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诛仙青云志]恨君不似江楼月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15:41:21 作者:黛絲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诛仙青云志]恨君不似江楼月
[诛仙青云志]恨君不似江楼月
作者:黛絲来源:晋江文学城
对同门来说,他是道行高强的魔教圣使;对鬼王来说,他是忠心耿耿的属下;对碧瑶和秦无炎来说,他是温柔可靠的大哥;对正道来说,他是心狠手辣的魔教妖人。可是对青龙来说,别人怎样看他都并不重要——他只要能保护好自己的人,护他们一生周全,就已经足够了。但是,一个奇怪女子的名字,却慢慢地挤进了他那短短的名单之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青龙记得他曾经对碧瑶这样说过。数百年来,他看尽「情」之所害,本以为旁观者清,难道最终却是当局者迷吗?-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似江楼月,暂

昭和四年,明昭帝崩。

京城内,满目的白绸素缟,街道上生意萧条,行人步履匆匆,仿佛身后跟着随时能追上来的怪物,闷头朝前。一顶轿子从城南的巷子里出来,四人抬着,步伐稳健,轿子抬得稳当。轿顶白色的穗子依稀看得出是新换上的。轿子外面跟着一三十来岁的男人,步伐矫健,粗圆的膀子,作武夫打扮,想来是轿子主人身边的随从。

“少爷,马上到了。”

轿子里的人应了一声,声音隔着木板,有些不分明。轿子在街道上平稳穿梭而过,附近的百姓见了,纷纷和身边的同伴低头耳语,不知说些什么,只见脸上满是敬佩,还有怜悯。

宫门口的侍卫远远瞧见过来的轿子,轿子旁的随从陈义觉着身形有些眼熟,定睛往前一看,连忙和身旁值班的搭档使了个眼色,两人在轿子抵达前朝前走了两步,拱手低头道:“下官陈义见过季大人,陛下有命,若是季大人来了,立刻随下官到勤政殿见陛下。”

轿子稳当落在地上,四个轿夫整齐一划利落的站在旁边,目不斜视面色严肃,若不是还能看到微微阖动的鼻翼和起伏的胸膛,怕要以为是雕像。一直跟在轿子边上的随从对着陈义点头,弯腰掀开轿帘道:“少爷,到了。”

季无月低头从轿内迈步出来,抬脚迈过抬杠,侧头问道:“陛下在勤政殿?多久了?”

陈义跟在季无月身边穿过宫门,往勤政殿的方向去,答道:“约莫是有一天,打从昨日先帝驾崩,陛下便独自待在勤政殿内,谁也不召见,太后和丞相大人,季将军都来劝过几次,陛下谁也不见,就说了一句话,让大人从西河坊回来后,立刻进宫。”陈义说到这,顿了一下小心打量一眼季无月的神情,方才继续道:“季将军派人寻回大人,让下官给大人带句话。”

季无月脚下步子一顿,蹙起眉问道:“家父有何事让你代传?”

“季将军让下官告诉大人,见了陛下后,立刻回将军府。”

陈义的转述的声音不带一点波澜和起伏,季无月却能想见季候说这话时的神情。年初时,先帝就有些力不从心,即使还能上朝议事,却大多数时候都不怎么清醒。十日前,季无月领旨到西河坊监督当地的太学院考察,来回也要一日,本打算在红坊待半个月再回京复命。昨日傍晚,季候一封信让正在课堂上听太学院先生讲课的季无月急急忙忙从红坊赶回京城。

念及此,季无月脚下步子加快了一些,惦念着尚不到弱冠年纪的,想着他竟一个人在勤政殿内呆了一宿,心中放心不下。

勤政殿的匾牌出现在视线里,季无月疾步流星往台阶上走,俯身拱手道:“臣季无月参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太后顾氏是当朝宰相之女,先帝还未登基之时便是太子妃,两人相伴二十余载到如今,顾氏也只是刚到四十的年纪。先帝驾崩,顾氏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魄,若非宋垣在勤政殿内,顾氏万不会离开寝宫来此。顾氏见季无月出现,脸上露出一丝欣喜道:“季大人回京,劝劝皇上,先帝既已驾崩,还望季大人能够劝解皇上以大局为重,朝廷天下需要一个明主。”

季无月道:“太后放心,臣定当劝解陛下以大局为重。”

“本宫回宫,一切交托于季大人,季大人不要叫本宫觉得失望。”顾氏领着身后的四个宫女两个内侍离开勤政殿,季无月目送顾氏离开,站在台阶之上,望着顾氏的背影越行越远。

陈义站在勤政殿外,一手握刀,看向季无月提醒道:“季大人,陛下在内等您。”

“恩。”

季无月转身,门口的两个内侍替季无月推开门,季无月迈步进去,内侍将门再关上,束手立在两侧。

勤政殿是先帝处理政事的地方,平时下朝后,若是要召见官员,便在此觐见。季无月来过这里数次,只是这一次,坐在黒木龙纹鎏金椅上的人换成了宋垣。殿内门户紧闭,季无月无声叹气,在龙纹鎏金椅上没发现宋垣的身影,疑惑的皱起眉,正想出声,脚下忽然绊住。

“陛下?”

忽然显得空荡荡的勤政殿内,季无月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和谐的利落,太过干净:“陛下,是臣。”季无月蹲下,伸手搭在宋垣肩上。逐渐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能够看清坐在地上的宋垣,埋着头,已经不算瘦弱的肩头褪去了儿时的模样,季无月一手快要握不住。

“先生。”

“恩?”

“父皇去了,我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闭眼。”宋垣的声音喑哑,让季无月有些心疼,却只能加重手上的力道。“臣知道,先帝驾崩,陛下肯定很难过,但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之下还有三位殿下,若是陛下伤心不振,几位殿下便失去了荫蔽,该如何在朝中立足?太后为了先帝驾崩一事整日以泪洗面,被陛下拒之门外,若是陛下真的明白何为君之道,就该——”

宋垣打断季无月的话:“可我难过。”

“陛下——”

“先生,日后你就称我为陛下?”

季无月闻言一怔,突然就想起当年见到仅仅比自己年幼五岁的宋垣时的场景,看着宋垣对着他的头顶,神情似有一些无奈,收回落在宋垣肩上的手低声道:“陛下,我是臣子,你是天子,君臣之礼不可逾越,即便臣是陛下的老师,也只能遵从君臣之礼。”

二十三年前,季无月从能够睁眼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能做什么。顺应天命,才是最好的出路,逆天而行,只能招来祸端,连累旁人。

闻言宋垣似乎有些发怔,猛地想到什么,站起来,神情冷峻盯着诧异的季无月道:“既然季爱卿这么说,朕自然听老师的话。”说话的声音少了刚才的喑哑,却像一根针直接扎在季无月的心上,让季无月苦笑着站起来,脊背挺直,拱手道:

“陛下能明白,是天下之幸。”

一直候在勤政殿外面的陈义听到门打开的声音,见季无月从里面出来,拱手道:“季大人,陛下他……”

“陛下一直都是有大智慧的人,无需我多言也能明白,只是一时不能接受先皇驾崩而已。”季无月摆手,迈步往前走。陈义亦步亦趋,打算护送季无月到宫门去,季无月挥手道:“你在殿外好生候着,陛下怕是一会儿要找人,别让他找不到。”

“是,下官遵命。”

季无月两手被袖子罩住,多亏了这稍长一些的袖子,否则季无月该担心如何向别人解释紧握着的拳头。从勤政殿到宫门,有快半个时辰的路程,季无月是宫中常客更是当今皇上宋垣的老师,宫中不管是谁见了季无月都要称一声‘季大人’。

半个时辰的路,季无月目不斜视,揣着事情,好几次都没留意到周遭宫人向他行礼。

“少爷。”

“恩,回府吧。”

王武点头,示意那四个轿夫,随后替季无月捞起帘子:“少爷,老爷应该只是提到这次你被先皇封为辅国大臣的事情,毕竟,此事不小,少爷是将门之后,怕是——”

“不必多言。”

“是属下多舌了。”王武低身道:“起轿回府。”

四个轿夫抬着轿子,步伐稳健的往将军府的方向走去。王武生得浓眉大眼,尽管不是凶神恶煞的长相,但也不亲近,板着脸走在轿子边上,若是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轿子,纷纷避开主动让开一条路。

坐在轿中的季无月闭着眼睛靠在休息,脑子却停不下来,全是刚才宋垣望着他时眼中带着的情愫。

二十三年。

季无月清楚的记得,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二十三年。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到如今朝廷上下不敢轻易得罪的辅国大臣,只有季无月自己明白,这条路,即使因为家世变得平坦,却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当季无月睁开眼,一张张陌生的脸,和陌生的环境让季无月几乎不愿意张口,就连吃东西也是被人硬掰着张嘴。

出生将门本该是豪气干云的男儿却因为早产的缘故不能习武,只得跟着学堂里面的先生读书认字考取功名。季无月怨恨过,在年幼的时候想倚小买小,求着家中的武师教他习武,还没来得及学会一招半式就被逮个正着,被罚跪祠堂整整一天,滴米未进。

慢慢的季无月变得愈发沉默,因为家里兄长们说话他插不上话,别的姐妹也不跟他玩,一直到十二岁时被送入宫中,那人瞧着自己的模样,季无月忽然就找到了存在的意思,活下去的勇气。前十二年季无月一心想着如何离开,却在一夕之间变了想法,只因为宋垣的一个眼神。

五岁的孩子眼里怎么可能会出现那样的眼神?坚韧、不羁,还有恨。

宋垣身为太子,肩上的压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在宫中,尔虞我诈,任何事情都只能以自身为中心,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不知何时这宫中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顾氏手腕厉害,身居皇后多年,没人能动摇她的地位。一是和先皇感情深厚,二是顾氏娘家的背景让人忌惮,加上本就聪慧过人,手段厉害的顾氏,谁还敢打他们母子的主意?

可因为这样,宋垣便不招人喜欢,宫中其余的皇子公主也不喜和宋垣玩在一起,阳奉阴违,面上和和气气,背后到底是不愿意和他一起。

宋垣倔强,不愿说,也不会告状,总觉得自己一个人也能做好一切的事情。季无月进宫那日,正巧遇上宋垣和三皇子吵架愤然离开,回到东宫的时间。宋垣再如何能隐忍却也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见到季无月出现,所有的脾气全部撒到季无月身上。

“你是谁?怎么能进来这里!”

“草民季无月参见太子殿下,奉陛下旨意前来给殿下做太子陪读。”

“你一个十几岁的人懂什么,陪读可相当于半个师傅,你懂什么?”宋垣盯着季无月,瞧着不过比自己高一些的小大人,心里满是不服气,往椅子上一靠,翘着腿,满脸挑衅道:“我五岁能读四书五经已经被说是难得的人才,你这般年纪知道什么?我想知道父皇和母后又给我找了个什么不中用的人。”

季无月活得太久,可第一次见到宋垣这样五岁大的孩子说话语气和做事态度跟大人一样的‘怪人’,心里涌出一种想法,试探着问:“你知道阿基米德吗?或者伽利略再或者牛顿爱迪生?”

“你在说什么,难道是打算敷衍了事?”

闻言季无月失落的低下头,知道这一次又失败了。可这一次失败不能转身就走,只能重新抬起头道:“殿下听糊涂了?那草民再说一些,殿下若是依旧认为草民才疏学浅不能伴读左右,那便告知陛下和皇后,撤去这份差事。”

十二年,依旧不放弃在这个异世里寻找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打击。在外听闻宫中太子乃是奇才,才智过人,实乃神童。季无月想,或许自己能遇上一个和自己一样的。

还想着真是好命,竟然一出生都是太子,这待遇旁人没有,再见面时却失望了。

不过一个聪明的孩子,不是他的同类。

“少爷,到了。”

“恩,知道了。”季无月声音平静如水,道:“回去告诉我娘一声,我从父亲那里回来就去见她。”

王武站在一旁,见到季无月从里面出来,示意轿夫把轿子抬走,问道:“少爷的性子得改改,不要一直顶撞老爷,老爷是见惯了硬脾气,有招治。”

“我明白。”

都二十三了,还叫身边的人担心脾气顶撞了父亲,季无月转身时嘴角染上一抹苦笑,有些无奈。

季长风,三军将领,手握帅印,权势滔天。

这是二十三年来,季无月从母亲谷婉清那里听到的最多的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想士极夕第7章在线阅读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叶寻欢也就暂时不骚扰楚蓉儿了,他一脸坏笑地又坐回到了那长椅上,和那几个同样也来催债但内心已经绝望所以一脸痛苦的人坐成了一排。叶寻欢看了看手机上“不要脸商店”里的各种异能,琢磨着得买一次“读心术”,要完成这次催债的任务,不找到那个苟总估计是行不通,而现在苟总仿佛人间蒸发了,要找到他看

  • 开局怒砸拜金女第9章在线阅读

    《江雪》,柳宗元。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每一次读着这首诗,眼前都会不自觉的浮现出,风雪中老叟垂钓的景象。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胸前口袋处,些许白色粉末掉落下来,在半空中消散了……地尸奔跑的声音没有了,嚣张的笑声飘荡而去,地尸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定住不动了。

  • 白月光自救系统之测验风波

    “怎么?不可以吗?”笑着看着眼前眼眶湿润,目光有些呆滞的念芸,风羽的心里顿时划过一道暖流,缓缓走到少女的旁边,在众人一致戏谑的神色下,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可以!”少女看着眼前含笑看着他的风羽,美丽的小脸上瞬间布上了一层红绯,似乎才意识过来是在什么场合,将手上拿着的古书挡在面前,心中羞愤的道:“羽哥

  • 都市之吐槽大师之第三章(3)

    李队抬头与房里的另一个警察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应付现在这种场面,最终只能看着夏鹿笙哭到没有力气,然后虚软在顾奕童的怀里。夏鹿笙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十分好看,现在那双好看的眼睛肿的像个核桃,核桃心儿里嵌着一对水露露的葡萄。李队看着夏鹿笙的眼睛,心里忍不住道一声可惜了。夏鹿笙停止大哭之后,抽抽提提

  • 生而为女(重生)网球比赛

    所有的网球部成员永远都记得那一刻,当时,他们看见那个公然向真田挑战的少女──朝日十和,站在球场上的时候。都觉得这家伙不要命了。她站在球场上,一派轻松的调弄网线,对着站在对场的真田咧嘴一笑。这画面多么熟悉啊!让人不由得想起一年前某个刚入学的海​​带头新生也是这样如此嚣张的向真田挑畔,结果成了一场悲剧。

  • 都市:从相亲综艺开始在线阅读第十节

    荒宇从归墟出来,依旧在阴冥废墟之地,周围风声呼啸,苍凉而又显磅礴的废墟,他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想起这几天的经历,他感觉如同万年般梦幻,他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又不希望这是梦,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不断在心底放大。如果是梦,那是不是梦醒时分他依旧在一间破旧的茅屋中,沐儿哥依旧在外边傻傻的大喊大叫。如果这是梦,那

  • 铁血尖兵在线阅读结交宇文少天

    如果这群人全都一拥而上,还是有机会伤到楚天英的,但代价可能会很惨重,也因为如此,没人舍得用自己的性命相搏;其次,他们来到太初秘境,是为了通过考验,求得长生机缘。为了一时面子之失,而丢了性命,实在不不值!先前他们想动手,是因为楚天英毫无背景,其实力估计就不会太强,但是楚天英眉心的暗金之色,却狠狠地打了

  • 致命暗诱惑在线阅读第1章

    “这个U笑死我了,玩个劫3-1都不敢带。”“皇族中路根本推不过去,换做是海掌门可能兵都不管,直接就带到死了。”“EDG这阵容,明摆着就是要走41分推的,不知道这个U在想什么?”“……”S4全球总决赛八强战。EDG对阵皇族。这场比赛到目前为止,皇族已经是1比0领先EDG,而现在进行当中的第二场,原本前

  • 都市大富翁第九章在线阅读

    傅昭行瞬间沉下了脸色。她找打呢?乱她妈撩。傅昭行强压着喷薄欲发的暴戾,眼神不善。陈宇明目瞪口呆。这种感觉就像刚刚还在地上哭爹喊娘捡破烂看着路人的万斯耐克从你眼前大踏步走过,现在有个自称是你爸的霸道总裁告诉你你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让你快回去继承千亿的财产,有穿不完的阿迪达斯和匡威,还有绝世美女未婚妻从

  • 洪荒:开局叛出人教!在线阅读交易进行时

    “有人在吗?”来到最西边的那间屋子,关着门,听村长让包大叔告诉自己到这儿来,那就一定有人在的,不过不知道是否在家里,所以木毅敲门问道。“谁啊?”在木毅敲门后顿了一会儿,门内才传出声音,随着门也打开了,一个满身污渍,头发污乱的老人出现在眼前。“您好,我叫风霜刻,是村长爷爷让我来这儿的,他说有些东西,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