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星语星城真相

2021/6/11 11:05:21 作者:七宫米 来源:17K小说网
星语星城
星语星城
作者:七宫米来源:17K小说网
在某个结点上。穿梭进未来的生活,在那一亩三分地里面,仰望着亿万以计量的星空。或许是战舰横飞的宇宙。又或者是机甲乱斗战场。或者仅仅的简单静谧的校园生活。或许,还有着别样的古武文明。

一场风波平息,大帐里安静下来。

只余夜来与霄镜陌两人。

热水氤氲,花瓣漂浮,夜来舒展在大浴盆里,思绪有几分迷糊。

她也不知,霄镜陌为何如此了解她,知道她疲倦和心绪不宁时,喜欢洗澡。

她头靠着浴盆,眼帘半闭。热气熏蒸,一贯苍白地面颊变成滢粉,初生婴儿似的润透,长长睫毛不断在两颊抖开细碎的涟漪。

她知道霄镜陌就坐在一边。她一点也不在乎。

她从未见过,比霄镜陌更缺乏性别意识的人。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个生命体而已。甚至连生命体也算不上,就与一束花,一张琴,一幅丹青,没有任何两样。

既然如此,回不回避,又有什么关系。

夜来沉浸在热水里,喃喃问道:“国相真的放那人离开?”

霄镜陌不语。

夜来又问:“国相也不问问,那人是谁派来的?”

霄镜陌突然起身,动作仍旧和缓,向着大帐角落走去。

那里,高大的铜架上,搁着满满一盆清水。

冰凉的水。

夜来心头一动,就见霄镜陌开始宽衣解带。

霄镜陌背对着她,褪下斗篷,长发如泼墨流泉直垂于地。

凉水泼洒而下,周身泛起一层清滟之光。

霄镜陌背对夜来,以飞瀑似的长发做遮掩,不停地将冷水淋向身躯。

夜来的瞳仁微微收缩。

草原的深夜,天寒地冻,外面还下着大雨。

霄镜陌一边冲冷水澡,一边娓娓道来,仿佛在自说自话:“你两年前被古斯族王室寻回,本是件好事。但你却触犯神社,再加之你这些年的经历,便被你父王视为不洁物。你二哥因此与你父王反目。你三哥,也就是嵩妃母子,原本与你二哥互不打扰,自此之后也开始彼此怀疑,明争暗斗。”

夜来陡一激动,大声说:“我知道,我命格不祥!是个不干净的人!你不用再强调!”

潇镜陌却兀自缓声解释:“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停顿片刻,突然问:“问你个问题,你真的敬爱你的二哥克雷塔王子?”

夜来的眼帘猛一颤动,眸底,阴影急剧聚散。

潇镜陌背对她,接着说:“这次将你当女奴进贡,真的是嵩妃母子的主意?”

夜来低低地、狠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潇镜陌平静地回应:“至少,嵩妃母子有此一举,也是有人暗中教唆。那教唆他们的人,意在挑拨本已紧张的王室关系。总之,自此之后,你二哥、三哥、父王之间,会战火连连,谁都不好过。”

他轻轻地叹口气:“不得不说,那暗中挑拨的人,手段非常高超。”

夜来在惊愕过后,竟不再争辩,重新阖上双眼,将一切光线阻隔在外,冷冷地说:“国相是说,那暗中挑拨的人,是我?国相愿意怎么想,都是国相自己的事!我沦落至此,一介奴隶,国相是将我想象成善良,还是阴险,对我又有什么差别?”

霄镜陌沉默片刻,接着说:“你刚回古斯族不久,你大哥,大王子费达就因谋反被诛。这其中,也有你的功劳,对吗?”

夜来心中悚然。

费达王子,古斯族的禁语。在她回族之初,因谋逆罪被处死。

在此之前,她、克雷塔、费达,原本是最亲密的兄妹。费达被处死,人人都在暗中猜测,是嵩妃母子设计谋害。克雷塔因此对嵩妃母子恨之入骨。

现在潇镜陌却说,费达王子的死,她也有功劳!

大帐里安静片刻,传来霄镜陌窸窸窣窣的穿衣之声。就听霄镜陌又问:“刚刚那刺客,是费达王子曾经的贴身侍卫阿米吧?他说‘这世间,始终只会有我一人,相信你的清白’,言辞中的‘你’,是指费达王子,对吗?”

夜来贴在盆沿的纤纤手指,那粉红的指尖,不自主地轻轻一动,反问:“是吗?”

霄镜陌说:“他们来找你,是因为你告诉过他们,费达王子的死亡真相,你一清二楚。你是费达王子最珍爱的妹妹,对他的事情,自然会知道得更多。”

夜来蓦地睁眼,目光如冰镜,明亮得有些吓人。

霄镜陌已穿戴整齐,蹲在浴盆外,手扶盆沿,隔着风帽与夜来对视。

霄镜陌不等她回话,又接着问:“是你提前告诉阿米,要想知道费达王子的死因,就来我这里救你,对吗?你早就料到自己会被当成奴隶进贡,亦早为自己留了退路。”

夜来的贝齿深深陷进柔软的唇,留下苍白的齿印,不发一语地盯着霄镜陌。

腔子里一颗心,仿佛被生剥了出来,厉痛的同时,又有源源不断的森寒和空落。

霄镜陌静静地凝视她,开口道:“你设计了一切,害死费达,挑拨克雷塔和契约,将自己当成奴隶进贡。及至阿米,也是你一手安排的。你让他们来救你,不是为了真救你,而是为了让我以为,他们是来救你的。”

最后那句绕口令似的话,让夜来眉心一皱,冷哼道:“国相的禅语太过高深,恕我愚钝,无法理解。”

潇镜陌平和地说:“你让我以为,他们是你找来救你的。也就是说,你的计谋被我一眼看穿。如此,我必定会当你是个头脑简单的傻姑娘。这就是你的最终目的——你演一出戏,给自己一个‘头脑简单’的伪装,就如你先前沐浴时,故意跟我说起卫戎的事,好给自己一个‘鲁莽而自作聪明’的伪装一样。一个人伪装得越深,就越有利于以后行事。说吧,你去昭国,想要做什么?”

夜来原本就苍白的面容,透出淡淡的青色。

潇镜陌却突然一挥手,下颌够了出一抹清淡的笑,说:“罢了,我也不想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世人选择看见什么,看不见什么,往往只为两个字——利益。但我不一样。我选择看见什么,看不见什么,只因我乐意。在你身上,我选择看不见另一面,因为我乐意如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神级三项选择之归国 哪个女人不爱听恭维话

    张文坤摇摇头:“前途堪忧,如果没有资金注入,项目就无法完成,据说现在维诺旗下的不少艺人都想着另择东家,听说几个份量重的已经谈妥,就等合同到期了。”张文坤虽然用了听说据说,口气已十分肯定。还是这个问题,秦笙笙不由心慌,口中却平静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张文坤咧嘴一笑:“我专门盯这个新闻。”“记者

  • 剑歌若梦在线阅读第四节

    “我会回去看他们。”陆飞烟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只风轻云淡地这么说了句。回陆府?她自然是要回去的,不为别的,娘亲留下的那些东西,她势必要拿回来,哪怕是没用的,她也不允许别人拿去分毫。说完这句话,她连正眼都没看陆飞雪和慕容辰风一下,打着伞,转身就走,烟雨朦胧中,那一抹水绿色的影子,清新淡雅,别有一番妖娆

  • 窃日偷天之我绝不后悔

    我小心翼翼地挪到了他面前,想着之前他和我谈的条件。就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只能轻声吐出一句:“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席宁宇看不出情绪地盯着我,突然从办公椅起身,走到我面前。把我逼到桌边,我很怕打翻桌上的东西就尽力不触碰桌子,这种姿势却贴他更近了。他突然两手一抬把我放到了桌子上,凌乱的气息喷到我的

  • 剑三江湖后传第2章在线阅读

    女孩恳求地望着张伯说:“张伯,您是知道的,我并不是想回张府,我只是想和我娘在一起.我不能没有我娘,我娘也不能没有我.要不您向我爹求个情,让我娘和我一起离开,好不好?我保证我们再也不会回来的,张伯,求你了!张伯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多好的孩子啊,老天爷怎么这么不长眼啊,非要让这孩子承受这么多痛楚.张伯

  • 神域九鼎录在线阅读第1节

    “黑虎!”“白虎!”这里是一个叫做黑暗帝国的斗兽场,舞台中央有个铁笼子,分别有两只老虎,一只黑色,一只白色,老虎们凌厉的眸子似乎要将对方狠狠吃掉,拼死搏斗着,而舞台下的男人们却在兴致高昂的打赌,因为只要这里其中的一个男人赢了,并且押宝最大的话就可以得到铁笼子中央那被高高吊起来的性感女神。此刻的顾安然

  • 武道至尊在都市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六回,上学第一天本来就不对这所学校充满希望的,唯一见到了宿舍。这种想法更加是强烈的了。宿舍很是破烂,这种破烂令叶开惨不忍堵,然而更加不幸的是房间还有一条臭水沟,臭水沟的水大有黄河直下三千尺之威天下无人可以阻挡。就连付红远都是大大感慨了,这样的环境究竟是谁能够住的啊?说着,他放下自己的行李,悲天怜人

  • 玄幻:开局假冒太上长老第9章在线阅读

    (消逝爱恋)来到别墅外面,有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有两个人从轿车里走出来.简晓仪挣开莫少杰的怀抱.她认出来对面黑色轿车里走出来的正是她的前男友与他的妻子王颜.今天是什么日子,会同时遇见她最不想见的人.简晓仪转过身轻声道:"莫总裁,您教给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应该回去了."莫少杰拉住简晓仪的衣角不舍让她

  • 开心武盗团在线阅读第4节

    竹凌风这才问竹清子,“师傅刚才说遇见了一些趣事?”“莫寻此人你可还记得?”竹林雪眉心一痛,“怎会忘?。师父是打听到了他的消息?”“说来也巧,哪里需要什么打听。他武功也算可圈可点,江湖上也有些威望,身为剑庄少主怎么会是无名人士?三个月后会与江府小姐江芮喜结连理,邀江湖人士前往。据说他父亲与江府家主是拜

  • 神岸你追我逃(一)

    晚上回到了出租的房子,妍妍的心里还是无法平静,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从衣柜里面拿出了檀香,在香座上点燃,她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就这样的颓废一下也是可以的。严则出现在她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强势的引路人一样的牵引着她,但是,她心里还是非常的不踏实的,生怕会在自己动心之后,他又放开了他知音自己的手,毕竟,他们这

  • 夏之叶之冤家路窄

    看着那疾驰而去的出租车,林奈半天没有动地方。捏了捏手里的钱包,美滋滋的装进了口袋里,转身向停车场走去。心中却是浮想联翩。已经过了中午的用餐高峰期,让出租车随意给自己送到了个小饭店,阎笑笑可是真的饿坏了。不过当她看见面前这个极尽奢华的门面,着实被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的打扮很像有钱人吗?摸了摸鼻子,阎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