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BL主受文王相】

2021/6/12 1:30:13 作者:梦逸云渊 来源:晋江文学城
BL主受文
BL主受文
作者:梦逸云渊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一定一定是bl主受,但大部分都是。……………………………………同时追几本书已经满足不了我了。

朝城二王子府内。

“呸!这什么药啊!这么苦,滚,都给我滚!”李子枫怒摔药碗,把两位侍奉他的宫女,赶了出去。

一直备受病痛折磨的李子枫,此时心情十分低落、烦躁,这一个月以来,不断有民间治疗师来给他治眼睛,每次都是让他喝各种灵药,而自己的眼睛却迟迟不见好。自己又不能运转精神力量,只要他稍微一运转,自己的右眼就会发出撕心裂肺的疼痛。

就在李子枫踌躇低迷之时,门外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了。”坐在床上的李子枫一脸惊讶道。

“枫儿弟弟,你这是怎么了,你得乖乖吃药啊。”李子童看着地面之上被打碎的药碗,一边说着,一边把药碗碎片捡了起来。

李子枫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形疲惫的爬下床,舒展了一下已经发麻的大腿和脖子,看到向来看自己不顺眼的大哥竟然来看望自己,子枫的心情稍稍缓了一些。

“哎,天天吃药,我都吃了一个月了。这些个所谓的民间治疗师,每个人过来都让我吃药,我都烦透了!更可气的是,我的眼睛一点都不见好。”李子枫坐在了屋子里的板凳之上,失落的说道。

“枫儿弟弟,这病都是慢慢治的,你不能急于求成,要相信治疗师的医术,更要相信父亲。”李子童关心的说道。

“可是大哥,我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呀,我还想要去看塔里师父,等着他教我更强大的魔法呢?”子枫道。

提到修炼魔法,李子童迟疑了片刻,接着说道:“枫儿弟弟,你这魔法天赋如此之强,修炼速度这么快,并不急于这一时啊,你现在的身体才是最主要的,不是么?”李子童安慰道。

“哎,好吧,那我就在坚持一段时间看看吧。”子枫摇了摇头,无奈道。

“枫儿弟弟,你放心,我也一定去帮你找厉害的治疗师,为你治病。”李子童看着自己的弟弟坚定的说。

“谢谢你,大哥,我一会就继续喝药。”李子枫感受到大哥对自己的关心,一阵心暖。

李子童笑了笑说道“好,你慢慢养伤,大哥还有事,就先走了,以后我会经常过来看你。”

“嗯。”李子枫点头应道。

说话间,李子童便骑上了自己的烈汗马,朝着自己的府邸跑去。

“给我准备衣服,我也要出发了。”李子童刚刚走出府邸不久,李子枫就连忙对自己的侍女说道。

“是。”侍女应道。

“另外,如果有人过来问起我,就说我出门医治眼睛了。”

“是”侍女再次低声应道。

夜色降临,王城之外,秦虎果然如钟一鬼所料出了城门,只不过钟一鬼没有意料到的是,李震风竟然让秦虎带着李子枫一起去了。二人骑着烈汗马,直奔东面而去。

钟成和白辰看到之后,趁着夜色偷偷的踏着灵剑,从空中追了上去。

秦虎带着李子枫骑着烈汗马飞奔了一天一夜,李子枫的身体较弱,秦虎还不定时的为李子枫输送灵力。

白辰载着钟成在天空中御剑飞行,紧追不舍。

“这个家伙是疯了吗?一天一夜连口水都不喝。”钟成抱怨道,说着拿起水壶,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壶。

“咱们总算是追上他了!这秦虎不愧为金守卫的统帅,功力实属深厚。”白辰气喘吁吁道。虽然与秦虎等级相当,但是白辰明显总体实力还是要略逊秦虎一筹。

“他现在怎么突然慢了下来了,是不是快到了,你这到底是来做什么呢?”钟城疑惑道。

只见秦虎、李子枫二人骑着高头大马,缓缓的进了城。两人虽然是一身布衣,但是秦虎魁梧的身材,加上胯下烈汗马的英武,他走到哪里都引得不少城中的百姓回头张望。

反观钟成二人,两人穿着一身布衣,长相普通,身高也是十分亲民。此时落在了地面之上,在人群中就跟寻常百姓没有区别。

钟成二人抬头一看,城门的木质牌匾上写着三个微微带着点金色泛黄的大字,牌匾的沟壑之间,显示着岁月的沧桑。

“金……稻城”三个略显古气的字体,映进了钟成的眼帘。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破?”钟成再次嫌弃的说道。

“少爷,这里已经算是比较富裕的了,这也是东灵域的产粮大城。这座城的北面,就是金禹城,那可是整个东灵域最有钱的城。”白辰看着钟成解释道。

“就这也算是比较富裕的城?比起我们七星宫都差远了!”说到七星宫,钟成一脸的骄傲。

“这里以前是比较富裕的,周边的城池都过来这里买粮食,不过现在战争刚刚结束不久,所以这里也并不好过。”白辰似乎懂得很多,不停的给钟成解释。

“那这个秦虎,跑这里来到底是干嘛呢?”钟成思索道。

“少爷,我们跟上去就知道了。”

二人偷偷的跟着秦虎走进了城,城内虽然看起来没有王城那么繁华,但是依然热闹,秦虎二人走到了一家客栈门前停了下来。

“哟!两位客官,请问是住店还是打尖?”一名店内伙计颠颠的走到了秦虎的面前,热心的问道。

“住店。”秦虎笑着对伙计说道。

“好嘞,来人啊,快带着客官安排一间上等的好房!”小伙计十分开心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帮秦虎二人把烈汗马牵到了后面的马厩。

“哎哟,贵客呀,看到了如此漂亮的烈汗马,店掌柜亲自走了出来,迎着秦虎二人走进了客栈。”

“掌柜的,给我找一间安静点的房间,可以住两个人的。”秦虎客气道。

“客官,您就放心吧,我亲自带您过去,包您满意。”说着,掌柜的带着秦虎走在了最前面,上了客栈的二楼。

跟在外面的钟成对着白辰说:“我们也进去吧。”

“嗯。”白辰点头应道。

说着二人跟着秦虎,走到了客栈门口,站了良久,也没有人过来迎接。

“你们客栈的人呢!怎么没人过来接我啊?”钟辰看到没人迎接自己,愤怒的喊道。

“少爷少爷,你小点声,我们要隐藏在暗中,不要过于张扬。”白辰连忙阻止了他。

听到钟成的叫喊声,一名店伙计探头出来一看,“你喊什么呀?是住店呀还是打尖呀?”

看到身穿一身布衣的钟成二人,店伙计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

“老子要住店!”钟成看到如此势力的店伙计,长吁了一口气,勉强压住了心中的怒火。

“住店?我说你们抬头看看,这是‘福来客栈’在整个金稻城那可是出了名的,住店?你们住的起吗?”店伙计蔑视的说道。

果然,这个‘福来客栈’足足有三层楼高,占地面积很大,装修的也比较精致,在这整条长街之上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你……”从小到大向来为所欲为的钟成,正准备揍伙计一顿,就被白辰拦了下来。

“少爷,淡定,不要太招摇。”白辰再次劝说道。

“我说伙计,你们这个‘福来客栈’住一晚要多少钱?”白辰道。

店伙计翻了翻白眼,不屑道:“最的便宜也要一百金币,你们根本消费不起的。”

白辰二话没说,直接从怀中拿出了一枚金锭子,直接丢在了店伙计的脚下。

一枚金锭子的价值在天金王国等同于一千金币。

看到自己脚下的金锭子,店伙计下意识的拿起了它,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脸色开始变的难堪了起来。

“两……两位客官,我错了,我真错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我这就带两位客官入住豪华客房。”

其实这也不能怪店伙计,战争结束刚刚不久。这段时间,每天过来客栈更多的都是乞丐或者穷人,一个月都来不了一个金主,今天竟然能够一次来两个,打死店伙计他也不敢相信。

“哼,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钟成冷哼道。

“是,是是,我是狗,两位客官快里面请。”店伙计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二人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改变主意。

“给我找一间跟刚才那位客官挨着的房间,上最好的酒菜,金锭子就不用找了。”白辰低声说道。

“您放心,客官,我保证给您安排的明明白白!”听到二人没有怪罪自己,店伙计紧绷的心,慢慢放松了下来。

在店伙计的安排之下,钟成二人如愿的住在了秦虎房间的旁边。这样一来,无论他有什么动静,钟成都可以第一时间跟过去。

夜色已深。

钟成二人偷偷的走出了房间,白辰负责望风,钟成则把耳朵紧紧的贴在了秦虎房间的房门之上,仔细听着屋内发出的声音。

“二王子,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整一日,明天一早,就去找大王说的那个王相。”

“唉,我都快要忘记徐伯长什么样子了,不知道我说话他还能不能听。”李子枫叹道。说着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带着眼罩的右眼。

“二王子,你的眼睛还好吧。”秦虎关切的问道。

“放心吧,秦大哥,只要我不催动精神力量,就什么事都没有,这一路还多亏了秦大哥的照顾。”

“二王子这是说的哪里话,不过据说徐伯在王宫之时,最喜欢的孩子就是你了,要不然大王也不能让你跟我过来,相信应该不会有在什么问题。就算有困难,我们也必须让王相自愿的回王城为大王效力。”秦虎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客栈的墙皮很薄,声音还是传到了钟成的耳朵里面。

“希望顺利吧。”李子枫暗暗说道。

听到王相二字,钟成心中一惊,左手不小心碰到了屋门,发出了“嘎吱”一声。

“谁!”听到有声音,秦虎连忙催动灵力,为整个房间设置了一层隔音屏障,然后连忙打开房门,好在钟成等人反应迅速,如同一只野猫般从楼梯跃下。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一楼的地面之上,躲在了楼梯后面。

秦虎上下看了看,感受到了微风阵阵,突然看到对面的窗户开了一个小缝,于是就把窗户关上了,他以为微风吹动了房门,心中并没有在意,再次走进了屋里。

“二王子,我们此次的行动要万分小心,你我只在这里住今天一晚,明天就去找他,然后赶紧返回朝城。”秦虎紧张道,这是新王登基后交给他的第一次任务,也是他表忠心的唯一机会,他必须保证万无一失的完成。

楼下的钟成等人也偷偷的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秦虎设置了灵气屏障,只怕我们以后偷听不到了。”白辰小声说道。

“哼,我们已经不需要在听了,我刚刚已经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王相’二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两人一定是大王派出来找王相的。我记得父亲跟我说过,王相掌管整个王国的经济命脉,他一直想坐上这个位置,但是新王似乎一直不怎么信任父亲,我这次必须帮一帮父亲。更何况,大王都把最疼爱的李子枫派来了,这个王相绝对不简单。”钟成眼中寒光一闪,若有所思。

白辰听完,轻轻的把手搭在了钟成的肩膀之上。“看来宗主叫你过来是来对了,少爷,你真的长大了。”

钟成冷笑了一声。

“白辰,我们还是抓紧把消息传递给父亲吧,听听父亲的意思。”

“嗯,我这就去写信。”

只见白辰拿出了一白纸,在上面写出了八个字:“王相初现,是否杀之。”

白辰从客栈要了一只信鸽,把书信绑在了信鸽的腿上,派信鸽连夜将消息送到了钟一鬼那里。

次日上午

“童儿?这是去修炼了,还是去打猎了。”钟一鬼看着心情有些低迷的李子童问道。

“师父,我昨天去看李子枫了。”子童答道。

“哦?这可是奇闻啊,你不是最恨你那个弟弟吗?”钟一鬼有些惊讶的问道。

“哼,我是恨他,不过父王喜欢他呀,我要讨好父王,还要先去讨好自己的弟弟,想来都觉得可笑。”李子童自嘲道。

“哈哈哈!我的徒儿现在真是变了,你要记住,要想成大事,必须要能忍常人所不能忍。”钟一鬼笑道。

“师父,我虽然想做未来的大王,但是我现在突然又舍不得伤害他,毕竟他是我的弟弟。我想帮他医治眼睛,最好是既能帮他眼睛医治好,又不能让他做世子。”李子童自言自语道,他虽然恨自己的弟弟,嫉妒自己的父亲偏爱他,嫉妒风信子喜欢他而羞辱自己,但是他和弟弟毕竟还是血浓于水,有一定的感情。

“嗯……”钟一鬼沉思了一会说道:“这个也不是不可能,师父会帮你想办法,不过你要记住,你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也许能让你一箭三雕!”

李子童眼前一亮,“真的吗?师父,我自从拜入师父的门下,向来师父说一,我从不说二。”说着李子童一下子拥抱住了钟一鬼。

“哎!咳……”

一米八的身躯,加上两百多斤的体重,抱的钟一鬼直接呛了一口气。

李子童松开了钟一鬼,二人对视一笑。

钟一鬼心中暗想:“到时候是死是活!就得看你这弟弟的命了。”

就在二人交谈之际,一只白色的信鸽从天空之中飞了下来,钟一鬼一把抓住了信鸽,扯下了信鸽腿上的信件。

“师父?这是谁的信呀?”李子童问道。

“哦……这应该七星宫的信件,童儿你先进屋吧,对了,讨好大王固然重要,但是修炼也很重要,你要争取早日凝出灵丹,不要总是贪玩。”钟一鬼一边说着一边藏起了信件,对着李子童嘱咐道。

“嗯,师父,你放心吧,不过您答应我的事,你别忘了呀。”李子童边走边提醒道。

“师父从未对你食言过。”钟一鬼微笑道。

李子童走后,钟一鬼轻轻的打开了信件,八个大字缓缓的映入眼帘,钟一鬼心中一惊。“果然不出我所料,李震风这个老家伙,果然开始怀疑我了,没想到李子枫竟然也在,既然如此,我也只能靠自己了。”钟一鬼心中暗想道,一道凶光从眼中闪过。

说着钟一鬼走回了自己的护国武士府邸,对着管家说道:“木管家,把红芒、蓝今给我叫来。”

“是、老爷。”

钟一鬼连忙把信件放入了火盆之中,焚烧殆尽。

不一会,两道光芒闪过,两名身穿红色、蓝色长衫的中年人走到了钟一鬼的面前、

“见过宗主!”二人齐声喊道。

“红芒、蓝今,我现在有一件关键的任务交给你们两个。”钟一鬼面色严峻的对着二人说道。

“宗主请说,我等万死不辞。”

“我要你们两个拿重金去暗影宫一趟,让暗影宫宫主派十名影子杀手,去金稻城找白辰,让他指挥影子,记住,你们两个把杀手送到金稻城之后,一切事务交给杀手,你们两个不准露面。”

暗影宫是天金王朝最神秘的组织,暗影宫共分为:影子杀手、影子盗贼和影子信使,他们传承千年,根基深厚。

他们暗影宫做事原则性强,除了遇到一些有深仇大恨的敌人,一般情况下都是遵循先来后到、只认金钱,不认人的原则,专门替大陆上的一些富豪卖命,做一些阴暗之事。

“是!”两名男子齐声应道,而这两名男子正是七星宫的红诡星、蓝凛星。

“两天了,希望徐伯你能以大局为重,早日回来。”此时坐在大殿上正在批阅各城城主奏折的李震风心中暗暗念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第七章在线阅读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漫威华强北之第五章 不速客至 廉贞剑归 下

    “怀钧,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自从怀上她起,你就一直在考虑。现在都足月了哦。”虞怀玉依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那怀抱婴儿悠然踱步的颀长背影。被唤作“怀钧”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夕阳余晖撒满了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阳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那对清澈的琥珀双瞳。他沉思半晌,轻轻坐回娇妻身旁,意味深长道:“要不等我回来

  • 时意之第二章------死亡(6)

    “十个尊者?”张镜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打!”“哈哈哈,放弃吧,臣服于东瀛帝国,我可以饶你不死!”东瀛人狂笑到,“别告诉我你们中有人能打出尊者的全力一击!”“事实上,还真可以”张镜说,“龙哥呢?它应该装填好龙息了吧,让它试试。”“劳资早就把它毒翻了”东瀛人狂笑着说。“那多日兄呢,让他抗伤害,其他人打柱

  • 都市魔皇之修为

    说着,杰克抬起了头。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那支雪茄没有湮没于烟灰缸中的话,或者,他还能夹在食中二指间,故作深沉。可是没有了烟雾缭绕,他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呆滞了。“如果猪都可以飞的话,那天空还是蓝色的吗?”四方脸的中年男子哑然失笑。面馆外的天空忽然又阴沉了一些。天空中一抹浮云掠过,不知

  • 柔弱可欺第六章在线阅读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哦...大...大人,尊贵的大人!”听着兰肯伯爵结结巴巴的话语,负责来带走祭品的吸血鬼不耐发地啧了一声,“老家伙可真聒噪,就是他吧?”话音刚落吸血鬼就粗暴扯过埃尔维斯的手臂,把他拉至面前打量,用仿佛看着牲畜般

  • 将军谋之译宛情深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之悲伤的过去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可能成为孤儿。或许是亲人早逝,或许是被父母所遗弃,又或者被贩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零余子便生活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母亲没有一天不是在争吵的。家里的钱并不多,父亲却是个非常好赌的人。平常的时候,一天基本只能吃得上一顿饭。有时候母亲外出采药回来

  • [麻雀]苏三省第二章在线阅读

    “宿主信息录入中,基因编码采取,灵魂信息录入、备份身体数据,进行中……”“绑定完毕,诸天系统为你服务。”“谁?”被这道声音惊醒的风哲猛的从床上跳下,才发觉自己伤竟然好了?运起功法,风哲警觉的审视自己房间,只见偌大的房间空空如也,就如往常那样。“到底是谁?”风哲下意识的问,洛斯那冰冷机械完全不似人类的

  • 末日纪元之苏云在线阅读第十章

    眼不见为净是妥妥的自欺欺人,因为事情就在那里,不会因为逃避而消失。齐晏把微博评论私信这些全部关掉后,反而助长了周依柔粉丝和‘正义骑士’的气焰,其中最夸张的就是微博名为抵制齐晏的人。注册时间是12月1号,也就是前天,到现在粉丝已经涨到了10w。人肉这件事也是他干的。不仅如此,还堂而皇之的将这条微博置顶

  • LOL:开局透视战争迷雾第10章在线阅读

    “哈哈...小子好样的!”单盱落在穆子真身旁,拍着他肩膀大笑道。“前辈过奖了,为人族尽力应该的。”穆子真躬身一礼谦虚道。“要不拜入我天灵门?”单盱这话一出,全场一静,戴秦河更是双目喷火,两拳握得咯吱作响,这一切的荣耀本该是他的,他才是道体天资。“谢前辈抬爱,我已拜入乾云宗,已经是乾云宗弟子了。”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