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全世界都让我和死对头HE贴加官

2021/6/11 6:51:04 作者:陆夷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世界都让我和死对头HE
全世界都让我和死对头HE
作者:陆夷来源:晋江文学城
同系列新文《再装我就亲你了[穿书]》已开,专栏可看~——梁天阙在将要把死对头彻底铲除时,被推入悬崖,穿越了。再醒来,面前闪光灯成片,话筒成堆,身边全是人。梁天阙满脸茫然。记者A:“请问梁少,你和新晋影帝萧云生什么关系?”记者B:“你为什么和萧云生从一间房里出来?”记者C:“我代表你二人的CP粉问一句,你们什么时候扯证结婚,给他们一个交代?”梁天阙:“???”他和萧云生什么关系?死对头!!!八卦记者们目瞪狗呆。当天各大娱乐头版头条皆被梁天阙那句死对头承包,推波助澜下销量CP应运而生,粉丝疯狂助攻下

下午上班之后,所有人都在办公室落座,月书白清了清嗓子说“现在咱们做个试验,看看能不能还原出案发现场的情况,有没有自告奋勇的配合一下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由于已经大体才出来月书白要做什么了,李晴和乐苗全部都把目光飘向了别处。其他人也都没有主动参与的意思,只有孙强傻乎乎的凑上来说“怎么还原?我来。”月书白看了孙强一眼说“死者是名女性,你来的话。。。。。不合适。”然后将目光移向孙彤笑着说“孙科长,要不你来配合一下?”

孙彤虽然不知道月书白要做什么,但是却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他盯着月书白看了一会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月书白到底要做什么。月书白对孙彤说“你看着我也没用啊,死者是一名普通的女性。平时没有任何锻炼的习惯,这里也就你的身体素质最符合了。”

孙桐看了看周围的人,李晴是部队专业人员,身体素质自然比自己强不少。剩下的只有自己和乐苗,乐苗可是全组人的重点保护对象,想到这里孙彤为难的躺在了按摩椅上。月书白这时候也准备好了需要用的东西,桌子上摆放着好几个装满水的杯子,还有两包上午孙彤所说的那种面巾纸。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月书白将孙桐的手和脖子套进了按摩椅的布套中,然后启动开关。孙彤这时候问“我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月书白笑着说“放心,咱们都是同事,我怎么会害你呢?”

打开了全身按摩的开关,过了大约3分钟之后,布套开始收紧,按摩椅开始了轻微的震动,孙桐看着月书白有些紧张说到“你说你好歹和我透个底啊,用什么方法,弄得我现在怪紧张的,你不会失手真把我弄死吧。”

月书白没有回答孙桐的话直接把一张面巾纸铺到了孙桐的脸上,然后端起一个杯子就往上浇水,当水将第一张面巾纸湿透之后又铺上第二张以此类推,当铺到第四张的时候孙桐就开始剧烈挣扎,月书白看了看秒表,上边显示为二十二秒,月书白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孙桐由于手和脖子被布套套住,只有双腿在剧烈挣扎,脸上的面巾纸糊的死死的,任凭她剧烈的挣扎丝毫没有作用,在计时表到四十秒的时候,月书白揭开了孙桐脸上的面巾纸,孙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月书白看向刘彦问道“你说死者胸腔内的那点积液有没有可能是这种情况产生的。”

刘彦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听到月书白的话之后他这才反应过来说“嗯。。。很有可能,死者吸气的时候吸不到空气,肯定会吸入一点水分。”

说实话一直到现在众人才缓过神来,刚才的情况有点太震撼了,就算是李晴之前知道了这个方法,但是看到了真正的实施情况,依然内心是砰砰直跳,孙桐可能也是受惊吓不轻,有点虚脱的躺在按摩椅上,整个房间似乎只有月书白和乐苗的面色正常,乐苗在实验一结束就上去给孙桐擦起了脸上的水。

“我靠,这个办法屌啊,我可以。。。”伟哥惊奇的说着,只是还没说完就发现不对劲,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月书白斜了他一眼说到“你可以干嘛?你这种对着电脑的宅男,是很容易心理扭曲的。赶紧忘了吧,不然你得了精神病可别怪我。”

这时候孙桐缓过了劲,缓缓的站起身,月书白看到这个情况之后缓缓地退出人群朝外走去,还没等走出门孙桐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了起来“混蛋,你给我站住。”

月书白一呲牙跑了起来,孙桐紧跟在后边,随后就听见两个人在走廊中的声音。

“你个王八蛋,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

“不是我不想和你说,只是和你说了之后还原不出真实现场。这是还原现场的规矩啊。”

“滚蛋,规矩我比你懂,明明看见我不行了还继续忘我脸上糊纸,你想憋死我是不是?”

“哪不行了,那时候才20秒,你肺活量哪有那么小,再说你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两个人的吵闹声缓解了刚才紧张的气氛,其他人在办公室都苦笑了起来。随后听到了队长的声音“你们俩干嘛呢?这是菜市场还是你们家?”瞬间走廊安静了下来,随后月书白带着其他人就都到了队长的办公室。

月书白向队长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后是继续说到”队长,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刑罚的名称就叫做贴加官,孙彤刚才已经充分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孙彤“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到了这个时候梁武的眼睛难得的没有继续盯着电脑,而是皱着眉头的在考虑问题,过了一会说到“没有人证,审讯就显得尤为关键了。”

又过了一会梁武转头看向乐苗“你那里有把握吗?”

乐苗微笑了一下说到“尽力而为。”

虽然说的是尽力而为但是在她脸上却看出一种自信,对自己专业以及水平的自信。

队长也看到了乐苗的表情,想了想说到“现在申请拘捕令估计要明天才能批,先安排人监控,明早抓人,贴加官吗?呵呵,有点意思。”

晚上月书白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窗外出神,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着什么。这时候伟哥扔了一支烟给月书白,月书白反应过来看向伟哥。伟哥嘿嘿笑着问“想什么呢?这案子也算是破了,看你好像不太高兴啊。”

月书白淡淡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伟哥凑过来给月书白点上烟坐下来说“说说呗,想什么呢?”月书白看了看伟哥笑着说“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是怎么来到特案组的?”

听到月书白的问话,伟哥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哎,别提了。以前我好歹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黑客。知道二妞这个名字吗?”月书白身体一直惊讶的说“你别告诉我那个大名鼎鼎的黑客二妞就是你。”伟哥得意的说“没想到吧。”月书白又问“那你怎么会在特案组?我记得在警校的时候还有你的通缉令呢。”

伟哥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有些郁闷的的说“别提了,两年前的时候,我手头紧张想赚点外快,于是我就看上了一家做防火墙的公司。那家公司做的防火墙还算不错,一般人使用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对于我来说那就太小儿科了。于是我就入侵了他们的服务器,给他们留言指出了他们的漏洞,并且表示我可以帮他们完善这些漏洞。当然啦,前提是要给我点报酬。”

月书白又问“然后呢?”伟哥无奈的说“结果那家公司表面上答应了我的要求,还约我见面想聘请我为他们公司的技术总监。可是谁知道他们早就报了警,被警察抓了个正着。不光钱没挣到,还义务劳动的帮他们公司把那些漏洞都修复了。不过,幸亏我那次义务劳动了。我被判了监外执行,后来梁队找到我说,如果我不想进去就来帮他做事,所以就被抓来当壮丁了,一个月才一千块。”说完伟哥发泄似的掐灭了烟蒂。

月书白笑呵呵的看着伟哥说“没想到啊,你就是二妞,哈哈哈。”

聊了一会月书白又问伟哥“对了,你对乐苗了解多少?给我讲讲。”伟哥看了月书白一眼说“怎么?你有想法?”月书白说“随便聊聊嘛,我刚才总要对大家多了解一下。”

伟哥又叹了一口气说“乐苗啊,命苦。她不是W市人,是J市人,来特案组之前已经是省厅心理犯罪调查科的科长了。她本来有个未婚夫的,都已经订婚了,不过后来准备结婚的时候。。。。哎。对了,她还有个弟弟以前也在部队,就是乐苗准备结婚的时候,她弟弟本来说要请假回来的,结果突然有任务,然后呢就一去不复返,应该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被犯罪分子开枪打死了,乐苗见到她弟弟的时候已经是部队把他的遗体运送回乐苗家里了,她们姐弟俩感情很深,从那之后很长时间乐苗都没缓过劲来,婚期也一直拖着,就在那个时候咱们局需要一个心理专家来帮忙,按道理这种事情完全用不到乐苗亲自来,可能她那时候也是想换换心情,乐苗从4年前就来到咱们局了,虽然她现在是厅里的犯罪心理科长,不过在咱们局里只是个副组长。也就是在三年前,她当时的未婚夫也来到咱们市,就是为了陪着乐苗,当时在这边的华信集团找了份工作。眼看乐苗一步步走出阴霾,可是她未婚夫却不明不白的死了,当时我们也没调查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这些都是我来之后听其他人说的,据说当时调查的时候明明已经快要查出来凶手是谁了,可是被咱们局的领导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给结案了。从那时候起乐苗就一直借调在咱们警局,他们都说乐苗之所以一直做副组长,就是希望能遇见一个能为她前未婚夫报仇的人。”

月书白听完之后有些感慨的说“原来她还有这么一段过去啊。”伟哥这时候突然问“对了,你是怎么会想到从那本书里找到作案方法的?今天你还真是露了一手啊。”

月书白笑了笑说“细节嘛,你想想,宋丽丽一个教务处的,张志清一个教体育的,谁会看那种无聊盗版书?关键的是我从他们家的书柜上发现,张志清一定是一个很努力的人,整个书柜全都是专业方面的书。所以说那本杂书就让我感觉很好奇。”

伟哥点点头说“嗯,你还别说,古代人就是聪明啊。”

月书白看了伟哥一眼笑着说“好啦,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早点睡吧,咱们推理的对不对,还要看明天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江山美人之访客

    孟凡侧着头在水龙头下喝了几口水。然后将头对准水龙头,一条条水流从头上流下,带来淡淡的咸意,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容。他的身后是一大片建成一半的楼房,灰色的水泥骨架和灰色的脚手架俯视着同样灰色的砖堆和一些被石灰浆包裹得看不出原貌的工具。工地上陆陆续续走出几个拉遢但是十分健壮的中年人,用肩上

  • 综漫:直死无敌之暗杀!

    梦梦看见评论里的一个读者问什么时候更新一回哦,梦梦现在就可以回答,这篇文没有特定时间,但是能确定的就是一个月更新十章。还有人嫌上一章写的太少啦!呜呜,偶不依~~祝梦梦我粉丝越来越多~——————————正文——————————“嘿!老子服你了!能不能出唱片啊?老子开家娱乐公司买了你,搞这行其实也不错

  • 三国之开局就万人敌并收复失地在线阅读第十章

    阳光从枝丫上透下,照得我很难受,浑身都难受起来,看着眼前的东西,都有些摇摇晃晃的,脚尖顶着地也痛得紧,可是不承受着,我的手腕被吊着就会火辣辣地痛。院门又吱的一响,这一回是谁,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看了。“米若。”惊讶的叫声让我定了定神。安淮王走进来看我,一脸的震惊来手里的东西也赶紧丢了跑过来,什么也不说

  • 极品美女董事长老婆在线阅读狭路相逢

    ——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能相遇,不是每个相遇的人都能再次重逢,有时冤家不仅是路窄,而是彼时我们能在这里狭路相逢。饭旬过后,程安然拉上沈乔伊去了KTV。“来,安然,恭喜你!”沈乔伊端起一杯伏特加。“谢谢!谢谢你!乔伊。”这是程安然和林晖分手以来第一次展开了微笑,这是程安然和沈乔伊相交十几年来第一次说

  • 龙珠:斗战圣猿在线阅读第1章

    东辰国五十四年,皇后寝殿之内,三个妇人坐在暖炕之上。一位身着后服的妇人坐在一边,矮桌的对面,坐着两个同样衣着华贵的妇人。三位妇人虽年近四十,却风韵犹存,举止高贵。这时,突然跑来一个八九小男孩,冲着后服的女子说道:“皇后干奶奶,奶奶不让孙儿出去玩,孙儿实在不想习字了,看着头都晕晕的!”后服女子揽过男孩

  • 逍遥界星辰功法之寻衅滋事(10)

    很多人以为,你不招事,就会平安无事,其实不然。所有的事,都是有了一个引子,然后就按照不可知的逻辑自己发展了。至于你喜欢不喜欢,那其实都由不得你的意愿。谷雨办完户口的第二天,恢复了她的本名卢谷雨,正在犯愁用什么理由跟医院讲的时候,有人传信儿:“杨小慧,外面有个人在打听你,说是你哥!”谷雨愣怔了一下。她

  • 异界:我能召唤华夏人杰第9章在线阅读

    “笑你大爷!”看着青瞳更加肆无忌惮的笑,百里烟忍不住骂了一声。青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常年跟在陆长庚身边,遇见的都是名门淑女,就算是经常怼他的木樨,生气起来也不会骂人。“你你你!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粗俗!”青瞳气得脸红脖子粗,却也是指着百里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百里烟有些得意洋洋:“谁叫你再笑。”“

  • 当我“渣”了蜘蛛脑之后之以青丝杀虎,弱女子的逆袭(8)

    夏馥儿急急把夏浩宇推向沈月华,有些狼狈地躲着花斑虎。沈月华几次想要冲过来,都被她高喊着制止了。体力严重透支的她,右手腕一转,手中便多出一个簪子,看了眼沈月华和夏建国,又恨恨地收了回去。拔下头上的木头簪子,及地的青丝瞬间落下,怒视着前方的花斑虎。在它纵身向自己扑来之际,身子急速向后滑去,趁花斑虎还未来

  • 我!掌控了999种概率在线阅读第三章

    “呵。”慕秋停下动作,听到他轻嗤一声。外面的风却越发的大了,看起来今夜会下一场大暴雨。“哇!”并没有理会他有些嘲讽的轻嗤,慕秋有些兴奋的打开窗户,顿时,整个人陷在大风中,就连窗户玻璃都被摇得哐当作响。莹白的小脸上充斥着惊喜,顾如初突然就能想象她像猫儿般快活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开了一盏灯,看到她理也没理

  • 我的世界之无尽轮回之那时我们初相遇(3)

    “阿妈,原来你和我阿爸之间还有这么有意思的故事。嗯,就叫它‘黄元帅的故事’就好,真是超赞,比我那些故事书里的情节可是有趣多了呢。可惜阿妈帮助别人时,还撒了谎,要是按阿妈平时教导我的那样,那真的应该打阿妈屁股一下。不过,看在阿妈你给我讲你和阿爸的故事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咱们还是继续吧,你不是还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