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老九门】就这样爱了大智大通

2021/6/11 22:59:56 作者:爱做梦的萌兔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九门】就这样爱了
【老九门】就这样爱了
作者:爱做梦的萌兔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神马的好难简诉一下就是一个失去记忆穿越到岳绮罗身上的妹子和一个倒斗军官佛爷的故事老九门是危险的世界,作者是亲妈会有一定的金手指第一次开文,会有不足,不喜勿喷作者玻璃心,需要大家的呵护Y(^_^)Y

在陆小凤请到孙老爷后就雇了一辆马车,马车在路上慢慢行驶着,很快就到了孙老爷所说的洞穴。

在快到的时候孙老爷突然开口说了几句话:“一个问题五十两,要十足十的银元宝,我进去找时,你们只能等在外面,有话要问时,也只能在外面问。”

因为商芜在的缘故陆小凤并没有很出格的和孙老爷说话,所以听到这句话后也只是表示了一下自己知道了。

山窟里阴森而黑暗,洞口很小,无论谁都只有爬着才能进去。孙老爷就是爬进去。

商芜环顾四周,笑道:“这的风景真的很不错。”

陆小凤爽朗一笑,“没错没错,就是有些人太慢了,让人有些不耐烦。”

“这的风景这么好,多等一会领略一下这里的风景不是很好嘛?”花满楼知道陆小凤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只能轻摇手中折扇,说些话安抚一下。

就在陆小凤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山窟里传来了孙老爷的声音:“可以开始问了。”

【第一块五十两重的银子抛进去,第一个问题是“五十年前,世上是不是有个金鹏王朝?”

过了片刻,山窟里就传出一个人低沉而苍老的声音:“金鹏王朝本在极南一个很小的国度里,他们的风俗奇特,同姓,为婚。朝中当权的人,大多复姓上官。这王朝虽然古老而富庶,但五十中前已覆没,王族的后代,据说已流亡到中土来。”

陆小凤吐出口气仿佛对这答复很满意。于是又抛了锭银子进去,开始问第二个问题:“除了王族的后代外,当时朝中的大臣.还有没有别人逃出来的?”

“据说还有四个人,受命保护他们的王子东来,其中一人也是王族,叫上官谨,还有三个人是大将军平独鹤,司空上官木和内库总管严立本。”

“这问题还有点补充:这王朝所行的官制和我们汉唐时相差无几。”

第三个问题是:“他们后来的下落如何?”

“到了中土后,他们想必就已隐姓埋名,因为新的王朝成立后,曾经派遣过刺客到中土来追杀,却无结果。当时的王子如今若还活着,也已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了。”

陆小凤沉吟了很久,才问出第四个问题:“若有件极困难的事定要西门吹雪出手,用什么法子才能打动他?”

这次山窟里沉默了很久,才说出了四个字的回答:“没有法子。”】

陆小凤静默,他看了一眼商芜后,又从怀里掏出银子扔进山窟里,“最后一个问题,藏剑山庄的来历究竟是什么?”

他知道当着当事人的面问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失礼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查清楚的。

孙老爷像是也没有陆小凤会问这个问题,过了好一会才从山洞里传来:“大周长安元年(公元701年),江南名侠叶孟秋第三次离家远赴长安赶考,然天意弄人,叶孟秋题诗犯忌,空手而回。从此以后朝堂中少了个舞文弄墨的儒吏,江湖之上却多了一个叱咤风云的门派。叶孟秋归来之后,便弃了叶家三代以来求取功名的心思,一心求剑,大唐神龙元年(公元705年),他在杭州西子湖畔大兴土木,建造了藏剑山庄。至于如今的藏剑山庄是何人建造,从哪里来,庄主是谁我一概不知。”

“其实你如果真的想知道藏剑山庄的来历,你可以直接问你身旁的小友。”

商芜等着大智大通把一大段话说完后,抱着剑看着陆小凤:“他说的没错,其实你可以直接问我,藏剑山庄从来没有什么不可以透露的。”

说完后看都不看陆小凤一眼,走到山洞面前,同样扔下银子,淡淡的问道:“上官丹凤和山官飞燕是不是一个人?”

“是。”

“大金鹏王是不是真的?”

“不是。”

商芜转身,走到陆小凤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清清淡淡的说:“看来,你被耍了,名侦探。”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瑕疵必报很常见,不是吗?

陆小凤此时只能苦笑,虽然不知道名侦探是什么意思,但是想想也知道那句话是在嘲讽他,看来还是惹火了商芜,他还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说,只能从另一个角度重新推翻他的猜测。

陆小凤从来都是聪明人,从大智大通的回答来看,他好像真的被耍了。

城里“上林春”的竹叶青和硝牛肉,五梅鸽子,鱼羊双鲜,都是远近驰名的,所以他们现在正在上林春。

陆小凤是个很讲究吃,也很懂得吃的人,此时他也只能想到用吃的来贿赂正在生气的商芜。

“小青璃,我不是故意的,来,尝尝这的鸽子,可好吃了。”陆小凤面带讨好。

商芜轻轻巧巧的看了一眼陆小凤,也不说话,筷子伸进盘子,尝了一口,“很好吃。”

场面一时之间尴尬极了,花满楼也没有去帮陆小凤,只是当着一个隐形人看着陆小凤的笑话。

陆小凤对此无奈极了,只能更加活跃气氛,搞不定商芜,还不能找七童吗?“七童,等下我们就要去找西门吹雪,可是大智大通却说没有法子,这算什么回答啊。”

花满楼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好友如此尴尬,便接过了话题:“他说没有法子就真的没有法子?”

“西门吹雪既有钱,又有名,而且还是个彻底的自了汉。从来也不管别人的闲事,再加上六亲不认,眼高于顶,你对这个人能有什么法子?”显而易见,陆小凤对西门吹雪这个人的评价也很高,对他无可奈何。

“虽然我们已经清楚这个事情是个彻头彻底的阴谋,难道还要去找他帮忙。”花满楼有些不解,托商芜的福,他对于事实并没有难以接受。

“当然要去了,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而且青衣楼在这件事情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我们还不知道,独孤一鹤更不是好惹的,还是得请他帮忙啊。”陆小凤无奈极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他知道了商芜也是个高手,但是总不能让一个小女孩去做这些事情吧,本来商芜就是跟着花满楼来的,也没有答应要帮忙。

西门吹雪啊?商芜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

就在这时,【一个人踉踉跄跄的从门外冲进来一个血人。

四月的吞阳过了正午已偏西,斜阳从门外照进来,照在这个人身上,照得他满身的鲜血都发出红光,红得令人连骨髓都已冷透。

血是从十七八个地方同时流出来,头顶上,鼻子里,耳朵里眼睛里,嘴里,咽喉上,胸膛上,手腕上膝盖上,双肩上,都流着血。

就连陆小凤都从未看见过,个人身上有这么多伤口,这简直令人连想都不敢想像。

这人也看见了他,突然冲过来,冲到他面前,用一双已被鲜血染红的手一把抓住他的肩,喉咙里“格格”的响,像是想说什么。

可是他连一个宇都没有说出来,他的咽喉已被割断了一半。但他却还活着。

这是奇迹,还是因为他在临死的还想见陆小凤一面,还想告诉陆小凤一句话。

陆小凤看着他狰狞扭曲的脸,突然失声而呼“萧秋雨”。

萧秋雨喉咙里仍在不停的“格格”直响,流着血的眼睛里,充满了焦急,恐惧,愤怒,仇恨。】

商芜看到他之后有些奇怪,她慢慢走到他的身边,“想活下去吗?”

萧秋雨瞪大了眼睛,努力想点头,口中“咯咯”的声音让人毛瑟悚然。

“我知道了。”商芜借着袖子的遮掩,从背包里拿出了上品止血丸出来,递给了很着急的陆小凤。

陆小凤是一个很心软的人,看到这样的萧秋雨他自然不可能熟视无睹,看到商芜给了他药,也顾不得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了,连忙把药塞进萧秋雨的嘴里。

还好基三出品 必属精品,不一会血就止住了,商芜也没看萧秋雨,而是出去找线索去了。

一个扶摇直上到屋顶,往四处看了看,青石板铺成的长街上,也留着一串鲜血,从街心到门口。

随便抓着了个人询问:“刚才的马车从哪走了?”

“西边。”

商芜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还在照顾萧秋雨的陆小凤,轻声对着花满楼说:“我去找找线索,马车是往西面去的,你们安置好了以后过来找我,不然来不及了。”

说完大轻功飞起,金色的光芒称着夕阳的余晖,令人目眩神迷。

一辆漆黑的马车,刚闯入一家药铺,撞倒了四五个人、撞翻了两张桌子。

现在马已倒了下去,嘴角还在喷着浓浓的白沫子。

赶车的人也已倒了下去嘴角流的都是血,紫黑色的血,滴滴落在他的衣襟上。

青布衣裳,他的脸也已扭曲变形,忽然间.淡黄的脸己变成死黑色。

商芜一把拉开了车门,车厢里的座位上竟赫然摆着双银钩。

“以血还血,这就是多管闲事的榜样?”商芜咀嚼着这句话,笑的一脸意味深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罗志之背后嚼舌根

    他原本以为这个姑娘是想要找借口下车糊弄自己的,没想到这男人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那,那你要在哪里下车?”想到刚才宝马车被撞开的那一幕,司机师傅心有余悸的吞了口口水看向苏婧。“哪里都行,你先开快点把他甩掉,拉开距离后我就下车。”窗外荣西决的声音还在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苏婧全然不顾荣西决说什么,只是指

  • 宇宙开荒者在线阅读第1节

    莫氏集团,A市首屈一指的财阀。此刻,正举行着新品发布会,名流云集,镁光灯闪烁。而站在主席台上的那个拥有着冷峻面容的男子,无疑是媒体们争相记录的焦点。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光洁白皙,举手投足之间张扬着他的高贵与优雅。眼前的这个人,才刚刚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莫氏掌舵人,他的睿智沉稳

  • 末日都市之破面兵工厂第3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座位上,加入了早读的行列。全新的一天也在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中拉开了帷幕。“叮铃铃”,上课铃响了。第一节课是语文课。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进教室,用威严的眼神将教室扫视了一遍,随后缓缓走上讲台。这个男人就是伍烽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朱飞,人送绰

  • 所有人都想当我的腿部挂件十八块八

    身上最后几十块钱给了夏蔓,除了公交卡和手机里不能提现的话费,夏花又身无分文了。好在这么多年下来,她也习惯了,只要她还在,苦点难点,明天总会有希望。到市区的时候已经下午七点了,夏花按照陈乔木给的地址,在离陈家别墅最近的公交站下来了,那里不通公交,接下来的路只能靠她两条腿走回去。两场秋雨一下,天气就有些

  • 无限之魔人之因为,我在这里,我是林紫罗(3)

    “啪沙……”“来了,快跑!”紫罗小声地警告月轩,紧忙钻到暗暗的草丛里。“那……”她连忙捂住月轩的嘴,做了一个嘘的姿势……“别说话,别让他发现我们在这里!”“哦?嗯嗯!”月轩无声地点了点头。大叔将买来的包子往车上一放,拉帘子就:“喂,买来了……咦?!人呢!”大叔马上环顾四周:“可恶!被逃了!(摸车座)

  • 贫道在下在线阅读第1节

    睁开眼的刹那,我习惯性将手伸向旁边,已是一片冰凉。“一,二,三……”我在心里数着数,最终确认,昨天整整一天,我和顾涛只说了六句话。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如此的冷淡?我有点记不清,我只记得顾涛现在和保姆小兰交流时都比和我热切。“张姐,早饭我给你端上来了!”门外传来小兰甜美的声音,当初她能从众多应聘者

  • 超凡无影兵王婚礼风波1

    婚礼前两天,彭明张婷两边的亲戚朋友也纷纷前来,特别是张婷那边的人,汽车一辆接一辆的接踵而至,各个穿着西装革履,光鲜亮丽,一时之间,整个村里闹得沸沸腾腾,各个都知道了彭明娶了个有钱人的女儿,村里的小孩子一看到那么多汽车,更是各个争先恐后的前来查看,眼睛亮亮,他们都听家里的大人说了,彭家的一个哥哥要结婚

  • 机械领域降龙十八掌

    “两位客官,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万妖城内的一座小酒馆中,一个羊头的妖怪正在热情的招呼着独孤恨天和鸡尊。“先上点吃的,至于住不住店,吃完再说吧!”鸡尊说道“好嘞!两位客官先坐,您的饭菜马上就到”半个小时,鸡尊和独孤恨天吃完饭后,鸡尊很舍不得的丢给羊头妖怪一个晶体,说道,来上两个房间,我们要休息了,说完

  • 在星际做美食直播爆红了之倚靠在他腿上(10)

    好奇的叶婉抬起头来看舒七。当看到他满头大汗,脸上的黑巾都汗湿了一大片,叶婉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还以为你不怕疼呢!”不等舒七回话,叶婉又低头开始忙碌起来。把小盘里的肉线和缝合弯针浸在沾棉面的酒精里,消毒后,叶婉这才注意到,舒七左手握在小圆桌的边缘,他握得非常的紧,青筋毕露,像是要把小圆桌握碎一般的可

  • 水晶的守护(海贼王)之陌生的妹夫

    第5章陌生的妹夫夏然也没想过,冷爵夜会突然出来,她讪讪的笑了一下,迎过去道,“爵夜,我妈和我姐都到了,你怎么出来了?”“我正好有个饭局在楼上,你们先吃。”冷爵夜眸光含笑启口,朝苏锦秀颔了一下首,低沉的嗓音唤了一声,“妈。”喊完,他高贵的颈项转向了呆若木鸡的温馨,长腿迈了两步,离她仅半米之远。温馨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