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魔道之复仇女神三公主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9:00:31 作者:笑临东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魔道之复仇女神三公主
重生魔道之复仇女神三公主
作者:笑临东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十七章开始正经剧情)温晴,冰山一枚。洛晴央,温柔可爱。薇舞仙,妖娆邪魅。她们,要复仇!十三年前的一段孽缘,把三位公主推向了死亡的边缘。一位神秘男子仗义相助,给她们以复仇的机会。可某位女子却将她们推向更深的深渊。我会复仇成功吗?她们总在这么问自己。会的,一定会的!她们总在这么鼓励自己。且看一代天骄,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Ps:本文就是写着玩的,不想看不要看,免得辣自己的眼睛。4.羡情(仙晴)忘娇(湾姣)晓箐(萧青)结局,雷这几对的慎入。5.小学三年级学生的文笔,不弃坑(但可能锁文)。后期剧情

“白默塔事务所……就是这里吗?”

林洛抬头,盯着玻璃窗上的剪字牌,显得很粗犷也很随意,

倒也简单明了。

在来之前,她还以为这个在西域小有名声的白默塔,会挂出那种像麦当劳或者百事可乐一样大的招牌,再不然也会似时下流行的花哨招牌,把所有的颜色都往上面泼。

是谁说的,这是个只凭外表的世界,那么这个事务所的作风就是简明扼要了吧。

“就是这里,雷木先生已经在里面等我们了。”在旁边的林渥开口说道。

因为绝不允许让林洛一个人跑到西域这种地方,所以对于林渥他坚持也要一起过来的事,林洛也没反对。

反正和这个有着强烈保护欲望的哥哥说也是说不通,还是别费口舌了。

倒是对于这个白默塔,林洛在心里有些好奇。

早就知道西域的A大街,是有名的犯罪区,能把事务所安在这种地方的人,可见它本身就是要有过人的胆识。

这个白默塔的负责人,他要么就是蠢的对安全没有概念,要么就是根本不在乎这种所谓的危险。

他会是属于哪种的呢?

林洛敲开了门。

真的,她林洛做了各种想法,甚至有一种想法是认为白默塔的负责人也许是一个秃顶的老头,

反正,反正绝对不是她眼前所看了的那个人,

绝对不是。

在看到里面坐着的人,也就是雷木之后,林洛立刻就愣在了当地。

感觉脑海里嗡——的一声,然后那天晚上的事,它们像放影片似的,快速的在大脑里面回放了起来!

是他!

那个在地铁站对她无礼的家伙!

他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他就是白默塔的负责人?

而此刻,雷木的表情也不会比她好看到哪里去。

林洛这个名字其实挺平凡,一度他还以为只是得重名而已。

现在可以确定自己只是在一厢情愿。

就是那个女生,

长得很像羽远季的女人!

这世界就是这么小!!

两个人的心中皆是响起了这一句话。

几乎是用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沉默而有些尴尬。

林渥奇怪不已,再看看两人半天不说话,先忍不住了:“林洛,雷木先生,你们都怎么了?”

林渥的出声打破了凝重的气氛,雷木他干咳了一声,也算是恢复了常态,

“抱歉,失礼的很,我们现在就来说说委托的事件。”

“你们认识啊?”

“不……我们不认识。”

其实这样说也没错,他们本来就不怎么熟悉嘛,就当作不认识好了,不管怎么样,站在眼前是委托人。

她是当事的委托人,他还要找她了解一些情况,这是现在最重要的。

“坐下来谈吧。”

雷木想谈,但林洛却没那个心情了。

开什么玩笑,要她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和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说话,她才不要呢!

“不行!不能谈!”

“林洛?”

“呃,我,我忘了我还有要紧的事,我要先走。”其实有瞬间的时间,林洛在心里想,她要不要大叫着说面前的男人是个精分?仰或登徒子?

但每看到一次那个男人的眼神时,她又总浮现出一种他不像是坏人的感觉,这真是让她顿感挫败。

当初在警察面前,也是因此替他说话。

算了算了,反正那天他在警署出来之后,也很认真的道歉了,不要说了,还是留点面子给他吧。

“有事?我怎么不知道?”林渥还想再问什么,但林洛已经想往外走了。

“是啊,有事,所以,我回去了,改日再谈吧。”

改日?哪里来的改日啊?

难道他们还要再见面加深彼此的印象吗?还是快点离开这个让她永生难忘的男人吧。

“你在说什么啊?林洛,雷木先生是特意来找你了解情况的……”林渥搞不明白了,为什么他的宝贝妹妹一下子就变卦了,来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

林洛没有再回答什么,只是逃也似的打开门,然后让自己快速的离开这个房间。

“哎,林洛,你不要一个人出去,这边很混乱的,林洛。”林渥急忙站起要追出去,猛然又想起了什么,他回头向雷木充满歉意的说道:“雷木先生,请不要见怪,林洛她平日不是这个样子的。委托的事……”

“没关系,委托的事我不会取消的。”雷木扯动脸上的肌肉,摆手作出不介意的表情。

“那就好,那就好。”林渥说完这句后就匆忙追了出去。

留下雷木一个人,换上了满心的不是滋味。

什么啊,那个女人一见他就逃了。好像自己会吃人似的。

看她那一脸把自己当登徒子的表情,嗟。那天他不是已经道过歉了吗?

还想要他怎么样啊?

当然……也不能全怪她啦,碰上这种事,哪个女孩子都不可能不介意的。

雷木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不过,他又不是故意的。

说起来,还不是因为和羽远季长得太像的缘故?

……她叫林洛吧?

一想到这个,雷木就感到有些虚脱了,整个人也往椅背上靠了过去……

不管这次的事件是不是诅咒,反正它会变得很棘手就是了。

因为,光是那个女生有着和羽远季相差无几的外表,这点就开始让他头痛起来了。

长什么样子不好,长成这种他最……中意的样子!

办公室里明明没有一个人,但为什么自己听到了神明远离他的脚步声?

林洛若是在他身边,简直是又来了一个羽远季,而且这次还真的是个女生。

而他还惹了她生气。

本来惹谁生气他也不在意,只要,不是她就行。

神明终于要抛弃他了吗?不然为什么让他心生介意的,都是一个容貌的?

雷木闭了闭眼,想起了初中时初见羽远季的情景……

咯吱,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崩裂了!

……与众不同的初次见面!

他下意识的抚了一下脸,

当年在初中部被远季给踢到的脸似乎又痛起来了。

他真的吃不准,这次出现的,是天使还是恶魔?

话又说回来了,

雷木此刻才想起,

今天一天都没看到那个吱喳的恶魔了。

那家伙,上哪儿去了?

羽远季去哪里了?

因为嫌无事,跑去找莱比锡玩了。

要说西域有什么疯狂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举出一大堆:股票和过气的偶像;大怪兽和时代广场;最最不济的,还能说出云霄飞车呢,不过那是对小孩子而言,对羽远季来说,光是一个莱比锡就足够抵得上十座云霄飞车的疯狂了。

莱比锡是个天生闯王股胎的男生,没有一天不过鸡飞狗跳的日子,进幼稚园的第一天起,他就为了抢夺一盒积木跟一大帮小家伙群而欧之,上小学就把前来向他敲诈的高年级的同学打得不敢再上门。

十几岁时荣登飞车党的老大,人送了个“飞车”的称号给他。

飞车在上高中时,遇到了一个名叫羽远季的恶魔。

从此地狱之门打开。

在拉下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家伙之后,都林门从此有了一帮让它永生难忘的学生子弟。这群有着让校长白了三回头的高中生们,同时也有着把整个学院拆了十几遍的光荣历史。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撒旦派来的一群最得意的门生……”当年的老校长曾无力的提笔在日记上如此写道。

“……让人头痛,他们是无所不能也是无所可畏的,但同时又如此单纯天真的的大孩子。”

二个小时后,羽远季站在了莱比锡的家门前。

门铃声还是那阵恐怖的鬼叫声。他只按了一下,然后等里面的人出来开门,根据以往他人惨死的经验,如果按个不停,整个铁门板都会通上电流,让你明白什么叫“请勿打扰”。

“哈哈!没想到才有一阵子闪得不见人影,你果然是越来越漂亮啊!”

高大的莱比锡一见到羽远季,不由分说冲上前就先是一阵勒死人的拥抱。

“快放手,刚见面就要谋杀我?”

努力从莱比锡的美式熊抱中挣脱出来,羽远季呼吸了一口新鲜氧气。

浅彩色的眼睛顺便瞟过眼前的英俊青年:“还是这么可怕,我以为它会随着你的年龄而减速,没想到它竟然在增加。”

“这是当然,我的热情一向只对你——”占着身高马大的优势,莱比锡又把羽远季揽入怀里,开始下一步的进攻。不容再等羽远季反抗,一声恼火的愤吼已经横劈过来了——

“莱比锡!你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

落下来的是一双白皙却意外有力的手,毫不迟疑就揪起了莱比锡的耳朵,迫使他不得不离开羽远季。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有着修长身段的女子,套着一身CK的薄羊毛衫和西白裤,白色的服装衬出了她那一头火红色的长发。

那红是艳色的红,像三月的石榴花,吐纳着笑颜。

不过此刻,石榴花绽放出的,只有掩饰不住的怒火。

“还想赖着羽远季不放?马上给我放开——!”见死不松开,她长腿一伸,一脚就踹开莱比锡。

被放开的羽远季气定神闲的笑笑,同时向救了他的美女打了声招呼:“哟,斯红。好久没见了。你看起来还是一样精神嘛。”

被称做斯红女生甩了一下扎成马尾的红发,不过还没等她做接下来的反应,莱比锡已经跳起来吼了:“你个疯婆娘!想干什么啊?”

忘了,他竟然忘了!今天这个女人也在家,真是糟!

“要修理修理你这个男女通吃的变态!”顾不上和羽远季久别重叙了,斯红叉腰投入了战斗。

哼,接到了羽远季的电话,还好自己今天没有出门。

“谁说我男女通吃了?我只钟情于羽远季一个人!”像是故意刺激她,莱比锡回身又要抱人,好在已经早有防备,羽远季一个闪身就躲过了他的再次进攻,莱比锡活动着指关节,一副势在必行,

“你逃不了的!羽远季!你可是欠了我好几次……”

“羽远季没你这种死性不改的兴趣!”斯红先抓起一个茶杯砸了过去,当作热身运动前的开场,丝毫没有把面前这个比她高出一大截的男生放在眼里,发起威来还是照样的让人畏惧三分。

显然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还是沿续了从初中就一直如此的那一套,八点档的戏码。

早已经司空见惯了的羽远季笑道:“真是没有进步也没有退步啊,莱比锡你还是被斯红吃得死死的。”

“谁说的!我在外面的女人多着呢……”一语未完,莱比锡的耳朵又被揪住了,“你说什么?!你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

“是啊,崇拜我的女人要排到皇宫那儿呢。”莱比锡嘴硬道。

“你这要死不知悔改的变态!又是追男人!又是泡女人!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你说啊!”火龙公主马上喷火道。

“谁说你是我的未婚妻!?”一提到这个,莱比锡立刻就脸红脖子粗,然后跳得比刚才还高,像是被截中什么痛处似的。

好吧好吧。今天要不吵个痛快实在是——不爽的很。

“你想不承认吗?!”

“我根本就没有承认过——!”

而在旁边的羽远季,已经悠悠哉哉的坐了下来,

呵呵呵,开戏开戏了,果然这样才不枉他过来一趟嘛。

虽说是火龙烧飞车的老样板戏,不过好久不见也是怀念的,今天大家也都是很配合,一边百演不厌,一边百看不厌,

彼此乐呵,

幸福无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宇宙开荒者在线阅读第1节

    莫氏集团,A市首屈一指的财阀。此刻,正举行着新品发布会,名流云集,镁光灯闪烁。而站在主席台上的那个拥有着冷峻面容的男子,无疑是媒体们争相记录的焦点。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光洁白皙,举手投足之间张扬着他的高贵与优雅。眼前的这个人,才刚刚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莫氏掌舵人,他的睿智沉稳

  • 末日都市之破面兵工厂第3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座位上,加入了早读的行列。全新的一天也在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中拉开了帷幕。“叮铃铃”,上课铃响了。第一节课是语文课。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进教室,用威严的眼神将教室扫视了一遍,随后缓缓走上讲台。这个男人就是伍烽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朱飞,人送绰

  • 所有人都想当我的腿部挂件十八块八

    身上最后几十块钱给了夏蔓,除了公交卡和手机里不能提现的话费,夏花又身无分文了。好在这么多年下来,她也习惯了,只要她还在,苦点难点,明天总会有希望。到市区的时候已经下午七点了,夏花按照陈乔木给的地址,在离陈家别墅最近的公交站下来了,那里不通公交,接下来的路只能靠她两条腿走回去。两场秋雨一下,天气就有些

  • 无限之魔人之因为,我在这里,我是林紫罗(3)

    “啪沙……”“来了,快跑!”紫罗小声地警告月轩,紧忙钻到暗暗的草丛里。“那……”她连忙捂住月轩的嘴,做了一个嘘的姿势……“别说话,别让他发现我们在这里!”“哦?嗯嗯!”月轩无声地点了点头。大叔将买来的包子往车上一放,拉帘子就:“喂,买来了……咦?!人呢!”大叔马上环顾四周:“可恶!被逃了!(摸车座)

  • 贫道在下在线阅读第1节

    睁开眼的刹那,我习惯性将手伸向旁边,已是一片冰凉。“一,二,三……”我在心里数着数,最终确认,昨天整整一天,我和顾涛只说了六句话。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如此的冷淡?我有点记不清,我只记得顾涛现在和保姆小兰交流时都比和我热切。“张姐,早饭我给你端上来了!”门外传来小兰甜美的声音,当初她能从众多应聘者

  • 超凡无影兵王婚礼风波1

    婚礼前两天,彭明张婷两边的亲戚朋友也纷纷前来,特别是张婷那边的人,汽车一辆接一辆的接踵而至,各个穿着西装革履,光鲜亮丽,一时之间,整个村里闹得沸沸腾腾,各个都知道了彭明娶了个有钱人的女儿,村里的小孩子一看到那么多汽车,更是各个争先恐后的前来查看,眼睛亮亮,他们都听家里的大人说了,彭家的一个哥哥要结婚

  • 机械领域降龙十八掌

    “两位客官,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万妖城内的一座小酒馆中,一个羊头的妖怪正在热情的招呼着独孤恨天和鸡尊。“先上点吃的,至于住不住店,吃完再说吧!”鸡尊说道“好嘞!两位客官先坐,您的饭菜马上就到”半个小时,鸡尊和独孤恨天吃完饭后,鸡尊很舍不得的丢给羊头妖怪一个晶体,说道,来上两个房间,我们要休息了,说完

  • 在星际做美食直播爆红了之倚靠在他腿上(10)

    好奇的叶婉抬起头来看舒七。当看到他满头大汗,脸上的黑巾都汗湿了一大片,叶婉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还以为你不怕疼呢!”不等舒七回话,叶婉又低头开始忙碌起来。把小盘里的肉线和缝合弯针浸在沾棉面的酒精里,消毒后,叶婉这才注意到,舒七左手握在小圆桌的边缘,他握得非常的紧,青筋毕露,像是要把小圆桌握碎一般的可

  • 水晶的守护(海贼王)之陌生的妹夫

    第5章陌生的妹夫夏然也没想过,冷爵夜会突然出来,她讪讪的笑了一下,迎过去道,“爵夜,我妈和我姐都到了,你怎么出来了?”“我正好有个饭局在楼上,你们先吃。”冷爵夜眸光含笑启口,朝苏锦秀颔了一下首,低沉的嗓音唤了一声,“妈。”喊完,他高贵的颈项转向了呆若木鸡的温馨,长腿迈了两步,离她仅半米之远。温馨也正

  • 飓风骤起在线阅读在成亲那天爱上别人

    话说相府的二小姐卫梓月,在新婚这天,新郎都还没有将她娶进门,她就掀开红盖头,跳下花娇,持刀当街杀死了一男一女。那女的临死前,还跪在地上求她放过自己和丈夫,可是卫梓月丝毫不将人情放在眼里,只问那女的,’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我送你上路?最后她终究完结了那两人的性命,都是匕首狠狠地刺进胸膛。顶着满大街的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