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我的余生都是你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9:02:49 作者:一分甜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的余生都是你
我的余生都是你
作者:一分甜来源:晋江文学城
付先生追妻记:公交车内………宋汐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她本想听歌,可头顶传来某人的声音:“小姐,这里有人坐吗?”“……没……”有宋汐没有两个字还没说完,某人就立马坐了过去……宋汐一脸纳闷的看着他,打趣道:“付总,你也来坐公交车?你不是说你讨厌公交车吗?”“公交车上有你啊…让公交车都变舒服了……”宋汐老脸一红,突然,路况颠簸,打断了她的奇思妙想。只见旁边人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车子很颠,快坐我腿上……”某人老脸更红………有些无语的说:“滚………”付齐远嬉皮笑脸的凑近宋汐:“滚哪里去?”宋汐错愕,下意

全场安静数秒,尴尬的气氛瞬间蔓延开。

舒白大脑“咔嚓”一下子放佛断电一般,怔怔地望着眼前抢她车的罪魁祸首。

第一个反应就是,原来绝世大混蛋可以长得这么好看,难怪让关一北那个对女人挑剔对男人更挑的家伙称赞说气派足。

但,就算长得再好看也不是他抢她车还施舍二十万现金的理由。

舒白本想用不满的眼神盯得对方发怵,完全不知自己反而像只羔羊暴露在郁景归的视野之中。

她身上不伦不类的薄衫搭配紧身吊带,热裤下双腿细白笔直,眼皮没有眼影装饰,也衬得双眸晶亮透彻,小巧鼻梁下的唇被轻咬着,力度可见其恼羞程度。

男人瞳眸深邃难测,将她此时模样收归眼底,神色始终无波无澜。

舒白还没同他一番理论,不经意地,发现桌上手机旁边居然有一根黑色的发圈。

等等,这不是她刚才在电梯被挤丢的发圈吗?!!

怎么会在他这里。

挤电梯时,她摇摇晃晃地容易跌倒,幸亏后背多一只手将她稳住身形,不知是谁的手,但舒白和那人摩擦之间,手里攥着的发圈不知不觉也被搞丢了。

她以为掉地上了,谁知兜兜转转到郁景归的手中。

一个发圈虽然不值钱,但这样贴身的私密物品被男人拿走,总让人心里不踏实。

舒白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小手指了指桌上的发圈:“这个是……”

听出她语气里的试探和不安,郁景归从容答道:“别人的。”

微顿,薄唇勾起似笑的弧度:“刚才在电梯扶了把姑娘,她就将发圈送我了。”

舒白:“……”

这人居然好意思说是送。

分明趁着混乱给顺走的。

从种种细节来看,他似乎没认出她就是电梯里的人,舒白于是切断认物的打算。

她不想把他们关系从“抢车冤家”,转变为“艳遇男女”。

“哎……”旁边凑热闹的关一北用牙签剔着牙里的提子果肉,打圆场道,“都是巧合,能看上同一款车,说明两人有缘分。”

舒白对这样的缘分无感,斜眼睨着自己的贴身发圈以及霸占自己爱车的男人,颜值再高也改变不了她对他不太好的初始印象。

在俊男靓女的人堆里他不算鹤立鸡群,顶多鹤立鹅群。

比起这种喜欢抢车的人,还是他身边的贵公子更招舒白欢心,起了勾搭的想法。

舒白拉过关一北,准备让他牵线搭桥。

还没开口,关一北了然于胸的模样:“我就知道你肯定能相中我这儿的帅哥,是景归吧,等着,我现在就给你两做介绍。”

“不。”舒白抬手制止,决然果断,“是他旁边的小哥哥,戴眼镜那个,看着特斯文,你给我介绍介绍。”

“行啊——”

“等等。”舒白轻咳,“我刚才因为生气,表现有些唐突,你介绍的时候能不能给我拉一波好感?”

“拉好感?”关一北跃跃欲试,“我就说你是我从小到大的兄弟,让他感觉到亲近。”

“不行,你那样说的话显得我很不淑女。”

“那咋说?”

“你可以给我塑造一个特别的身份,显得我与众不同,让人意想不到。”

“说你是我妈?”

“……”

这次,舒白的拳头没收好,扎扎实实扣在关一北肩头,捶得他装腔作势一顿哀叫。

【邻家妹妹】【知心姐姐】这样的身份不香吗,他非嘴欠说是他妈。

挨过小拳头的关一北还没老实,说是给她介绍小哥来纾解被戴绿帽的心,实际上喊她过来凑热闹的成分更大一些,并不想诚心给她介绍小哥。

舒白勾搭贵公子的心思在看见对方眼睛直勾勾伸到陪酒小姐姐胸口后,念头顿时打消,再问关一北,得知那个贵公子二十七八,半点想法都没得了。

毕竟,她最近的恋爱风向是小奶狗。

“你还是给我介绍年轻点的吧。”舒白说。

“小奶狗有什么好,一没房二没车三劈腿。”关一北不由得欷歔。

“但人家00后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00后。”

“1900?”

“……”

-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劈腿还是被抢车,包厢氛围再好,舒白嗨不起来,跟着某家练习生rap会之后,力不从心,找个借口去洗手间补妆了。

在温水龙头下把手仔仔细细洗干净,舒白又对着镜子整理头发,准备挽起时发现手腕一空,意识到发圈还在郁景归那儿,不由得暗声小骂一句,运气真背。

准备回去时,她看见过道被几个姑娘围堵。

几个年轻小姐姐染着五颜六色的发,穿着亮片闪闪的皮裤皮裙,晃得人眼花缭乱。

舒白本想错开她们,却听见女孩哀哭声。

原来五颜六色小姐姐在打人。

周围有路过的,没见搭把手。

看被打的女孩身上还是规矩的班服,估摸着是大学生,舒白素来讨厌校园一暴力,尤其是以多打少的暴力,心口浮现出不爽感。

她人不傻,不会自个儿闷头闷气地过去见义勇为,去之前拉几个服务生,有理有据地以治安为由把人给拉开。

“哟哟哟哟……”

拉开后,领头的紫毛女显然不服,一阵驴叫后,挑起浓黑眼线,嚣张不羁地瞪着舒白,“我搁这儿治表子,你算什么*东西多管闲事,”

从态度来看,能耐不小,不然也不会让服务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任她施一暴了。

然而来头在舒家千金这儿,不值一提。

准备以“社会你舒姐”姿态教育小孩时,却见那个被打的姑娘略显眼熟。

舒白盯着姑娘的脸看了两秒。

三秒。

五秒……

这特么不就是小奶狗的劈腿对象吗。

本以为自己看到这人会气得七窍流血,结果飘在舒白大脑里的只有一个信息:这妹子说的那家老爷爷酸辣粉真好吃。

酸辣粉这该死的甜美。

挨打的妹子也已认出舒白,弱弱道:“我……”

舒白叹息:“顾林呢?”

妹子眼泪汪汪:“我在这里赚生活费,没敢告诉他。”

妹子一哭,更显柔弱了。

果然男生更喜欢这种娇弱不做作的清纯妹子,最好是爱吃酸辣粉,穿白裙,常遭校园一暴力的软妹,此时再来个校霸少年拯救的话,那就又苏又带感了。

可惜没有。

在气势上,舒白并未输于她们,到底是常年混于社交圈的人,手无寸铁,也无队友,依然不慌不乱,慢悠悠道:“有事好好说,打架是要被学校处分的。”

五颜六色毛毛女们根本不屑听她那番说辞,其中一人直接把酸辣粉妹子揪起来,一个耳光扇过去,“我男人也是你能勾引的?”

于是一番乱战再次开始。

听说酸辣粉妹子又勾搭有对象的男人,舒白后悔了,忙往后退。

舒白退得慢了,不知被谁绊了一脚,踉跄地往墙上一碰,额头差点磕着墙灯,这一幕,刚好被出门抽烟的包括关一北在内的几个兄弟看见。

好兄弟被欺负,这哪能忍。

关一北去扶舒白的同时,一把将挡路的紫发女推开,没注意力度,也将紫发女推到墙上,她没舒白运气,她是实打实地撞上墙灯的铁托架。

“哎哟——”紫发女顿时痛叫。

这一声,把双方矛盾彻底拉大。

好男不和女斗,弟兄们过去只是拉架,但因场面混乱,容易给人造成打女人的错觉。

“你们居然敢打我。”紫发女捂着磕疼的额角,大声吆喝,“信不信我叫人来弄死你们。”

闻言,几个公子哥笑了。

他们那包厢,全是富家子弟,其中一个还是惹不起的祖宗,不知谁给她们的脸说出这样的话来。

紫发女说到做到,当即就一个电话把包厢里的人叫来,“干爹”地叫个不停。

干爹们肥头大耳,满身油腻,没有半点抗击力,但干爹带了强壮的保镖,不多不少,共有八个。

“就是他们欺负的我。”紫发女扭着细腰,嗔一句。

干爹脖子上挂着金项链,剃的是光头,三层下巴,长得又粗又肥,乍一看,气势确实让人畏惧,至少目前看来,几个公子哥都不是干爹和八个保镖的对手。

事出起因,其实是个误会,可惜此时没人去解释。

男人两大信仰:打迷糊的架,泡最野的妞。

气氛紧张之余,舒白却和关一北扯有的没的。

他非要给她买创口贴。

舒白不得不把人拉回来,指着自己只是被蹭破的额头,“根本没破,根本用买创口贴……”

关一北没听她的,嘟嘟哝哝地抛开,还是要给她买。

舒白略显无奈地站在原地,时不时摸摸自己的额头,感慨,她没受伤啊。

和紫发女比起来,她蹭破皮的额头真的不算什么。

紫发女因着受了小伤,正窝在干爹怀里嘤嘤嘤,干爹作势把紫发女往怀里一搂,务必要将自己的英雄救美作风贯彻到底,凶神恶煞对他们道:“小子,知道我是谁吗,敢惹我的人?”

几个公子哥没人搭话,此时此刻,没人会傻到和八个保镖硬刚,大家都是头脑灵活的小伙叽,叫保安和报警都行。

他们有人开始暗搓搓地摸手机了。

“谁欺负的你?”干爹问向自己的小宝贝,“干爹给你出气。”

紫发女把眼前的几个人扫视一番。

推她的人是关一北。

但关一北不在。

所以她抬手指着的人,是舒白:“是她。”

闻言,八个保镖立刻冲上前,团团把舒白围住。

如果之前被郁景归抢车,舒白还在犹豫,但这一次,她确定了,今天是她的倒霉日。

她已经沦落到被给别人当枪靶子的地步,既成全酸辣粉妹子的校园女主身份,又促成紫发女颇具黑色道义色彩的英雄救美情节。

不行,得自救。

“其实,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舒白吞吐道,打算解释她并非酸辣粉妹子的朋友,也并不想见义勇为,相反,她也是受害者。

救了小三,自己却沦为靶子,太特么惨了。

眼看着舒家千金即将卑微地解释以博取同情心——

包厢的门突然开了。

昏暗灯光下,郁景归身型高大挺拔,单手随意抄在裤袋里,嘴角斜咬着烟,指间把玩打火机,是去抽烟区的作势,然不想门口围聚这么多人,被挡路后,英眉微拧,俊脸浮现出不悦。

“郁少。”刚才没出声的公子哥叫一句,像是儿子见着爹似的。

他们怎么把这位大祖宗给忘记了——!

青年时期就属各地不敢随意提及名字且让混混们闻风丧胆的人,后被压迫继承家业意外横扫各大商圈才子成为黑马坐稳第一把手,因玩心太重去华尔街溜达一圈回国继续操起家业。

一个表面温润儒雅私底却能操纵血光的大佬。

大佬出现,如同满级满装备玩家降临初始副本,一个平A就能把小菜鸟秒掉。

自他出现后,在场的人都安静了。

“郁,郁少——”干爹秒怂,仓促地招呼,“您咋在这儿呢,还记得我不,我是金丰银行收贷的小王。”

金丰银行背靠谁家,众人心里有数。

没几秒,情形就变成“校园小霸王想要英雄救美结果发现校长大人就在身后”。

大佬出来后的第一目光,似有似无地落在小怂包舒白身上。

察觉到他视线里的探究,准备动手的保镖立刻从舒白身边撤离。

那位肥头大耳的干爹也心有领会,立马殷勤地问:“郁少,您认识这位小姐?”

郁景归不急不慌地抬手,拿开咬在唇间的香烟,漫不经心地吐出几个字——

“何止认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之第八章

    “叶少待会儿走后门吧。鉴于这次人比较多,我叫台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来接你们,可以么?”叶寒小助理小罗过来,跟叶寒耳语道。叶寒嗯哼一声,朝程希和温若颜招招手,“走吧。”程希看看温若颜,满脸不情愿,:“真的要去啊?”温若颜犹豫中。叶寒:“或许可以找人帮你们代抄作业。”程希瞬间瞪大眼睛,“我觉得可!很可!”

  • [综]砂之英雄在线阅读咒之端倪

    不到一个小时,本就不大的酒馆已经被兄弟二人翻了个底朝天。巴特的私人房间,地窖里的酒桶,每张桌子椅子的底面,甚至每一面墙都被敲打了几遍,以确定是否有暗格。但仍然什么都没有。“喂,那个货架后面找过了吗?”“找过了,早就翻完了!你那里呢?”“别说了,连根毛都没有。”阿维莱斯擦擦头上的汗,甩了甩手:“怕是找

  • [综]退休救世主的破产日常之豆腐西施

    严世蕃好像嫁女儿的老父亲一样慈祥地拍了拍冬阳的手,随机转身离去,严风捡起剑跟在身后。严世蕃:“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吧?”严风:“回公子,就在两月之后。”严世蕃:“好,派人跟着冬儿,护她周全。另外严风,传我命令下去,从今天起,不准任何人用剑直着冬儿,包括我自己。”冬阳还站在屋内,世人皆说严世蕃风流无度,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第七章在线阅读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漫威华强北之第五章 不速客至 廉贞剑归 下

    “怀钧,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自从怀上她起,你就一直在考虑。现在都足月了哦。”虞怀玉依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那怀抱婴儿悠然踱步的颀长背影。被唤作“怀钧”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夕阳余晖撒满了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阳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那对清澈的琥珀双瞳。他沉思半晌,轻轻坐回娇妻身旁,意味深长道:“要不等我回来

  • 时意之第二章------死亡(6)

    “十个尊者?”张镜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打!”“哈哈哈,放弃吧,臣服于东瀛帝国,我可以饶你不死!”东瀛人狂笑到,“别告诉我你们中有人能打出尊者的全力一击!”“事实上,还真可以”张镜说,“龙哥呢?它应该装填好龙息了吧,让它试试。”“劳资早就把它毒翻了”东瀛人狂笑着说。“那多日兄呢,让他抗伤害,其他人打柱

  • 都市魔皇之修为

    说着,杰克抬起了头。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那支雪茄没有湮没于烟灰缸中的话,或者,他还能夹在食中二指间,故作深沉。可是没有了烟雾缭绕,他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呆滞了。“如果猪都可以飞的话,那天空还是蓝色的吗?”四方脸的中年男子哑然失笑。面馆外的天空忽然又阴沉了一些。天空中一抹浮云掠过,不知

  • 柔弱可欺第六章在线阅读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哦...大...大人,尊贵的大人!”听着兰肯伯爵结结巴巴的话语,负责来带走祭品的吸血鬼不耐发地啧了一声,“老家伙可真聒噪,就是他吧?”话音刚落吸血鬼就粗暴扯过埃尔维斯的手臂,把他拉至面前打量,用仿佛看着牲畜般

  • 将军谋之译宛情深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之悲伤的过去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可能成为孤儿。或许是亲人早逝,或许是被父母所遗弃,又或者被贩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零余子便生活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母亲没有一天不是在争吵的。家里的钱并不多,父亲却是个非常好赌的人。平常的时候,一天基本只能吃得上一顿饭。有时候母亲外出采药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