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网王-天帝之眼之心愿(4)

2021/6/12 4:06:33 作者:不曾遗忘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王-天帝之眼
网王-天帝之眼
作者:不曾遗忘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句话简介:赤司征十郎穿越成幸村精市带领立海拿下三连霸的故事

轻柔、缓慢的音乐在幽暗的房间里荡漾,中间,在一个大大的蛋糕之上,有四支明晃晃的蜡烛,光芒勾勒着坐在两边的大人封烨然,和十二岁模样的孩子封华。封华身穿深蓝色的针织旧毛衣,戴着高高的生日纸皇冠,他的身后,是一棵小小的圣诞树,上面点缀着各种可爱的小礼物。一只特别可爱的泰迪熊就放在他的身边,这是他三岁的时候封烨然送给他的礼物。今年的礼物是个小秋千。

这是封华的四岁生日,虽然他的身体外貌已经达到了人类的十二岁,智商更是远超这个年龄。在研究院呆了整整四年了,他的家就是这个小小的、黑暗、封闭的房间,封烨然每天就在这里陪他,每周带他出去,在附近无人的小山坡走走。

“封华,生日快乐。”封烨然轻声说。

他看着面前这个长相相当精致,皮肤白皙,双眼映着烛光的孩子,心情特别好,都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开心。

封烨然刚说完“生日快乐”,封华就笑了。

封烨然觉得封华的笑恍若一朵忽然盛放的花——因为在他笑的那个刹那,从平凡无奇的地板上升腾起一大片亮晶晶的东西,像星星,像萤火虫,像是深海中会发光的小虾米,又像是在寺院树枝上颤悠的银铃。它们欢快地在空中飞舞着,发出空灵的、美妙的声音。

封华在这一大片美丽的世界中笑,身上映着斑斓的光泽,很明显,他很开心。

“快许愿吧。”封烨然说,“就像去年一样,许完就吹灭蜡烛。”

“我想永远和烨儿在一起。”

封烨然弯着眼睛:“傻瓜,你说出来就不灵了——还有不准叫我烨儿。”

封华站了起来,抓住了封烨然放在桌上的手腕,倾身吹灭了蜡烛。

在蜡烛熄灭的一刹那,封烨然感觉一股强烈的气流从下至上地将他们托了上去——那些奇妙的、闪耀的生物也一同涌上天空。那一刻,就像一滴晶莹粘稠的液体坠入水中,转瞬间旋转着向周围扩散蔓延……他们似乎突破了房屋的限制,飞上苍穹。小小的封华拉着封烨然的手,他们的头顶是数不清的星辰,金色的星星那般浓密、美丽,像一片璀璨的河流,在深蓝色的画卷上奔腾。而他们的脚下,便是银光素裹的建筑,广袤无垠的山川,雪花缤纷……

封华望着璀璨的星辰,问:“烨儿,喜欢吗?”

“还真是你的风格啊!又下雪,又有星星的,不符逻辑呢。不过——真的非常、非常漂亮! 你制造的幻境越来越真实的,简直不可思议!可是你没有看过繁星满天的夜空呀,你是怎么办到的?”封烨然很疑惑,“毕竟我们每次看到的夜空,也就只有两三颗星星呢。”

“最近烨儿带来了一些画集。”

“这么说灵感是从上面得到了咯!可是为什么想给我看星空呢?那些画可是包罗万象的,不仅仅只有星空呢。”

“因为你说过,想看。”

“什么时候?”

“一百三十二天前,你第二次带我出去的时候,在小山坡上,你说你从来没有看过繁星满天的夜空。”

封烨然怔忪了半天,终于想了起来。他忍不住敲了敲封华的脑袋:“我实在是太好奇你脑袋的构造了,我随便说说你都能记住?而且时间还那么清楚?!”

封华仰着头看他,居然有些得意:“这算什么,我还能记住烨儿说过的每一句话呢!”

……

晚上10点,封烨然将房间收拾好了,而封华已经洗漱完,吃完药,乖乖地躺在小床上看他。他吃的药是一种抑制剂,类似于安眠药,会让他的感到脑袋沉,肌肉松弛,使不上劲儿,快速入眠。这是上面控制他的一种手段,毕竟担心他在无意识中暴走。封烨然像往常一样给他测体温,然后给他的伤口抹药。

小小的封华背上,手臂上都有伤痕,那些是实验的痕迹。虽说封华的恢复能力已经比常人快上很多倍了,但是频繁的实验还是在他瘦小的身上留上了伤疤。

封烨然一边给他上药,一边说:“封华,你知道吗。你是世界上的第一个新人类。你完美地融合了人类和阿德瑟尔种族的基因,血统纯正。以前的实验阿德瑟尔的基因虽多能提取3%左右,而且还以失败告终。而你的提取了近89%,外界没人敢相信,都说我们在造谣。哈哈,等他们说去吧。你目前拥有的能力已经令人惊异,将来更不知道还会有怎样的发展,你简直就是我的骄傲啊。等你达到人类十八岁模样的时候,你的体征应该就会稳定下来,我们就带你参加发布会,让那些愚蠢的人打自己的脸去吧。”

封华默默地听着封烨然已经跟他说过无数次的话,没有一丁点不耐烦。

封烨然兴奋地说着说着,动作忽然慢了一些。

封华马上转身,将手覆盖在他的胃部。

过了好一会儿,疼痛感消失之后,封烨然才慢慢说:“封华,我一直都相信,你是上帝给我的礼物……哈哈,虽然我不信教,不过我真的觉得,你就是上帝送给我的奇迹。我本来快死了,你却来到了我的身边……封华……”

封华让他坐在小床上,终于打断了他:“有我在,你会一直好好地活着的!”

“傻瓜,你能抑制肿瘤的发展,可是你无法治愈我。我的病是绝症,情况有多糟糕我知道,没有人能治好它。其实,我也并不奢望自己能活多长,我只是希望在我活着的时候,能做出……成就出来……让那些人……”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痛苦地皱眉。然后他站了起来,打算离开了。

然而他的手腕却再次被抓住了,封华仰头看他,手指抓得紧紧地:“今晚可不可以……不走。烨儿,和我一起睡吧。”

这天晚上,封烨然就留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和小小的封华躺在小小的床上。

空间非常小,封烨然非常疲倦,很快就背对封华睡着了,呼吸均匀。

而封华在黑暗里小心翼翼地给他盖好被子,从后面小心翼翼地抱着他,将温暖的小手覆盖在他的胃部,帮他抑制疼痛。

他几乎一整夜都没有合眼。他在黑暗中照顾着封烨然,用他极强的听力,感受着这世间万物的声音——远方狼嚎的声音,鸟儿鸣叫的声音,风吹拂树叶发出的声音,树叶拍打窗户的声音,身边的人辗转的声音,他均匀的呼吸声,他的梦呓,掌心下,他鼓动的心跳声,如此令他眷念的心跳声。

那个时候,封烨然并不知道,封华哪怕吃了安眠药,也完全不受其影响;

他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能够照顾他一整夜;

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就像他也不知道封华三岁就已经学会了如何快速不留痕迹地治愈伤口,却在他的面前假装浑身是伤,等着他亲手为他涂药一样。

……

…………

优雅的男低音,沉静的钢琴声,雪白的花朵,粘稠的血液,苍白的手腕,狰狞的伤口,落在地上的刀子。血液汩汩流出,落在衣服上、地毯上、花瓣上、赤脚上。没有痛苦,有的却是一种暗暗的狂喜,像是一种阴暗的、邪恶的鬼怪在体内狂欢,为结束而欢呼。

封华猛然惊醒,胸口起伏。他看向自己的手腕,唯有故意保留的伤痕,没有一丁点血迹。本来清晰无比的梦很快就远去了,在脑海中消失了踪影。

他侧身,看向睡在身边的人。

封烨然正面朝他侧躺着,身体微微蜷缩,像孩子一样躲在被窝里。淡淡的光芒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在他的脸颊上,勾勒着他的轮廓。他漆黑的发微微凌乱,发梢在阳光里给人一种茶色的错觉,封华将他挡住眼睛的发捞开,触觉柔软。

封烨然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双眼皮,眼角微微往下,睫毛纤长且有些卷,右眼上方有一颗小痣,眉毛的形状很是英气,眉弓的弧度给人一种高傲的感觉。可是由于太瘦,眼窝有些深陷,又由于身体不好,黑眼圈常年不消,所以显得有些阴沉。但封华知道,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当阴霾尽散的时候,他的样子有多好看。

他情不自禁地翻出画册,用铅笔悄悄地描摹封烨然的轮廓。此刻阳光更浓了一些,溶解了封烨然脸上的阴霾。他的睫毛轻颤,嘴唇微张,似乎做了一个美梦,眉头舒展开来,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微风从窗户的缝隙涌入,轻拂封烨然耳后的发丝,那些柔软的黑色发丝缓缓滑下,垂在他的眼前,看起来有种慵懒的美感。

封华凝视着他的眼睛愣了愣,沙沙地画了起来。

……

飞鸟的影子掠过白色纱帘,实验室外面越发嘈杂,封烨然的手机也振动了好几次了。

封烨然微微动了动。

封华放下画册,凝视着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

封烨然睁开了朦胧的眼睛,有些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封华看着他,不知为何心跳猛然变快了很多——在封烨然睁开眼,从怔忪,到惊讶,然后到微笑着说“封华,早上好”的那一刻,封华看着他一系列变化的表情,居然联想到了日出。

他好似看到了一轮红日从黑暗中升起,在那一瞬间被灿烂的阳光包裹,心潮澎湃,激动得快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封烨然疑惑地问。

封华满脸通红,脑门上冒出阵阵热气。

“难道有些发烧?”

说着,他自然而然地把封华拉下来,将自己的额头贴过去。封华瞬间躲开,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鹿。

封烨然摸不着头脑,突然被床上的素描本吸引了注意。他刚伸手,封华就眼疾手快地把素描本藏在了身后。

“秘密。”他红着脸吐出了这两个字。

封烨然眨巴眨巴眼睛,忍不住狠狠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嗨哟,还真长大了,还有秘密了呀!”

※ ※ ※

第二年夏天,封烨然头一次带封华去城里玩。

封华看起来也有十二、十三岁的样子了,虽然他只活了四年多。他从来没有去过城市,实际上,他最多去过周围的田野,极少见人,所以他非常紧张。

为了让他更深入地了解城市生活,封烨然带他乘坐列车四号线。里面的人实在太多了,封华整个人都是绷紧了的。他紧紧地抓住封烨然的手,手心出汗,满眼惊恐。封烨然看他这样,实在有些心疼,他把孩子推到车间的角落,用身体护着他。封华仰头看他,脸蛋红扑扑的。

这趟车要整整行驶一个小时,将会把他们从城外带入市中心。透明的大型车窗为封华全方位地展现着全新的世界,逐渐的,他从最初的惊恐,转变为兴奋的状态。

他扒着车窗往外看——

不知不觉,列车居然行驶在空中,周围云雾缭绕。当云烟少些的时候,他清晰地看到一座座直耸入云的建筑,白色蓝顶的尖塔,略矮的、充斥着古典气息的钟塔,还有像丝带一样环绕在四周的铁道。

“啊,那边,烨儿,那是什么?”封华激动地叫了起来。

那是热气球一样的东西,但是更大一些,更加椭圆,在空中缓缓漂浮。

“那是空中旅游船!”

“船?”

“对啊,有的游客想要游览整个城市,就会携家带口地乘坐空中旅游船,慢慢地环绕城市一整圈。”

“要是饿了怎么办?”

“傻孩子!那里就像豪华酒店一样,样样齐全,怎会没有吃的呢。”封烨然笑着,“你要喜欢,有机会带你去感受一番。”

“真的吗?!”

“那当然啦。别太激动了,一会儿还有很多你没看过的呢。比如,地下城市。”

“地下还有城市?”

“对啊,某些地区地下的城市比地上还要繁华许多呢。市中心的地下城市有整整三层,动物园游乐园居住区之类的,还真什么都有。”

“我们会去那里玩吗?”

“就是想带你去看看呢,顺便给你买几件像样的衣服,你也不能总穿旧的吧!”

两人在地下城市负一层的商圈之中下了车。这天正在举行灯展,每走一步,地上就会出现闪亮的心形。巨幅广告上的美丽女子在空气中摆着各种曼妙的造型,声音优雅,时不时给路人一个飞吻。街道上有着导购机器人,它们敬业地回答着各种问题,动作敏捷。

一路上,封华简直眼花缭乱。但他虽然兴奋,也并没有摆脱怕人的毛病,一直死死地抓住封烨然的手,不想松开。哪怕在服装店,也不敢独自去小房间试衣服,非要封烨然跟他一起去试,弄得封烨然哭笑不得。

封烨然给封华买了三套衣服,一套睡衣,一套秋冬装,一套夏装。感觉渴了,他就让封华坐在凳子上,自己去买饮料。

回来的时候,发现封华居然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旁边很多游人驻足回头,有两个女孩已经站在他身边,跟他说着什么了。封烨然心想,他还这么小就这样了,等他大了难道要把他裹起来不成?

而封华明显有些尴尬,他手里紧紧捏着什么,微微偏头,耳廓绯红。他微长的鬈发挡住了半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垂下。他的轮廓精致,皮肤白皙,似乎比广告里的孩子还好看。

当他注意到人群后面的封烨然的时候,突然抬眸——封烨然在那个刹似乎看到了沉睡的湛蓝色的蝴蝶忽然翩翩起舞。他那眸子湛蓝明亮,淡色的嘴唇翘了起来,封烨然深吸了一口气,有种想要抱起他的冲动。

封华朝封烨然跑过来,就像曾经一个人被关在实验室的他,听到封烨然脚步声后那般兴奋的样子。

“烨儿!”他抬头望着封烨然,脸蛋微红。

“怎么了?”

“送给你。”

封烨然这才发现,封华手里拿着一朵小小的花儿,金黄色的,非常普通,但也非常漂亮。明明只是一朵小花,封烨然却真真实实地被感动到了,好似这朵花是金子做的一般。

封烨然接在手里:“谢谢你!”

封华抱住封烨然的腰,脑袋在他的衣服上蹭,封烨然无奈:“都这么大了,还撒娇呢!”

封华倒是抱得舒服,完全不撒手。

忽然,封烨然注意到不远处有辆熟悉的轿车,一男一女正望着这边,说着什么。男的有三十五岁左右,西服笔挺,表情严肃,跟封烨然长得有几分相似。女的依偎着他的胳膊,身穿黑色晚礼裙,香肩外露,脖颈上挂着昂贵的珍珠项链,长发盘在脑后,妆容精致高雅,明显是要出行什么典礼。

他们朝封烨然走来,一阵强风吹来,封烨然手中金色的花儿随风而逝,躺在地上,被行人碾在脚下。

——To be continued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本丸养猫手记之第一章

    三月春雨微凉,晶透的雨滴顺着屋檐滚落,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屋内。九莺莺双目紧闭躺在锦绣床上,秀挺的细眉微蹙,纤长的睫毛在睡梦中不安的颤了颤。屋外乌云密布,天色昏沉,一道闪电横空劈下,伴随着轰鸣雷响,雨声骤大,九莺莺倏然睁开双目,美眸含泪,瞳孔震动。她盯着床顶层层叠叠的绯色幔帐,神情恍然,仿若还沉浸在噩

  • 快穿之娇妻有灵田在线阅读寻死

    “在那之前,我想跟你说句心里话。”元霄畏惧地凝视着剑刃。“我跟你之间有什么话可说?”师荼的视线在元霄身上扫描,这分明是在考虑剥皮的步骤。元霄吓得一抖,身上湿漉漉的,眼睛湿漉漉的,小脸儿艰难地端稳一国之君的尊严。就跟人不会在庄严的红毯上吐痰一个道理,她觉得,只要自己逼格端得够高,就应该得到尊重。然而她

  • 网游灵异:反面世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甘棠与程渊离开程府后去了括苍。周氏之乱已平息三年有余,括苍百姓的生活早已恢复正常。甘棠牵着程渊的手走在括苍市集中,恍惚间以为自己又回到十几岁,在括苍问道大会上以头甲的成绩惊艳四座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还美好得不像话呢。那个时候的她,还不明白也意识不到,花开得盛了,便该败了。甘棠拉着程渊进了一家酒楼,

  • 镜面生第8章在线阅读

    大家开始边聊边吃起来,听得门外传来说话声:“咦,今晚家里怎么这么热闹,是来了哪位贵客吗?”“不是贵客,四姨太,是我们家少爷回家了。”听着说话声音由远到近,快到门口,声音一顿:“啊?是那位在日本留学的少爷,回来了?”“是的,四姨太,您赶紧进去吧,大家都等了您好一阵子了,总不见您回来,这才开的席。”“哦

  • 通灵唤士在线阅读第三节

    凌雪就职的公司所在的大楼,就位于上海电视台旁边。虽然并非上海电视台所有,但楼里大部分公司也或多或少和电视台有点工作上的关系,不是某个小频道编辑室,就是某个节目的新媒体平台,等等。因此她所在的贸易公司就仿佛异类一般存在于这幢楼里。那还是一个周五的晚上,凌雪照例加完班准备回家。她一般都会选择周五加班,这

  • 阴阳路之魔由心生第4章在线阅读

    他是掌控暗夜的撒旦,纯粹的黑,她是依偎在月光下的天使,纯粹的白,当魔鬼遇到天使,黑与白的较量,会擦出怎样的火花---------------by月光-----------------------------分割线----------------------------****A市绯撒赌场,位居世界四

  • 妖禁第一章在线阅读

    邪眼山脉中州三大险境之一,不同于往昔人迹罕至,此时却是一处人间地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山脉深处更是杀声阵阵,惨叫此起彼伏。一切只是为了虚无缥缈的古宝!天龙门近在咫尺,四千弟子更是倾巢而出,一路势如破竹,一举深入腹地。山十三,刚加入天龙门不到十天的外门弟子,幸运的是没有被练气期修士劈死,不幸的是跌落

  • 赤色妖瞳在线阅读第5章

    叶晚晚在中途去买单,被前台告知已经付过钱了。她多问了一句,“是谁?”前台说:“你们包厢里很帅的一个男生,穿马丁靴机车夹克那个,说话也挺有意思。”哦,蒋野。果然是到哪都不安分的花心鬼。叶晚晚搞不懂他想怎样,说好了她请客聚餐,他出什么钱?心里想事,没见到迎面走来的人,那人挡住她的道,痞里痞气道:“美女,

  • 是魔法使,也是阴阳道者[综]在线阅读第七章

    老者头上挽了一个发髻,长身而立,衣袂飘飘,鹤发童颜,笑呵呵的望着赵跖,居然是之前客栈里的账房先生。赵跖忙行了一礼,暗道自己的感觉果然没错,当时在客栈之中,腰下黑玉给自己的感觉是这账房先生修为深不可测,多亏自己当时没失了礼数。“一厺一刻,表现优良,意志沉稳,你过关了!”“一厺两刻,表现不错,你过关了!

  • 少年拯救者计划第十章在线阅读

    七枚先天葫芦中,有一枚本为三清之首老子所得,据闻当中含纳着某种先天之火,极度可怕,即便是大罗金仙稍有沾染,也是触之即死。不过,周山并非祭炼这样的葫芦,而是其善尸太上老君座下童儿银角大王手中的紫金红葫芦,只需道一句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若是对方应了,当即便会被收进去,一时三刻化成脓水灭亡。当然,这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