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帕奥里德与艾米莉亚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2 1:27:57 作者:千古一梦 来源:晋江文学城
帕奥里德与艾米莉亚
帕奥里德与艾米莉亚
作者:千古一梦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中域告别后不久,贝比收到了她寄去的一堆风筝。那些是她从安娜家里经过罗斯先生同意拿来的,她觉得贝比应该会有兴趣试一试。毕竟他应该知道,《南迁的理想主义之筝》的销量可是从未被超越过。直到贝比离世,粉绵羊都没能再与他相见。她不知道他的一生是如何的精彩。同样的,她也不知道他的孩子,到底是用了谁的名字。——但无论如何,粉绵羊和帕奥里德先生的存在都未消失。生命与爱情,也许正如一道彩虹,总会在你不曾察觉的时候悄然出现,但它的消逝,却从来不会在你的心里留下某种遗憾:在每个人注视的眼底里,彩虹之上,都是一种新的

桑裴轻描淡写一提点,扶疏还是没想明白。不过她觉得这些话很有道理,而这个道理是她能接受的。

她藤叶击打得更欢快,小心翼翼地望了眼桑裴,却猝不及防地对上那双黑漆漆的眸子。

好吓人!

没看见、没看见,妖皇大人一定没发现,她在偷偷看他。

桑裴从沉思中回神,就小藤妖用藤枝上的叶子捂住顶端圆胖的叶子,其他叶片颤巍巍的,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模样。而飘荡在蠢藤旁边的小姑娘睁着浅绿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察觉到他看过来,“啪叽”一下,慌忙闭上双眼。

桑裴目光盯着不断抖动的圆叶,薄唇勾了勾:欲盖弥彰,真是蠢乎乎的。

他沉思着:“那些人怎么回事,遇上了大妖?”

那群妖兽都是尤商屁股后面的跟屁虫,整日不务正业,倚仗青九和尤商四处作恶。这回定是踢到铁板,在他没去接扶疏之前,被狠狠揍了一顿。尤商惹是生非惹到大妖,大妖过来揍他一顿,并非没有可能。他瞥了眼那些暴露在外的伤痕,皆呈圆润的长条状,而且多在脖子、手腕、脚踝处环绕一圈,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像是被什么死死缠绕而成的。

毫无疑问,这位大妖使用的是类似长鞭的法宝。在庚辛丘脉,何处的大妖擅长使鞭?

扶疏听了,害怕地将自个儿缩作一团。

树爷爷说过,好孩子莫要随便打架。而她非但打了架,还将一堆妖怪揍得挺凄惨的。

妖皇大人会责骂她还是干脆揍她一顿?尤商肯定会告状,然后狐妖再找上门,又是一宗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烦事。

她犹豫半天,还是没憋住,垂着藤叶过来认罪了:“我抽的,他们要吃我,还打烂了花盆。”想起花盆,心底还是很难过,扶疏深深地垂下脑袋。

“你抽了他们?”桑裴怔愣住,淡漠的脸上出现些许诧异,蠢藤胆子小,从不敢在他面前撒谎,所以他推测的大妖,其实就是一根柔嫩的藤子?桑裴执起扶疏的藤枝探查,伤痕确实能与“凶器”对上。

“我,没忍住。”扶疏沮丧,她当时怒不可遏,没法忍下去了。

这事得好好理一理。绕是桑裴少年老成、见多识广,早已练就一副波澜不惊云淡风轻的心境,但头回遇到这类事,还是怔愣住。

他以为自家藤子又软又怂还脆弱,须得仔细呵护,可她原来拥有胖揍群妖的实力?

“不过,此事你确实是做错了。”

桑裴冷着脸教育扶疏,他唇角一勾,接着凉嗖嗖地道,“以后再有人欺负你,直接把他们摔下勺皓山便是。”

扶疏:“……”勺皓山高耸入云,直接丢下去,会摔成肉泥吧?!

…………

桑裴带着扶疏回到璇玑洞。

璇玑洞一洞三窟,从石廊进入,左侧两个卧洞,是虎后和桑裴安寝的地方。中间为主洞,负责待客用。而右侧则是书房。桑裴一进洞,就径直去往左侧洞。

洞顶悬着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投射下皎洁柔和的微光,像个小月亮。

虎后低头读着羊皮卷,顺滑的墨发披散肩头,别在耳后,露出秀美白皙的脸庞。她把合适的羊皮卷都挑选出来,给儿子学习用。这些都是她最近收集的,桑裴年龄到了,得在迦归峰的鹤使过来之前,把妖族的知识都学好了,如此,纵然儿子离了勺皓山,她也能安心。

本来这些都该虎王去准备,但虎王正沉浸温柔乡,指望他还不如指望一头猪。虎后自己动手,顺带给扶疏整理出几份小妖精的启蒙羊皮卷。

见桑裴带着扶疏进洞,她从古籍中扒拉出一本羊皮卷,对扶疏大咧咧地招手,光看她气色,完全看不出是病重将死的。

她笑眯眯地道:“来来,小扶疏,干娘教你学习。”

听到虎后叫自己,扶疏高兴得拍叶子。她脚丫子一蹬,准备从桑裴肩膀上起跳了,瞬间忘记了妖皇大人的威势。

虎后是她最敬重的长辈,除了救命之恩外,本人学识也渊博,扶疏很崇拜她,跟着她能听到很多故事,喜欢跟她在一起啦。

从肩膀跳到虎后身边有点难度,扶疏不怕,但虎后吓一跳,怕她细根嫩叶的摔出个好歹,忙冲着儿子吼:“桑裴,赶紧把小扶疏带过来!”

乖乖,可别摔了。

当初连坑带骗,哄得扶疏跟桑裴契约,虎后也愧疚过,但是扶疏忘性大,完全没计较,除了有些怕儿子外,对她一如平日贴心,她也就释怀,决心要好好对扶疏。

桑裴顿了顿,他面对旁的妖都冷淡漠然,却不知他也有柔和的时候。

将蠢藤放到虎后的床边,接过母亲扔来的羊皮卷,他坐在床边的石椅上,慢慢翻阅。

扶疏沾到棉被,就迫不及待地甩出藤条,将最嫩最软的藤枝轻轻缠绕上虎后的手腕,注入一缕药气,沿着经脉慢慢探寻着。

她就梳理一遍血脉里驳杂的灵气,追寻到心口时,探视到一团阴晦,她一动,虎后脸色骤然苍白,扶疏当即就住手了,撤去灵力,退出去。

做完这些,扶疏趴在石床上看虎后。

虎后舒口气,胸口闷痛消失,舒爽了好多。她慈爱地抚摸她的叶片,夸赞道:“辛苦了,小扶疏真厉害。”

扶疏孩子心性,被长辈夸赞,顿时害羞又骄傲地团成一团。

虎后歇了歇,看向桑裴,递过去一捆羊皮卷:“你自己随便看看。”

桑裴接过去,静静在一边看着。

这副场景,尽数落在扶疏的眼里,她惊呆了。

少年低头认真看书的模样,温润隽秀,有股说不出来的清雅脱俗。

这样的人,怎么会长成穷凶极恶的妖皇呢?

想不明白。

扶疏愣愣地看着虎后,昏暗中她容貌愈发秀致,气度愈发不凡。这么好的母亲,事事为儿子着想,他怎么能忍心杀害呢?

“小扶疏,你怎么了?”扶疏心绪不宁,本体不自觉就呈现出异状,这反常的状态吓坏了虎后,忙推醒她。

这是桑裴正好看完羊皮卷,闻言抬头,淡淡地道:“她想起花盆了。”

扶疏顿时一愣,随即就摇摆叶子,不是啊,她想的不是这个。

虎后却留了心,扫视扶疏一眼:“小扶疏,你的花盆呢?”这孩子一向宝贝她的花盆,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却能把花盆照顾得极妥帖。

桑裴已经记住羊皮卷的内容,将其卷好放在一边,然后就把今日发生的事简略地告诉她。

虎后听完,愤怒地捶床大骂:“岂有此理,居然敢动我璇玑洞中人!老娘十几年不出山门,那只野狐狸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一股子恶心的风骚劲,老娘吃都嫌她臭!不行,她祖宗十八代的,老娘咽不下这口气,非得去揍扁她!”

脾气暴躁的人,即便卧病在床很久了,依旧改不了这暴脾气。她当即便咆哮一声,化成原形跳下床。

他爷爷的,气死老娘了!

扶疏回过神来吓一跳,藤枝迅速地勾住虎后,牢牢拉住。重病在床的妖,不能生气不能乱跑。

虎后:“小扶疏,听话嗷,放开干娘好不好?”

扶疏:“生病了要静养。”

不同于虎后的雷霆震怒,桑裴从始至终淡然自若,直到虎后跳下床才有些动作,开口解释道:“藤子揍回去了,老二重伤。”若非如此,那群小妖的下场会更惨。欺负了璇玑洞的草木妖,当他是死的不成。

虎后被扶疏缠绕得动弹不得,坐回床上。心绪浮动得厉害,她素来护短,更何况小扶疏可是她干女儿。不过……

“揍回去,娘没听错,是小扶疏揍的?”虎后不敢相信。

桑裴望着母亲,再看看一根藤枝就拽住她的蠢藤,耳闻加上目睹,这藤子力气果然大。

“是。咱们还是早做准备,那蠢货伤得重,狐妖不会善罢甘休。”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蠢藤没错,就算她错了,自有他这个主子来教育,还轮不到旁人管。倘若狐妖来挑衅,得想法子反击回去。他目前只惩治了帮凶,罪魁祸首的账还没算。不过,迟早要清算。

虎后犹如吞下一只苍蝇,目露厌恶:“她还好意思找茬,当老娘吃素的。算了管她作甚,一只野狐狸也值得老娘费心思?小扶疏,你的花盆呢,碎片在不在,干娘瞧瞧还能修补不。”

桑裴将碎片交给王后,自己转身去了书房。扶疏松一口气,倚在虎后身边,看她把所有的碎片按照大小分作几堆,便从旁边将石桌搬到床边。虎后睁着虎目瞧她搬石桌,石头桌子少说也有三百斤,而扶疏藤枝一缠就轻松搬起,怪不得能打退尤商手底下的喽啰,这一身力气都快赶上她年轻的时候了。

这孩子吃什么长大的?

她摁下惊奇,把藤子放在腿上,娘儿俩一起拼花盆。

本以为花盆碎片很好拼,但真操作起来,一点都不轻松。随着所碰的花盆碎片更多,虎后心下愈发惊奇:

这个盆子并非凡物。且,没有拼接的顺序,根本无从下手。

虎后叹息着放下碎片,想着该如何安慰小扶疏。忽听见扶疏“啊”地痛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神级进化之神女教官急哭了(5)

    “在一起组队打怪”“....还好,还好”南御玄起身扫视寝室,居然全都还在睡觉,便大喊一声:“尸鬼兵来了”“干”石俊霸身体瞬间下床“抄家伙”另一个室友吼道。忙忙乱乱的室友看到南御玄自己居然还在床上,便知道被骗了,全寝室都笑了,都知道彼此太紧张了。19点整,25名鬼泣队坐‘冲锋号’潜水艇出发了,饶了个大

  • 神医帝妃:这个皇子病怏怏之再遇凌格

    红日当空,万里无云。景天和月露带着景辰搭上通往乌城的马车,虽然在如今的大陆上晶车才是主要交通工具,但在索隆镇这个西北的偏远小镇,晶车对于镇民来说还是很陌生的东西,进城大多是乘坐每天早上出发的马车。去乌城的路并不遥远,只是多年压出的痕迹使得旅程有些颠簸,早上六点从索隆镇出发,八点便到了乌城门口。乌城只

  • 不朽山之试验体444号

    哗~哗一间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地方,金属锁链不停碰撞时不时的发出声响。忽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借着朦胧的光亮,看着来人穿着一身捕快的服装,月~匈口大大的一个勇字,腰间挂着一把长刀。带着高高的官帽。手上端着一大碗鸡腿肉,和一碗白饭和腌菜,以及一碗发着恶臭的肉汤。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奶奶个熊每次都是老子做

  • 反派大佬养成沙雕咸鱼之闯入闺房(10)

    侍卫动作麻利,很快就将蚯蚓抓回来了。元平公主看着新奇,她从未见过这种虫子,没想到的是这个居然还可以用来钓鱼,这实在是太过于有意思了。妙丹将一些技巧如数教给了元平,倾囊相授。元平这一上午玩的十分的开心。中午陈蓓蓓就差人前来,邀请元平和云薇儿前去赴宴用膳。元平拉着云薇儿去客房换衣服,云薇儿溜进元邴的书房

  • 玄幻都市之万界吞噬剑神在线阅读第五章

    大荒之中一条大道延伸…蜿蜒曲折,仿佛没有尽头一般。这是通往人族的一条大道,叫做荒凉道。荒凉道,是幻界百族大战时人族和其他种族战斗遗留下来的战场之一,经过不知多少岁月,已经看不到当初的满目疮痍。四周荒岩直立,树木稀疏,杂草丛生。现在这里已经演变成了一个人族试炼之地,凡是想要修炼之人,都要独自一人走上这

  • 红楼之薛姨妈直播功能开启

    ,几个被吓破了胆的可怜人战战兢兢的站在他们老大萧晴天面前,结结巴巴的说着。“怎么了你们?没事儿就继续去好好守着,如果被那小子趁机钻出去逃走,小心我把你们踢出这个帮会,让你们没有落脚之地,到时候你们什么也不是!”萧晴天狠狠的说道。“不不不老大,真的有大事啊!”,几个人把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 都市:反套路成神!我陈某人被人当房子了

    “啊!我不好吃!不要吃我!”陈鹏被噩梦吓醒的时候,已经10点了。太阳透过窗子,照进了刺眼的光亮。今天是礼拜天,不用上课。起床的时候陈鹏忽然感觉一阵头晕。昨晚,他独自过完了自己的20岁生日,一个人坐在床上思考人生的时候。忽然窗外一道流星划下,打眼一看,然后他就昏了过去……“菜鸟,你的身体好弱啊!”一个

  • 赤紫仙魔录之天谴

    只见林毅挣脱出汪于的搀扶后,他尽仰头望天,伸出右手抬起中指,尽就开口大骂了起来!!!汪于听见林毅在那里骂天后,也是从傻眼中反应过来,连忙走过来想一把捂住林毅的嘴。可这个时候林毅的力气尽特别的大,汪于一时间还真捂不住。没办法,汪于只能低声劝着林毅让林毅别在骂了。可林毅根本不听,还是继续骂着。这时,一旁

  • 我在仙界收破烂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那马尸堪堪擦过城垛滚进了城墙内,虽然没有压到人,却吓到了不少的人,高顺一抹额头上的冷汗,心想这位刘公子也实在是太猛了,几百斤重的东西竟然让他抛进了城墙,还真是一个猛字怎生了得,这么大的力量,这还能是人吗,就是猛牛也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啊。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眼珠子都瞪圆了,不少的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家

  • 武侠:无敌剑神在线阅读第8节

    “甲骨文!”苏媚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了双眼,带着不可思议语气说道,“司令官的意思是......难道这些曾经居住在冥王星上的外星人和我们人类有着什么密切的联系吗?”“现在还不清楚,这些都是我最近才发现的,”霍斯说道,“我准备带一些这些奇怪的文字回去让相关学者研究,看看是否会有什么重大的发现。”“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