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夫人请上座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2 5:49:20 作者:杉杉是棵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人请上座
夫人请上座
作者:杉杉是棵树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我见大理寺卿多妩媚》,二月十一日开文,欢迎收藏。我见大理寺卿多妩媚,怎奈大理寺卿对我横眉冷对。谈情破案两不误,看了不吃亏,收藏不上当。作者君吃苦耐劳不断更,坑品有保证。许家是几百年的世家,虽然自隋唐以后,世家渐渐没落了,后代子弟也是考科举,但是,根基还在。联姻的对象,也多半还是世家。可是,架不住许家出了个另类。许复,许家第三代嫡长女,德言容功,样样优秀,据说,是连太子妃都做得的漂亮姑娘。可惜,只有许家人清楚,这姑娘,脾气古怪。说好听点,是看事情看得通透,说不好听的,就是万事不上心,千年面

童府遭此变故,举镇震惊,无不痛心疾首。若不是童府,童镇不会有今天这般可以比拟任何大城市的规模;若不是童府,商人不会有童镇这般良好的经商场所;若不是童府,这里的商人就会跟别的城市的商人一样,成为各方势力的附属品;若不是童府,商人不可能在童镇如鱼得水,生意做得风声水起......

如今,未来已不复存在。是谁敢冒着得罪三大家族的风险火烧童家?是谁胆敢与全镇的人为敌?护城队都在干嘛?敌人混进城来,灭了童家,烧了童府,最后连敌人的背影都没看到。护城队明摆着是帮凶!

人们气势汹汹涌去质问护城队。护城队不敢怠慢,把所有兵力集中到东门,挡住人流。

“昨晚在童府发生大火之前,镇上东南西北四个角落都有火情,我们护城队分散兵力去救火,控制住火情才陆陆续续集结到童府外街,清空街上的,就是怕有人对童府下手。你们是知道的,没有童府的允许,我们护城队是不能进入童府的。我们的人去敲过门,童府看门的隔着门报了平安,我们只好守在门外。我们并没听到里边有什么不平常的动静,直到里边燃起大火,才发觉不对劲,才派人进去。可已经晚了,整个童府都淹没在火中。没见到敌人,也没见到童府的人,看样子童府的人跟敌人同归于尽,一起葬身火海。童府的遭遇,我跟你们一样,万分痛心,我们都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需要做的是冷静,寻找证据,找到杀人凶手,替童家报仇。若像你们这般闹下去,凶手不仅顺利销毁证据,还能轻松逃走,到时你们怎么面对童家,又怎么替童家报仇!”骑在马上的罗家护城队长扬了扬手中的长枪,大声喊道。

看那架式,明显有威胁的意味。人们可不买账。

“护城不力还想甩锅我们,门都没有。”

“对,我们每年花那么多钱养你们,都白养的吗?养你们还不如养头猪,养头猪都还有肉吃。养你们我看是养虎为患。”

“他们明显是帮凶,这么大个童府,几十号人,怎么可能没有动静。他们清了外街,明显是怕我们听到里边的动静。”

“我看他们就是主谋,罗家又不是没打过我们童镇的主意。当年罗家为了吞掉我们童镇,几乎倾巢而出,围着我们打了两个月都没打下来,若不是叶家和韩家也来捡便宜,他们罗家葬身于此也不是不可能。鉴于当时的形势,童老爷子才自废武功,放弃军队,由他们三大家族来护城,年年向他们三大家族进贡,这才有了几十年的太平。如今歹心又起,监守自盗,趁机灭掉童家,要吞掉童镇。你们才是杀人凶手!”

“ 说得没错,他们就是杀人凶手,兄弟姐妹们,一起冲过去杀了他们,为童家报仇!”

......

人们越说越激动,最后终于爆发了,潮水般涌过去。但他们只是普通百姓,而且大多是商人,根本谈不上战斗力。罗家的护城队可是军队,训练有素,其中不乏武林人士。两相交手,护城队根本没多少损伤,这边却倒下了不少。但百姓并没有并没有退缩,各式武器齐上阵。护城队也没真要大开杀戒,毕竟对方那么多人,城外还有叶家和韩家的护城队,若大开杀戒,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他们以城墙为起点,门口为圆点,围成半圆,盾牌挡在前边,一步步向后撤,退出城去。

此时叶家和韩家的护城队收到消息,已经赶了过来。如果三大家族的护城队合力,是可以把童镇控制住,但他们明显是各怀鬼胎,而且都不想和镇上的商人有冲突,毕竟童镇每年向三大家族进贡的数目可不小,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见些情景,叶家和韩家心照不宣退出城去。罗家很快也退了出来。城门被关上。童镇商会的元老们组织了一批年轻力壮的人去守城门。三大家族的护城队退到东城门外,一字排开扎营,快马回报各族家主,以图后计。

三家护城队长也开过几次会,讨论童家灭门的事,但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叶家和韩家心知此事跟罗家脱不了关系,可是没有证据,而且也不想因此事跟罗家起冲突。童家虽然覆灭,但童镇还在这里,利益还在这里,就看怎么分的问题。所以童家灭了就灭了,他们不会在意,但若能找到证据,就相当于多个筹码,就有可能分多点好处,所以也是值得费精力。

要说这三大家族,可以说是三个土皇帝,在此之前,有大大小小很多势力,三大家族只是其中之三,相互征伐吞并,最后只剩下三大家族,别的势力不是归降就是被灭掉。三大家族中,以罗家势力最大,但也没有强大到能独自灭掉另外两个家族,这就形成了鼎足之势。

鼎足之势虽成,但他们都不甘心,都想把另外两家吞掉,大规模冲突暂时不会发生,但小规模冲突却是时常发生,各自明里暗里无时不在扩展势力范围。童镇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他们任何一家吞并的城市,这是他们三家相互制约牵制的结果,但镇上的人明白,这种太平不会久,当制约牵制失衡之时,就是童镇被吞并的时候,也是童家覆灭的时候。

童威料到会有这一天,镇上的人也料到有这一天。如今,这一天已经到来,偏偏这一天是罗家护城队在城里护城,罗家又是三家是实力最强的一家,而且以前还攻打过童镇,所以童家的灭门肯定跟罗家脱不了关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直死无敌之暗杀!

    梦梦看见评论里的一个读者问什么时候更新一回哦,梦梦现在就可以回答,这篇文没有特定时间,但是能确定的就是一个月更新十章。还有人嫌上一章写的太少啦!呜呜,偶不依~~祝梦梦我粉丝越来越多~——————————正文——————————“嘿!老子服你了!能不能出唱片啊?老子开家娱乐公司买了你,搞这行其实也不错

  • 三国之开局就万人敌并收复失地在线阅读第十章

    阳光从枝丫上透下,照得我很难受,浑身都难受起来,看着眼前的东西,都有些摇摇晃晃的,脚尖顶着地也痛得紧,可是不承受着,我的手腕被吊着就会火辣辣地痛。院门又吱的一响,这一回是谁,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看了。“米若。”惊讶的叫声让我定了定神。安淮王走进来看我,一脸的震惊来手里的东西也赶紧丢了跑过来,什么也不说

  • 极品美女董事长老婆在线阅读狭路相逢

    ——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能相遇,不是每个相遇的人都能再次重逢,有时冤家不仅是路窄,而是彼时我们能在这里狭路相逢。饭旬过后,程安然拉上沈乔伊去了KTV。“来,安然,恭喜你!”沈乔伊端起一杯伏特加。“谢谢!谢谢你!乔伊。”这是程安然和林晖分手以来第一次展开了微笑,这是程安然和沈乔伊相交十几年来第一次说

  • 龙珠:斗战圣猿在线阅读第1章

    东辰国五十四年,皇后寝殿之内,三个妇人坐在暖炕之上。一位身着后服的妇人坐在一边,矮桌的对面,坐着两个同样衣着华贵的妇人。三位妇人虽年近四十,却风韵犹存,举止高贵。这时,突然跑来一个八九小男孩,冲着后服的女子说道:“皇后干奶奶,奶奶不让孙儿出去玩,孙儿实在不想习字了,看着头都晕晕的!”后服女子揽过男孩

  • 逍遥界星辰功法之寻衅滋事(10)

    很多人以为,你不招事,就会平安无事,其实不然。所有的事,都是有了一个引子,然后就按照不可知的逻辑自己发展了。至于你喜欢不喜欢,那其实都由不得你的意愿。谷雨办完户口的第二天,恢复了她的本名卢谷雨,正在犯愁用什么理由跟医院讲的时候,有人传信儿:“杨小慧,外面有个人在打听你,说是你哥!”谷雨愣怔了一下。她

  • 异界:我能召唤华夏人杰第9章在线阅读

    “笑你大爷!”看着青瞳更加肆无忌惮的笑,百里烟忍不住骂了一声。青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常年跟在陆长庚身边,遇见的都是名门淑女,就算是经常怼他的木樨,生气起来也不会骂人。“你你你!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粗俗!”青瞳气得脸红脖子粗,却也是指着百里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百里烟有些得意洋洋:“谁叫你再笑。”“

  • 当我“渣”了蜘蛛脑之后之以青丝杀虎,弱女子的逆袭(8)

    夏馥儿急急把夏浩宇推向沈月华,有些狼狈地躲着花斑虎。沈月华几次想要冲过来,都被她高喊着制止了。体力严重透支的她,右手腕一转,手中便多出一个簪子,看了眼沈月华和夏建国,又恨恨地收了回去。拔下头上的木头簪子,及地的青丝瞬间落下,怒视着前方的花斑虎。在它纵身向自己扑来之际,身子急速向后滑去,趁花斑虎还未来

  • 我!掌控了999种概率在线阅读第三章

    “呵。”慕秋停下动作,听到他轻嗤一声。外面的风却越发的大了,看起来今夜会下一场大暴雨。“哇!”并没有理会他有些嘲讽的轻嗤,慕秋有些兴奋的打开窗户,顿时,整个人陷在大风中,就连窗户玻璃都被摇得哐当作响。莹白的小脸上充斥着惊喜,顾如初突然就能想象她像猫儿般快活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开了一盏灯,看到她理也没理

  • 我的世界之无尽轮回之那时我们初相遇(3)

    “阿妈,原来你和我阿爸之间还有这么有意思的故事。嗯,就叫它‘黄元帅的故事’就好,真是超赞,比我那些故事书里的情节可是有趣多了呢。可惜阿妈帮助别人时,还撒了谎,要是按阿妈平时教导我的那样,那真的应该打阿妈屁股一下。不过,看在阿妈你给我讲你和阿爸的故事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咱们还是继续吧,你不是还要给我

  • 傲天归来有钱了不起啊

    东方晟翊说完,嘴角一扯,勾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对着对面的中年男女说道:“还不过来拿钱?”说完,抬脚将那五叠钱向着他们的方向踢了踢。那几名中年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恬不知耻地走过去,坦然地捡起地上的钱,潇洒地说:“好吧,这次就看在这些钱的份上再宽限你们一个月,下个月我们再来!”看着那些人竟然心怀坦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