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美人折枝花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2 1:46:30 作者:珣玗琪 来源:晋江文学城
美人折枝花
美人折枝花
作者:珣玗琪来源:晋江文学城
指如削葱根,口若含朱丹。单衫杏子红,双鬓鸭雏色。岑朝雾是吴地出了名的美人儿。锦衣玉食养出来的娇娇女,纯真善良不谙世事。在家破人亡之后,与幼弟相依为命。可是磨难真的很爱她,一次又一次,想将她拉入深渊的地狱。清隽温雅的公子屡屡伸出援手,是救赎还是别有用心?多年未见的兄长回乡,带来的是温情还是仇恨?老生常谈的旧事背后竟暗藏玄机?漂亮又丑陋,清高又贪婪,潇洒又势利,高雅又庸俗,真实又虚伪。窸窣的虫声透过薄如纸翼的绿窗纱,诡谲的往事如苍翠的老树在杏花烟雨里悄悄长出枝芽,愈加明晰。“我爱的姑娘,愿你永远美好

“没有意识到吗”

“什么”

“死了”

“什么”

“死了”

死了,誰死了,是在说我吗?

“凯敖忑”

没错?凯敖忑在我的口头禅中是肯定的意思。

那么这么说来,我死了

“牙敖忑”

否认,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不可能啊,我明明还活着

因为我能讲话,能有片刻的思维,虽然可用的逻辑很少,只有一个编号瓦尔塔的思维可以用。

“德尔撒挞鬼积木”

我真的死了 问号。

“撒挞”

“鬼积木亚尔诺托斯”

我死了多久 句号。

“及历,呙挞刀塔”

很久,两个行星公转周期

我居然死了这么多天

可我一点都不记得

依稀记得,我好像知道点儿什么!

“那是不是因为算法的误差”

“是啊”

我就知道,我的算法出现了问题,所以我累死了,对不对 ?

怎么复活我呢?

因为这个死,只是个假死

我随时可以变更他为不死或者没死

又或者死亡,只是一个幻梦儿

活下去,不要就这么简单的离开人世儿

接下来,我展开了一个弹叛,不听的跟他口头掰扯一些问题,用我的思维逻辑不断的引导和概括,逐渐削薄他的意志力,因为他就是我的敌人,不然不可能留住我,在愿世界

愿世界感动人心,很多美好都留在这里,但执法者很强力,秩序牢不可破。

也就是说,我得跟他言明我的正值

善恶之芬,不活尔尔以血相PIN苦苦相畀大打出手来区分得固定机械模式,或者称为设计。

誰设计他

力敖呙挞设计的一种自我保护意识。

缘由牵引着挂念,不断的交替着数值来完成正当防卫和自由暗杀的思维竞对抗模式,或者称为设计。

我有点儿担心通过不了的后果

因为我虽然学过很多知识

却忘记了大部分无法解读

只记得一部分生活常识

如果我输了,可能面临永久涅槃

甚至是读死数字。

死謂演绎死亡是一件麻烦事儿,所有正常字都要更换,更换为旁人看不懂的奇葩字体

只有自己懂,却无人沟通

我试图挽救自己,马上就好了

他’成功的听取了我的话,终于决定放我过去了,这里是第三维度,目前标号

一,万,元:整

我对

正,币,你,花。

思,平,八:吻

我又对上

重,力,感,应。

1,2,3,#

作答

#,2,+,2

通过日常思维检索,我回答智脑我的去向之外,我还告诉了智脑我可能要离开很久,因为我有事情要做。

对了我家的智脑叫做小丁儿,你们可能会喜欢它的,因为它有点磨叽,总是会乱放80年代旧歌曲儿,芯片没坏,明显是以为我爱好和性取向有问题。

“哈哈”

我笑了一会儿,刚才听见个奇怪的笑话

一个疯子说疯子等于疯子,主播说疯子等于二,另一个主播接过话茬沃尔玛 ?

哈哈”

我看一眼表:

今天2006年11月25日24点23分

我该睡觉了

睡觉之前需要先关机,那去关机

我关闭了一切电器,关闭智控电闸,因为这东西总是不由自主的转,好似惯性制导到破产。

还有一会儿

入梦

梦境之中,啥都没有

黑不溜秋,我是白痴

等到醒了,自动更改

_来自天网756直径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再说我,我光击,有弹出一个时间,十五天。

也就是说这个惩罚有十五天这么久

我无话可说,点否定确认后,抓紧工作。

工作很简单,做位数贯计,数字活儿”。

还有一会儿解决最后的工作

好了,结束了!下班回家

睡觉

上班

睡觉

上班

睡觉

上班

睡觉

“满勤89天,工资89元。

别弄丢了。”

“当然”

我的工资当然要保护好,丢了一元钱我会心痛的,还有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儿。

本书即将完本

我放下了羽毛笔,走向窗户,望外枫华美景,有感而发,我似乎走向了一个又一个误区,每一天都写一篇文,肯定是一个错误,我要努力奋斗,在铁尔特厉文锦网发表更多的连载小说。

对了,我准备写部小说,长篇巨著:《输入法》 。

我拿起羽毛笔,写下

读者朋友们,让我们走进今天这个故事…

我还在,但是我的八十九元只剩八十八,因为我买了一本书,作者铁二特力姆,书名《对话框儿》

很好看

也很感人,不过我只看到第八天,还有一百天没看呢。

书不贵,犒劳自己,满足一下。

我在跑步,边跑边看一步小说,啊不对

是“部”

哈哈,它叫做:《对话框儿》

作者呢?

:‘什么铁二特蕾姆雷特”

哈哈,好多人都只能读到蕾姆,但我懂雷特,我可是,文化人儿。

汗水滴在书上,书吸收了汗水,而我还在跑步

步覆稳健

等我到了下一站

就可以回家了,把书给弟弟也看,肯定很喜欢

“第十九天,卡西,瓦尔码,成婚,嫁衣,高兴,结局

很感人”

我觉得很好听。

这书已经下架有很久了,市面上都是新书

现在只能听收音机里面读了

我肯定没注意听

不然怎么总觉得卡

我得修修我的收音机儿

就不用换新的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之第八章

    “叶少待会儿走后门吧。鉴于这次人比较多,我叫台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来接你们,可以么?”叶寒小助理小罗过来,跟叶寒耳语道。叶寒嗯哼一声,朝程希和温若颜招招手,“走吧。”程希看看温若颜,满脸不情愿,:“真的要去啊?”温若颜犹豫中。叶寒:“或许可以找人帮你们代抄作业。”程希瞬间瞪大眼睛,“我觉得可!很可!”

  • [综]砂之英雄在线阅读咒之端倪

    不到一个小时,本就不大的酒馆已经被兄弟二人翻了个底朝天。巴特的私人房间,地窖里的酒桶,每张桌子椅子的底面,甚至每一面墙都被敲打了几遍,以确定是否有暗格。但仍然什么都没有。“喂,那个货架后面找过了吗?”“找过了,早就翻完了!你那里呢?”“别说了,连根毛都没有。”阿维莱斯擦擦头上的汗,甩了甩手:“怕是找

  • [综]退休救世主的破产日常之豆腐西施

    严世蕃好像嫁女儿的老父亲一样慈祥地拍了拍冬阳的手,随机转身离去,严风捡起剑跟在身后。严世蕃:“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吧?”严风:“回公子,就在两月之后。”严世蕃:“好,派人跟着冬儿,护她周全。另外严风,传我命令下去,从今天起,不准任何人用剑直着冬儿,包括我自己。”冬阳还站在屋内,世人皆说严世蕃风流无度,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第七章在线阅读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漫威华强北之第五章 不速客至 廉贞剑归 下

    “怀钧,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自从怀上她起,你就一直在考虑。现在都足月了哦。”虞怀玉依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那怀抱婴儿悠然踱步的颀长背影。被唤作“怀钧”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夕阳余晖撒满了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阳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那对清澈的琥珀双瞳。他沉思半晌,轻轻坐回娇妻身旁,意味深长道:“要不等我回来

  • 时意之第二章------死亡(6)

    “十个尊者?”张镜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打!”“哈哈哈,放弃吧,臣服于东瀛帝国,我可以饶你不死!”东瀛人狂笑到,“别告诉我你们中有人能打出尊者的全力一击!”“事实上,还真可以”张镜说,“龙哥呢?它应该装填好龙息了吧,让它试试。”“劳资早就把它毒翻了”东瀛人狂笑着说。“那多日兄呢,让他抗伤害,其他人打柱

  • 都市魔皇之修为

    说着,杰克抬起了头。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那支雪茄没有湮没于烟灰缸中的话,或者,他还能夹在食中二指间,故作深沉。可是没有了烟雾缭绕,他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呆滞了。“如果猪都可以飞的话,那天空还是蓝色的吗?”四方脸的中年男子哑然失笑。面馆外的天空忽然又阴沉了一些。天空中一抹浮云掠过,不知

  • 柔弱可欺第六章在线阅读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哦...大...大人,尊贵的大人!”听着兰肯伯爵结结巴巴的话语,负责来带走祭品的吸血鬼不耐发地啧了一声,“老家伙可真聒噪,就是他吧?”话音刚落吸血鬼就粗暴扯过埃尔维斯的手臂,把他拉至面前打量,用仿佛看着牲畜般

  • 将军谋之译宛情深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之悲伤的过去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可能成为孤儿。或许是亲人早逝,或许是被父母所遗弃,又或者被贩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零余子便生活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母亲没有一天不是在争吵的。家里的钱并不多,父亲却是个非常好赌的人。平常的时候,一天基本只能吃得上一顿饭。有时候母亲外出采药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