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复仇不成反被攻(gl)第5章在线阅读

2021/6/11 6:35:18 作者:议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复仇不成反被攻(gl)
复仇不成反被攻(gl)
作者:议棋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我,渣女,只撩不嫁(快穿)》——当渣受遇到腹黑偏执攻,逃不掉躲不开,只能认栽~!————————————————————————————————————装怂装穷富二代病娇攻(郭琦)×外冷内热鬼畜医生受(庄妍)君子报仇十三年不晚,庄妍决定从郭琦开始。复仇前:郭琦:庄医生是白衣天使!(星星眼.jpg)庄妍:早晚让她哭的很有节奏。复仇N天:郭琦:完了完了完了,我真弯了QAQ~~~你得负责o(╥﹏╥)o庄妍:你直过吗?别藏我用过的吸管!别穿我穿过的衣服!这是什么?!(900G庄妍偷拍照)最后:郭琦

天气预报里刚宣布秋分已至,一场秋雨便紧随而至,将夏日的炎热一扫而光。

姜年年窝在家里进入了混吃等死状态。且这副样子很受她亲妈的嫌弃,像是去泥地里滚了一圈的人儿回家把她亲妈吓了一大跳。

姜年年刚回家时。

姜年年张开双臂:“妈,我回来啦。”

姜母:“这谁家孩子啊,在非洲迷路了跑我们家来了?”

年年很受伤,抱了个镜子,左看看右看看,黑是黑了点,但还能看吧,想她天生丽质的,会在乎这个?呵。

姜年年表示:“妈,你女儿不爱你了。”

都这么说了,姜妈妈也只能宠着了。

姜年年给耳朵打电话表示:最近我可以过神仙日子,先让我在家宅几天,别call我哦。

她登了自己大号,看了看,自己国服第一花木兰掉了。

这不能忍。

姜年年call耳朵:我打巅峰赛闭关时长+3天。

耳朵:遵命大人。

——

姜年年登游戏。她游戏ID叫江湖年少。这名是在她看了许多武侠小说后想的。有意境又和她名字很符,她挺喜欢的。

这三天经历,姜年年觉得自己快吐血了。

打游戏打到手抽筋,没猝死差点让队友气死。其中有一局印象尤为深刻,那一局姜年年没打巅峰,开了局排位。

我方扳掉上官婉儿,高渐离。敌方搬掉蔡文姬,露娜。

姜年年上单木兰。自家其他队友分别是ADC鲁班,法师貂蝉,打野猴子,辅助瑶。

对面阵容:李白,后羿,钟馗,孙膑,铠。

开局年年和自家法师去对面蓝buff旁埋伏了一波,成功弄.死了打野拿蓝的李白。

姜年年得了一血。美滋滋跑上路去和后羿对线了。她升三级了,后羿二级。躲草丛里埋伏一波,将后羿打到残血打回家了。

然后她看了下经济,自己最高。

然后自家卤蛋卖萌:花木兰哥哥求带飞。

这话虽然听着有点别扭,但姜年年其实挺享受被别人崇拜的感觉的。

她回:好的,妹子。

然后对面铠回:呵呵。

姜年年看了对话框,没注意都开的全频道。

姜年年怼回去:呵呵呵呵哒^_^

她看了眼铠的ID:你星哥最闪耀

这名真非啊。

姜年年压兵线正推上路塔的时候,小卤蛋发字幕求救“木兰哥哥救我。”

姜年年无语:咱家辅助呢?

瑶:她有被害妄想症。

姜年年分了下心,对面李白悄悄上来刷野怪在她面前开了个大。然后姜年年残血了。

江湖年少:嘿,我这坏脾气。

然后姜年年很识趣地打了他几剑,二技能溜回去了。

天涯此时(李白):跑挺快。

江湖年少:承让,下次让你跑。

年年一出水晶又收到了卤蛋信号:木兰哥哥我们换线叭。

姜年年认命到下路。

对面铠有点技术,姜年年一套连招没带走,他开大来回砍。姜年年CD冷却过了一个二技能打出标记普攻打出沉默,正准备收割,然后瑶附身了,一挥人头收入麾下。

姜年年成助攻。

内心:emmm我打到丝血,你普攻弄死了???

江湖年少:瑶,去保护卤蛋,乖。

姜年年看看经济掉到了第三。打脸伐。

瑶(傲娇):不去。

姜年年佛了。

她推塔,瑶打河怪,她打人瑶打兵,然后给人最后一击。

姜年年好恨自己为啥没带惩戒。

江湖年少:瑶,我**你。(弄.死)

江湖年少:举报瑶,她是演员。

瑶认错:木兰哥哥我错了。

姜年年深呼吸,算了不跟打游戏菜的女孩子计较。

然后后面的画风就是,姜年年大杀特杀打得对面脆皮看见她就绕路。

孙膑和后羿被打自闭了。

瑶又抢了她五个人头。自家卤蛋被对面李白打自闭了。

江湖年少:瑶你跟着我。卤蛋妹子,我帮你报仇。

瑶喜滋滋:okk。

姜年年跑到大龙旁边打大龙,打到龙要死了就跑了,附在自己身上的瑶半管血没了。

姜年年内心:哈哈。

然后去追对面李白,结果被人反蹲一波,姜年年闪现二技能跑了,瑶死了。

姜年年内心:哈哈哈哈哈哈。

瑶:你是故意的,卖队友。

瑶:年兽。

江湖年少:好看的人都是没有脾气的人。

不周不周(瑶):我就是那个又好看又有脾气的人。

姜年年又以各种骚操作卖了瑶四五次。

自家貂蝉看不下去了:木兰兄我怀疑你是演员,但我没有证据。

姜年年:噜啦啦噜啦啦,随你。

直到姜年年的木兰被对面钟馗钩子勾住然后大招吸死了的时候,她才转移了目标。

江湖年少:钟馗你挂壁。

钟馗我要**你(弄.死)

钟馗你**。(辣鸡)

花木兰买魔女斗篷去把钟馗搞死了。

江湖年少:钟馗你没人爱。

江湖年少:钟馗你从小缺爱。

钟馗:我爱你。

姜年年隔着屏幕呕吐了。

江湖年少:爱你妹。

天涯此时:……

天涯此时:木兰兄,你太狂了。

姜年年:李白来单挑啊!

单挑姜年年差了一点,她输了。

然鹅李白没杀她。

江湖年少:你不杀我几个意思?

你星哥最闪耀(铠):他对花木兰有点感情。

天涯此时:gun。

后来他们又单挑了好几次,胜负持平。

其他四个娃打架,打着打着,姜年年家快没了。

最后。江湖年少:浪了浪了。

其他四位队友:合力举报年兽。

姜年年:?。

然后她信誉积分扣了六分。

姜年年表示这群大佬惹不起。随后她加了对面李白。想着水平相当,可以切磋。

李白同意了。但之后几乎没上线了。

姜年年好歹把国服第一打上去了,下线遵她老妈的命令去研究自己的出路了。

工地那美黑神地她是不想去了,于是开始准备复习,打算考设计院。以后搞室内设计,做个设计师。

她弟回来诉苦,说卷子快把他压死了。

姜年年表示这样特好,压死了没人和我抢吃抢喝了,就我一个人是我妈的大宝贝了。所以说你死得不冤呐!

狗蛋表示:年兽不是吹的。

姜年年:狗子乖,写作业去吧。^_^

闭关了几天,她妈开始嫌弃了,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姜年年打电话给耳朵暗示你可以来解救我了。

耳朵:好的okk。

然后她家耳朵就带她去了kpl秋季赛现场。

姜年年没怎么看过职业赛,但去了现场被真切地感染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姜年年迷上了EF的打野选手路岩。成了追星girl。在kpl决赛现场激动地呼喊“岩神我宣你!”

隔壁座的袁霖对身旁目不斜视的高冷某人说:“三哥,姜年年在那,要不要打个招呼?”

邬淮扬揉了揉眉心,听着对面那高分贝的口号皱了眉:“不要。”

袁霖知趣闭嘴。

决赛EF输了。姜年年回家郁闷好几天。上微博给EF路岩留了好几十条言,都说岩哥你是最棒的,我挺你。等等的鼓励语。

虽然他一条也没回过。

耳朵看着自己年年这追星的疯狂样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从她认识”姜年年起,她就没看见过年年对异性这么疯狂,不应该是疯狂。

路岩一周会开三次直播,姜年年蹲点一次不落,刷礼物刷到榜七之后就穷了。姜年年啃馒头拌榨菜表示路岩你是我男神呜呜呜。

后面有一次路岩连麦和粉丝打游戏,姜年年看着幸运的粉丝哭了。给耳朵说:耳朵我好羡慕,呜呜。

耳朵:我错了,姑奶奶,不该带你去kpl现场的。

姜年年:你没错,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知道恋爱的感觉,呀真要命。

耳朵觉得路岩虽然挺帅,但她就是不太喜欢。那个路岩总给人感觉特爱出风头的那种,没有团队意识,他们队的战术也很单一。就是四保一的那种极具风险的打法。

聂耳觉得今年进了决赛都可以称得上是他们的幸运了。毕竟后起之秀很多,他们太普通了,没有亮点。

因此当聂耳听说姜年年为了进EF战队苦练辅助的时候她惊呆了。

EF战队的老牌辅助走人了,招新工作正在进行。要求荣耀王者,且至少一个辅助是全服第一。之后还有面试复试。

聂耳:耳朵工地需要你。

年年:我男神需要我。

聂耳:孩子你醒醒吧。

年年:我很清醒。

聂耳没话说了,只好默默看她家年年作妖。

——

袁霖看见他家三哥又从工作室抱了一个机器人回家。他三哥面无表情,气压有点低。

袁霖感觉自从kpl现场回来以后他三哥就怪怪的,总捯饬机器人倒到半夜。而且他天天看手机,看完就脸黑得不行。

袁霖想着这样不是办法,他三哥什么风浪没见过,游戏打到巅峰无感了,世界机器人大赛专研拿金奖也无感了,女孩告白躲在公司门口的小姑娘挺多他也无感了。

有时候他觉得他三哥就是一没有感情的机器人,空有副帅皮囊了。然后他三哥把手机交给了他保管,不看手机了。

邬淮扬回家看了一屋子机器人,有点烦躁。

扫地机器人Tom:主人,我已经扫完地咯。

邬淮扬点头“嗯。”他把自己最近设计的机器人放地上 对他说:你叫烦烦。

烦烦:不喜欢这个名字。

智能机器人Alan:主人空调已经调好温度啦,热水也已经烧好了。

邬淮扬又点点头“嗯”了一声。

然后门铃响了,Alan立刻把门口的人的图片发到邬淮扬电脑上。

邬淮扬看了一眼微微笑了:“Alan开门。”

Alan:好嘞。

他淡淡开口:“烦烦变按摩椅。”

烦烦开口:好吧。不过听声音好像有点委屈。

邬淮扬其实设计烦烦就是设计的一个椅子形象,但为了方便直接设计成木墩,可以变换形态。可按摩可休息,养生必备。

刚刚从门口进来的人看见一屋子七八个机器人他笑得很温柔。

“淮扬,好久不见。”

邬淮扬张开双臂:“好久不见,周师弟。”

来人周谐是比邬淮扬小一级的好学弟,去加拿大当了一年交换生,最近才回来。

他的农药ID是“不周不周。”

两人抱了一下。

邬淮扬挑眉:“上次演得不错。”

周谐西装革履,戴一副银丝眼镜看上去儒雅温和,他笑了,笑得春风和蔼。

他说:“江湖年少是你什么人?”

邬淮扬瞟了眼城市上空的云层,淡淡开口:“想教训的人。”

邬淮扬接过茶艺机器人Peter的茶,轻轻抿了一口,他轻笑道:“有兴趣吗?”

周谐推了推眼镜,缓慢道:“最近研究不忙,可以一试。”

邬淮扬拍了周谐的肩,慢慢道:“我不信花木兰她老公的solo是你的技术。”

周谐诚实回答:“那就是。”

邬淮扬心有点塞:“你能啊你。”

周谐答:“那就是我法师的水平。”

邬淮扬:“Peter,给他倒茶。”

Peter:“好的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急诊科开始神医之路在线阅读第九节

    屋内,缇莫温柔的把将军放在沙发上,然后拿出自己带回来的盒子。李豪伸着猫脑袋瞅了瞅,除了盒子上的那个标志,其它什么都看不出来。‘爱宠俱乐部’?歪头想了两秒,李豪突然往后退了两步,坐在沙发上,四只爪子收拢。该不会是猫尾巴小老鼠之类的玩具吧?去去去,他才不要。——嫌弃脸。“猜猜我给你买了什么?”在打开盒子

  • 武侠之神级穿越之费解

    这不是洛天佑第一次在她口中听到诸如“杀人”这样的字眼了。更不是头一回见识到她那错杂着恐惧与仇恨的目色神情。他有些费解,这样一个娇弱柔俏的女孩儿,这些本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纪能有的东西,究竟从何而来。沈嫣却不再给他发问的机会,趁他沉默之际,已快步离去。她走得飞快,心跳得也超乎寻常,走出桂香楼时,两只腿儿都

  • 武道仙影在线阅读第8节

    缪斯来到海洋星,此时的海洋星十分混乱。缪斯来到当时小精灵的事发点,可是没什么发现。缪斯又来到海洋星守护者出事的地点,她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超能系能量!她又感受了一下,没有暗影系的能量的痕迹。由此可以说明,海洋星守护者不是布莱克所杀。不久,她又在附近找到了一块变身芯片,这更加确定了布莱克是被人所

  • 焚天狂神第一章在线阅读

    “真的穿越了?”在作为一个十岁的孩子,在这个新生的地方生活了几天后,唐梦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唐梦在这几天里,充当着一个孩子的角色当中,她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天空,看着这蔚蓝的天空,彷佛自己还生活在那个世界一样。唐梦对于那个世界唯一挂念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老公李响,每每想起他,唐梦就

  • 我的神通不正经在线阅读第7节

    <p>寂若尘的回归,一夜无眠的不只是白家一族,青石镇的几大家族也沸腾了许久……</p><p>田家,财大气粗,武力仅居白、寂两家之下。但他们却凭其财力稳固着家业,即使是白家或寂家也无法撼动!而这三家,便是这青石镇的主角

  • 靖翎传奇之泡茶(6)

    接下来的半个月皇上始终没有翻绫月的牌子,宫里也出现了异样,绫月自己气定神闲,倒是采和她们有些按耐不住。“我都不急你们在急什么呢?”绫月手端茶盏轻笑,颔首微摇,鬓间银簪流苏随着她的动作微摇,风情乍现:“罢了,闲来无事汀如,采和,采衣,陪我到御花园走走!”御花园花团紧簇,美不胜收,玫瑰艳丽,兰花雅致,奇

  • 下堂妇的锦绣前程在线阅读第2节

    清瑶一行人打听到妖怪住在离村子不远的山里,体型不大,跑得很快,昼伏夜出,村里偶尔还能听到类似“嗷嗷”的叫声。有趣的是,村民们有事没事还给这只妖怪投喂些食物,妖怪似乎喜肉不喜素,挑的很,遇到不喜欢的还原封不动地给退回来。和预想的不同,村民们听说这些人是来除妖的,纷纷表示这只妖怪不需要除,如果硬要除妖,

  • 网游之废柴超神传第7章在线阅读

    “秦姨?”谢瑜听见了自己脱口而出的名字。不远处的秦姨脚步一顿,回头张望了一下,却只看见了谢瑜一人。秦姨有些狐疑地问:“姑娘,是你在叫我?”谢瑜刚才还有些踌躇,但现在只剩下哭笑不得:“秦姨,我是男的!”“哎呦,那你可长的太秀气了。”秦姨显得很惊讶。“那,你……认识我?”谢瑜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是谢

  • 行天剑第十章在线阅读

    上辈子因为忙着工作的关系,对小说之类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了解。这个身体的记忆倒是知道一些娱乐方面的事情,不过看漫画和动画片的时候也显然不会去的了解作家的事情。“这个地方也没有武侠小说的市场,好像都是这些风格……”祐太坐在公交车上,思考着如何形容自己手中的稿件。和祐太偶尔看的那些武侠和历史小说不一样,手中

  • 猛男林黛玉在线阅读第四章

    言希她们三个各自背了个背包,往着后面的那片森林走去,她手里还拿了个蜻蜓形状的风筝,一蹦一跳地,后面的两个少年相顾无言,安安静静地走着,穿进临近的一片森林,来到一片绿油油的空地,像是走进了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场景,言希兴高采烈地跑进去,开始滚起来,顾轩无奈地看着,转过身对着钟良,带着询问的语气“阿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