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士兵突击]与子同袍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1 7:43:08 作者:梅不可三弄 来源:晋江文学城
[士兵突击]与子同袍
[士兵突击]与子同袍
作者:梅不可三弄来源:晋江文学城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主CP之一是袁哲,从CP是菜刀和一原创人物此文风格诡异,需要适应另,对于掐士兵的掐士兵颜的以及掐WBQ的,我只能说拜托别来我这儿掐,谢谢最后,向249和康导以及士兵剧组全体致敬PS,不准盗图。。。PS2,我悲催地持续忙碌着,我争取尽早回来……

锦尔曰哪曾料到,只消一觉醒来,世界早已乾坤挪移,人间还是万花烂漫的四月天,而现在她头顶上的却是冬日暖阳,周遭也早换成了另一番景象。在高墙的阴影下,她默默地感受到一丝凉。

她直视合一:“你在外面说你是鬼,你家里人知道吗?”

合一一口恶气没有吐出去,缓缓向锦尔曰凑过来,腹诽着不让她见识点真东西估计还镇不住她了,思索之间,青色的毛发从两腮钻出,有苍白的獠牙长短不一的长了出来,太阳穴暴起的青筋一路爬向胀大冲红的眼睛……

“啊——”的一声,有人尖叫起来,锦尔曰反而被这叫声吓了一跳,猛然被一双小手抱住,低头一看,是昨晚的那个小姑娘,她浑身战栗,将头深深埋在尔曰怀里,手像是冻过一样,体温尽失,应该是吓得不轻。

合一道:“这下信是不信?”连他的声音都变得浑厚起来。

尔曰一把摸上了他的脸,普通的触感,冰凉没有温度,发力推开:“又丑又臭。”

合一见没唬住她一时恼羞成怒,嘴里骂骂咧咧的,接着后退几步,重新暴露在阳光下,抬头向天,他脸上的那些东西复而消失无迹。

比现状更让她绝望的是怀里这个小姑娘,哭闹声吵得她脑壳疼,想出声喝止又有碍于小姑娘这么娇小昨晚还安慰过自己,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把小姑娘拎开,脱离声源。合一就不一样了,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丧心病狂没有这么多计较,一视同仁,一巴掌拍下去……

“你打我干什么?!”尔曰痛呼,“我又没哭?”

“你去劝劝人家啊,铁石心肠的样。”合一跟个人似的教训她道。

“……”

尔曰是可以理解她现在的心情的,在惊恐之下,茫然无知又要在众多未知当中权衡利弊,选择一个正确的人当身心的支柱,哪怕是陌生人也没有关系,只要不是独自面对。

她大概是有几年没主动和陌生人说过话了,好言劝道:“我跟你讲,你不要哭了,再哭就把你卖给熊瞎子当童养媳。”

小姑娘闻言憋住嘴,老实的不做声响,露出眼睛在这一男一女身上来回看,虽然他俩都挂着生人勿近的牌子,但比起合一,总归还是尔曰看起来更面善些。

尔曰得了大清净,问:“就剩我们俩个了?其他人呢?!”

“都处理掉了。”

“处理?”

说时迟那时快,小姑娘又落下几滴豌豆大的泪珠,像是拉着救命的稻草,又像是拉着唯一的亲人,惨兮兮地告状:“他把他们都卖掉了!”

合一充耳不闻,转身走开。

在锦尔曰的认知里,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与合一相处不浅不淡的这几年,充分看清了这个流氓的为人,做出什么事都是不稀罕的。除了钱,她再也想不出别的能让合一一直纠缠她不放的理由。她扭过头去,稍一抬眼就望见了前方一排碧瓦飞甍的楼宇,金雕玉砌,如临蜃楼仙境,楼里有人影浮动,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即使在白日里仍是不绝于耳。而离“蜃楼”只距十几步的自己却坐在一堆凌乱的柴草上。

她用几不可闻的音量感叹了一声变化之瑰丽,造化之绝美。

还不等她多想,楼宇中就有一名华服男子踱步而出,合一立马换作一副小人嘴脸的粘了上去,“尚老爷呦,您瞧,这是我这次从人间带回来的人里姿色最好的一个。”

可以,合一嘴里居然吐出了象牙。尔曰由衷点头。

尚荦明脚下不得闲的刚从风满楼走出来,后面追出几个赔罪的小厮,疯狂赔着不是就差磕长头了,华服男子丝毫不肯停顿,抬脚就要上自家的轿子。锦尔曰从旁看着,这男子面相俊佳,眉眼修长大气,眼角微微上挑,眼眸更是闪烁着一种叫不上名的华贵色彩。

合一完全不顾场合,也不气馁不放弃地凑到轿子的窗前,狗腿地说着什么。她这厢还没闹明白眼前的一切是被谁给偷天换日了,一不留神,一条小树干一般粗的麻绳已经系在了她的一只手腕上。

这是……几个意思。锦尔曰忽然又点点头,是了,自己原来是还没睡醒罢,往常她就总做些格外真实的梦,除了吊唁女被杀那段,还有什么山山水水,也常梦见些古色古香又神鬼缭乱的街道,而且她还总梦在一个地方转悠,眼下这条青石板小街貌似也是在梦中频繁见过的,前面拐角处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有一家……锦尔曰向前错了几步,探身看了眼,果然有家胭脂铺!锦尔曰强作镇定地闭上眼睛,心里默念牛鬼蛇神一概退散嘴上开始从头背诵《无量经》……顺便膜拜自己强大的造梦能力。

“这姑娘便宜卖您也是成的。”合一一脸的真挚,不安地握紧手里的麻绳,这是他今年人□□易上做的最后一笔生意了,赶着新年他也渴望着好好放个年假什么的,兴许还能借着这个吉日买个老婆,如此翩翩想着,合一推销得更加卖力,重复道:“真的很便宜,”指着草垛上那两只,“买大送小!”

此时的尚荦明是无暇耽搁在这个上面的,满目愁云不知在思索什么棘手的事情,似是不耐烦了,向自家府上的老管家淡看了一眼,便匆匆放下坠着白脂玉的纱帘,叮叮当当响作一片。

管家老金立刻心领神会,寒起一张千层褶的老脸拿腔拿调地对着合一说:“你为我们进货也不是一两天,不是个不懂规矩的主,我们府里何时收过不知根知底的下人?年关将近,也让彼此体面点罢。”老金瞥了锦尔曰非常短促的一眼,接着,示意车夫驾车启程。

合一眼见着轿子驶远了。

小姑娘慌忙拉她袖子,急匆匆道:“姐姐,我们跑吧。”

锦尔曰正闭着眼等待着从“梦”中醒来,她只觉一股突如其来的牵引力扯着她的手腕逼使她身子前倾,他则拽着绳子的另一端,眼神恶极地瞪着她,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恨铁不成钢地朝她发泄:“真服了你了,站着也能睡!今这是赶上什么煞运了!”

尔曰险些摔个踉跄,面上不解,眯着眼困惑似是还在天人交战做着现实和梦境的分别。

合一失去耐性,一把捏过她的下巴:“你真是叫人没法疼你,能不能收一收你那丧气的脸?给我跟紧些,听到没有,砸了我生意,我就把你贱卖给窑馆!”顺带低头瞪了一眼那个小姑娘,示意她也识相点跟好了。

小姑娘已经被吓得哭了好几场,这回正躲在尔曰身后,偷偷探出来半个眼睛。

合一那边又大力一拽,锦尔曰浑身一震,粗糙的麻绳勒得她生疼,擦破了皮地方,火辣辣的,清晰而难以挣脱。可是,梦里,怎么……怎么会感觉得到……这么痛!以前在梦里被抹脖都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合一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挑破了说:“梦里?你不会还以为你能回到什么人间吧?我劝你还是别傻了,先不说你找不找得到回去的路,就算你到了人间,地府也不会放过你!破坏六界秩序这可是永世不得超生的罪过!”

“你还不信是吧?”

她不是不信。组织好语言,刚想把自己心中的想法道出来。

合一扬手一指点在了她额中印堂,“你且看看这下场。”

她置身之处骤然变作黑色汪洋,可波浪涌动的规则却完全不似正常海涛,脚尖一旦触上水面,冰冷湿腐之气迅速附骨攀爬而上,紧随其后的是一只只黑色的蜿蜒手臂,触感是死亡特有的滑腻和腐烂的粗糙,让人不由得胆颤,有无形的锁链紧勒住喉头,喘息不得,渐渐将胸腔逼迫到极致……

再一晃神她又重新回到了石阶小巷,虽然明知道方才只是假象却仍然腿一软坐在地上,垂头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眼睛有些后怕地睁大。

小姑娘恐慌地推了推她,“姐姐你怎么了?”

尔曰努力平息:“没事。”她就是想掐死合一,但是如果他真的是鬼,这个办法应该是不可行的了,“他妈不能等我把话说完?你是赶着去投胎?”可能是她近几年只密切接触过合一的缘故,被他带的微变了性子,有时暴躁,有时还能挤出几声干笑,开开玩笑。

“死心吧,你合一爷爷是投不成胎了。”合一阴魂不散的声音悠悠响起来:“忘川之水,皆靠永世不得超生的水鬼滋养相蓄,水鬼对生者有着怒不可遏的仇恨,怨泽深重,常人一旦靠近就会被迅速拖入水中。

合一蹲下来,拍了拍她的脑袋,“我告诉你啊,虽然是我把你们抓来的不错,可你也知道我就是个为阎王打杂的小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抓你过来,地府司管六界最基本的人伦安泰,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能过问……”

头上的声音突然就断掉了,尔曰刚想抬头看看是怎么回事又被合一一把摁了回去,连小姑娘也凑头上去细瞧起来。

合一用另一只手拨开她颈后的头发,声音难得严肃起来:“你后脖子上这个刺青怎么回事?”

这可不是寻常文身,奇形怪状,质若黑玉,在阳光下能看到映射出的另一种浅浅纹路,纹路之上还有纹路,显然不是人间的手笔能做出来的,这种文身他以前只见过一次,是类似封镇之印的图案。

尔曰闻言像是躬身的猫,迅速弹起来,推开他的钳制,低声喝止:“别乱碰!”

他也没敢再细看,能作出这个刺青的无出“明乔”二人,而这两个人都不怎么好惹,难道她还有点背景?心下顿生忌惮,想了想,拿捏了一下,掏出另一个态度来。

柔和道:“你也别觉得自己倒霉,每个月总有这么几个人,其实这里也不错,你失去有关人间的一切的同时,也拥有了很多,比如,”

她目光投向四周,从远处淡淡如眉黛的远山,到眼前青瓦相接,屋檐下的人们穿着古朴的衣袍,流淌于鼻息间的是暗自梅香。

锦尔曰不明觉厉:“比如什么?”

“时间,”合一继而语重心长道:“有言‘世间一花次第开,世外百岁盛转哀’,正是这个道理,”抒情过半话锋一转:“而且,你也想想人间有人要你回去吗?”

锦尔曰被他劈头盖脸一问戳的心都痛了,刚刚有所缓和的面容又冷淡起来,凝神的样子仿佛真的在心底做着什么计较,“所以你说阎王,这里,难道是阴间?”

她很是不解地抬头望向天上高照的艳阳,阴间也能看得到太阳?她没有半点畏惧,也许是因为见多不怪,也许是因为有那么点……那么点重归故里一般的熟悉?

“青行灯能打开鬼门关也能打开轮入道,是你自愿玩的青行灯没错吧?”

她想说当时是谁说这游戏不能信的,她还想说她是自愿玩的游戏可是她又没签卖身契,但是想了想“窑馆”还是忍了,在别人的主场上还是稍安勿躁静观其变的好。

看合一陡然温柔,小姑娘也大着胆子问道:“我们是已经死了吗?”

虽然合一现在面对的是一个从小就接受科学教育的祖国栋梁,栋梁听惯了定律公式,乍一听怪力乱神,是不太好接受,但是谁让你们倒了八辈子大血霉了呢?碰到了一个甲状腺激素分泌格外旺盛的鬼贩子,你理解不了关我屁事,他说的已经够多了,真觉得他脾气好?

她有文身你有吗?!

他精分一样抽回胳膊,在语重心长和凶神恶煞之中切换自如,瞪起黑白分明的眼睛指着小姑娘鼻子说:“你当想死这么简单?我拉你进的是轮入道又不是阴曹地府,这里只不过是世外而已啊!”而且——

这里虽说,不是人该来的地方,却是你们这些人,不得不来的地方。

这个隐于人间之外的天地叫作【世外】。

与红尘别无二致,于有些人是世外桃源的世外,而于另一些人来言却是世外仙株寂寞林的世外,与人间只隔一扇门——轮入道,与地府只隔一条河——彼岸忘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江山美人之访客

    孟凡侧着头在水龙头下喝了几口水。然后将头对准水龙头,一条条水流从头上流下,带来淡淡的咸意,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容。他的身后是一大片建成一半的楼房,灰色的水泥骨架和灰色的脚手架俯视着同样灰色的砖堆和一些被石灰浆包裹得看不出原貌的工具。工地上陆陆续续走出几个拉遢但是十分健壮的中年人,用肩上

  • 综漫:直死无敌之暗杀!

    梦梦看见评论里的一个读者问什么时候更新一回哦,梦梦现在就可以回答,这篇文没有特定时间,但是能确定的就是一个月更新十章。还有人嫌上一章写的太少啦!呜呜,偶不依~~祝梦梦我粉丝越来越多~——————————正文——————————“嘿!老子服你了!能不能出唱片啊?老子开家娱乐公司买了你,搞这行其实也不错

  • 三国之开局就万人敌并收复失地在线阅读第十章

    阳光从枝丫上透下,照得我很难受,浑身都难受起来,看着眼前的东西,都有些摇摇晃晃的,脚尖顶着地也痛得紧,可是不承受着,我的手腕被吊着就会火辣辣地痛。院门又吱的一响,这一回是谁,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看了。“米若。”惊讶的叫声让我定了定神。安淮王走进来看我,一脸的震惊来手里的东西也赶紧丢了跑过来,什么也不说

  • 极品美女董事长老婆在线阅读狭路相逢

    ——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能相遇,不是每个相遇的人都能再次重逢,有时冤家不仅是路窄,而是彼时我们能在这里狭路相逢。饭旬过后,程安然拉上沈乔伊去了KTV。“来,安然,恭喜你!”沈乔伊端起一杯伏特加。“谢谢!谢谢你!乔伊。”这是程安然和林晖分手以来第一次展开了微笑,这是程安然和沈乔伊相交十几年来第一次说

  • 龙珠:斗战圣猿在线阅读第1章

    东辰国五十四年,皇后寝殿之内,三个妇人坐在暖炕之上。一位身着后服的妇人坐在一边,矮桌的对面,坐着两个同样衣着华贵的妇人。三位妇人虽年近四十,却风韵犹存,举止高贵。这时,突然跑来一个八九小男孩,冲着后服的女子说道:“皇后干奶奶,奶奶不让孙儿出去玩,孙儿实在不想习字了,看着头都晕晕的!”后服女子揽过男孩

  • 逍遥界星辰功法之寻衅滋事(10)

    很多人以为,你不招事,就会平安无事,其实不然。所有的事,都是有了一个引子,然后就按照不可知的逻辑自己发展了。至于你喜欢不喜欢,那其实都由不得你的意愿。谷雨办完户口的第二天,恢复了她的本名卢谷雨,正在犯愁用什么理由跟医院讲的时候,有人传信儿:“杨小慧,外面有个人在打听你,说是你哥!”谷雨愣怔了一下。她

  • 异界:我能召唤华夏人杰第9章在线阅读

    “笑你大爷!”看着青瞳更加肆无忌惮的笑,百里烟忍不住骂了一声。青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常年跟在陆长庚身边,遇见的都是名门淑女,就算是经常怼他的木樨,生气起来也不会骂人。“你你你!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粗俗!”青瞳气得脸红脖子粗,却也是指着百里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百里烟有些得意洋洋:“谁叫你再笑。”“

  • 当我“渣”了蜘蛛脑之后之以青丝杀虎,弱女子的逆袭(8)

    夏馥儿急急把夏浩宇推向沈月华,有些狼狈地躲着花斑虎。沈月华几次想要冲过来,都被她高喊着制止了。体力严重透支的她,右手腕一转,手中便多出一个簪子,看了眼沈月华和夏建国,又恨恨地收了回去。拔下头上的木头簪子,及地的青丝瞬间落下,怒视着前方的花斑虎。在它纵身向自己扑来之际,身子急速向后滑去,趁花斑虎还未来

  • 我!掌控了999种概率在线阅读第三章

    “呵。”慕秋停下动作,听到他轻嗤一声。外面的风却越发的大了,看起来今夜会下一场大暴雨。“哇!”并没有理会他有些嘲讽的轻嗤,慕秋有些兴奋的打开窗户,顿时,整个人陷在大风中,就连窗户玻璃都被摇得哐当作响。莹白的小脸上充斥着惊喜,顾如初突然就能想象她像猫儿般快活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开了一盏灯,看到她理也没理

  • 我的世界之无尽轮回之那时我们初相遇(3)

    “阿妈,原来你和我阿爸之间还有这么有意思的故事。嗯,就叫它‘黄元帅的故事’就好,真是超赞,比我那些故事书里的情节可是有趣多了呢。可惜阿妈帮助别人时,还撒了谎,要是按阿妈平时教导我的那样,那真的应该打阿妈屁股一下。不过,看在阿妈你给我讲你和阿爸的故事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咱们还是继续吧,你不是还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