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风之微泠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2 1:32:33 作者:萧唤瓷 来源:晋江文学城
风之微泠
风之微泠
作者:萧唤瓷来源:晋江文学城
要按严格标准来的话,我这篇不算同人,只是提取了他们四个人和部分性格重新再创作的文,主要是《恋与制作人》的剧情已经非常完整,我没有必要再顺着原有剧情去拓展。交代一下,本文男主李泽言,男配1白起,男配2许墨的戏份在很后面,男配3周棋洛,我给他改了姓充作男主的亲弟弟,戏份不多,因为我不喜欢小奶狗人设。女主没有用官方的名字,她叫盛浅予,也叫李微泠,至于为什么,敬请期待。那个,如果有李夫人看,还请体谅,我的李泽言,不是那个完美无缺心里只有你的霸道总裁。我以前在天涯看帖子的时候,看到有人分析江华演的一个角色

巨大的黑色岩石筑起高高的城墙,给人一种厚重之感,高大的城门上写着三个大字:黑岩城。

黑岩城,一座位于枫城北面的小小城镇,也算得上是人兽边界上的一道防线。

城镇虽小,但其地势却是十分的险要,在其东北面便是闻名整个人兽两族的重要地区――黑魔森林。

黑魔森林是位于人族与兽族边界的一片占地广阔的原始森林。横跨于边界之上,因此也就成为了一道天然的边界线,但,它并不属于任何一族,是一块中立之地。

黑魔森林历史悠久,里面有着丰富的资源,生长着许多的稀有树种,而且越靠近森林的中心,资源也就越稀有,因此对于两族来说是十分丰富的战略资源。但,即便如此却依然极少有人会踏足森林的深处,不为其他,只因为那里生长着强大的纹兽。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把拥有元力的野兽叫做纹兽。顾名思义,纹兽的身体表面长有不同的条纹。因此,人们根据纹兽的实力,将纹兽分为一到九纹,纹路越多,实力越强……

但这种野生的纹兽却并不属于兽族,只能算是自然生长的荒野猛兽,并不像兽族之人那般天生具有灵智,而且如果它们想要开启灵智,只有靠后天的不断修行,渡过重重天劫,达到一定的实力后,方才能真正拥有人类那般的灵智。

而黑魔森林因其优良天然的条件,里面的纹兽数量众多,实力强悍的存在也不在少数。

传说,在黑魔森林的中心,有着实力堪比通天境强者的远古纹兽……

同时,由于纹兽体魄强韧,天生性格狡猾奸诈,所以,同境界的纹兽实力要比同境界的人类武者强上些许。因此,若没有过人的实力或者某些看家之宝,武者一般不会轻易踏足森林深处,只会在外围活动。

而因为这种地势,黑岩城也逐渐的发展成为一个佣兵之城,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靠着捕杀纹兽,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的佣兵,而里面的势力主要也是一些规模大小不一的佣兵团。

而且这里也是一个十分庞大的物品交易之所,每天这里都上演着各种各样的勾心斗角……

因此,黑岩城一般都是一些冷血残忍的佣兵或者老奸巨猾的商人的来往之地,而这个视生命如草芥,勾心斗角的是非之地也不是一般的寻常百姓能够轻易踏足的……

……

“救命啊”幽深的巷子里,一道凄厉的惊叫声传来,在声音的源头,一个身影瘦弱的白衣少女正瘫倒在地,脸色刷白,身子颤抖间显得十分的惊惧。

而在少女的面前,三个面容狰狞,虎背熊腰的壮汉刚好堵住了白衣少女的去路,将她逼在了这一方小小的角落。

少女面容也算的上是清秀,身姿羸弱,怎么看也不像是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人。

但在他面前的这三个壮汉,看上去个个都是彪悍至极,一看便知是那种常年行走在风口浪尖的佣兵,像他们这种人,早就把性命交之于天,不知何时就会葬身于兽腹之中,因此十分的懂得及时行乐的道理,尤其是对金钱和美女。

此时看到眼前的白衣美女,他们三人真是差点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毕竟对于眼前的这种小家碧玉的美女,在这种地方可着实是不常见,不知比他们花钱找的那种风尘女子要强上多少倍。

“嘿嘿,哥几个还真是走运啊,居然能在这种地方遇到如此动人的小娘子”三人之中,为首的一个肥头大耳的壮汉道。

这位仁兄长的也着实是有“特点”,在其脸上一道刀疤自其眼角直至下颚,看上去有些骇人,而且偏偏又是露出一副淫贱的表情,以他的样子,即使是和森林里的那些野兽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嘿嘿,小娘子,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不然就让我们哥几个好好快活一番如何,放心,完事后我们便会放你走的”为首的刀疤男再次用他那淫贱的表情调戏了一句,而后带着另外两人,朝着白衣女子步步紧逼了过去。

看着三个壮汉朝着自己又来,白衣女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眼瞳紧紧盯着她们,一抹惊惧浮现其中,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幕,她那惨白的脸更是变得铁青。

她心里清楚,如果自己真的被眼前的这几个人那般羞辱,那简直是比死了还要可怕,对她来说,那简直是生不如死。

“救命啊……!”用尽浑身力气尖叫了一声,但依然无人回应,白衣女子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

“唉……长的帅还行,可长的这么恶心还学人家来调戏良家妇女,真是有点让人看不下去啊”就在三个壮汉逼近少女之际,一道叹息中夹杂着嘲讽的话语从三人的背后响起。

闻言,三个壮汉也是一惊,停下了动作,转过头朝着巷口望去,在那里,一个略微模糊的身影倚靠在墙壁上,因为背光的缘故,有些看不清楚人影的面目,但依稀可以辨认出来者的身材有些瘦弱,并不算高大。

见此,三个壮汉也是谨慎起来,常年的冷血生活,早就练就了他们对于一切未知的事物都保持着谨慎的性子,毕竟佣兵的工作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能一个不慎便会将自己的性命留在那深山老林之中。

“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也敢来管本大爷的事”但见来人只有一人,为首的刀疤男胆子也壮了起来。

闻言,巷口的瘦弱身影也是缓步走了过来,俊朗的小脸显得十分冷淡,甚至有点冷酷,一身青色衣衫刚好将他健硕的身材完美勾勒。

他抬起头,眼神冰冷的望着面前的三个壮汉,嘴角处咧出一丝不屑,看那样子,可不正是刚刚离开枫城的林枫。

而三个壮汉见到来者竟然是一个毛头小子,皆是有些错愕,他们怎么也想不出眼前的这个小子究竟是有多想不开,竟然有胆子来管他们的事,搞得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但很快三人便醒悟过来,脸上的神色立即变得丰富起来,那看向林枫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待一个傻子一般。

为首的那个刀疤男见到林枫,更是有些神采飞舞,但眼神却是突然变得冰冷,他一脸嘲讽的道:“我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原来是个毛头小崽儿子,怎么,毛还没长齐呢,就学人家来英雄救美,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完,他脸上突然涌上一股厉色,并瞬间拔出自己腰间的一把宽刃大砍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林枫的头劈了过去,气势之猛,竟带起阵阵的破风声。

这一下若是砍实了,那林枫的脖子上肯定会留下一个碗口大的疤。

“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林枫右手突然金光一闪,紧接着便是一道破风声传来,然后那个刀疤男前冲的身体竟是直挺挺的定在了原地,手中飞舞的大砍刀也是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

呼……

一丝冷汗从刀疤男的头顶滴落,此刻他的双眼正紧紧盯着自己的鼻子,因为在其鼻子的前方,一柄长戟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而长戟的刃尖刚好顶在了他的鼻尖,一朵小小的血花在戟尖迸发。

这一切说的慢,但其实只在一眨眼的瞬间便已发生。

这柄长戟出现的十分突兀,若是刚才刀疤男再敢往前半步,这柄顶在自己鼻尖的长戟或许就会在一瞬间贯穿他的头颅,幸好,他凭借着迅捷的反应停下了自己的身形,并为刚刚的一幕在心里暗捏一把冷汗。

刀疤男有些后怕的咽了一口唾沫,旋即看了看自己前方的不远处,正侧着身子,神情淡漠的握着长戟的林枫,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虽然眼前的林枫要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的身位,但不知为何此刻的他竟有种被居高临下的感觉。

刀疤男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表面上看起来瘦弱的少年竟会有如此的实力,甚至他连林枫刚才的那番动作都没看清,只是觉得林枫的身影突然就消失了,下一瞬自己便成了这副模样,这让他心中感到十分的震撼。

而在他的身后,另外两名壮汉此时也是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到,看着陷入险境的大哥,一时之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场的气氛好似已经凝固到了冰点,冰冷的杀意盘旋在这片空间中。

“再不滚,死!”

在三人还未从震惊之中醒悟过来之时,突然一道蕴含杀意的声音从林枫的嘴里传了出来。

同时,再他说完的下一瞬,一股强盛的元力气息从其身上爆发出来,青色光芒如同一阵旋风一般席卷在整个小巷,吹得几人身上的衣袍阵阵作响。

看着这突生的一幕,刀疤男眼神一凌,面前的少年此刻所爆发出来的气息竟让他有种看不透的样子,这不禁让他更加的捉摸不透,眼前的少年究竟有些怎样的实力,同时,一抹恐惧浮上心头,因为从林枫刚才的话语中,他明显感觉出了一丝杀意。

能将元力外放,那至少也是宝体境的强者,这般年纪竟会有如此实力,难道……他是某个大家族里的核心弟子?但也没听说城中那个家族里出现了这么一位天才,看他的模样好似也就刚觉醒完属性,十五岁的宝体境强者,那可真的是听都没听过。

想到这,刀疤男的内心犹如炸开了锅一般,脸色变得刷白,心中做起了放弃的打算。

他可不想随便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如果眼前的少年真如自己猜测的那般,那他可真的是得罪不起,毕竟一个十五岁就达到宝体境的少年,说他背后没有一个庞大势力的支撑,任谁也是不信的。

心中这般想到,刀疤男也是牙关一咬,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衣女子,而后收回大刀,眼睛再次在林枫的身上扫了扫,在发现并无可疑之处后,便带着身后的两人匆忙的离去了……

而一旁的白衣女子望着这一幕,神情也是有些呆滞,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少年,居然只凭着一句话就把那三个壮汉给吓跑了,这着实让她惊讶不已。

望着离开的三人,林枫心中也是长舒一口气,下一瞬,盘旋在周围的青色气旋便消失了,同时林枫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身体更是变得摇摇欲坠,还好有着赤血金銮戟的支撑才不至于摔倒。

虽然刚才用气势吓跑了三人,但其实林枫自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以他现在元之力九阶巅峰的实力,强行施展出只有宝体境才能施展的元力外放,本就有些牵强,这也导致他在下一瞬便出现了元力不济的状况,强烈的反噬使得他的身体传来阵阵虚弱。

如果刚才真的动起手来,虽然那三人的实力不强,为首的那人也只刚刚达到元之力八阶,即使是在佣兵团中也只能算是低级的存在,但加上三人那默契的配合,林枫还真不一定能斗得过他们。

更何况他体内的元力也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去完成一场战斗了。

看来装逼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还好我的眼神够到位,成功吓跑了他们,回想起刚才的场景,林枫不禁在心中暗捏了一把冷汗,并自我安慰道。

而就在这时,被救的那个白衣女子好似已经从刚才的恐惧中缓了过来,并朝着林枫走去…..

看到女子朝着自己走过来,林枫瞬间便挺直了身子,并摆出一副酷酷的样子。

“这种地方不是你这一介弱女子该来的,劝你还是早点离开,下次,你可不会这么好运了”有模有样的拽了这么一句话后,林枫也不待白衣女子有所反应,便转过身,十分淡定的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外,只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

但看那离去的背影就好似在逃跑一般……

“哎?….”

看着离去的林枫,白衣女子刚欲抬手叫住他,但下一瞬前者便消失在了巷口的拐角处,无奈她只好收回刚要脱口而出的话。

沉默了一会,白衣女子放在胸口的手突然握紧,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嗔怒的神色:“真是的,干嘛走的那么急嘛,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哼,以后可别让我逮到了你!”

“啊秋”

与此同时,正在城外某处角落里盘膝恢复元力的某人,突然冷不丁的打了两个喷嚏。

“看来,最近的天气又变冷了…”

抱怨完后,白衣少女走出巷子并望着城门的方向,喃喃的道:“虽然没怎么看清,但他刚才去的方向,难道是…黑魔森林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之第八章

    “叶少待会儿走后门吧。鉴于这次人比较多,我叫台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来接你们,可以么?”叶寒小助理小罗过来,跟叶寒耳语道。叶寒嗯哼一声,朝程希和温若颜招招手,“走吧。”程希看看温若颜,满脸不情愿,:“真的要去啊?”温若颜犹豫中。叶寒:“或许可以找人帮你们代抄作业。”程希瞬间瞪大眼睛,“我觉得可!很可!”

  • [综]砂之英雄在线阅读咒之端倪

    不到一个小时,本就不大的酒馆已经被兄弟二人翻了个底朝天。巴特的私人房间,地窖里的酒桶,每张桌子椅子的底面,甚至每一面墙都被敲打了几遍,以确定是否有暗格。但仍然什么都没有。“喂,那个货架后面找过了吗?”“找过了,早就翻完了!你那里呢?”“别说了,连根毛都没有。”阿维莱斯擦擦头上的汗,甩了甩手:“怕是找

  • [综]退休救世主的破产日常之豆腐西施

    严世蕃好像嫁女儿的老父亲一样慈祥地拍了拍冬阳的手,随机转身离去,严风捡起剑跟在身后。严世蕃:“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吧?”严风:“回公子,就在两月之后。”严世蕃:“好,派人跟着冬儿,护她周全。另外严风,传我命令下去,从今天起,不准任何人用剑直着冬儿,包括我自己。”冬阳还站在屋内,世人皆说严世蕃风流无度,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第七章在线阅读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漫威华强北之第五章 不速客至 廉贞剑归 下

    “怀钧,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自从怀上她起,你就一直在考虑。现在都足月了哦。”虞怀玉依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那怀抱婴儿悠然踱步的颀长背影。被唤作“怀钧”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夕阳余晖撒满了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阳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那对清澈的琥珀双瞳。他沉思半晌,轻轻坐回娇妻身旁,意味深长道:“要不等我回来

  • 时意之第二章------死亡(6)

    “十个尊者?”张镜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打!”“哈哈哈,放弃吧,臣服于东瀛帝国,我可以饶你不死!”东瀛人狂笑到,“别告诉我你们中有人能打出尊者的全力一击!”“事实上,还真可以”张镜说,“龙哥呢?它应该装填好龙息了吧,让它试试。”“劳资早就把它毒翻了”东瀛人狂笑着说。“那多日兄呢,让他抗伤害,其他人打柱

  • 都市魔皇之修为

    说着,杰克抬起了头。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那支雪茄没有湮没于烟灰缸中的话,或者,他还能夹在食中二指间,故作深沉。可是没有了烟雾缭绕,他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呆滞了。“如果猪都可以飞的话,那天空还是蓝色的吗?”四方脸的中年男子哑然失笑。面馆外的天空忽然又阴沉了一些。天空中一抹浮云掠过,不知

  • 柔弱可欺第六章在线阅读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哦...大...大人,尊贵的大人!”听着兰肯伯爵结结巴巴的话语,负责来带走祭品的吸血鬼不耐发地啧了一声,“老家伙可真聒噪,就是他吧?”话音刚落吸血鬼就粗暴扯过埃尔维斯的手臂,把他拉至面前打量,用仿佛看着牲畜般

  • 将军谋之译宛情深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之悲伤的过去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可能成为孤儿。或许是亲人早逝,或许是被父母所遗弃,又或者被贩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零余子便生活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母亲没有一天不是在争吵的。家里的钱并不多,父亲却是个非常好赌的人。平常的时候,一天基本只能吃得上一顿饭。有时候母亲外出采药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