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男神变男友后崩了在线阅读第7节

2021/6/11 23:33:01 作者:子罗衣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神变男友后崩了
男神变男友后崩了
作者:子罗衣来源:晋江文学城
黑历史,别买别看!

黑暗深处,神武帝背负双手,仰望着黑暗之上,他看到了……一本书?

惊鸿一瞥,这尊史上最强大帝,就如同魔障了一般,再难以移开目光,喃喃低语不停。

“这是一本什么书?”

他,想看一眼书里的内容!

一眼就好!

否则,他死都不得安宁!

幽暗深处,多出来一道身影!

正是楚歌!

两道身影遥遥相对,楚歌望着自己执笔塑造出来的这尊大帝,神色复杂。

在这里,大帝无法反抗他!

楚歌看着大帝!

大帝魔障的看着那本书!

沉默良久。

忽的,这尊史上最强大帝,朝着楚歌望来,神色平静,逐渐恢复了往昔模样!

气质孤冷,强如神祇!

立于此地,如同吞噬一切的深渊!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

“此事,我亦无力反抗!”

“在此之前,少年,可否求你一件事!在最后之时,让我看一眼这书里的内容!”

神武帝,开口恳求道。

如此恳求,恐怕是孤傲如他,强大如他,此生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书?”

“什么书?”

楚歌四下望去,尽皆黑暗混沌,哪来什么书!

神武帝,未曾多言,朝着楚歌走去,魂影逐渐与楚歌重合,眼中魔障更甚。

一眼!一眼就好!

那,到底是什么书啊!

楚歌与神武帝融合一体,视野顿时变化,眼前黑暗散尽,那本虚幻之书,也彻底凝实,落在了楚歌手中。

书籍虚幻,封面之上,有简体中文叙写四方大字!

天穹世界!

“这是我的书?”

书籍入手,楚歌难掩惊骇,当场翻看了这本书,一目十行,从设定集快速推进到了尾页,那正是最新章节。

天命大帝,登临神位!踏足天外,受诸神围攻!

浩瀚星辰,漫天神魔之影!

楚神武一袭白衣,静静而立,身后星辰就是天穹世界,面对这群满怀恶意的古老神祇,他一步也没有退!

“百万年以前,上古时代落幕之时,我以一己之力,武道大帝之身,屠戮诸多异族神灵!御守天门外,死战万千天外神灵,最后战而胜之,拖到了天穹门户关闭之时!”

“当初,武道大帝之时,都可以办到的事情!如今,自然也可以!”

“天穹世界楚神武在此,尔等鼠辈,何人敢来战?”

章节末尾。

楚神武战意升腾,怒吼咆哮,立于天穹世界之前,脚下神灵尸骨堆积如山,宛若不败战神!

楚神武身躯如擎天巨柱一般,堵死了这群古老神祇降临天穹世界的路!

没错!

这是那本书!

设定之书,剧情之书,天穹世界之书啊!

“这本书,竟也跟着我穿越过来了?”

惊骇过后,楚歌逐渐平静下来。

与之恰恰相反的,则是与楚歌融合,真灵未灭,接着楚歌视野,跟着阅读这书籍的神武帝!

“怎会如此?”

神武帝,骇然失色,惊恐万分,到了最后,已然满满都是震撼之色了。

“全知全能,塑造一切,主宰众生命运?”

“世间岂会有此存在!”

“少年,与你融合,让你继承我的一切,也不算是辱没了我楚神武的名号!!”

黑暗之中,这尊史上最强大帝,心神受到了冲击,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语,真灵逐渐消散!

轰!

海量记忆涌入楚歌脑海。

上古时代,神灵降世,行走于天穹大地之上,庇佑着各自族群的生灵。

此为天穹四方大异族。

妖!魔!鬼!蛮!

上古天穹世界只有两种族群,有神灵庇佑的四方大异族,以及没有神灵的弱小人族。

魔神降世,咆哮山河,魔域万万里!妖神临世,吞天食月,浮空巨岛十万丈!鬼神降世,百万枯骨之海!

蛮族行走于世,大地干涸,赤火升腾,战争四起,到处都是城池废墟!

四方大异族,皆有神灵庇佑,实力相当!弱小的人族,就成为了博弈的棋子,欺凌的对象!

城池之中,火光肆虐,异族铁骑践踏着人族山河,少年望着这一片修罗血海,拳头紧握,鲜血跌落,痛苦的嘶吼着。

“为什么?”

“为什么发现一座七星灵矿,四方异族争夺,却要践踏我人族山河,以收割的人头数量,决出最终归属?”

“就因为,我们人族没有神灵庇佑,就该受此凌辱吗?屠城之举,千万生灵,一朝尽亡!”

“为什么!!”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啊!!!”

双亲被一刀斩首!

好友死在眼前!

少年被按倒在地,到处都是入侵者刺耳的肆意笑声,他们如同屠宰猪狗一样屠戮满城生灵!

或许人族满族生灵,在他们眼中,都是牲畜般的东西吧!

城池之中,残垣断壁,血光冲天,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铁骑和屠刀!

城池之外,依稀可见,一尊人族大帝谄笑着站在四方大异族的面前,望着这座陷入绝望的人族城池,指指点点,无动于衷。

这一刻,少年胸膛恨意彻底沸腾,划破手掌,指向苍天,泣血立誓!

“杀!杀!杀!”

“入眼尽是人吃人!”

“有朝一日,我成大帝,必屠戮天穹所有神灵,杀光所有异族!头顶苍天!!五域山河大地!!共鉴之!!”

一字一句,尽皆泣血!

苍穹之上,乌云翻腾,电闪雷鸣之际,映照着少年那恨到极致,疯狂嘶吼的模样!

这些历史背景,都是楚歌亲手设定出来的!

虽说如此,但亲眼目睹,这一幅幅本该是设定背景的画面,楚歌仍是受到了巨大冲击!

楚歌,站在这记忆洪流之中,目睹这凄惨一幕,还有那少年字字泣血之音,受到了渲染,胸膛恨意沸腾而起,也跟着立下了誓约,这一刻与这少年融合为一!

ps:算了一下,接近3000鲜花,加保底5更,今天要更新8章!

这第七章应该不失全文逼格吧!

求花花!求票票!

今日八更一章都不会少,第一更在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之第八章

    “叶少待会儿走后门吧。鉴于这次人比较多,我叫台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来接你们,可以么?”叶寒小助理小罗过来,跟叶寒耳语道。叶寒嗯哼一声,朝程希和温若颜招招手,“走吧。”程希看看温若颜,满脸不情愿,:“真的要去啊?”温若颜犹豫中。叶寒:“或许可以找人帮你们代抄作业。”程希瞬间瞪大眼睛,“我觉得可!很可!”

  • [综]砂之英雄在线阅读咒之端倪

    不到一个小时,本就不大的酒馆已经被兄弟二人翻了个底朝天。巴特的私人房间,地窖里的酒桶,每张桌子椅子的底面,甚至每一面墙都被敲打了几遍,以确定是否有暗格。但仍然什么都没有。“喂,那个货架后面找过了吗?”“找过了,早就翻完了!你那里呢?”“别说了,连根毛都没有。”阿维莱斯擦擦头上的汗,甩了甩手:“怕是找

  • [综]退休救世主的破产日常之豆腐西施

    严世蕃好像嫁女儿的老父亲一样慈祥地拍了拍冬阳的手,随机转身离去,严风捡起剑跟在身后。严世蕃:“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吧?”严风:“回公子,就在两月之后。”严世蕃:“好,派人跟着冬儿,护她周全。另外严风,传我命令下去,从今天起,不准任何人用剑直着冬儿,包括我自己。”冬阳还站在屋内,世人皆说严世蕃风流无度,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第七章在线阅读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漫威华强北之第五章 不速客至 廉贞剑归 下

    “怀钧,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自从怀上她起,你就一直在考虑。现在都足月了哦。”虞怀玉依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那怀抱婴儿悠然踱步的颀长背影。被唤作“怀钧”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夕阳余晖撒满了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阳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那对清澈的琥珀双瞳。他沉思半晌,轻轻坐回娇妻身旁,意味深长道:“要不等我回来

  • 时意之第二章------死亡(6)

    “十个尊者?”张镜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打!”“哈哈哈,放弃吧,臣服于东瀛帝国,我可以饶你不死!”东瀛人狂笑到,“别告诉我你们中有人能打出尊者的全力一击!”“事实上,还真可以”张镜说,“龙哥呢?它应该装填好龙息了吧,让它试试。”“劳资早就把它毒翻了”东瀛人狂笑着说。“那多日兄呢,让他抗伤害,其他人打柱

  • 都市魔皇之修为

    说着,杰克抬起了头。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那支雪茄没有湮没于烟灰缸中的话,或者,他还能夹在食中二指间,故作深沉。可是没有了烟雾缭绕,他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呆滞了。“如果猪都可以飞的话,那天空还是蓝色的吗?”四方脸的中年男子哑然失笑。面馆外的天空忽然又阴沉了一些。天空中一抹浮云掠过,不知

  • 柔弱可欺第六章在线阅读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哦...大...大人,尊贵的大人!”听着兰肯伯爵结结巴巴的话语,负责来带走祭品的吸血鬼不耐发地啧了一声,“老家伙可真聒噪,就是他吧?”话音刚落吸血鬼就粗暴扯过埃尔维斯的手臂,把他拉至面前打量,用仿佛看着牲畜般

  • 将军谋之译宛情深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之悲伤的过去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可能成为孤儿。或许是亲人早逝,或许是被父母所遗弃,又或者被贩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零余子便生活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母亲没有一天不是在争吵的。家里的钱并不多,父亲却是个非常好赌的人。平常的时候,一天基本只能吃得上一顿饭。有时候母亲外出采药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