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夫君是大神之花面狼!(第一更)

2021/6/11 22:04:14 作者:薄野扶苏 来源:17K小说网
夫君是大神
夫君是大神
作者:薄野扶苏来源:17K小说网
诸神遗失了王座,获罪于天。十万年的时光,世世代代成为人类的阶下囚。白顷歌:放开那只神,我要救他!某女:呵呵..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男主:话说救命之恩本君当以身相许,不知夫人跑什么跑?老君说:世上最难的是什么?世上最易的是什么?是情。世上最深的是什么?世上最浅的是什么?也是情。情之至也,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情之不至,所有的开始都不算开始,所有的结束都不是结束。

江流儿看着洪老伯叫他小屁孩,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道:“黑子应该放在妄位,左上角的这颗黑子,应该放在接位,这样才能够抵挡白子的围攻。”

洪老伯愣了一下,旋即看着江流儿。

江流儿拉开椅子,坐在了洪老伯的对面,“应该这样!”

江流儿拿着一颗黑子,放在了白子的左上方,斩断白子去路,形成断棋。

洪老伯看着江流儿这一首,眉头紧蹙,豁然开朗,“有道理啊,有道理,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明白了,打蛇打七寸,白子如长蛇,缠,住黑子,让黑子没有生路。”

周围的客人看着洪老伯和一个年轻小子下起棋来,旋即道:“哎,这洪老伯把家产都输光了,竟然跟花面狼赌棋。”

“是啊,花面狼是谁?听说花面狼的师傅可是大明五雄之一的金威远。西金棋院掌门人,号称快斧手。”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花面狼如此厉害,原来是大明棋界金威远的弟子,这洪老伯是不可能赢回来了,我看啊,连自己的女儿都要输出去。”

“哎,真是可惜了,洪彩真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竟然遇到了这样的老爹,太可惜了。”几个食客相互讨论了起来。

“我们过去看看!”几个人走了过去。

………………

“那如果我这样呢!”洪老伯把白子放在了黑子右上方,又多出了一股气,即使黑子斩断白子蛇尾,但是白子上半身却是衍生出去。

江流儿笑了笑,脑海里面计算了一番,旋即捏着黑子,再次定格在白子上方,与之前的黑子形成一柄斧头。

黑子一下!

六颗黑子练成一片,如同斧头,斩断白子去路,封杀白子。

“哇,这小子年纪轻轻,竟然如此厉害,对棋局掌控之力,实在是精确到了每一步。”旁边一些客人也是纷纷围了过来,看着江流儿和洪老伯两人的对弈。

洪老伯捏着白子,看着棋局,一时之间,举棋不定,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旋即抬头又看了看江流儿,摇头道:“哎,我输了!”

江流儿看着洪老伯,旋即道:“这一副棋局,带有陷阱,表面你能够轻易获胜,但实则不是,等你陷入进去,就等着被封杀!”

洪老伯叹息道:“哎,我不如花面狼,原来是他故意输给我,然后让我掉以轻心,用家产和他对赌。”

“小子,你年纪轻轻,棋力和掌控力竟然如此恐怖,你叫什么名字?”洪老伯看着江流儿问道。

“我叫江流儿。”

“是啊,江流儿很厉害,连我们的师傅都下不赢他。”三个小和尚笑道。

旋即,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走了进来,所有人看着这个人,面带惊恐之色,眼眸中都露出害怕的神色。

江流儿看着此人,此人尖嘴猴腮,带着一定帽子,左边脸庞更是有着怪异的花纹,拿着一把扇子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两个壮汉也是跟着走了进来。

“难道此人就是花面狼?”江流儿心中疑惑道。

三个小和尚扯了一下江流儿的衣袖,道:“江流儿,这就是花面狼,洪老伯的家产,就是输给了他,此人狡诈的很,臭名远扬。”

花面狼走了进来,看着洪老伯,旋即笑道:“洪老伯,今天是时候了,这饭店,还有你的田地,还加上我的四千两银子,都交给我吧!”

花面狼走到了洪老伯身旁,翘着脚,一脚踏在了桌面上。

洪老伯看着花面狼,旋即道:“花面狼,原来每次下棋,你都是故意输给我,然后让我掉以轻心,你设下陷阱,你还有没有棋品?”

花面狼哈哈笑道,看着洪老伯,“什么棋品?能赢就是高手,下棋,只论输赢,快快把钱拿出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洪老伯脸色惨白,看着花面狼,“花面狼,我没有钱!”

花面狼冷哼一声,正想拿下洪老伯,忽然看着洪老伯身后站在一个女孩,女孩身材诱,惑,脸蛋白皙,皮肤极好,看了一眼,就动心了。

花面狼眼珠子转了两下,看着洪老伯,笑道:“洪老板,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咱们再来一局,如果你赢了,那饭店,欠我的银两,还有田地,你全部拿回去。”

“不过,要是你输了的话,就把你女儿交给我。哈哈哈哈。”花面狼话音刚落,洪老伯脸色发白,“不行,不行。”

洪彩真也是脸色泛白,看着花面狼,心里厌恶极了。

“来人,把他给我带到官府去。”花面狼看着他手下说道。

洪彩真脸色惨白,差点就站不稳了,江流儿见状,旋即抱着洪彩真,“彩真,你没事吧!”

洪彩真眼泪快要流出来了,“怎么办,江流儿,怎么办!”

江流儿洪彩真,擦了擦她眼泪,“彩真,别担心,有我在!”

“你?”

“恩,让我来跟他下。”江流儿肯定的道。

花面狼旋即笑道,看着江流儿,“哈哈哈哈,你一个小屁孩,也想跟我赌棋?你拿什么跟我赌?”

江流儿冷哼一声,看着花面狼,“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的右手,还要加上洪老板的女儿,这两样!我就让你代替洪老板下棋。”花面狼冷冷的说道。

洪彩真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死死的拉着江流儿衣角,摇头道,“江流儿,不要答应他,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

ps(求鲜花,求收藏,求打赏,第一更送到,今天三更,给力啊,给力啊,鲜花去哪里了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向往的生活之最佳奶爸之大显身手,西北臊子面!(求鲜花,求评价票)

    神级厨艺:厨师最高境界,可以精准的将食材发挥到极致,做出极品好吃的饭菜。“这个奖励……不应该给黄小厨更合适吗?”叶晨哭笑不得的道。向往的生活,叶晨之前因为工作的关系没有时间看。最近为了上节目,一通恶补。知道黄垒老师以精湛的厨艺,成为蘑菇屋的做饭担当。自己得到的厨艺奖励……难道是要自己和黄老师抢饭碗吗

  • 淳风习习击败熊群,穿过洞穴

    从这句话里得知,魔法师们在很早之前就出现了分歧,德伦斯的祖先就是支持和平派的,这让蒂娜想起巴南首领了。不过这时最重要的不是这点,而是怎么穿过山洞,毕竟里边还有熊,蒂娜问着德伦斯,“德伦斯,你会魔法吗?”吃完牛肉干,喝完酒的德伦斯回答道:“这个当然会,我还会近身肉搏,不过魔法之类的,我最擅长的是恢复体

  • 科学怪兽第九章在线阅读

    邓不利多去世之后的那个暑假,我已经和父母在美国了。其实父母他们是不愿意离开他们从小到大生活工作的国家,但是在我从一年级暑假开始就哭着将魔法界重重地危机说出来之后,他们同意了。准备了五年,我成功地让我的父母选择了美国。因为他们爱我。因为我们要全家平安。因为他们害怕我会被人伤害。谢谢你们,爸爸妈妈,我也

  • 洪荒之最强大唐皇子在线阅读第2节

    帕鲁提比亚是一座终年气候炎热的海岛,即使现在已经入秋,海风依然席卷着热浪袭来,带着熏熏热气,吹得赫尔加觉得闷热。她胡乱抹了抹头上的汗,抓紧手上的篮子快步往海边走去。“帕雷婶婶,中午好——”“中午好啊小赫尔加,是要去给辛巴德送饭吗?”“是的!早上的事情有点多,所以午饭做得有些迟了……”“真是辛苦你了,

  • 我卧底的组织吃枣药丸第10章在线阅读

    胆真肥!叶洛感觉到这是一个女人的胸,但对方在知道叶洛故意用头蹭的时候,非但没有闪躲,反而用玉手慢慢的滑过叶洛粗糙的手背。这诱惑感觉,要不是叶洛自控力好,估计得喷血了。整个办公室,顿时鸦雀无声。这女人他们认识,以前也是公司的一大骨干,最近两个月脱离了沈冰自己出去单干了。她叫梁琴,以前是洛神集团公关部负

  • 人间问道之相思何解

    刘备收到刘璋书信入川助其抵御张鲁,临行前特意安排赵云做留营司马,一边处理城中军事治安稳住荆州大局,一边执掌内事监视着孙尚香。每次看到孙尚香,赵云就会想起貂蝉——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周瑜对她好不好,樊媖带过去的琴谱她可还喜欢……这边孙权听说刘备入川,心中甚是焦虑,以吴国太病重为由,派人接孙夫人回

  • 校园修罗场系统[穿书]之第八章

    一室光华,相对两无言。蔓君坐在叠风对面,紧抿着双唇,眉眼低垂。心里有丝难过,更多的却是生气和恼怒。她不愿去看他,用沉默表达着自己的怒意,她在等他给自己一个解释:为什么不拒绝天君的赐婚?从未见过她这般满身的尖刺,看似不许旁人亲近,其实心里脆弱得一碰就会碎,可她的骄傲不许她在此刻显露出半点软弱来博取同情

  • 春情薄处浓之第二次勘查

    沫末刚回到了家,就收到了一张大大的照片。“唔...”,沫末一遍又一遍看着那张照片,实在受不了,于是合上了册子。接下来,沫末还是按照了她的习惯,剪切掉了照片的一部分,贴到了那本册子上面,“神探手册”,那上面都是各样格式的案件,甚至还有一些帝都的重大刑事案件,虽然这些案子不是沫末接受的,但她却都有分析过

  • 南风轻拂知我意第2章在线阅读

    过了几秒,貌似被忽略的元大小姐更生气了,怒吼:“醉离涡,你究竟有没有…”吼声戛然而止,不知什么时候放下杯子的醉离涡轻轻抱住了她:“我回来了,沁沁。”清冷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简单的一句我回来了让两人都微微红了眼眶。元羽沁用力回抱了一下才放开:“这次回来准备呆多久?先说好,最少半年你敢提前走试试。”警告地

  • 极恶世代第7章在线阅读

    海上列车正四平八稳地前进,千凉已经眼巴巴望着大海俩小时了——也没什么别的可看了,头一开始确实挺有意思,面对着一望无际的蔚蓝之色,海风拂面身心舒畅,但无奈已经这样持续了两个小时,千凉已经厌倦。好在列车刚刚提示,再前进不久便进入霍尔诺斯国境了。懒散的女孩也不得不振作精神,毕竟这是她或许一生都将在此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