急于献宝的样子,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爱吗!我的弟弟怎么能这么可爱!

——在小学生的年纪,枣哥明显想的有点多。

卫玠:“……”怎么介绍着介绍着,反而起了反效果呢,掀桌。(╯‵□′)╯︵┻━┻

卫璪最后也就意思意思的吃了一小块羊酪,一是因为他不好这口,二是因为他知道卫玠爱吃,既然难得,自然是要全部留给弟弟的。

卫玠这才给了卫璪一个“小伙儿,你很有前途嘛”的点赞眼神。

这大概就是胎穿的好处了,他能再享受一遍“在只剩下最后一块糕点时,全家都肯定会留给他”的美好童年。卫家人口简单,关系和睦,长辈们都很友爱小辈,这让深受小说荼毒,做好了为宅斗奉献终身的卫玠,在有些遗憾的同时,又有些欣喜。

卫玠穿越前是独生子女,父母又早逝,一直都很向往能够再次拥有亲情。

“不可总是劳烦二舅,知道吗?”卫璪见弟弟吃完心满意足了,这才斟酌着语气,以一种不会惹人厌烦的态度,对弟弟谆谆教导道,“二舅自举家搬去北邙后,一来一回京中需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很是辛苦。”

“我懂。”卫玠一板一眼的点点头。

卫玠感觉自己回话时可认真了,可惜,枣哥却只看到了幼弟故作成熟,努力绷着小脸的可爱。萌点再一次被戳爆的结果,就是卫璪情不自禁对弟弟开始了新一轮的“蹂-躏”。

卫玠终于怒了,奋起反抗,一边被揉脸,一边口齿不清道:“待阿娘、娘回来即告知。”

换个说法就是,你欺负,我给你告我妈呀QAQ

枣哥却笑眯眯道:“你告吧,随意告,阿娘随皇后娘娘去西郊祭蚕神了。”

三月初七,正是一年阳春好时节,万物芳盛,杨皇后亲下西郊,采桑养蚕,为天下表率。内外夫人及受封命妇百余人,熠耀景从。

卫玠的阿娘卫王氏,就在外命妇之列。

虽然王氏只是从了丈夫品级而被封赐的五品宜人,却也没有谁敢真小瞧了去。卫玠的祖父卫瓘,已官至司空,正一品,八公中的一公;外祖父王浑,是尚书左仆射,正二品,有望在明年升任司徒,八公中的另外一公。兼之卫王两家都是全国驰名品牌,咳,不对,是名门望族,身为王氏女,卫家妇,卫王氏还是很有几分薄面的。

阿娘去陪皇后娘娘玩表面功夫了,这事卫玠是知道的,但他相信他娘很快就能回来,拯救他于水火,顺便为他“主持正义”!

枣哥却不慌不忙,献上最后一击:“从西郊回来后,宫中肯定留饭,阿娘是要随四叔母和二舅母一起的。”

卫玠的四叔母与二舅母都是当朝公主,一个是皇帝的女儿,一个是皇帝的妹妹。

西晋开国不久,当今圣上最喜欢做的,就是拿妹妹、女儿与各个世家做政治联姻,用以抬高皇室在世家心目中的地位。卫家和王家就都有一个这样性质的公主。卫玠的阿娘摊上这么两个难伺候、高地位的妯娌姑嫂,却依旧能游刃有余,处的欢欢喜喜,可见手段非凡。

不过,宅斗技能非凡,也是有好有坏,好比此时此刻,坑坏了儿子QAQ。

阿娘,你快回来,我承受不来……/(ㄒo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楚乔传同人(岁晏知君归不归)之韩信又惹祸了(9)

    周钦低声呢喃了一句,将目光移向李白说道:“贤侄啊,伯父虽然想和你畅聊一夜,可刺史登门来请,伯父也不好拒绝。”周钦似乎有些为难,想了一会之后,继续问道:“不如这样,贤侄陪伯父跑一趟,如何?”“好啊,正好侄儿肚子也饿了。”本来周钦认为以李白这等身份,是不屑参加区区一个刺史的宴会,却没想到李白竟一口答应。

  • 追妻在线阅读第2章

    松软舒适的大床,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味,以及耳边不停歇的小声交谈声,床上的少女终是忍不住手指动弹了下,接着缓慢的睁开了眼。守候在一旁的两个丫鬟见主子醒了连忙齐声关切道:“四小姐,您莫乱动,当心伤口。”少女一愣,面前这两个丫头不是绯红和妙蓝吗?怎么她们面相看起来如此青涩。最关键的是自己分明已经被君承轩赐

  • 末代天策第四章

    情人节过了之后,陈月依旧天天来幸福花店报道。王瀚晨虽然感激,但也越来越替她揪心了。按理说,初三那寒假叫寒假吗,聊胜于无的七八天时间罢了,眼下估摸着早就已经开学了。人家那边学校里复习的如火如荼跟打仗似的,而他家陈老师却还这么闲云野鹤的......也不知她心里是真不急还是装的不急。他也是纳了闷了,调查组

  • 唤我之名第八章在线阅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终于传来了脚步声,黄毛不知从哪里掏出了把刀在手里把玩着,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处。先进来的是顾明泽和沈慕钧,紧接着子弹与石头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看到他们走了进来,黄毛突然起身走到了叶南嘉身旁。“看看人全到齐了。”“黄毛你什么意思,有什么事冲我来,抓南嘉干吗?”“你翘了老子的

  • 我的歌坛第2章在线阅读

    【叮……宿主已成功接收万达小区16号楼产权,可以随时查阅楼盘信息】听到系统的声音,杨辰的情绪暂时缓和许多,紧跟着面前出现一块虚拟的画面。画面简单整洁,每一项功能布置的井井有条。每一个房间号的信息都可以查阅。同时还有即将到期和未到期的租户信息。杨辰点开了即将到期的页面,租户信息一览无余。【703,面积

  • 夏目百物语除秽

    悟吉塔也看了许多他的同龄人,而那些谈论中所提到的悟永逸、悟天磊、悟婷秀等人今日都没有在场。毕竟他们都超过五岁了,自然是拔过尾巴了。那些所谓五岁的他的同龄人,此刻无一不是带着惊恐的表情,甚至有些胆小的都在父母怀中低声抽泣起来…倒是悟吉塔形成了一道风景线,顶着一个尾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大典开始。“娘,

  • 乱世谋身在线阅读第3节

    韩河此时都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眼前这一切他都不敢确定这是真的。一群人正在厮杀,场面极其的血腥。离韩河最近的那人被一个蒙面人手起刀落,将那人斩于刀下,血液溅在韩河脸上,韩河吓的大叫往后退。而那蒙面人似乎没有发现韩河的存在,转头朝着其他人扑过去。战场中有些人实力极其强横,他们的交手都能使周围巍然屹立的

  • 别信大佬哭唧唧[无限]在线阅读第八节

    沈思晚都喝大了,哪里会回答他的问题。齐念沉突然想到车上的导航上应该有她家的位置,急忙去翻导航,找到两个常去地点,排除了工作室的地点,另一个应该就是沈思晚家了。齐念沉按着导航上的路线开到了沈思晚家,可是等开到终点了,又犯难了,导航上没告诉具体位置啊,他不知道她住在几楼啊。齐念沉试着摇了摇沈思晚的胳膊看

  • 欲与江山醉在线阅读第2节

    晨曦城外,余晖山脉山脚,余晖平原。冬季的余晖平原看起来没有前些时候那般绚烂多姿,刚刚秋末冬初的季节,平原上的火桑花已然随着北风飘落,洋洋洒洒的花瓣,血红般妖艳。为寂寥的平原铺上了一层火红的嫁衣。没有了昔日百花争研的娇媚,却多了几分凄美。据说这火桑花是从大洋彼岸一个叫罪州的地方传过来的。是一个不为人知

  • 经年指间@顾江翎

    走廊地上散落着一些鹅绒,顾西辞走到客厅,发现更多的鹅绒,哪里来的?走几步发现两只干瘪的枕头,这无疑就是答案。沙发旁边还散落着几个空水瓶,顾西辞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这里看起来,好像这里经历过一场挣扎,打斗。看走廊鹅绒多散落两边,中间空出的情况,这是拖拽的痕迹。难道?不可能!顾西辞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