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身体中的她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1 17:57:11 作者:碌碌无为一刁民 来源:纵横中文网
身体中的她
身体中的她
作者:碌碌无为一刁民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身体中拥有两个人,他与她的故事

气鼓鼓的南卉甄,又一个电话打了过去,那边的崔胜贤,也正是费解的时候,他拿着手机,可了劲儿的回想,到底会是谁给他打的这个电话。他的亲友们不可能,电话都存了的,会显示名字的,工作上的事情应该不会打这个电话,到底是谁呢?他正想再挂一次,忽的一激灵,一下想起了自己昨天似乎把号码给了南卉甄,会是她吗?这样想着,他终于在电话将要自动挂断前,接了起来,对着话筒问道:“哟不塞哟,请问找谁?”

当崔胜贤低沉的声线顺着话筒穿到南卉甄的耳朵里以后,南卉甄有那么一个瞬间,是觉得有些不大真实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话筒冰冷的温度,让一向待她亲和的崔胜贤,在电话里听起来这么的疏离。她微微愣了愣,等到那边的人又重复了一遍问题,才回道:“胜贤哥,我是卉甄。”那边的人笑了笑,声音也因此多了些温度:“啊,是卉甄啊,你买手机了?”熟悉的笑语,令南卉甄微微松了口气。

本来跟弟弟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崔胜贤,余光瞄了瞄身边那几个囧货,和他们那个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着的眼神,果断起身,一边跟南卉甄讲着电话,一边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回手把门一关,拒绝给那几个熊孩子八卦的机会。沙发上的几人眼巴巴看着崔胜贤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心里那叫一个抓耳挠腮啊。权志龙用手肘捣捣身旁的东永裴,问道:“永裴啊,你说胜贤哥到底跟谁讲电话呢?男的女的啊?”

太阳君还没来得及开口,胜利凑上来接口道:“我猜是女的,我刚刚离得近,隐约听到了。”权志龙立马来了兴致,忙说:“是么?是女声么?哇,大发。”也不怪他们这么惊讶,自崔胜贤几个月前跟女友分手之后【注1】,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崔胜贤,跟除家人以外的其他女性通话了,别说女性了,这哥们跟男性也不怎么通话。

大成和太阳虽也有些好奇,但是人家俩人好歹比较厚道,没有跟着权志龙和李胜贤这两货兴奋,太阳开口阻止道:“好啦,志龙啊,胜利啊,别闹了,你们别把胜贤哥的好事给搅了。胜贤哥愿意告诉我们的时候,自然会说的,志龙啊,你刚开始追雅静时不也是瞒着人家胜贤哥的么,所以这次你就别添乱了。”

权志龙对于东永裴的话,还是比较听的,所以只好撇撇嘴,回房跟沈雅静通话去了,╭(╯^╰)╮可不是只有胜贤哥有人通话,他也有!至于没有女性可以在此时通话的其他三个人,哎,他们还是继续吃零食看电视好啦~~~当然,几人心里到底又是怎样的惦记着要找个女友,就不清楚了。

等到了房间里,关好了门,崔胜贤又问着电话那头的南卉甄道:“卉甄啊,你以后就是都用这个电话号码了吗?是的话,我就把你的电话存着了,这样下次你打来我就知道了。”南卉甄一听这个就想起了自己被挂了两次电话,略带不满地说:“胜贤哥,你挂了我两次电话。”崔胜贤从女孩的话语里听出了淡淡的不满,嘿嘿笑了两声,讨好地说:“哎哟,哥这不是忙懵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么,我保证以后绝对不随便挂你电话了好吧。”

南卉甄这才表示满意的嗯了一声,说:“那就说定了。”崔胜贤也笑道:“好,说定了。”听到保证的南卉甄,才放下这个问题,问起了其他的事:“胜贤哥,你最近很忙?”崔胜贤说:“嗯,有些忙,再隔一个多月又要发行mini二辑了,最近也要忙着檀国大学的入学考试呢。【注2】”虽然南卉甄并不清楚崔胜贤说的这些事情到底需要付出多少努力,但是她知道这不是轻松的事情,于是她为自己的朋友感到了心疼,不由自主放轻声音问道:“胜贤哥,累吗?”

轻轻的一句问话,却极大地抚慰了崔胜贤近来疲惫的心。这些时日以来,崔胜贤其实过得并不好。且不提前几个月才跟相恋不短的女友分了手,还不待他喘口气,接踵而至的mini一辑录制宣传,期间又是《我是老师》的拍摄【注3】,忙的可谓不可开交。白日里,繁忙的工作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维,可是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当他一个人坐在暗暗的房间里,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边发呆,一边独自小酌时,孤独便像跗骨之蛆一样缠上了他。

有时候半醉半醒,又忍不住打了她的电话,可是电话里的她,却很少再说什么,就好像是个哑巴一样,任由崔胜贤借着酒意追问良多,却从来不置一词。他常常在想,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是自己太青涩,还是她太缺乏安全感?为何她就不能多信任自己一点点,信任自己即使是成为了明星,也不会就这样离她而去呢?他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才会忍痛主动提出分手,他知道其实她也舍不得,但是他还是觉得很难过。

天蝎座的人啊,似乎大多都是如此,动情不易,忘情更难,就像他在《装作无所谓》那首歌里写的那样:毁灭的自尊心有什么好重要的,只想要奔向你的身边……可悲的是,她已经不再要他了,她剪掉了手里的风筝线,想要放自己自由,可是没有了这条风筝线牵绊着,崔胜贤不知道自己的心还能够回归到哪里去。

崔胜贤怔怔的想着,直到南卉甄奇怪他为何沉默这么久,又问道:“胜贤哥,你听到了吗?”崔胜贤方才回过神来,笑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失神,回答道:“嗯,听到了。谢谢卉甄的关心,我还好,能行的。”南卉甄敏感的感觉到了崔胜贤的言不副实,她有些疑惑,为什么胜贤哥要说谎呢,她说:“可是,你明明很累的。为什么累也要说不累呢?”南卉甄的世界里,从来就是这么直来直往,她弄不懂为什么要遮掩,也从不花心思遮掩。

可是崔胜贤不同于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南卉甄,他终究是个好强的天蝎座,又是个男人,既然是男人,总会有那么多死撑的时候。所以南卉甄的问题,他张了几次口,都没能回答的出来,只是发出些窘迫的音节词,并无任何实际的意义,南卉甄却也不催,就那么静静等着他的答案。在这个瞬间,崔胜贤终于不再假装无所谓,不再假装自己不在乎,也许是南卉甄的声音太像包容万物的水,让他觉得似乎可以将压在心口的那些事都说出来。

他说:“是啊,卉甄,哥刚刚说谎了,其实哥觉得很累,不仅是工作上的事情,还因为我的ex-girlfriend。我跟她在一起好些年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是真的曾经觉得,她就跟我的生命一样重要。我跟她有很多快乐的回忆,可是我们却没有办法再走下去了。”

南卉甄问道:“为什么不能再走下去呢?”崔胜贤的声音,已经微微带了点湿音,他说:“因为我没有给到她足够的安全感,她没有信心陪我走下去了,也因为她不愿意妨碍我的前程,所以不能再走下去了。卉甄啊,我觉得愧对她,因为我没有保护好她,但也有些恨她,恨她这么轻易就离我而去。我舍不得,但是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南卉甄并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但是南卉甄,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件事情——珍惜你拥有的,不要执著于你缺失的。几乎从她刚刚懂事,她的父母就常常教导南卉甄,这个世界的事情,很多时候都是由不得人的,虽有种说法叫做人定胜天,但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只能叹一句:求而不得,奈何奈何。

南卉甄轻声说道:“哥有没有告诉过她,有多爱她呢?”崔胜贤说:“没有,我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天蝎座的爱啊,沉默的令人害怕,明明内里已经情根深种,却从不吐露一句,让人一不小心,就会错过那些从眼里流泻而出的缱绻深情。南卉甄说道:“我很喜欢一套画册,里面有一句话说:‘人们常常用自己觉得对的方式去爱对方,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爱,伤害了对方,也伤害了自己。’【注4】也许那位姐姐,只是因为用了她以为对的方式,来爱你。”

认识这么久以来,女孩似乎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她不待崔胜贤回答,就继续说道:“那里面还有一句话,说的是:‘守着不能回去的过去,不如相忘于江湖,自由自在。’胜贤哥,如果回不去的话,不如试着放下吧,把她放到心里一个角落里,然后继续勇敢的生活。我妈妈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真的不能活,只知道固执于过去的人,是个大笨蛋。”

明明是这样引人思考的话语,但被南卉甄这样认真地一说,崔胜贤不知怎么,一下就在脑子里想象着南卉甄,正严肃着那张巴掌大的娃娃脸,清秀的脸上满满都是真挚,说不出的违和,于是他突然就笑了。南卉甄听到他的笑声,还很不解:“胜贤哥,为什么笑?”崔胜贤忍笑道:“没有啦,觉得我们卉甄说的很有道理,特别有道理,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

女孩于是笑弯了眼,高兴地道:“真的?那真好!”你看这个孩子多么单纯,这么轻易,就为了他的欢喜而欢喜,就像张干净的白纸,又像个剔透的晶体,看着就心生向往。崔胜贤心情,顿时就好了很多,不仅是因为将压在心上这么久的事情倾诉出来了,更因为他觉得有这样一个朋友,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笑道:“今天谢谢我们卉甄听我唠叨了,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了,我请你吃好吃的吧?”一说到好吃的,南卉甄立马来劲,差点在脑袋上具象化出两只立起来的耳朵,急忙追问道:“什么好吃的?什么时候?”崔胜贤故作神秘,说:“这个嘛,先保个密,等到时候我带你去的时候就知道了。”南卉甄好奇心没有被满足到,还是追问:“是甜食?ice-cream?还是蛋糕?”

崔胜贤嘿嘿笑着,就是不说正确答案:“到时候就知道了,别问了哈,乖~~”女孩略带不满嘟了嘴,但还是乖乖地没有追问了,说:“好吧,那你一定要请我吃哦,要是胜贤哥说谎的话,就要变小狗。”崔胜贤被女孩的孩子气逗笑,道:“好,别说小狗了,要是我说谎,就是要我变家虎都行。”权少年的房间里,权家虎趴在权少年膝上,大大打了个喷嚏,弄得正跟自家女人煲电话粥的权志龙,被这声喷嚏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手里的手机甩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我的右眼看到鬼第一章

    “喂,就是那个教室,里面全都是傀儡人偶!”“真的有这个专业啊?”“有啊,说是隔了好多年才重新开始招生,否则后继无人了呢!”学校的走廊里,几个女生正交头接耳地议论着这次新学期突然出现的新专业。那些好奇心旺盛的学生们,总会故意路过此处,往那间特殊的教室里眺望着。透过那扇锁着的大门上仅有的两块小玻璃,侧过

  • 直播!这只鹦鹉秀到爆第4章在线阅读

    “啊啦啦,竟然是雄英的录取通知书吗?”藤咲抚子扶着脸,笑道:“能去雄英固然很好,不过你哥哥——”藤咲抚子止声,用眼神交流。你哥哥迹部大爷,肯定不会让你去雄英吧?雄英最出名的就是英雄科,每年从这里毕业的知名英雄数不胜数。更何况,现在的NO.1欧尔麦特也是在这里毕业的。不过照迹部景吾这个妹控,知道雄英录

  • 玄幻:我成了灵虚洞天大长老退出

    婷宜带着夏暖来到从前经常玩的书吧,小时候夏暖喜欢安静经常来这里,婷宜也经常来这里偷懒。以前不想练武的时候经常跑来找夏暖,明上是说来找夏暖复习,其实是来看漫画书。像从前一样,婷宜拉着夏暖靠着榻榻米的懒人沙发上,拿着本漫画书,翘起二郎腿,毫无外人说的女神形象。“渣渣,如果被记者看见你这个样子,你的女神形

  • 阴阳道事在线阅读第四章

    系统消息:链接完成,恭喜您获得物品——七神器*迅风星光。《第二人生》中存在着七把绝对力量象征的武器,并称为七神器,运营商虽然声明七神器会在游戏中自行与匹配的人达成契约,却并没有声明匹配条件是什么,游戏运营一个月来,几个亿的庞大用户群中没有任何一人获得神器,当大家以为这只是运营商为了提高销售量手段的一

  • [真相同人]清风过之托尔到来

    穆斯贝尔海姆的温度依旧在上升,大地一片橘红,地表下的岩浆仿佛随时能喷涌而出。苏尔特尔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大、大人……”黛丝特妮脚下一个不稳跌倒在地,身体微微颤抖着。她从没见苏尔特尔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不止是黛丝特妮,穆斯贝尔海姆几乎所有的生物都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充斥着身体。“吼

  • (综影视)愿望清单之暗杀迷踪

    刘宝玉慵懒的躺在青砖檐屋顶上,天已渐渐的暗沉下来,天空泛起了点点星光。街道两边的灯笼逐渐的亮起,各个小摊的店主又开始忙活了起来,即使是晚上,这徐州城的风光依旧是那么美丽。刘宝玉希望就这样吹着风,看着星空,无忧无虑的躺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咻…”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划破了这片寂静的美好,刘宝玉猛

  • 冷少来袭:老婆,太撩人在线阅读这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当莉莉安娜出城寻找白天河的时候,此刻的白天河抵达了三百公里以外的城市——萝北之城。萝北之城,最靠近的高森堡的城市,而现在萝北之城处在战斗动员中。讨伐莉莉安娜的队伍就是从这里的出发的。而那三个被白天河干掉的人正式这次讨伐队中实力不错的领队之一。本来一开始的安排并非讨伐,那三人也只是过去探路和侦查而已,

  • 大唐:从爬出坟墓开始之觉醒

    跑了一段时间,卡尔发现后面吊着那家伙终于没身影了,躲起来偷偷地听了一阵,确实没了动静,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然后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亏得自己还自信满满地准备大杀特杀,结果到了关键时刻竟然当了逃兵。卡尔脑子里不断交织着自责和愤怒,狠狠一拳打在树上,震得树叶哗哗直响,随即拿起大剑狂乱的挥舞起来,带起

  • 进击的郑氏夫妇BTS在线阅读第八节

    比赛的结果毫无意外,当然是源赖光赢了。无关于她是从者的身份,两个人在战斗过程中源赖光一直都有很好的掌控自己的能力,将自身压制在和炼狱杏寿郎差不多的水平上。炼狱杏寿郎会输,理由其实和立香说的差不多。他太年轻了。二十岁上下的成年男性,对比源赖光来说太年轻了。先不论她成为英灵之后的悠久岁月,即便是在她生前

  • 冥戒人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陈思清听了那句“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倒吸了一口凉气。又定睛看了看车里的人,嘿,这不正式上午在自己店里买了一束花、有些龟毛事多的自己的救命恩人吗?这是该说一句“冤家路窄”呢?还是该说一句“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呢?陈思清看了看周围,然后指着自己,犹疑的问道:“你这是…在和我说话?”“不然呢?难不成我在同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