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铁血尖兵在线阅读结交宇文少天

2021/6/11 11:24:58 作者:宇宙飞机 来源:3G小说网
铁血尖兵
铁血尖兵
作者:宇宙飞机来源:3G小说网
张浩,一个农村小子,为了心中梦想,进入了天狼特战队。在疯狂的训练中,他带着拼劲上训练场,更是带着脑袋上训练场!在使命的召唤下,他带着责任冲出国门,与敌展开血与火的较量!这,是用热血书写青春的传奇,是用生命践行忠诚的荣耀。他,是兵王之王!国际局势风云突变,五大国关系日渐紧张,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我们的军人还在与敌人进行着暗地里的较量。他们能经得起生与死的考验,是因为心中有一个大于一切的概念——祖国。一腔热血洒疆土,气吞万里如虎!谨以此书,献给祖国最值得尊敬的人们!

如果这群人全都一拥而上,还是有机会伤到楚天英的,但代价可能会很惨重,也因为如此,没人舍得用自己的性命相搏;

其次,他们来到太初秘境,是为了通过考验,求得长生机缘。

为了一时面子之失,而丢了性命,实在不不值!

先前他们想动手,是因为楚天英毫无背景,其实力估计就不会太强,但是楚天英眉心的暗金之色,却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

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再找楚天英的麻烦,他正倚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

楚天英的境地,也颇为尴尬!

首先,他的资料不全,所以想要一个人通关,就必须找人询问。

其次,他不认识任何人,现在上来的这群暴躁老哥,一个都不可信,他也不敢信。

到目前为止,唯一比较顺眼的,只有先前在木梯上遇见的那个大个子少年——宇文少天,虽然楚天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不知为何,隐隐觉得此人可信。

如果实在没办法,打不了继续跟沧澜他们三人一队,也无不妥。

而有些事情,想躲都躲不开!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飞入此地,也有不少人靠近了太初造化树的树干。

当靠近之人瞅见楚天英倚靠在那一处之时,都面露古怪之色,但发现其身前的巨剑,瞬间就被那三尺的宽度和一寸的厚度给吓到了,待确认他眉心的暗金印记之后,便都纷纷离开,不敢再打扰。

楚天英也觉得有些奇怪,总感觉这群人的表情哪里不对,几乎每个人都用眼扫过自己所在的树干处,又看看了入口处,然后才离开,但也没有走远,而是在十丈之外盘坐了起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靠近,他才发现自己隐隐被被包围了,这群人貌似以他为中心,陆续靠拢,这才意识到自己倚靠的这一处,应该有些特殊。

饶是楚天英早就练就了厚如三丈城墙的面皮,也经不住被这么多人,古怪打量,于是打算换一个地方。

就在他刚刚起身,准备换个地方之时,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突然转头看向入口出的高台。

只见一个白衣倩影站在了高台之上,她身后跟着三个人影。

这不正是沧澜他们四人么,不过那个大个子怎么和他们走到一块了?楚天英有些疑惑。

沧澜眉头一挑,仿佛也感应到了什么,扭头一看,便发现了楚天英正在左边三丈之处,望向他们,当她看见了楚天英手中的暗金巨剑之时,又忍不住多看了楚天英几眼。

其他三人也发觉了沧澜的异样,便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咦?他还真没死啊!”

这惊讶之人正是姜欣妍小萝莉,马上,她又发现了更加新奇事情,于是忍不住惊呼!

“竟然是暗金武器,好厉害的家伙!”

而秦自飞的眉头则皱得厉害,特别是看到那柄巨剑身上的暗金之色,他瞬间就不舒服了,秦自飞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旁边的宇文少天在向楚天英招手。

仅仅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被气泡齐齐包裹,然后飞入了草地的中央。

见他们的考验开始后,楚天英便摇了摇头,拖着手中的巨剑,朝人群之外走去,而那柄巨剑,又在草地上犁出一道深深地划痕。

先前他选择这里,是因为只有这处高台是特殊显眼的,其他地方只有草地,因此,他完全是凭借本能靠过来的。

在他离去之时,所经之地,都有人恭敬地让出了道,尤其是看到他手中拖着的那柄巨剑,闪烁着刺眼的暗金色,还在地上犁出深深地沟壑,他们脸上的恭敬之色就更加明显了。

“师兄,暗金色的武器啊!这个人好强,力气也很大,也不知道是哪家宗门的?”

一个妙龄少女问起了身旁的师兄,此时她的双眼正一脸向往地望着楚天英离去的背影,尤其是那柄一尺宽的暗金巨剑,还在地上犁出了沟壑,这股强烈的视觉冲击,令她眼冒星星。

“原来先前那道沟壑是他这样弄出来的啊!”

少女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因为他们来到此处之前,看见草地上有一道沟壑,虽然很不正常,但也没太过在意,到此时才发现,那道沟壑和眼前新生的沟壑如出一辙。

她身旁的师兄见其如此模样,却也不生气,毕竟太初世界,强者为尊!

“是啊!他很强,身上还没有一点伤痕,就是不知道其背景。

我刚才也问了一些人,但是他们都闭口不谈,脸上还露出恐惧之色!”

说到这里,这位师兄突然严肃地叮嘱道:

“所以师妹啊,这个人,我们还是不要靠近为好!”

但她的师妹哪里听得进去,只是“哦”了一声,双眼却依旧发光的看着楚天英离去的背影。

见此,这位师兄也只是叹了叹口气,没在说什么。

周遭还有不少人也议论着楚天英,来此地历练之人,数百甚至上千人才有可能出现一个暗金战力之人,有这样资质之人,无一不是其宗门的天骄,而他们大多数都不会因为这里的机缘,而选择压制境界。

尤其是楚天英实在太显眼了,他的身板也就标准匀称,并不壮硕,在宽松的篮球服的衬托下,都显得有些单薄了,但是不可思议的是,他却能用得起那么巨大的武器……

人群中的那些暴躁老哥,却连楚天英的背影都不敢再看,生怕他认出了自己,更怕他记起自己曾叫嚣过要打杀楚天英的狠话。先前有人还问他们楚天英到底是什么人,暴躁老哥们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耗子,更是闭口不谈,阶梯栈道上之事,也被他们深深地烂在了肚子里。

楚天英没有理会这群人,没多久他就走到了人群之外不远处,找了一块空地坐了下来,通过考验之人都从他在他数丈之外的区域,陆陆续续地走过。

其实,那块区域的地面上,还留有一条长长的沟壑,正是他用暗金巨剑犁出来的。

当然也会有人停下脚步打量楚天英,但是他们发现了那柄暗金巨剑之后,便都识趣地离开了。

此时,草地中心区域的上空,悬浮着成千上百个圆形的七彩气泡,也不知为何,他隐隐能感觉到某个人,在某个气泡里。

三刻钟之后,四道人影缓缓地朝楚天英这边走了过来,为首的少女白衣飘飘,烟尘不染,就如同仙女下凡。

来人正是沧澜他们四人。

此时,沧澜和姜欣妍手中,都多了一柄暗金色的细剑,沧澜的面色以及着装都没有任何异常,而姜欣妍的头发却稍稍凌乱,身上还有细小的伤痕。

看来刚才的考核,应该是影响到了这个小萝莉。

秦自飞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头发微散,衣袍都掉了一大块,他手中也多了一柄四尺长剑,也是暗金之色。

最夸张的,则是宇文少天,此时楚天英正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宇文少天身上并毫无任何伤痕,而且状态极佳,他右臂上的肌肉高高隆起,青筋都快爆裂开来,因为他的右手,正拖着一柄巨大的武器。

只见一柄巨大的双刃暗金巨斧,被他拖在身后,斧身宽三尺、长四尺,竟然比他的肩膀还要宽大,斧柄长达四尺,斧尖如枪、斧刃寒光流转,气势逼人!

地上也因此被它犁出了宽大的沟壑,嫩草都被犁得翻起,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可见其重量之惊人。

真是个怪物!楚天英内心惊呼,自己的力气已经不小了,但是和这个大家伙比起来,明显差了一截,楚天英也不由得再次怀疑,这家伙真的是的十四岁少年吗?

此时,周围也响起了各种惊呼之声,周遭之人也注意察觉了这四人的到来,各种猜测和震撼陆续传出。

“四人竟然都是暗金级别的战力,总督府果然名不虚传啊!”

“果然不愧是天才沧澜,一丝伤痕都没有,就连衣着和秀发都没乱!”

“那个拖着巨斧的大个子不是总督府的,他是开山宗的人,名为宇文少天,据称,在青州筑基境界中,他是最强力量!”

“难怪能驱使得动那柄巨斧,但这也太夸张了!”

“他真只是筑基境界的修士吗?”

“刚才那个楚天英已经很了不得了,但两人一比较,就有些玩味了!”

“快看,楚天英和他们四人要接触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

在周遭之人的眼中,宇文少天突然快速的向楚天英逼近,他脱离了总督府的三人,手中的巨斧也剧烈抖动,气势逼人。

而楚天英也拖着巨剑,剑尖犁地,大步走向宇文少天。

因为距离稍远,众人都没有看见两人的表情,见他们如此接近,而且手中都握着重武器,自然以为他们将要展开一场龙争虎斗。

就在两人接近半丈距离之时,众人以为一场大战就此爆发、马上就要兵刃相向之时,却什么事都没发生。

因为他们都默契地停了下来,宇文少天甚至都松开了手中的巨斧,两人竟然面对面交谈了起来,但却没法听见他们说些什么。

“小兄弟,咱么又见面了!”

只见宇文少天正向楚天英扬了扬手,打了个招呼道,就如同多年的老友一般。

楚天英见此,也微微一笑道:“是啊!大个子,又见面了!

不过你这斧子还真是吓人啊!”

也不知为何,楚天英对这个大块头竟生不起敌意,反倒像是面对着一个老熟人,心中虽有疑惑,但此时也随心而行。

听了此话之后,宇文少天并没有在意,而是直勾勾的看着楚天英的巨剑,毫不认生地道。

“你这柄巨剑也挺吓人的,不介意给我看看吧?”

见他竟然如此不客气,楚天英也没说什么,反手握剑,直接将暗金巨剑抛了出去。

那宇文少天一伸手就抓住了暗金巨剑,很轻松就举了起来,还随意挥动了几下,那柄沉重的巨剑在他手中,轻若鸿毛!

楚天英见此,也不由得震撼,他到不怕这人突然攻击,而是震撼他竟然能如此轻松地单手挥动那柄巨剑,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纯力量型的大块头。

而周遭之人,见楚天英突然扔出武器给宇文少天,特别是宇文少天挥舞起暗金巨剑之时,他们都替楚天英担心了起来,毕竟将自己的武器交给别人,是一种非常冒险的行为。

而危险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只见两人都突然开口,还异口同声地道。

“好力气!”

“好力气!”

两人为此一愣,都盯着对方看了瞬息,便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当你偶然间遇到某一个人,便自然而然地结交了上去,和他成为朋友,甚至是兄弟!

宇文少天身后的沧澜、姜欣妍、秦自飞三人,见他们突然大笑,都不明所以,周遭之人更是也为之愕然。

但却没人敢胡乱评论,毕竟宇文少天威名过甚!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的询问彼此,又都愣了一瞬,然后同时开口道。

“楚天英!”

“宇文少天!”

此时,两个将要震动青州的天才,正式结交于此!

现在,距离第二层试炼的开启,还有一天时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楚乔传同人(岁晏知君归不归)之韩信又惹祸了(9)

    周钦低声呢喃了一句,将目光移向李白说道:“贤侄啊,伯父虽然想和你畅聊一夜,可刺史登门来请,伯父也不好拒绝。”周钦似乎有些为难,想了一会之后,继续问道:“不如这样,贤侄陪伯父跑一趟,如何?”“好啊,正好侄儿肚子也饿了。”本来周钦认为以李白这等身份,是不屑参加区区一个刺史的宴会,却没想到李白竟一口答应。

  • 追妻在线阅读第2章

    松软舒适的大床,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味,以及耳边不停歇的小声交谈声,床上的少女终是忍不住手指动弹了下,接着缓慢的睁开了眼。守候在一旁的两个丫鬟见主子醒了连忙齐声关切道:“四小姐,您莫乱动,当心伤口。”少女一愣,面前这两个丫头不是绯红和妙蓝吗?怎么她们面相看起来如此青涩。最关键的是自己分明已经被君承轩赐

  • 末代天策第四章

    情人节过了之后,陈月依旧天天来幸福花店报道。王瀚晨虽然感激,但也越来越替她揪心了。按理说,初三那寒假叫寒假吗,聊胜于无的七八天时间罢了,眼下估摸着早就已经开学了。人家那边学校里复习的如火如荼跟打仗似的,而他家陈老师却还这么闲云野鹤的......也不知她心里是真不急还是装的不急。他也是纳了闷了,调查组

  • 唤我之名第八章在线阅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终于传来了脚步声,黄毛不知从哪里掏出了把刀在手里把玩着,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处。先进来的是顾明泽和沈慕钧,紧接着子弹与石头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看到他们走了进来,黄毛突然起身走到了叶南嘉身旁。“看看人全到齐了。”“黄毛你什么意思,有什么事冲我来,抓南嘉干吗?”“你翘了老子的

  • 我的歌坛第2章在线阅读

    【叮……宿主已成功接收万达小区16号楼产权,可以随时查阅楼盘信息】听到系统的声音,杨辰的情绪暂时缓和许多,紧跟着面前出现一块虚拟的画面。画面简单整洁,每一项功能布置的井井有条。每一个房间号的信息都可以查阅。同时还有即将到期和未到期的租户信息。杨辰点开了即将到期的页面,租户信息一览无余。【703,面积

  • 夏目百物语除秽

    悟吉塔也看了许多他的同龄人,而那些谈论中所提到的悟永逸、悟天磊、悟婷秀等人今日都没有在场。毕竟他们都超过五岁了,自然是拔过尾巴了。那些所谓五岁的他的同龄人,此刻无一不是带着惊恐的表情,甚至有些胆小的都在父母怀中低声抽泣起来…倒是悟吉塔形成了一道风景线,顶着一个尾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大典开始。“娘,

  • 乱世谋身在线阅读第3节

    韩河此时都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眼前这一切他都不敢确定这是真的。一群人正在厮杀,场面极其的血腥。离韩河最近的那人被一个蒙面人手起刀落,将那人斩于刀下,血液溅在韩河脸上,韩河吓的大叫往后退。而那蒙面人似乎没有发现韩河的存在,转头朝着其他人扑过去。战场中有些人实力极其强横,他们的交手都能使周围巍然屹立的

  • 别信大佬哭唧唧[无限]在线阅读第八节

    沈思晚都喝大了,哪里会回答他的问题。齐念沉突然想到车上的导航上应该有她家的位置,急忙去翻导航,找到两个常去地点,排除了工作室的地点,另一个应该就是沈思晚家了。齐念沉按着导航上的路线开到了沈思晚家,可是等开到终点了,又犯难了,导航上没告诉具体位置啊,他不知道她住在几楼啊。齐念沉试着摇了摇沈思晚的胳膊看

  • 欲与江山醉在线阅读第2节

    晨曦城外,余晖山脉山脚,余晖平原。冬季的余晖平原看起来没有前些时候那般绚烂多姿,刚刚秋末冬初的季节,平原上的火桑花已然随着北风飘落,洋洋洒洒的花瓣,血红般妖艳。为寂寥的平原铺上了一层火红的嫁衣。没有了昔日百花争研的娇媚,却多了几分凄美。据说这火桑花是从大洋彼岸一个叫罪州的地方传过来的。是一个不为人知

  • 经年指间@顾江翎

    走廊地上散落着一些鹅绒,顾西辞走到客厅,发现更多的鹅绒,哪里来的?走几步发现两只干瘪的枕头,这无疑就是答案。沙发旁边还散落着几个空水瓶,顾西辞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这里看起来,好像这里经历过一场挣扎,打斗。看走廊鹅绒多散落两边,中间空出的情况,这是拖拽的痕迹。难道?不可能!顾西辞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