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坏人要长命[末世]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6/11 19:13:23 作者:又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坏人要长命[末世]
坏人要长命[末世]
作者:又右来源:晋江文学城
20XX年8月1日00:00分蓝星文明全线崩溃,高等文明根据星际条例无偿对蓝星展开救援,在此期间,由八级文明向蓝星投放超能主脑,以游戏形式对蓝星人类进行生存辅助。仅此一次的文明救援机会,人类是否能把握住?且看在逃犯女主和丢失大部分数据的系统心残志坚,携手拯救蓝星——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一句话简介:总被人感激但毫无自觉且自认是个坏人将来要下地狱的半颓不废女青年&废到除了陪聊啥用没有却坚称自己是主神的傻白甜系统:谁也不能阻止我们好好活着走上人(统)生巅峰。——————小天使们

赵筠用力甩开徐耀的手,一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都说了我不是阿竹了,你非不信。如今你看也看过了,该滚了吧!”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将过错全推到徐赋身上,毕竟长安一直都在车辕上坐着,里边对话可能听不清,但发生了什么还是一目了然的。

比起赵筠的说辞,徐耀强行闯入大嫂车架欲行不轨其实更符合他的言行。但她也不可能真狠下心全让徐耀背锅,平西侯本就对他不喜,若是真闹大了,只怕他的日子会更难过。

赵筠辩解之后便抬眼偷看徐赋的脸色,好在他看起来并不怎么生气。想来也是,这光天化日之下,就算是他二人有什么私情,也不会傻到大白天的在下人眼皮子底下做什么。

徐赋只淡淡看了赵筠一眼便将视线扫向徐耀,“怎么回事?”

徐耀脸色难得浮上羞惭之色,他素来随心所欲惯了,想做什么便做了,从不考虑后果。这会被撞破了才想到他此番乃是在明晃晃的打徐赋的脸。

虽然父亲的偏心让他嫉恨,可其实这个哥哥从来没与他争过。心里有了愧疚,便不再强倔着,直接顺着赵筠递的话配合道:

“大嫂说的不错,我昨日回去后到底还是存了疑心,今日便想再仔细看看。是我思虑不周,唐突了大嫂。但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还请大哥不要怪罪大嫂。”

徐赋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是我弟弟,有什么要求大可直接跟我提。这般偷偷摸摸的,若是不慎被人撞见了,你大嫂的名声还要不要?”

一番话说得素来趾高气昂的徐耀低了头,徐赋看弟弟难得乖巧,便不再理会。又望向墙角蹲的赵筠,眼神温柔无比:

“若是篱儿我便更放心了,我相信她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

哎呀呀,徐大姐夫可真是暖,只可惜他料想错了。原女主赵篱虽然深爱徐赋,可为了方便完成任务,还是找了几个情人的。说起来赵篱也是奇怪,同最爱的男人紧守底线,却与别的男人逾越雷池。穿越大佬的操作就是如此的清新脱俗,她等萌新实在get不到啊。

总之因为徐姐夫的厚道,这场尴尬能化解就最好不过了。赵筠放下心来,眼神直逼徐耀:事情都解决了,你还不走是想闹哪样?

徐耀认命的攀上车框,行行行,他讨嫌,他走还不行吗。

可刚到门边便被徐赋一脚踹了回来,徐耀毫无防备的挨了一下,直捂着肚子仰面倒回地毯上,他不可思议的望向徐赋。这便是他口中说的好兄弟?信任的保鲜期只能持续一刻钟吗,还是徐赋本就是故意骗他卸下防备好痛扁他?

徐赋一脚将徐耀踢回车内,又赶紧放下车帘。

下一刻,车外便传来娇滴滴的一声:“徐大公子,好久不见。”

赵筠凑到车帘缝隙往外望去,只见一个华衣美服的年轻女子正缠着徐赋撒娇。

美人在旁,笑靥如花,可徐赋却一脸抗拒,甚至在美人说得情动靠近之时,还驾马退了一步。

见徐赋躲闪,美人脸上颇为不快。因着他这一退,赵筠所处的车架便露了出来。

女子眯眼看向车架,眼神不善:“车里坐的是赵篱?”

说着便要上前去掀车帘看看究竟,徐赋无法只能上前挡住,拱手无奈道:“回六公主,车内正是我的夫人。她今日身体不适,不易见风,还请公主谅解。”

六公主,难道是宋永贞?赵筠精神一振,细细打量疑是原书女配的女子。却见那女子身量纤细,仿若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想来确是原书中形容为弱柳扶风的女配不错了。

既然叫女配,那自然便是女主的情敌啦。原书里赵篱与宋永贞数次交锋,勉强算是半斤八两。两人都是皇后一派的,赵篱为了徐赋不愿再往宫里递送消息,因此在皇后处便低了宋永贞一头。

可徐赋作为忠犬挂的男主,自是无条件的维护赵篱,这又让宋永贞记恨不已。于是两人你来我往,暗战不休。今日宋永贞在皇后面前上眼药,明日赵篱就当着宋永贞的面秀恩爱,渐渐的衍变成见面就掐,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如今不巧撞上了,宋永贞少不得是要与她找些麻烦的。不对,今儿找都不用找了,现成的麻烦不正在这摆着么?赵筠一记眼神杀狠狠瞪过去,都是这货的锅!

徐耀好不容易爬起来,转眼又被赵筠凶了,可他知道祸事是自己惹的,也不敢顶嘴,只得委屈巴巴的蹲在墙角。他哪知道宋永贞这疯婆子今日会撞上来。徐赋也真是的,下手也太重了,难保不是公报私仇!

宋永贞听到徐赋的话,更是肆无忌惮的伸手去够车帘。既是不能吹风那便更要这么做了,最好能让她一病不起一命呜呼。

徐赋赶紧拦住她,加重语气道:“在下说了夫人有恙,还请公主不要为难。”

被徐赋一凶,宋永贞气得眼都红了,一边上前一边恨恨道:“你还是这般护着她!你知不知道,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徐赋再退,一脸不悦道:“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公主自便,徐赋眼下还有事,便不作陪了。”

宋永贞跺跺脚:“我一个人不回去。”

徐赋抬眼往车边一望,在赵筠的随侍中指了个眼熟的,道:“绿荷,你送公主回去。”

宋永贞见徐赋根本不接自己的话,顿时又气得上前去掀车帘:“赵篱,你躲在里边看笑话是不是,你给我出来!”

徐赋正要去拦,车帘却被从里掀开了一角,赵筠探出头来,有气无力的道:“夫君,外边何事这般吵嚷?”

徐赋惊诧回望,他百般阻拦,便是为了避免外人看到他们叔嫂同车。怎么她却反倒大咧咧的自个揭开了?细细看去,却见赵筠半开着车帘,头肩探出车外,竟是牢牢的挡住了外面的视线。再加上车身轻微的摇晃,他便立时猜出了原由。

赵篱终于现身,确是态生两靥,满额是汗,面上苍白不已,看上去确如徐赋所说的身体不适,宋永贞顿时幸灾乐祸道:“这才几日不见,你便三分像人,七分似鬼了,怕是快要不成了吧。”

赵筠虚弱的擦擦额汗,气喘吁吁的道:“生死由命,若真是我的劫数我也只能接受。只是我夫君不许我这么说,非说我若是这么去了,他便也随我而去。此生没我,他活着也无甚趣味。我也无法,少不得要好好活着,长命百岁,才不辜负我夫君的深情厚爱。”

起先听到赵筠说话那般丧气,宋永贞还洋洋得意,可听到后来渐渐觉得不对劲了。感情绕了这一大圈,她还是在变着法儿的秀恩爱!

宋永贞额角青筋直跳,立时便要跳过去用指甲挠花她的脸!自然是被徐赋给牢牢拦住了。

赵筠似受到了惊吓,拍拍胸脯惊道:“夫君,公主这是怎么了,我好怕怕呀!”

宋永贞更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死女人不仅一如既往的讨厌,还越发的矫情做作了,怎能不让她火冒三丈!

徐赋一边死死的拦住暴走的宋永贞,一边暗暗好笑。他这个妻子啊,还真是。。妙极!

赵筠一边做作的低头抹泪,一边用余光瞪向另一边车窗旁的徐耀。宋永贞对上赵篱,那是绝对的不死不休,闯进车内是迟早的事。她好不容易故意拉仇恨吸引了宋永贞的注意,那家伙却还在那磨磨蹭蹭,简直是讨打!

徐耀抹抹额上的汗,腹诽不已。哪有她说的那么简单,他长手长腿的,还要小心动作不让车架剧烈摇晃,他容易么他?就知道催!徐耀艰难将一只腿挪出窗外,正要将另一只脚也伸出去,却听到窗外一声惊叫:

“徐二公子,您可千万别摔了!”

眼看着跳出窗外是来不及了,说时迟那时快,徐耀迅速的收回探出窗外的那只脚,屁股一歪又坐回了车座上。

车里有鬼!宋永贞一意识到这点,赶紧趁着旁人没反应过来,一把将车帘撕了下来。看到狭小的车壁内挤着的一男一女,宋永贞凑到窗前大笑道:“总算被我抓到了吧,你们这对奸夫□□!”

徐赋眼神淡漠的扫了一眼车外惊叫的绿荷,随即又望向宋永贞:“公主说话请小心些,别污了我妻子和弟弟的清白。”

绿荷被徐赋的眼神看得心惊胆战,没错,她是故意在公主面前揭发这件事的。可这也怪不得她,还不是赵筠自个不检点才惹出的祸事,对,都是赵筠的错,与她无关!

宋永贞跺跺脚,恨道:“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护着她!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显然是在做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什么孤男寡女,前面长安这么大一活人你看不到,是眼瘸吗?”

徐耀用力一脚踢向窗棱,力道大得直将宋永贞从窗棱上震了下去,被眼疾手快得侍卫一把扶住没摔倒。

宋永贞大怒,指着徐耀尖叫道:“徐耀,你敢这样对我,我要让父王砍你的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星会在线阅读第5章

    刘指已经快欢喜疯了,简直就跟原本打算去地里刨土豆,结果不小心挖出一根人参来一样!他又让栾玉做了些武行使用频率最高的前空翻、后空翻、侧翻、劈叉、下腰什么的,栾玉都一一做了,还赠送一个空手连环翻,又打了两下入门拳。“行啊你,”刘指刚要习惯性的擂她的肩膀,手都伸出来了才突然想起来这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还是

  • 龙纵时空之独坐高楼见烦愁(7)

    如此过了几日,又到了门主考校无敌武功的日子,无敌早早起了床,净面束发,吃过东西后,又用了好几杯香茶漱了口,才来到门主平日里打坐的屋子,依旧如往常一样,先是打了一遍拳,又将耳目之法试演一遍,无敌便收了气息,站在叶门主面前准备听她训话。叶门主却是没有说什么,只让他将那‘大周天真宇星辰法’用到极致,好好演

  • 天生我柴必有用之钱钱钱(3)

    经脉断裂的效果不会立刻显现,此时的江放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他咬咬牙望着林阳冰寒的脸色,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要是再威胁一句,谁知道这个疯子还会做出什么来?在江放的心里,林阳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所以当林阳大踏步走过来的时候,江放吓得腿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你,你别过来……”江放声音颤抖,不住

  • 我是偷儿在线阅读第8章

    子阳他们4个没走多远就,在路上,被黄毛他们几个给围住。“哼,打完人你们就想跑,看你往哪跑。”黄毛上来就叫嚣到。“就他们几个,好么,黄毛你还真是的,让你去看看,还就让他们给揍了。”不等子阳他们说话,其中就有一个人说。“耀哥,你是不知道,我刚进去就看见他们几个在那里装逼。就说了他们几句,没想到tmd还真

  • [偶然发现的一天]今天开始当女主之敏感

    周顾见林幕不再出声,他就闭上眼睛,酝酿着睡意。“哎!你抱就抱啊,乱摸什么?”周顾一把捉住他乱摸的手,刚压下去的燥意又有推倒重来的趋势,他觉得自己从头到脚开始有点烧,一股焦躁慢慢袭上心头。“哎,你那么激动干嘛,你怎么这么瘦?身上没有几两肉啊。”林幕说着挣脱了周顾的手,在他腰窝处轻轻捏了一把,啧,好滑好

  • 11区日常[综]第三章

    1.我那显而易见的喜怒哀乐。2.要偶尔去闹市你会变得开心3.为她写本日记放在心底轻轻喜欢至于她走进我眼里钻进我心里我都始料不及那只是一个往常的清晨可我遇到了我心爱的姑娘4.才刚刚开始不能悲观5.从今以后大胆一点自信一点独立一点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坚持下去不要太在意四周的目光反正谁也不认识谁

  • 三国之破乱世在线阅读第2章

    匆匆过来匆匆过去,轮回的周诚如今已是十五岁的青年了,这一世中,他居然也是叫周诚。周诚,十五岁,父母身份都不简单,父为周族族长,母为李家族长之女。而他,从小天资聪颖,被称为小怪物一样的存在,当然他还是有着那段和轮回绑定的记忆。这一日,周诚在花园打瞌睡,迷迷糊糊听到了耳边有什么声音想起。检测宿主!宿主:

  • 三国霸业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鬼师,江山阴阳师,从来不会成为人类的主宰,妄想用野心征服世界的“勇者”,总有另一把剑在背后蓄势以待。——桔梗在察觉了日本妖怪重新恢复的频繁活动之后,桔梗已经没有办法坐视不理了。不管起因是如何,这样活跃的氛围总是最不容易掌控的,尤其是在如今,阴阳师和巫女都已经衰弱的时代。只是桔梗不明白联系了花开

  • 三国之将才系统在线阅读第二条路

    卧牛山高约三百余丈,远远望去,如同一只大水牛斜卧在大地上。初时山势并不陡峭,但最高处正如牛的犄角,异常险峻,须得小心翼翼方可无忧,三百余丈的高度,普通村民爬上去最少也得要一个时辰。韩石现在爬山的速度极快,两百息左右,已经来到山顶,脸色如常,呼吸平稳悠长,体力明显比之三个月前又有所提高。夜色朦胧,在月

  • 坏人第5章在线阅读

    在白真回青丘狐狸洞向狐帝、狐后禀告时,太一也来到了太阳上。四海八荒的太阳和洪荒的太阳星上并无不同,满目荒凉,只有一棵树伫立在红色的土壤上。太一走上前抚摸这棵与洪荒太阳星上扶桑木一模一样的树,心有所感,当即阖上双眼。原来这棵树也叫扶桑木,也曾有一只三足金乌在这里孕育,可是后来四海八荒出现大灾,四极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