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A级通缉令突围之堂前对

2021/6/11 22:33:38 作者:琼舒申 来源:17K小说网
A级通缉令突围
A级通缉令突围
作者:琼舒申来源:17K小说网
2015年底,中央巡视组陆续接到举报,称江北省委书记的儿子雍博在某地产项目上涉嫌非法集资,并疑似跑路,雍公子在重重压力下,策划了一起运钞车抢劫案,而作为运钞车上的押运员梁骁,则成了这场权力与金钱的牺牲品,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就此展开……敢爱敢恨的警花刘一鸣,睿智果敢的退伍特种兵梁骁,他们的相遇又会谱写什么样的故事!

“修真之道,何为易,何为难乎?”褒衣博带的老者沉声问道,他是当代秦家家主,血缘上说梦琉该叫他大伯。

“还丹最易,炼己至难。”秦梦琉小声回复,做出女孩家应有的谨小慎微来。

“为何?”老者继续深问,这个问题稍稍有些难度。

“夫还丹者,如房屋之梁柱;炼己者,如房屋之地基。未筑地基,则梁柱无处建立;未曾炼己,则还丹不能凝结。”女孩继续低声作答,对于心理年龄超过30岁的某妖女来讲,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够班啊!

“不错!”老者轻微点了下头,顺手梳下长须,转向下一个问题。“何为炼己?”

“少贪无爱,炼己也;牢固阴/精,炼己也;打炼睡魔,炼己也;苦己利人,炼己也;大起尘劳,炼己也;心地下功,全抛世事,炼己也;勇猛精进,以道为己任,炼己也;脚踏实地,步步出力,炼己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炼己也;披褐怀玉,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炼己也……”

这一大长串话犹如小和尚念经,从秦梦琉口中读出,端是娴熟。其实以三十岁四有宅男的理解力来操控七岁女童的记忆力,这类文字背诵完全没有难度,一句话——“实在是小CASE啊!”

“背得倒挺溜……”家主停下梳须左手,轻皱下眉头,开口质问。“那你做到没有?”

“我……”小梦琉低下头,露出一段稚嫩脖颈,声音越发低微。从两浣熊化的黑眼圈可以看出,至少打炼睡魔上小姑娘努力了,且成果非常之显著。

起码一晚上胡思乱想里,她在梦中尝试将圣女、魔女、妖女、魅女之类的通通收入后/宫。不要小看这个成果,要是按照巴普洛夫狗见盘子流口水的实验推论,正常境况下一个7岁超早熟美少女应该想的是将美男,帅男,酷男,病弱男,运动男之类的通通收入后/宫……

所以说,秦梦琉在昨晚打炼睡魔的成就不能轻视,正是精神超越肉体的表现,如果放到三流低成本动画片里,下一刻应该是爆SEED,直接将力量推进到磁场转动一百万匹,习得必杀技——钻头是男人的浪漫!

但现实毕竟不是ACG作品,就算原住民便当众此刻也属于精英BOSS级别,完全不吃这低等级的装13技能,老者继续厉声发问:“你现在练气到第几层了?”

“一层……”女童半响后,才羞愧答话。

学堂里顿时爆发一片孩童的嘲笑声,一年多时间才练气一层,又一个新纪录诞生了,不过刷新的是底线。练气练气,指的就是“炼精化气”,这一阶段被细细划分为十二层,前易而后难。

一般来说,再差的资质,炼精化气一年后也应该达到第二层了,除非是破身,当然,对于未成年幼/齿来说,这是现阶段不可能达到的成就。

不过,以上进度是按照正常孩童的心性,普通孩童心思单纯,一夕打坐引入的灵气大概能炼化十之一二,日积月累后自然在修行上进展神速。

可惜秦梦琉恰恰离普通孩童这概念很远,呃,大概有地球到半人马星系的距离。每到打坐炼气,她总是心有旁骛,不能凝神静气,成果自然远不及旁人。

再加上她自知资质低劣,成天跑街头巷尾寻找所谓的“机缘”,一年下来杂书闲谈买了不少,真正有用的却半点没有,这样算来,练气一层的水平是理所应当。

“哎!”老者长叹口气,将手放到女孩头顶,神情有些失望。“梦琉,修仙之道,关键无非机缘、资质和心性,机缘可遇而不可求,你的资质本来就不佳,要不好好磨练自己心性,怎么对得起你早逝的爹爹!”

说到此处,这位家主的语气越发沉重,压得学堂内笑声渐止。虽然号称修仙世家,但秦家早几百年前就走向没落,到十年前就只剩梦琉父亲这一个成功筑基的修士,而且还丹不成终归尘土,最后仅留下秦梦琉一个后裔。

现在,秦府大宅门里,资源首要供给梦琉表哥秦鸣嫡,因为他是这代里唯一的双灵根。所有促生精血的药材,头遍熬制出汤药都供给他服食,其他孩童只配喝那些二锅头,更别提那些辛苦购得的灵石,通通用聚灵阵法供给他吐纳。

才早五年修仙,年仅十二岁的秦鸣嫡,就已经跨入练气十层水准,进度足跟那些天灵根的修士媲美,当是神速异常,天生美玉。和他相比,美少女秦梦琉不过是路边的狗尾巴花,要多少有多少,批量购买还给二五折。

其实,背地里梦琉也曾想过效仿韩老魔玩“杀人夺宝”之类的把戏,但见识她表哥偶尔展露驱使法器的手段后,这个计划被彻底放弃。

喵的,就算秦梦琉找上几百强弩手,外加下毒下药下陷阱玩偷袭,对方只要展开防御攻击两件法器,保准3分钟内清场,等级碾压她没话说。

按照某本国术流小说的说法,功夫高过一线,就高得没边了,更何况双方差距明显呈现指数形态。大概类似“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去面对二战虎豹成堆的装甲师,绝对是送死的干活!

不过,按照某本无原则无情操不负责任的杂书记载,距今万余年前那场封神战争中,龙空山通天教主金求德曾率十大妖王,领百万金丹杀上天庭,阵杀返虚真一无数云云……可惜,那本书早被梦琉拿去清洁小PP了,死得全尸都没有。

……

老者也不多说什么,摇摇头后转身离开,显然对某个傻妞他已经绝望了。

亲考成绩——差

结果很严重,每月例银立刻从二两跌到一两,直接砍去美少女秦梦琉50%的预算,代表寻找“机缘”行动遇到新的困难。年芳七岁的美少女只能双目含泪,用萌萌的声音对天长泣。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她走路有风在线阅读第7节

    迎面遇上关系一般的人时最为尴尬。若是熟悉的人,不正经地说声“哟!”或是一声不吭地蹭过去勾肩搭背就可以了。若是不认识的,大可直接无视,不会造成任何负担。然而,若是彼此之间认识但又确实不大熟悉,就好比以前班上的同学,那才是最为麻烦的。男的女的?要打招呼吗?怎么打招呼?对方的名字不大喊得出口,挥手又显得过

  • 逆风学院在线阅读第1节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屠戮岛掌门乌召松不幸陨落,原因不详。封魔台封印松动,众多妖魔逃窜,屠戮门代理掌门景无崖表示会全力追捕,将逃窜妖魔缉拿归案……”“下一则消息,海成西界人鱼族首领妙丹丹今日发布消息:宣布与玉山山断绝道侣关系,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且子女抚养权归属女方……”“据岭仙馆最新消息,玉山

  • 我在洪荒有块田第三章

    03scepeter4总部。「副长?室长已经失踪十天了,还不下达搜查指令吗?」「…………」脑中嗡嗡作痛,双手交叉抵住深皱的眉头,淡岛世理深深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室长。身为青服的下属围住办公桌,激动地按住桌角。「能够悄无声息掳走室长的家伙,肯定很危险,这种家伙身边多呆一秒都有生命危险。」

  • 超能学霸[重生]之重伤(7)

    齐刚吞下那一粒药丸之后,顿时全身的灵力骤然增加,和刚才灵力是天壤之别。“哈哈,赵长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齐刚狰狞的笑着说道。“是吗”,赵长风的眼神中露出凝重之色,随后笑笑。陈木也是赶紧是用系统探查齐刚现在的实力,’姓名:齐刚性别:男年龄:49根骨:4悟性:4运气:4神魂力量:3力量:1900防御

  • 青青苹果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不知道,他就是我的憎恶之源。讨厌他的一切讨厌他这个人,讨厌他的思想行为,都不是人,都他妈的讨厌极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一切都令人厌恶。憎恨。我讨厌他。要都讨厌就有多讨厌。为什么世界上有这样妨碍我的人。仅仅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就会遭到嘲讽,是我错了?我就不应该拥有笑容?呵。世界上的王八蛋。仅仅是从

  • 该死的青春第八章

    舒香浓额头只是在沈矜迟肩膀蜻蜓点水地放了一下,就缩回去,一面擦眼泪,一面不服输地补充一句:“不过就算要捆也应该我捆你!我是不会输的。”沈矜迟很莫名。“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舒香浓摇摇头,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会冒出这种奇怪的念头。大概因为沈矜迟强势的眼神,让她产生了错觉。想起了马戏团的驯兽员

  • 听风泠泠知风又起之赛红楼在线阅读第八节

    禾莞在沙发上如坐针毡,面上坦荡无畏,实际上心虚的很。全程她都没敢看苏温良一眼,一直在思考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离开才不算生硬。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求,派人来救她了,时以诺打来电话。禾莞那一瞬间就像是听到了希望之音,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拿着手机往书房跑。路过苏温良身边时,还不忘给他留一句话,“我去接个电话

  • 科学种田第5章在线阅读

    男孩儿睁着自己湛蓝的大眼睛,握着利刃的手已经松了些许,他低下自己的头,有些呆愣的看着被塞到自己怀里的一大盘鸡腿,这些鸡腿油泽泽的,是在天堂里没有的。而塞给他鸡腿的女孩子温温柔柔的,也是天堂里没有的。男孩儿有些呆愣,放空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坐在他旁边的初一只觉得男孩子张着自己的嘴巴发呆的样子都是

  • 红楼之荣华春景第8章在线阅读

    【15】真路痴·林绾绾被爱德从卫生间拎出来拖进了另一间房。然后爱德这时候才发现,这个小姑娘个子好小,她的头才到他胸口。而且她睫毛长长的,黑色的大眼睛布灵布灵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也小小的,像极了商店橱窗里的洋娃娃。于是在从高架上帮她把行李箱拿下来的时候,顺便给了她一个摸头杀。林绾绾:???她抬头,眼前

  • 人皇大道厉鬼

    握着竹竿的手很快就被汗水浸润。真的是有些失策了,早知道发现异样的时候就先开眼了。这下倒好,两眼一抹黑,根本就看不见那只鬼到底在哪,只能感受到一股森寒的气流在不停围绕着我打转。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一头狮子盯上,而这只狮子还在不停的围着你打转,伺机一口咬断你的喉咙。没有握竹竿的那只手悄悄伸进口袋里,如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