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蛊中术郁闷

2021/6/11 6:41:42 作者:七重血纱 来源:晋江文学城
蛊中术
蛊中术
作者:七重血纱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坑《百鬼都抢着给我送修为》求收!!】文案一:作为西月寨的女祭师,桐铃天生是个短命鬼,没想到突然捡了个‘老古董’,意外开启西月寨封存百年的噩梦之门,迎来‘灯灭,鬼现’,和百鬼玩捉迷藏的日子。同为短命祭师,桐铃一日做梦,见着了溺水的姑姑、火烧的姥姥以及吊死的祖姥姥,一脸震惊看着她:你怎么命那么长!铛铛铛——桐铃跪坐在地上,盯着眼前的水潭,不死心的继续摇着手里的招魂铃苏怀梧是个比始皇陵还活得久的老古董,怎么可能被一群虾兵蟹将困住“苏怀梧,苏怀梧——苏怀梧!”“……别吵了,魂还在。”桐铃转身看着身后

致在英国享受着顶级服务的妈妈,

您活泼可爱的女儿被误认为了不良少女,然后明白了不要以貌取人的真理。

——————

听着电话对面优雅无比的声音,船越硬生生的惊出一身冷汗。

“小都,你现在在哪里?”女人妖的声线即使隔着电话也令船越抖了一抖。

“那个,妈妈今天的太阳好大哦,呵呵”船越扯动着嘴角,尽量保持微笑,即使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叹了口气,然后语气十分无奈:“小都,日本现在是晚上。”

船越的笑僵在嘴角,闭了一下眼,深呼吸,脸上带着赴死一般的表情,脱口而出:“对不起母上大人我现在在医院但我保证这次真的不怪我是那个家伙主动找茬然后小心眼神经病发作追着我念念不放当然我也在保持着姿势优雅的同时让他挂了彩所以这边请原谅我请不要带我去英国呜呜。”

沉默半晌,电话的另一端的人才重新开口:“小都,我认为我应该给你五分钟时间去喝水。”

“没关系,妈妈,我刚喝过。”船越十分正经的回答道。

又是一阵沉默。

“小都,你可以继续待在日本,但不准传出不好的消息,不然,英国的贵族淑女礼仪在等待着你哦”

原本如魔音一般的声音此刻仿佛天籁。“谢谢你,妈妈,我绝对不会在传出什么打架之类的消息了好了我有点困了先睡了晚安。”

“恩,最好是这样,晚安。”

拿下电话,听着那边的忙音,女人美目流转,唇边是淡淡的笑意。

躺在病床上的某人却毫无睡意,小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咬着牙泄出一个名字:“千叶远绪!”

据花崎弥生透露,不知为何,在船越住院的第三天,远绪也住进医院,理由是游泳时不小心最后得了重感冒。对于少女这种前言不搭后语外加显而易见是借口的话语,花崎表示自己很无奈。

“啊,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啊。”船越伸着懒腰,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天知道,在医院呆了三天,都快令她发霉了。

背着书包慢悠悠地走在小路上,少女表示自己的心情非常之好,在看到路边的可爱的喵咪时甚至还会去打一下招呼,真是个美好的早晨啊。

但是,所有的好心情都在看见校门口某个可以媲美门神的少年时烟消云散,哎,我的好心情啊,就这样变成了浮云,尽管如此,船越僵在嘴角的笑仍然没有拿下,就这样面目表情诡异的进入了校门。

“哼,草食动物!”少年清冷的声音令船越瞬间头上爆出一个井字,但又立刻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向教学楼走去,只不过,脚步频率明显比刚刚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魂淡,你丫的太嚣张了吧。”船越小声嘟哝着,但随即脑海中就想起母上大人的话“英国的贵族淑女礼仪在等待着你。”好,我忍!

嘴角抽搐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船越想就算自己变成忍者神都也没有办法不接受英国的贵族淑女礼仪了岂可修!时间倒回到四个小时前:

少女面无表情的背着书包走到座位上,微微抬目,原本还喧闹的教室霎时鸦雀无声,皱了皱眉,发现中人都在或看书或写字,是错觉么?嘛,算了。

一手撑着头,一只手在课本上写写画画,真是的,这种题目一点挑战也没有啊,轻哼一声,然后看到似乎班里的其他人都抖了一下,搞什么,是后遗症么?早知道就应该听远绪的在在医院里呆一天好了。

将手中的练习薄合上,船越打算换一本题集做,却在手指触碰到某个上面标有ENGLISH的本子上嘴角抽了一下,然后又把本子放到最底下,重新掏出一本国文的练习。

历史老师是一个秃顶的青年人,要不是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了自己的年龄,船越真的以为这个老师已经快步入老年的行列了。看着老师头上那基友的几根黑色头发,随着男人的讲解一点一点的摇摆着,唉,现在的日本人心理压力真是太大了,能把好好的一个有为青年折磨成一个猥琐老头。

说到猥琐,船越想起来今天早上碰到的那个男人。“小妹妹,来约会吧,我绝对不会让你感到无聊的啊!”结果被自己一脚踹飞到墙上。这件事真的不能怪自己,一个满脸胡茬的大叔在路上和自己搭讪,任谁都不会喜欢的吧,只不过她的反应激烈了一点。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却出乎意料的一个人都没有来找自己,什么嘛,幷盛的人真是一点也不友好,自己明明请假三天啊,还记得当初自己在京都上学的时候,班里有个女生一上午没来上课,所有的人都去问呢。

不爽的瞥了一下头,然后船越发现自己周围一米为半径一个人都没有了。嘴角抽了抽,看着墙角挤成一团的好几个人,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几个人刚刚应该还是在自己座位旁边的吧,怎么一下子就到了那里,瞬移么?

“那个,你们不嫌挤么?还是说你们有我墙角的癖好?”船越看着那一群人,淡淡的开口。

“没没没有!”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船越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异次元了,不然为什么无法理解这些人的行为呢?

“小都,小都!”听到自己的名字,船越起身朝门口走去,却发现自己走的地方两边瞬时让出一条路,对此,少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早知道就直接斜着走了,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把椅子桌子什么的也抬起来。

“你今天还真来啊,我还以为你还要再休息一天呢。”

“我哪有那么弱,倒是你不用再休息一天么,重感冒好了么?”面对着船越的“关心”,千叶鼓起包子脸,郁闷的说:“你还说嘞,干嘛突然把人家踢到池塘里啊,你是在嫉妒我家的池塘比较大么?”

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船越轻轻敲了一下千叶的头,状似凶恶道:“只有你才会有那种思想吧,不要在这里卖蠢了,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将来谁会要?”

“会有人要的。”听着少女毫不犹豫的反驳,船越的唇角微微勾起,“哦,有人要?是谁会要我们的极品天然呆千叶远绪小姐啊?”

“我、我随口说的,倒是小都你还没有说干嘛踢我呢。”千叶嘟着唇把话题岔开,而船越也没心思揭穿她。

叹了口气,然后换上一副你要理解我的模样说着:“远绪,你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是啊。”千叶咽了口口水,她怎么感觉一股冷风刮过呢。

“你忍心看我一个人漂洋过海,定居海外么?”眼中沁出泪花。

“可是阿姨说…”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女包住双手,“你真的忍心看我被那些淑女礼仪这么的吃吃不好睡睡不香么?”

“额,不忍心。”

“那就好了,所以以后我有什么事千万不要和我妈妈说哦,越洋电话很贵的。”看着周身皮卡皮卡的好友,千叶有了一种名为吐槽的冲动。

“喂,你们看啊,那不是隔壁A班的千叶吗?”

“是啊是啊,她竟然敢和那个船越说话诶?!”

“哇,真是勇者!”

“我刚刚看到船越敲她的头。”

“是这样么,好可怜。”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不悦的回头,却发现教室中顿时安静。

“远绪,你知道些什么么?这些家伙从我今天来就一直很不对劲!”疑惑而不耐的朝眼前笑的呆萌的黑发少女问道。

千叶用手指点了一下下巴,略微思考一下,缓缓开口:“大概是由于谣言吧。毕竟那天你和云雀前辈几乎把一年级的走廊都给拆掉,所以当然会被人记住啊。你都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有名,虽然你请假三天,但你可是让云雀前辈挂了彩诶,众人崇拜你的同时也很害怕你。好像是他们今天还说了些什么,但是什么呢?抱歉,我忘了呢。”

船越此时的脸已经黑的仿佛锅底一般,搞什么飞机啊,走廊变成那样完全是那家伙干的好么,他一个练空手道的得有多大的力气才会把墙壁砸出来一个坑啊?!还有那个叫云雀的,你们把他当做神一般的存在么,自己可是被他敲断了两根肋骨住了三天院啊岂可修!

“大家今天说,船越同学是不良少女呢,新闻部还特意发了一篇新闻稿,叫不良少女船越都死斗风机委员长云雀恭弥呢。”软软的声音打断了船越的吐槽,花崎没有说虽然新闻社在发出那份报纸后被风纪委洗劫了一通…

看着面前笑的温婉的软妹纸花崎,心里感叹就算是软妹纸的微笑也治愈不了我了,而后船越突然感觉头一晕,擦,早知道就在医院多睡一天了!

唉,一睁眼就是医务室那雪白的天花板,满目全是各种药瓶,自己这是怎么了,活了十四年在这之前进医院的次数屈指可数,结果刚搬来幷盛不到一周,先进医院后进医务室,自己和幷盛是相克吧。

“远绪…”

“啊,小都你醒了,我们去看一下排球的球技大会吧,现在应该刚好能赶上阿武的比赛。”在船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少女拽了起来。

看着带着自己飞奔的少女,船越再次在心中感叹:人不可貌相啊!

体育馆已经聚集很多人了,然后船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飞机头的少年(?)恭敬的对着清秀的黑发少年说:“委员长,准备完成。”

“是吗?那么可以开始了,老师。”

然后少年身边的老师擦了擦头上的汗,立刻呈标准站姿,“哦,哦。一年级A班对一年级C班的比赛现在开始。”

天啊,那家伙,是理事长吗?

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视线,那家伙竟然偏过头来看自己一眼,然后无声地说了句话,我回忆着她的口型,一字一顿地发音:“草、食、动、物?”啊,那个魂淡!

“看到没有,刚刚那个救起球的那个男生就是阿武哦,很帅吧。”千叶摇着我的手臂,语气是掩不住的兴奋。

照着远绪的描述,我看到了那个黑色头发的男生,看上去就很有活力,脸上也是爽朗的笑容,哎,真是自己来到幷盛后见到的唯一一个正常的男生啊。

仔细看看,那个棕发少年也在其中,不过他看上去就很弱的样子,能行吗?视线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又看了看不远处清瘦的少年,好吧,也许那个果奔少年真的能行。

他身边的那个白色头发的看上去真是标准的不良少年啊,尤其是那个发型,让船越想起自己半个月前在水族馆看到的某种生物—章鱼,而且表情也很凶恶啊。

然后我看到了少年高高跃起,全场的气氛被炒到了最高点,震耳欲聋的“阿纲!”令船越不舒服的揉揉耳朵,眼前的少年,要展现他的惊人实力了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宇宙开荒者在线阅读第1节

    莫氏集团,A市首屈一指的财阀。此刻,正举行着新品发布会,名流云集,镁光灯闪烁。而站在主席台上的那个拥有着冷峻面容的男子,无疑是媒体们争相记录的焦点。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光洁白皙,举手投足之间张扬着他的高贵与优雅。眼前的这个人,才刚刚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莫氏掌舵人,他的睿智沉稳

  • 末日都市之破面兵工厂第3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座位上,加入了早读的行列。全新的一天也在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中拉开了帷幕。“叮铃铃”,上课铃响了。第一节课是语文课。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进教室,用威严的眼神将教室扫视了一遍,随后缓缓走上讲台。这个男人就是伍烽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朱飞,人送绰

  • 所有人都想当我的腿部挂件十八块八

    身上最后几十块钱给了夏蔓,除了公交卡和手机里不能提现的话费,夏花又身无分文了。好在这么多年下来,她也习惯了,只要她还在,苦点难点,明天总会有希望。到市区的时候已经下午七点了,夏花按照陈乔木给的地址,在离陈家别墅最近的公交站下来了,那里不通公交,接下来的路只能靠她两条腿走回去。两场秋雨一下,天气就有些

  • 无限之魔人之因为,我在这里,我是林紫罗(3)

    “啪沙……”“来了,快跑!”紫罗小声地警告月轩,紧忙钻到暗暗的草丛里。“那……”她连忙捂住月轩的嘴,做了一个嘘的姿势……“别说话,别让他发现我们在这里!”“哦?嗯嗯!”月轩无声地点了点头。大叔将买来的包子往车上一放,拉帘子就:“喂,买来了……咦?!人呢!”大叔马上环顾四周:“可恶!被逃了!(摸车座)

  • 贫道在下在线阅读第1节

    睁开眼的刹那,我习惯性将手伸向旁边,已是一片冰凉。“一,二,三……”我在心里数着数,最终确认,昨天整整一天,我和顾涛只说了六句话。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如此的冷淡?我有点记不清,我只记得顾涛现在和保姆小兰交流时都比和我热切。“张姐,早饭我给你端上来了!”门外传来小兰甜美的声音,当初她能从众多应聘者

  • 超凡无影兵王婚礼风波1

    婚礼前两天,彭明张婷两边的亲戚朋友也纷纷前来,特别是张婷那边的人,汽车一辆接一辆的接踵而至,各个穿着西装革履,光鲜亮丽,一时之间,整个村里闹得沸沸腾腾,各个都知道了彭明娶了个有钱人的女儿,村里的小孩子一看到那么多汽车,更是各个争先恐后的前来查看,眼睛亮亮,他们都听家里的大人说了,彭家的一个哥哥要结婚

  • 机械领域降龙十八掌

    “两位客官,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万妖城内的一座小酒馆中,一个羊头的妖怪正在热情的招呼着独孤恨天和鸡尊。“先上点吃的,至于住不住店,吃完再说吧!”鸡尊说道“好嘞!两位客官先坐,您的饭菜马上就到”半个小时,鸡尊和独孤恨天吃完饭后,鸡尊很舍不得的丢给羊头妖怪一个晶体,说道,来上两个房间,我们要休息了,说完

  • 在星际做美食直播爆红了之倚靠在他腿上(10)

    好奇的叶婉抬起头来看舒七。当看到他满头大汗,脸上的黑巾都汗湿了一大片,叶婉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还以为你不怕疼呢!”不等舒七回话,叶婉又低头开始忙碌起来。把小盘里的肉线和缝合弯针浸在沾棉面的酒精里,消毒后,叶婉这才注意到,舒七左手握在小圆桌的边缘,他握得非常的紧,青筋毕露,像是要把小圆桌握碎一般的可

  • 水晶的守护(海贼王)之陌生的妹夫

    第5章陌生的妹夫夏然也没想过,冷爵夜会突然出来,她讪讪的笑了一下,迎过去道,“爵夜,我妈和我姐都到了,你怎么出来了?”“我正好有个饭局在楼上,你们先吃。”冷爵夜眸光含笑启口,朝苏锦秀颔了一下首,低沉的嗓音唤了一声,“妈。”喊完,他高贵的颈项转向了呆若木鸡的温馨,长腿迈了两步,离她仅半米之远。温馨也正

  • 飓风骤起在线阅读在成亲那天爱上别人

    话说相府的二小姐卫梓月,在新婚这天,新郎都还没有将她娶进门,她就掀开红盖头,跳下花娇,持刀当街杀死了一男一女。那女的临死前,还跪在地上求她放过自己和丈夫,可是卫梓月丝毫不将人情放在眼里,只问那女的,’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我送你上路?最后她终究完结了那两人的性命,都是匕首狠狠地刺进胸膛。顶着满大街的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