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并肩——EXO吴世勋同人文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23:22:06 作者:徐看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并肩——EXO吴世勋同人文
并肩——EXO吴世勋同人文
作者:徐看穿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主:吴世勋(EXO)女主:白描这是一个双方都在努力,都在努力的向着一个目标前进的故事。路上有荆棘,有跌倒,有眼泪,故事里的人旗鼓相当,彼此都是对方的动力,互为支持。故事里没有第三个人,会有一些队友来客串,但感情里,始终只有他们彼此,这就是我想象中最美好的感情。

安一夜雨,便添了、几分秋色。

大汉诸侯丧仪自有承袭,然有先帝“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具丧期篇;无禁取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的从简治丧为先例,梁王丧礼不宜过于扰民。何况人们总是健忘的,秋高清爽时分长安已经忘记了梁王之死带来的诡异风云,重归歌舞升平。

未央长乐两宫也恢复了以往的母慈子孝,窦太后已经不大提及梁孝王,皇帝侍太后如初,至少外人们是这么看的。

“吾怕是几世无德才生了这么两个逆子……”馆陶长公主在皇帝弟弟面前哭诉着,这几个月她在两宫周旋,皇帝亦是感念,对两个不成器的外甥也很无奈,劝着自己都没办法信的话“阿姐,阿须他们终归还小呢,况也不曾创下大祸,多教导总是有的”

“以前闯祸尚能说年幼不懂事,如今都是做父亲的人了,如何还年幼?”,馆陶擦擦眼泪,继续诉苦,“生在侯门公主府邸,吾何曾短过他们钱财?不知道怎么养的这般眼皮子浅,纵容门下盘剥齐民、小吏,还敢侵夺亲戚家田地,难怪陈午说清侯见到他几次欲言又止,哪曾想到是陈须那个逆子骗了他家世子田产庄园,陈蟜更是荒唐……陛下是知道那对父子的,和望都妹妹真真是一个脾气,最是老实寡言,何况便是望都妹妹不在了,世子不也是他自家表兄弟、吾外甥?哪能肆意欺负,吾真是臊的没脸见人了……”

馆陶说完又抽噎起来,“若不是门人告发长史,牵扯出诸多不轨之事,吾还被蒙在鼓里,陈氏子弟才来长安多久,也被那两个逆子带的通身纨绔习气,如今陈午是又羞又气,不肯出门,吾亦是不知如何管教逆子……哎,昔年陛下还曾劝吾不可溺爱太过,吾不听良言,溺爱骄纵方有今日,想想还不是吾自己之错……可如今该如何是好?打一顿,抽几鞭子又有何用?吾尚怕有朝一日,惹出大祸被侍御史们弹劾,吾再天下人面前没脸是小更让陛下为难呢”

“阿姐,阿姐,勿悲,吾亦心中有数,不说诸王宗室便是列侯权贵子弟多跋扈,越发少约束,习气日更矣;再有门人、仆从邀宠谄媚,为长辈者又哪里能一一尽知?久而久之,被挑唆坏也是常事,吾大汉开国至今,又有多少侯位是因此而除!”

从长史事情后,馆陶府上动静不少,刘启不可能不知道,还当为什么呢,为了两个宝贝儿子刘启倒是能理解了,当年积极立刘彻、扶阿娇为太子妃,也有为了两个平庸的儿子一生富贵的原因在里面。

刘启再看馆陶又有些不同,倒是能理解这个平日最是跋扈不过的阿姐了,再有明岁阿娇也要进宫了……陈氏能自己清理清理门户也是好事,总不能拖累太子,自己私心也是希望他们能君臣和睦、希望陈氏能帮助以后的新君的,尤其是在现在的情形下,他清楚自己身体不过三年五载的事了。

刘启也是感慨,这帮人世袭王侯之位或是凭外戚起身,多与地方豪强大户相勾结,盘根错节、由来已久,早就是他心病,他有拔出之心但却处处掣肘,如今也是无力了,大汉日渐强盛富庶的同时顽症也是日显……还有阿武,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那般纵容,是否也不会走到今日地步?

“是啊,远的不说,便说绛侯之事犹在眼前呢,吾也是想到此更觉不安,本来陈蟜无寸功于国而立侯,外人也不是没有言语的……”

“总是吾亲外甥,吾照看一二谁还能多少闲话?”

馆陶接过皇帝递上的锦帕,很是不好意思“陛下已是为吾为难了”,又道“吾现在是知错了,只是不知当如何管教”,自嘲的翘翘嘴角,“自己的孩子自己清楚,都不是有本事的人,吾也不指望他们建立功业,只求别再惹祸、别再给陛下丢脸吧”

“那阿姐有何打算?”

“重症当用猛药,吾,吾城南有一小别院,专司马匹之用,吾让两个逆子和陈氏的几个纨绔子侄去那里了……”

馆陶小声的说着,看着皇帝眼睛慢慢瞪大,如陈家的每个人听到时一般,阿娇也不例外。

“何时改过何时放回,不改就一直在那里养马!”

这是母亲放下的狠话,阿娇也不知道母亲怎么下了这般狠心,去问过,母亲只轻轻的说了句“总苦不过有朝一日除爵自杀”便不再说此事,隆虑公主来说情也不管事,只派了心腹,严令看管,阿娇便见着两个兄长和陈氏的几个从兄弟们被送上了马车,三个月后她见到了截然不同的兄长们,此是后话了。

“小人东郭宏见过翁主,小人齐地人士,三年前得同乡所荐入长公主门下”

阿娇看着这位母亲门下的士人,二十多岁,中等身高,普通的样貌,属于扔进人堆找不找的那种,难怪在公主府熬不出头。

东郭宏不敢抬头直视这位天之骄女、自幼定下的太子妃,只听得娇娇翠翠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来,“乳何故告发长史?可是与他有私仇旧怨?”

“回禀翁主,小人与他并无私仇也无旧怨,只因食君之禄自当忠君之事,小人即是长公主府下士人自是当为主公思谋,长史得长公主举荐为官却不思报效君恩、公主之恩,反倒坏国之律法,损公主名声,小人既然知晓自应阻止,勿使公主反受其累”

倒是无丝毫怯意,前世也有这么一人这么一事,只是母亲不曾上达天听阐述己过、更是护短压下事端维护长史,反觉得这个东郭宏小人多事,撵出了长安,阿娇当时也就听了那么一耳朵,根本不曾放在心上。

“翁主,陈氏远虑近忧已在眼前,然小人见公主、侯君颇不以为意,小人为陈氏忧矣!”

长公主府、堂邑侯府、隆虑侯府,三府门人数百,形形色色、行行业业,为出头也是使出浑身解数,有凭文章乐赋的、有凭奇迹谋略的、有凭刀剑武艺的,当然也有凭各种邪门歪道的,无不是寻求、创造时机以备上位者看重,以期飞黄腾达,毕竟时下是权贵把持天下、占据资源,寒门子弟想出人头地,投在权贵门下,倒是最快速的进身之阶,便是馆陶公主也曾为陛下举荐贤才。因此门人之间相互倾扎、结派对立也是常事,各种“惊人”大胆的言语也是为了吸引目光。

上一世三府主人日渐宠信那些惯会媚上之辈,风气日变,有能之辈自然慢慢离去,到了废后除爵的地步,也是各种事情并发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一世阿娇必是要从内向外慢慢改变的,她是“求贤若渴”,这个人便着人调查了,不想有意外收获,原打算暂且伏下一子,现在,阿娇倒是更有兴趣了。

“哦?东郭先生以为何为远虑何为近忧?”

“府上门人、仆众、族中子弟日渐骄纵,尊上之前亦不曾约束,府中有失序之近忧;远虑者”,东郭宏抬头平视了下屏风有低下头,微微躬身,恭敬抱拳“太后年事已高,而窦氏除魏其侯外概无出众之子孙,而陈氏……甚至尚无魏其侯,数年之后,何人可为翁主所用?”

“接着说”阿娇依然语气平静。

“诺,小人跟随兄长来长安已有十年,亦听闻不少故事,观察久矣,以为王氏心性不小,新君立后怕王窦难免一争,当时是陈氏当何为、翁主当何为?”东郭宏已然额头冒汗,这些话并不是随便能说的。

“东郭先生既有此想,何不说与母亲而要说与吾?”

“小人以为,此时长公主无疑是陈氏一门之首,然日后翁主才是陈氏命运之所系,而且,而且”东郭宏难得有丝窘迫,“小人甚不得长公主所喜……”

阿娇轻笑出声,这人其貌不扬、说话又直接,自然入不了母亲眼中,“那依先生之言,该如何排忧解虑?”

“小人由此一疏,请翁主过目”

东郭宏呈上了帛疏,便尊令而出,没有再听到那娇翠之音,“谢过姐姐指引,有劳”,心中忐忑澎湃,又有些不安纠结,回到众门人在府中的议事院,几个凑在一起的青年见到他“哼”的一声扭过头,不屑与他这个”踩着别人往上爬“的人为伍,他也不甚在意,自与相熟的人说话。

“博远兄,此是新近传入长安的赋,兄观之以为如何……”

阿青送走东郭宏,回翁主院中,也到了替换时辰,便回侍婢起居的房室中休息,不意刚进门便见阿玉想她努努嘴,顺着看过去,阿郑跪坐在那里哭的凄凄惨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了,父母兄弟都要被撵出府,从公主府被撵出去的,在长安哪里还有活路,我想求翁主又未敢……”

“郑姐姐,您容我说一句,令弟是犯错被撵出去的不假,可父母可只是被放归堂邑本家守墓,犯了那般大错,也就是侯君宽仁了,放到哪家不是送官或者打死?郑姐姐还有何委屈?我劝姐姐还是不要和翁主提了”

阿玉嘴不饶人,早被她念烦了,郑家曾祖父便是当年跟随第一代侯君有功,阿郑父亲也是自幼侍奉侯君,弟弟又侍奉世子,她一家在堂邑侯府很是有些脸面,别说在府里便是外面也是鼻孔朝天的,她父母有些小错还好,但弟弟教唆世子不是一天两天了,先前还只是找些霸上良家女,如今都已经是什么歌坊舞肆、乱七八糟的女子,听闻又撺掇着世子看上了哪个侯府的有名分的妾室,闹得着实不像话,被侯君打断了腿丢出府,她父母也要被送回堂邑守墓。

明明都是翁主近身侍婢,谁比谁高贵啊,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阿玉很是看不惯。

“阿玉,也到时辰了,去侍奉翁主吧”阿青打住她,要推阿玉出去。

“几位姐姐这是怎了?”小何女进来便看到几人,心下了然,但不说破,“阿郑姐姐也在,我省的再跑姐姐房室了,翁主找几位姐姐过去呢”

秋日午后的阳光依然暖暖的,阿娇歪靠着看着帛疏,文采也有,眼光也有,就是久不得上意,浮躁了些,还须磨呢。

“将此疏呈与母亲”

“唯”

“翁主,几位姐姐已经到了”

“让她们进来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庭兵马大元帅在线阅读第十章

    军校的学习很充实,也就代表了很苦。教官们针对当时日军可能占领上海的形势,训练班学员四百人,主要训练战斗、爆破、侦察等基本技术。也不知陈思齐是不是有倒霉鬼的运,上个学都不能安稳。八一三抗战很快失败,特训班开班还不足一个月,国军从上海撤退,特训班被迫于12月撤退到安徽祁门。离开时陈思齐才知道自己待的地方

  • 秦时明月之血衣侯之333

    *时奈,早上好!早啊,时奈。”早上好,千代,结月。接受到来自同学的善意的齐木时奈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没有哥哥的校园生活已经基本适应了,她也跟佐仓千代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适应的具体表现为从:‘在家里粘着哥哥,在学校没有哥哥可以粘而不安’变成了‘在家里粘着哥哥,在学校没有哥哥、但是有可爱的、有着和哥哥

  • 大唐土匪王在线阅读第3章

    女子名叫罗绮,是之前来的老人家麦登的孙女。星辰大陆,就是这片大陆的名字,这方大陆极为宽广,万族林立。哪怕是擅长速度的神明飞升一百年,也看不到尽头。据说只有高高在上的神明,才知道星辰大陆有多大,陨星山脉深处则是楚歌所处的位置。在上古时期,深渊大举入侵,星辰大陆各族在信仰神明的指示下,迅速做出抵抗,但深

  • 娱乐:开局明星大逃杀在线阅读第九章

    山鸡已经剔除骨骼内脏毛发,整个在火焰的炙烤之下,显得金黄,外焦里内,散发着香气。还带着香料,并不是那种原味的味道。这种在外面纯野生的山鸡,就算是没有加任何的调料,吃起来也是十分的劲道,但加上一点调料的话,就显得越发的美味了。香气都直接钻入到了郑慡的鼻子之中。咕咚咕咚........旁边还冒着蒸汽,一

  • 九流相师第八章

    “把我放在那个路口就好。”路上积雪不算多,但车子行驶起来还是要小心翼翼,我怕死,于是离电影院还有一站公交的路程时,我就想着让宋帛把车停下。车子停在了我希望停的地方,我朝他道完谢后,挎着包包点着脚越过一滩雪水后便迈开步子大步往电影院冲。离电影开场还有10分钟了,我这还得走过去,而且票还没取,心里不免着

  • 东皇太一今天买萌了吗?在线阅读第六章

    妖和人不同,对于性别的区分并不明显,像鲛人之类的妖甚至在成年之后才会出现性别区分,因此妖和妖的结合也没就那么多规矩。卫桓这话一说出口,场子一下子就热了起来,看台上又是起哄又是吹口哨的,向来脸皮厚的卫桓还笑嘻嘻冲着这些人招手。坐在看台里的扬昇就差退场了。这家伙老毛病还是改不了,颜控又嘴炮,打架就打架吧

  • 契约暖婚:boss,早上好之婚约(9)

    “舍得,舍得,当然舍得。京城那院的大丫头们还真有一个合适的,名字叫春霞。爹爹的信一到,我就找春霞那丫头说了,春霞丫头听了也愿意。全顺小子是老宅子里长大的,春霞丫头是在京城那院儿长大的。这俩人儿都是自家人,知根知底的,比外面的野丫头蛮小子可强多了。我与夫君把这俩人儿的情况就这么一说,夫君也觉着合适,所

  • 照亮山道的那盏灯之茶摊传闻(7)

    “老张,你是不知道,昨日在村外那羊儿坡的草地上,上演了一番好戏。”永未央旁边桌的一个茶客聊道。“哦?发生了甚么?昨儿俺还在城里卖草鞋。”旁边一人问道。“那时啊,俺一早听说吴山家的鸡鹅竟然遭了贼,便过去帮忙寻贼,一行人在村里村外找了好久,都没抓住甚么可疑的人物,直到晌午时分,我们在羊儿坡那边的草地上发

  • 最强环卫工在线阅读第九节

    神殿里面要比从外面看大一些,到处都是古怪的文字,密密麻麻,神秘莫测,光是看着都会让人头晕目眩。只不过神殿的内部空荡荡令老鼠都感觉绝望,最开始林夜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但现在看来,分明是什么都没有。“主公大人不要灰心,这种建筑一般都会拥有密道的。”“密道?”“没错。”貂蝉微微一笑,然后两根漆黑的锁

  • 我是刀尖上舔糖的白月光之进击的飞船(1)

    “距离目标行星还有7个地球日,唤醒全部飞船工作人员”随着柔和的电子合成音响起,处于自动驾驶状态的‘精卫级’科学探索船退出超空间跳跃状态,结束2年的空间跳跃后,飞船重新进入粒子推进器航行状态,处于飞船中部的休眠仓全部自动开启。“终于快到了啊,睡了这么久,饿死我了,先去吃点好的,我先去自助餐厅了哈”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