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医帝妃:这个皇子病怏怏之再遇凌格

2021/6/12 1:41:42 作者:阿楚姑娘 来源:掌阅小说网
神医帝妃:这个皇子病怏怏
神医帝妃:这个皇子病怏怏
作者:阿楚姑娘来源:掌阅小说网
现代著名女法医帝元华在被嫌疑犯打死后,意外穿越到被继母害死的丞相府嫡长女身上。自此这位嫡长女就想换了个人一样,虐的继母和几个继妹嗷嗷叫。帝元华还没痛快几天呢,就被嫁到三皇子府上了。”无所谓,反正是个弱鸡皇子。“每天逛逛花园溜溜鸟,帝元华乐得自在。就是这晚上……“你不是身体不好吗!!你这是身体不好吗!!”帝元华躺在床上,扶着腰咬牙切齿。“咳咳……为夫怕夫人受了委屈,自是带病也要来满足夫人。”某皇子‘柔弱’的说着帝元华满头黑线……这皇子!太!戏!精!了!

红日当空,万里无云。

景天和月露带着景辰搭上通往乌城的马车,虽然在如今的大陆上晶车才是主要交通工具,但在索隆镇这个西北的偏远小镇,晶车对于镇民来说还是很陌生的东西,进城大多是乘坐每天早上出发的马车。

去乌城的路并不遥远,只是多年压出的痕迹使得旅程有些颠簸,早上六点从索隆镇出发,八点便到了乌城门口。

乌城只是一座西北小城,但乌城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盛产乌钢,因其产量大,又适合铸造兵器,历来都是战略物资,这乌城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每次景辰来到这乌城,都会被其惊人的气势所慑,这乌城虽地处平原,但那二十多米的城墙,宽五米有余的护城河,以及那一队队眼神冰冷杀气凛然的士兵,无一不刺激着年少的心灵。

乌城最发达的产业,当然是那街道上随处可见的铁匠铺,琳琅满目的兵器,或华丽非常,或锋芒隐现,时不时还能听到其中传出的敲击之声。

景辰随着父母走进乌城,乌城他也来过几次,但大多是陪着父母来这里买一些东西,买完还要赶上下午回索隆镇的马车,像如此悠哉的逛街还是第一次。

或许是因为儿子即将离去,景天和月露就那么拉着景辰的手,陪他看着那些新鲜之物。

行走间,景辰抬眼突然发现,在这条主道的左边,有一栋与众不同的建筑物,建筑物上有一个大大的标志,这个标志底衬是一个金光闪耀的骑士盾,骑士盾上有一把蓝色的双手剑和一根红色的魔法杖交叉在一起。

“老爸,那就是你经常说的自由猎魔者公会吧?”这个无数次出现在父亲所讲故事之中的标志,景辰记忆犹新,还记得某次,他问老爸是如何认识妈妈时,景天说当初就是在自由猎魔者公会遇到的月露。

“是啊,记得当年你妈妈还是那个自由猎魔者公会的服务生呢,那时候的你妈妈可是迷倒了万千会员哦,哈哈。”说起当年的光辉事迹,景天不由得大笑起来。可惜没笑得两声,便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样没了声音,只见,月露的小手此刻正在景天的腰间,做着高难度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甚至还有向七百二十度发展的趋势。

“老婆……”看着自己丈夫涨红的脸色,月露又使劲掐了一下,这才松开小手,还递过去一个威胁的眼神。

而偷眼看到这一切的景辰却早已走在前面,继续东张西望,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般,只是那嘴角的笑容有种贼兮兮的感觉。

又行了不久,前面出现了一座规模与自由猎魔者公会相当的建筑物,建筑物顶端立着一个巨大的炼金钟,此时此刻的指针已经转到了九点的位置,只听得里面响起了悦耳的旋律,经久不息。

“这里便是炼金师联盟了,那立在屋顶的炼金钟便是炼金师联盟的标志,,炼金师,真他妈富。”景天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经过数千年的发展,炼金术与魔法科技结合已经创造出无数奇迹,晶车便是其中之一。

又走了不远,眼前出现了一棵巨大的古树,只不过此刻有很多人在进进出出,巨大的古树之上附着一层淡淡的生命气息,使得路过的人们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你们月族什么时候在乌城设立落脚点了?”景天有些疑惑道,如此恢宏的建筑,除了那几个遍及大陆的组织之外,很少有人可以拥有。

“不像,这么大手笔,就算在一些王城也不过如此,不可能出现在乌城这种地方。”

“这不是精灵古树。”离得近了,月露发现了这树的不同。

“不是?”景天语气中透着疑惑,如此浓郁的生命气息,竟然不是精灵古树,他心中有些不信。

“这是一棵被附灵了的古树,而不是精灵古树。”看到丈夫的疑惑,月露继续解释道。

“附灵?附魔师?这是附魔堂?”也容不得景天不惊讶,这附魔师本就凤毛麟角,而能给如此古树附灵,需要多么强大的附魔师,这乌城何时有了这般强大的附魔师,景天一点印象都没有。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顺便看看能不能打听到,这是哪位附魔大师的手笔,我那把武器的灵力这些年衰退了很多,正好去试试能不能请这位大师动手修复一下。”说道此处,景天的脸色不禁有些黯然,好像想起了当年之事。

看着丈夫的脸色有些黯然,月露把头靠近了景天的胸口,景天抚摸着月露的头,欣慰一笑,拉着景辰走进了那棵古树之中。

古树中的空间异常庞大,目光所到之处,已经被碧绿色填满,一股自然元素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几人只觉得身体一阵舒坦。

此刻的古树之中往来顾客不少,却很有秩序,很多衣着光鲜的服务生穿梭于人群之中,带着这些客人去接受相应的服务,当然,也有不少被这建筑的奇异外表吸引进来参观的,那些服务生也会热情招呼着。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一位服务生看到景天一家,便迎了上来,微微一礼。

“嗯,我想冒昧的问一下,给这棵古树附灵的附魔师还在吗?”景天对侍者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副会长大人一个月之前就回月蕾城那边分会了,这边只有乌城分会会长阁下坐镇。”侍者脸上微微有些歉意。

“那他是几级附魔师呢?”看到景天有些失望的眼神,月露开口问道。

“您好,女士,他老人家是一位四级的附魔师,不知道是否能帮得上您。”

“或许可以试试。”景天喃喃道,“那我如何才能见到这位会长呢?”

“这个……,如果您想要找我们副会长的话,恐怕需要稍等片刻,现在他老人家正在给一批孩子做附魔师的天赋测试。”

“天赋测试?能带我去看看吗?正好我也想给我儿子做下测试。”

听到景天的话,那服务生先是微微一愣,微笑道,“可以的,本堂欢迎一切适龄的孩子前来测试。”

景辰有点疑惑的看了眼父亲,对于附魔师这种他从来都没听说过的职业,虽然看起来好像很有钱途的样子,但也不至于让父亲如此热衷吧。

“先生,请您带着您儿子,跟我到这边来填写一张报名申请表,之后就可以带着您的儿子去参加天赋测试了。”服务生示意几人给着自己。

当景天为景辰填好表格,并写上了即将去进修的职业,以及学院所在地之后,服务生把他们带到了一个不算太大的屋子门口,此刻这里已经聚集了十来位家长,时不时有神情沮丧的家长带着孩子从屋子里走出。

想来也是,如果有那么多有天赋的孩子,附魔师也不会如此稀少了。服务生递给景天一块号牌后,对一家人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了。

没多久,屋子门外便只剩下景天一家,这时“下一位”的声音响起,三人走了进去,屋子里的布置很简单,一张用大陆上最常用的石木做的桌子,在桌子后面的转椅坐着一位笑容和蔼的老者。

在老者的示意下,景辰坐在了桌子前面的木椅上,老者指了指放在景辰面前的卷轴道,“小家伙,你把卷轴打开,然后双手放在卷轴上,用心去感受。”

听到老者的话,景辰把卷轴拉了开来,卷轴之中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张白纸而已,景辰好奇的看了眼父母,父母眼中竟然满是期待,景辰也不再多想,双手放在空白的卷轴上,双目微闭,脑海之中不知怎么的,突然出现了一副当初在梦境之中看到的画面,那画面即清晰,又很是模糊。

“什么!”正在景辰想看得更清晰一点的时候,老者的惊呼把他从那种状态之中拉了回来,他吃惊的发现,父母和那老者满脸吃惊的看着自己手中还未合上的卷轴。

景辰看向卷轴,此刻,他突然发现上面竟然显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东西,虽然不清楚那是什么,但那东西却给他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

当离开附魔堂的时候,景辰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晶石制成的手环,这是附魔师的标志,当然,这个手环有些粗糙,这只是代表景辰还是初学者,连学徒都未达到。

突然,一阵战马奔跑声传来,几匹战马呼啸的从一家人身边飞奔而过,景天只是抬眼扫了一下,领头战马上一个血迹斑斑的背影吸引了景天的注意力。

“凌格?”景天皱着眉,大喊道。

听到景天的喊声,那战马上的身影明显一颤,勒住了战马,扭头瞧看,其他战马也纷纷停了下来。

由于急停,战马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才真正停下,那领头战马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和林霸拌嘴的凌格,只是此刻他还哪有一点大魔法师的风范,浑身都带着淡淡的血迹。

看到景天,凌格一激动竟然滚下马来,还好景天反应够快,伸手接住了凌格,“凌格,你这是怎么了?”景天看着被他接住的凌格问道,此刻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凌格受伤不轻。

“景天大哥,快……快……快……林霸……他……有……危险……”话还未说完,凌格竟然已经昏死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她走路有风在线阅读第7节

    迎面遇上关系一般的人时最为尴尬。若是熟悉的人,不正经地说声“哟!”或是一声不吭地蹭过去勾肩搭背就可以了。若是不认识的,大可直接无视,不会造成任何负担。然而,若是彼此之间认识但又确实不大熟悉,就好比以前班上的同学,那才是最为麻烦的。男的女的?要打招呼吗?怎么打招呼?对方的名字不大喊得出口,挥手又显得过

  • 逆风学院在线阅读第1节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屠戮岛掌门乌召松不幸陨落,原因不详。封魔台封印松动,众多妖魔逃窜,屠戮门代理掌门景无崖表示会全力追捕,将逃窜妖魔缉拿归案……”“下一则消息,海成西界人鱼族首领妙丹丹今日发布消息:宣布与玉山山断绝道侣关系,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且子女抚养权归属女方……”“据岭仙馆最新消息,玉山

  • 我在洪荒有块田第三章

    03scepeter4总部。「副长?室长已经失踪十天了,还不下达搜查指令吗?」「…………」脑中嗡嗡作痛,双手交叉抵住深皱的眉头,淡岛世理深深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室长。身为青服的下属围住办公桌,激动地按住桌角。「能够悄无声息掳走室长的家伙,肯定很危险,这种家伙身边多呆一秒都有生命危险。」

  • 超能学霸[重生]之重伤(7)

    齐刚吞下那一粒药丸之后,顿时全身的灵力骤然增加,和刚才灵力是天壤之别。“哈哈,赵长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齐刚狰狞的笑着说道。“是吗”,赵长风的眼神中露出凝重之色,随后笑笑。陈木也是赶紧是用系统探查齐刚现在的实力,’姓名:齐刚性别:男年龄:49根骨:4悟性:4运气:4神魂力量:3力量:1900防御

  • 青青苹果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不知道,他就是我的憎恶之源。讨厌他的一切讨厌他这个人,讨厌他的思想行为,都不是人,都他妈的讨厌极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一切都令人厌恶。憎恨。我讨厌他。要都讨厌就有多讨厌。为什么世界上有这样妨碍我的人。仅仅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就会遭到嘲讽,是我错了?我就不应该拥有笑容?呵。世界上的王八蛋。仅仅是从

  • 该死的青春第八章

    舒香浓额头只是在沈矜迟肩膀蜻蜓点水地放了一下,就缩回去,一面擦眼泪,一面不服输地补充一句:“不过就算要捆也应该我捆你!我是不会输的。”沈矜迟很莫名。“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舒香浓摇摇头,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会冒出这种奇怪的念头。大概因为沈矜迟强势的眼神,让她产生了错觉。想起了马戏团的驯兽员

  • 听风泠泠知风又起之赛红楼在线阅读第八节

    禾莞在沙发上如坐针毡,面上坦荡无畏,实际上心虚的很。全程她都没敢看苏温良一眼,一直在思考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离开才不算生硬。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求,派人来救她了,时以诺打来电话。禾莞那一瞬间就像是听到了希望之音,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拿着手机往书房跑。路过苏温良身边时,还不忘给他留一句话,“我去接个电话

  • 科学种田第5章在线阅读

    男孩儿睁着自己湛蓝的大眼睛,握着利刃的手已经松了些许,他低下自己的头,有些呆愣的看着被塞到自己怀里的一大盘鸡腿,这些鸡腿油泽泽的,是在天堂里没有的。而塞给他鸡腿的女孩子温温柔柔的,也是天堂里没有的。男孩儿有些呆愣,放空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坐在他旁边的初一只觉得男孩子张着自己的嘴巴发呆的样子都是

  • 红楼之荣华春景第8章在线阅读

    【15】真路痴·林绾绾被爱德从卫生间拎出来拖进了另一间房。然后爱德这时候才发现,这个小姑娘个子好小,她的头才到他胸口。而且她睫毛长长的,黑色的大眼睛布灵布灵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也小小的,像极了商店橱窗里的洋娃娃。于是在从高架上帮她把行李箱拿下来的时候,顺便给了她一个摸头杀。林绾绾:???她抬头,眼前

  • 人皇大道厉鬼

    握着竹竿的手很快就被汗水浸润。真的是有些失策了,早知道发现异样的时候就先开眼了。这下倒好,两眼一抹黑,根本就看不见那只鬼到底在哪,只能感受到一股森寒的气流在不停围绕着我打转。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一头狮子盯上,而这只狮子还在不停的围着你打转,伺机一口咬断你的喉咙。没有握竹竿的那只手悄悄伸进口袋里,如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