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大佬是条狗之第二章:利维坦(1)

2021/6/11 23:52:46 作者:月非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佬是条狗
大佬是条狗
作者:月非娆来源:晋江文学城
宁微微穿到了一本书里,成了表面柔顺善良、背地里娇蛮任性的同名女配。女配仗着大佬周恒琛的宠爱在剧组里颐指气使,不仅刁难女主,连女主收养的流浪狗都不肯放过。然而女配不知道,那只被她百般折磨的流浪狗就是周恒琛。穿书后的宁微微看着刚踹了狗子的脚,想着日后的悲惨结局,泪流满面:……我能选择现在就狗带吗!PS:1、本文男女主三观都是正常的,所以没有龌龊交易哦!2、本文不黑原书女主,女主虽然有点平凡人的小自私,但本质绝对是个善良的姑娘!

当天下午阿兹瑞斯就赶回了格瑞恩。城里一片匆忙的景象,士兵们推着辎重车往返于铁匠铺和大厅,地上到处都是杂乱的车辙和脚印,叮当的砸铁声不绝于耳,一股浓烈的火星味弥漫在空气中。

“我回来了,酋长。”

“信给鲍什了吗?”

“给他了。”

“利维坦还会再来的。”

“可恶…我们要迁走吗?”

“不,变体精灵还在帮我们。一会儿我会去海岸营地。”

“凯恩酋长已经带着他的族人在回斯图尔特的路上,他说要和你并肩作战。”

“我知道了。”

“斯贝什的生物都消失了,只有一条龙在那里。”

萨尔的表情更加凝重,“果真如此。我会让合达带着部队到科尔沁去,你跟着一起。”

“是。”

——初次潮汐

一个月前。

萨尔去了塔斯曼海海岸。凯恩和他的牛头人们正在立起两人多高的尖木桩,他们向萨尔行了一个礼。

凯恩:“这个高度可以吗?”“

萨尔:“不行,还要高。”

凯恩:“那玩意儿到底有多大?”

萨尔紧皱眉头:“按最坏的打算,有那边的苍岩山那么大。”

所有人一起望向了远处的那座大山。

凯恩目眦尽裂:“你在开玩笑吗!?那我们这么做简直就是螳臂当车,飞蛾扑火!我要带着我的人民迁移到内陆!”说完牛头人拎起斧子便走。兽人战士拦住了他,“如果没有人阻止这个怪物,它摧毁整个大陆只是时间问题,你和你的族人躲到哪都没用!”牛头人粗暴的推开拦路者,“那我就让他们住到地底!我不会让我的族人像蚂蚁一样被踩死!”

“凯恩!”萨尔喊住了愤怒的牛头人,而后者已经做好了反驳的准备。

“带着你的族人走吧。”

牛头人动容了,“对不起,如果我不是一个酋长,我会和你并肩战斗。”

萨尔扭过头去,指挥兽人们继续未完成的工作。凯恩攥紧手中的斧子,一言不发的带着牛头人们走了。

“司里希斯回来了吗?”

“还没有。”

“打完桩子之后所有人都撤离这里。”

“是!酋长!”

司里希斯(娜迦海妖)是营地里唯一的海生种族,她理所当然的承担起了水下的侦察任务。娜迦制造出的三个幻象一直游荡在海洋的暮光区中,以往的大型鱼类全都不见了踪影。于是司里希斯决定控制幻象去更深的午夜区域探索一下。

越往海洋深处光线越暗,最后甚至连伸出的手都看不清了,幻象翻了一个身向浅海返回。在她所看不见的下方,无故出现了许多巨大的水泡,幻象被这些水泡顶了一下,突然间一双巨大的绿色眼睛就出现了她身前,接着幻象便消失了。毫无防备的司里希斯被吓的一激灵,“我的天…”

一轮弯月悄然升至夜空。兽人们全无睡意,大家潜意识里都觉得这个怪物会在夜晚发动袭击。直到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也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萨尔强制让这些战士去休息。但司里希斯却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可她没有确切的把握,幻象在海底再没有搜寻到这个大块头的踪迹,这更让她焦虑,也许它的目标根本不是兽人,而是其它一些东西。司里希斯找到萨尔,向他表述心中的疑惑与不安,但萨尔认为白天是安全的,即便怪物真的出现,在清晰的视野下他也能确保所有人安然无恙的撤离。

然而就在大家都放松警惕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海平面!

所有兽人都跑出来想要看一看这个骚动他们神经的怪物,萨尔咆哮着让他们作好战斗准备。战士们快速向营地内退去。这个庞大的怪物每走一步都激起凶猛的波浪拍击海岸。利维坦登上了岸,巨大的身躯甚至遮蔽了太阳,它看了看地上的尖木桩,然后重重踩了上去,木桩瞬间被踩成齑粉,连大地也为之颤抖。利维坦若无其事的向前迈步,那些事先埋伏好的兽人被震的东倒西歪,陷阱也失去了原本的效果。

萨尔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并对着身后的司里希斯大喊,“让所有人撤离这里!”接着兽人酋长就冲向了利维坦。可战士们根本不听司里希斯的话,他们一股脑的跟着冲了出去。密密麻麻的黑点奔跑进利维坦的视线内,它停下脚步俯身观察这些兽人,然后对着他们吹了一口气,一股带着臭味的劲风把兽人卷出了好几十米。

利维坦发出了宛如巨大轰鸣般的笑声,“你们就是外来的入侵者?看上去是如此的弱不禁风。如果我不是被关在海底,你们现在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说完之后对着地面又是一脚,树木左右倾倒,山石滚滚而下,所有建筑物都变的摇摇欲坠,整片大地都在哀嚎。萨尔艰难维持住自身平衡,然后举起手中锤子对准利维坦,“滚回去!”利维坦身上出现了无数电火花,在噼啪作响的爆炸声中,它回到了最初的海面之上。利维坦一脸的惊愕,但在惊诧过后,一种无与伦比的耻辱感席卷了这个庞然大物。

“吼!!!”

利维坦发出响彻天地的怒吼。它用双手怒拍大海,海面被震起一片高达二十米的大海浪!海啸越升越高,直奔营地而来。

萨尔:“跑!往山上跑!”

所有兽人都闷头往后狂奔。但是海水并未像预想中那样席卷而来。萨尔聚集所有人向地势高的地方移动,那些汹涌的海浪被未知的力量聚拢到了一处——是变体精灵!它把海水源源不断吸入自己的身体内,并且还在不断的增大,最后竟变的与利维坦旗鼓相当。变体精灵站在海面上,横在利维坦与兽人营地的中间。

利维坦一点也不吃惊,“当我还是守卫这个世界的神时,就与你们这些元素对抗。现在我堕落了,你又来拯救这个世界。”它一边说着一边朝岸上走,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船锚。变体精灵没有任何反应。等到利维坦要上岸时,水人伸出胳膊拦住它的去路。锋利的船锚瞬间将变体精灵的头部打散,水花飘到一半又如同时间倒流般重新凝聚回头颅。变体精灵双手聚拢,一个水花将利维坦击退回海里。利维坦彻底暴怒了,它挥舞船锚疯狂击打海面,然后重重一跺脚,一大片洪流冲天而起,无数大地刺以利维坦为中心向外极速扩张。霎时间天崩地裂,密密麻麻的利爪冲天而起撕裂大地,营地内的建筑尽数被毁,大片大片的树木被连根带起,连水元素都被刺成了一大团水花,整个海岸崩裂的支离破碎。留在视野之内的,只有那些令人窒息的地刺。兽人们的表情凝固了,如果当时没有逃离营地,现在早已粉身碎骨。

利维坦发出了骄傲的笑声,但很快它就笑不出来了。海水重新凝聚成变体精灵。利维坦愤然扭身离去。在它消失于海平面之后,水人也离开了海岸。萨尔和兽人们仍未从震惊中脱离出来,一种无法扭转的绝望在迅速蔓延。

“走吧,最少我们还活着。”

“我们也迁走吗酋长?”

“不。”

“可我们根本没法跟那个怪物抗衡。”

“相信你们的酋长。服从命令,然后团结一致。”

“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征服的召唤师破局的办法

    “嘤!”仍处于迷迷糊糊状态的林可儿,感觉自己现在的姿势有些难受,便本能地翻了个身,结果这一翻身,直接从韩皓东的怀里滚了下去,与水泥地板来个结结实实的接吻。“哎呦!”一手扶住红肿的额头,林可儿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可一不小心,脚被小石子给拌了一下,小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韩皓东看到这一幕,想笑却又

  • 寂皇在线阅读第七节

    当夜,战战来到楼下的服务大厅,她坐在包间里,经理带领着一排人站在战战的面前,战战看着那堆人,颜值都不错,不过各自自身散发出来的气质不同。温润、冷漠、坏气、刚硬、各种感觉。战战的眸子盯在一个人的脸上,就没有移开过视线。韩维旁边的那人笑看了一眼韩维,这小子又有生意了。韩维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危险。战战纤长的

  • 豪门抱错千金重生后之破阵子·三国·法正(四)生死有命(4)

    (四)生死有命建安二十四年,刘备带领军队驻守定军山,和夏侯渊、张郃的军队相僵持。当时的情况,只能说是个僵局。刘备的军队虽有兵力优势,却是长途奔袭而来,士兵多有疲劳,而夏侯渊恰恰以逸待劳,由大将张郃亲自驻守东面的广石据点,而夏侯渊自己驻守东面的走马谷。兵分两处,相互支援,的确是个僵局。不过不要紧,法正

  • 摄政王的小祖宗六岁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项空,你太不哥们儿了!”秦修大吼大叫道,“好不容易有个美女来了,你竟硬是把她弄走了!亏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打虎肉吃!”“你们泡谁我管不着,但我姐姐绝对不行!”项空也不甘示弱,大吼道,“你们会把她带坏的!”“谁让她是美女呢!其实我们很善良的,特别是对女孩子!”萧风也道。“五弟,你就忍心剥夺你段二哥这唯

  • 不二臣第一章在线阅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斜的从窗口洒进。房间内华贵的双人大床上,一层薄薄的天鹅绒毯之下,一抹优美修长的身影慵懒的陷在床单里,露在毯子外的白皙手臂微微动了动,女人睫毛颤抖着睁开双眼,目光从涣散迷离到重新凝聚,空白的大脑记忆渐渐回拢。“啊!!!”片刻之后,一声失控的惊叫声从嗓子里爆发出来,她胡乱的伸手捂住自己

  • 涅槃重生之彼岸花开之孩子不是我哥的(5)

    “你怎么来了?”呆滞的莫晚晴,这才回过神,她抬起沧桑的瞳孔,无力的望了一眼言子夜。“对不起,前晚,我不该离开!如果我在,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言子夜的目中充满怜悯,也充满自责。莫晚晴摇了摇头,含泪看着他:“两天了,没有任何消息,会不会找不到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他!”言子夜说得那般肯定,这

  • 冷情总裁,前妻很抢手之那不是你老婆吗

    零点酒吧喧闹的酒吧,疯狂的男女,舞池里一个纤细的身影在扭动着妖娆的身姿。底下的年轻男女不停的吹着口哨,沿着舞台围了一圈,时不时的发出挑逗的讯息。角落里林蕾担忧的看着舞池里的许薇。桌上的二十多瓶啤酒都进了她的肚子。许薇原本是一个挺文静、乖巧的女人,可一喝酒就完全变了个人。另一处的角落里,两个男人正若有

  • 狼人之灾第八章

    “……”墨卿沉沉默着,不想花寒柔离开,却找不到贴切的理由让人留下,墨卿沉语塞了。“什么人?”墨卿沉正沉浸在自个儿的思绪中,只听花寒柔忽而说道,眸低清冷,周身提起十二分的警戒心,纤细莹润的手指忽然对着空中一抓,而后放开,空中忽然闪现除了一个女人的脸,“少主,梨花屿被墨卿沉那贼人血洗,无极真人也被带走,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那就同归于尽

    灰压压的夜空布满沉甸甸的乌云,大雨倾盆。冉夕垂眸望着手中大红色的喜帖,清冷僵硬的侧脸透着几分漠然。“陈献,这是什么意思?”她怔怔的望向眼前恩爱挽在一起的一男一女,声线微微有些颤抖。男人躲开她锋利的目光,倒是浓妆艳抹的女人上前一步,讥笑道,“还能是什么意思?陈献他马上就要跟我结婚了,不要你了!”望着陈

  • 霸道男女对对碰之守舍的脸(8)

    坐在电脑旁边,江紫薰心神不宁,什么都看不进去。室内声息寂静,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时光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她想要去找欧阳文羲问个清楚,却又不知道该问什么?但是如果不去问,一颗心好似被放在炉子上火烧火燎的煎熬着,又实在熬不下去。平素不喜科幻的她,甚至控制不住地去想,她的墨麟,现在身体里面住着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