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开局怒砸拜金女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23:57 作者:开局怒砸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局怒砸拜金女
开局怒砸拜金女
作者:开局怒砸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特么的很喜欢钱吗?”楚风愤怒地把几叠钱砸到拜金女的脸上:“老子有的是钱,想要多少就砸你多少!”楚风打开手提箱的那一刻,周围的人都惊呆了。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用钱来砸人。拜金女这一刻后悔万分,悔恨自己为何要分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江雪》,柳宗元。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每一次读着这首诗,眼前都会不自觉的浮现出,风雪中老叟垂钓的景象。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胸前口袋处,些许白色粉末掉落下来,在半空中消散了……

地尸奔跑的声音没有了,嚣张的笑声飘荡而去,地尸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定住不动了。这一刻,天地显得是那么的孤寂,仿佛世间只剩下我的存在。

而下一刻,纷飞的雪花落到我的脸上,也落到了地上。眼前所有的锯齿草伏到地上,而身侧的锯齿草则围成一个纺锤外形。

雪花点点,落到头上的雪花并没有融化,而是越积越多,最后化作一顶破破烂烂的斗笠带在我的头上。身上的积雪融化后没有一丝水渍残留,而是化作一件颇有年代感的蓑衣披在肩上。

所有的锯齿草都伏到地上了,我也得以看清那地尸的模样。从外形上看,这只地尸应该是一只猪,一只至少一米六高的野猪。这样庞大的体型,难怪跑起来有这么大的动静。

它离我是那么的近,仿佛下一秒,我就会被它撞飞。可是它再也无法移动一步的距离了,再也不行!

大雪张狂的洒落着,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地面上的积雪已经连锯齿草都盖住了,除了我身下的锯齿草,其余地方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忽然,仿佛大地已经无法承受这份重量似的,身侧不知道多远的距离里,全部都下沉了五公分。虽然不多,但是却如此的惹眼。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雪花缓缓融化,化作冰水渗入地面。虽然雪花尽数融化,天空中的雪却变本加厉似的,仿佛能把天空都罩住了。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色,张开的嘴巴都忘了合上。随着脑海的空白,胸前的光芒也暗淡了许多。雪,变小了……

我从左胸口袋处掏出了一根白色的蜡笔,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都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明明从来都没有过确切的目标,我为何会拥有这样事物呢?念兵!

“小雨,生日快乐!”年纪不算大,但是在生活重担下压的有些苍老的男人拿出一根白色蜡笔。

我眯着眼睛开心的接过这根白色蜡笔——学校有绘画课,要求大家带蜡笔上课。不过我一直没敢跟父母讲,因为如果说了,爸爸妈妈肯定会咬牙为我买一盒最好的蜡笔,所以我只是说过自己想要蜡笔画画。

如果不是无意间一点一点的去了解,我在父母的呵护下,童年也只是简简单单的吧?只是在知道家里的状况后,我也学着慢慢的隐瞒了一些小事情。

“爸爸,白色的蜡笔,能画什么呢?”我故意问到。父亲皱巴巴的脸皮咧开一笑,说道:“可以画白云啊。”

“小雨知道吗?每个人一出生就有一根蜡笔。”“真的吗?可是为什么我找不到?”“那是当然的,因为这根蜡笔很害羞。”

接下来父亲抱着我,讲了一个很无聊,很可能是现编的故事。虽然无聊,但是我却听得跟认真,父亲讲的也很认真。只要和爸爸待在一起,就觉得很开心了!

“天上有好多好多的星星,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星球。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就是那里,靠近北斗,的南方的那边,有一颗蜡笔星。

蜡笔星的人们一出生就带着一根蜡笔,这根蜡笔会陪伴他们的一生。出生时,蜡笔颜色越多的人就越厉害,因为这颗星球上唯一的货币就是印在纸上的蜡笔颜色。

每个人带上出生的蜡笔,看上了什么商品,就用蜡笔现场为卖家做一副画。”“怎么会有那样的地方呢?那样大家不就都有用不完的钱了?”我打岔到。

父亲哈哈一笑,接着说:“用到颜色越多的画就越值钱。可是有多色蜡笔的人虽然多,但是只有一根白色蜡笔的人也不少。白色蜡笔只有一种颜色,用它画的画价值是最低的。

那要怎么办呢?每个人都用起自己的办法:有的人画了一幅美丽的,缥缈的白云,让多色蜡笔画家惊叹不已,用数根彩色蜡笔换走了这幅画。有的人帮别人做事情,拿着别人给的蜡笔粉末,融了白色蜡笔做出了许多小小的彩色蜡笔。有的人什么都没做,就是一直用白色蜡笔画的画买东西,因为画白云要天赋,做事情太累。

不过,最特殊的一种人,他们拿着白色的蜡笔,把它当成彩色蜡笔,画了好多好多画。”听到这里,我笑着说:“这人好笨,白色蜡笔当做彩色蜡笔画的画,在白纸上根本看不见吧?”

爸爸也笑了笑,接着说:“那可不一定哦!因为蜡笔星上有一个叫做彩虹雨的传说,而且有好多人都见过彩虹雨。传说中,淋到彩虹雨的作品会拥有最完美最契合画作的色彩。”

“彩虹雨?真的存在吗?”我仰着头,看着父亲下巴上的胡茬问到。

“嗯,不知道呢,应该存在的吧,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所以留一张纯白的画作吧。”父亲抱起我,走进摇摇欲坠的家里。

很无聊的故事,没有意义,没有内涵,处处透露着随意。没有意义的故事,就像我没有意义的人生一般。

为什么,白色蜡笔会成为我的念兵呢?难道……是因为它见证了我最多的成长吗?

不过,爸爸,我画的画,下起彩虹雨了呢!你,看得到吗?

念兵需要有念,可是我却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念在哪里。在诗中吗?或许吧,至少我刚才成功的让念兵发动了,这就够了。

在我胡思乱想的期间,野猪地尸也开始活动起来,马上就要脱离我的控制了。我再次闭上眼睛,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江雪》

我挺喜欢诗的,也喜欢国学,虽然不会写,背的也不多,不过我就是喜欢。也可能是为了假斯文吧?毕竟喜欢别的事物都是有理由的,只有它,我找不到。

不过我读过的诗还是不少的,最爱的,始终只有这么一首。漫天的大雪再次笼罩这片锯齿草林,这一次,地面不仅仅是被压垮,而是化作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泽。

透过朦胧的雪幕,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远处连绵的高山。我身下的锯齿草化作一叶扁舟支撑着我,和我手中的钓竿。

地尸早就沉到水底,不见踪影了,兴许是死了吧?那么我又在钓着什么呢?很快我就不疑惑了,因为足有数百艘小船那么大的黑影在我身下游动着,还有两道!

我抬了抬手中的鱼竿,看了看四周的雪花,自恋的轻笑一声。有这念在,做不到的事情,又有多少呢?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了吧?

我抬起头,纷飞的雪花中,出现了一抹艳红的痕迹,越来越大。很快的,她就到达了我的面前。没错,有个人在天上飞,还飞到了我的面前!

她很美,美得惊心动魄,却是那么的不真实,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简简单单的对襟齐腰襦裙,颜色还是颇为粗俗的艳红色,穿在她身上却透露出飘渺的仙气。

不过,从她的脸色上来看,明显不是很开心,而且很可能是因为我。是因为雪,或者说,我破坏了什么吗?一定是的了。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动手时,她先挥了一下手。轻轻的,就如同拂去微不足道的灰尘一般,却拭去了漫天大雪。强大的令人绝望啊!又是这般的美丽。

“知道我是谁吗?”她的声音很清脆,特别悦耳。而说话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瞬的,感觉就像是错觉一般的温柔。

“不知道。”我回答到。

“我是锯齿草林的主人,你破坏了我种的小草,数量很多。”这一次,她说话声感觉冷了许多,少了某种情感,更不容人拒绝了。

“你是来杀我的吧?毕竟……我破坏了那么大一片草林。”我看了看这片无边的大泽,讪讪的笑了笑,想起了莘凝柠。

“你在想其他人?还是一个女性?”她脸色变了变,语气十分不满的问到。为什么那么生气呢?很快,她就给了我答案。

“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对吗!”她问。是吗?她要放过我了啊?可是,为什么?我还没回答,她又说到:“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记住了!”

这是小说吗?不!小说都不敢这么写!我看了看自己,想象着镜子前的面容,果然,这样的事情怎么想都不可能会发生的吧!

“我叫花落!”明明我没有回答一句话,她却自言自语的说了那么多,为什么呢?我问:“为什么呢?”

“不知道,不过我很确定,我喜欢你!你,会喜欢我吗?”她的脸上又露出来了,温柔的神色,为什么呢?

“如果你喜欢我的话,能够喜欢你是我的荣幸!”这不是客套话,是我的心里话。从她出现的那一刻,我总在幻想的异性的形象就这么实质化了!

“你相信我?我可是先天之鬼!和你这种后天之鬼不一样,先天之鬼可是鬼话连篇的代表,没有一句实话的!”她说,可是她不知道,她这么说时,就说了实话了!

她挥了挥手,我脚下的小船就朝着岸边飘去。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停的看着她,想把她的形象记住,记牢。

看着她的脸,我明白了什么。我大声的朝她喊到:“你也一样!你没有目标!你会有的!”而我却不一定,我默默的补了一句。

或许,等她有了目标的那一刻,我就可以消失了吧?这么想想还真是……让人心痛啊!

出去的时候,我特意选择了另一个方向走出,再用导航走回外31村。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不少人,口中无一例外的在讨论着锯齿草林发生的事情。

国主强者、先天之鬼,是我听到的唯二的对花落的称呼。先天之鬼,到底是什么呢?竟然连诡兵都找不到资料!抱着疑惑,我来到了村长大叔的家中。

“先天之鬼?这种事情……算了,你想要进入轮回?”大叔变了又变,转移话题到。“轮回一共有六道,先天之鬼,就是进入饿鬼道的轮回者。”

饿鬼道,实际上称作鬼道更合适。我不知道鬼界的轮回和传说中的是否相同,如果一样的话,花落是在赎罪。

罪大恶极的人被打入地狱道,稍次的进入饿鬼道。这是人间界传说中,六道轮回的顺序。可是,没有目标的人,又做了什么,足以越过畜生道打入轮回道的事情呢?

不对,可以的!有的时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就像,就像我当初多嘴说了一句,就让同学遭受到不公平的校园霸凌一样!!

花落……你做了什么呢?

对了,鬼话连篇!她当初为什么要那么说?为什么她说的时候,神色是那么的落寞?我的直觉很不准确,但是我这次却想相信直觉一次,相信,自己心中的花落。

“先天之鬼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我试探的问到,村长一定不会想到我见过花落了吧?更不会想到我见到了花落,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吧?

果然,村长听到我不再纠结着轮回后,脸色放松了许多,笑呵呵的回答到:“听说过鬼话连篇吗?先天之鬼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说实话,十句话九句都是假的,所以绝对不能信任!”

“为什么?!为什么先天之鬼就一定很少实话?!为什么先天之鬼的话一定大多数是假的?!”这段话我几乎是用吼出来的,连我自己都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到了。

村长明显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却没有生气,反而解释到:“因为天性!就像羊天生要吃草,虎天生要吃肉一样,先天之鬼说假话的习惯,早就融入骨子中。

因为他们对人类充满了怨恨!他们曾经也是人类,可是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了,因为他们做错了事。可是他们不会忏悔的!他们的忏悔已经化作了嫉妒!”

这样的吗?所以花落不可能会喜欢我的吧?现实果然不是幻想的故事,哪里会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喜欢上了呢?想想还真是可笑呢,不杀我,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吧?

“谢谢村长大叔了,初来乍到的,有什么问题也不知道问谁好,以后还要多麻烦大叔呢,有空多来坐坐啊。”打了声招呼,我就径直回了家。

回到家里,迎接我的是莫名变大了不少的小金,还有扑到我怀里撒娇的莘凝柠。听着凝柠掰着手指说着今天做的事情,说着小金做了什么,这种温馨的感觉,就是家的感觉吧?

唠嗑了一会儿,我亲自下厨做了一桌菜和凝柠她俩解解馋——鬼是不需要吃饭的,变成灵魂体后,肉身需要的消耗就没有了,也不会有饱腹感了。

莘凝柠和小金吃的满脸都是油污和饭粒,可爱极了!吃完饭,两个小家伙洗漱一番就上床歇息了,我也空出时间可以做一些别的事。

拿出冥机,首先给人间界的网友加油打气一番。这是一个很善良的少女,不过却有些丧,不过在我面前不会表现出来,却不知道我看得见的。所以每天鼓励、支持、肯定她已经变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我很珍惜现在的时间,因为我做过太多的错事了,或许看起来微不足道,不过我可不会忽视那一件件的小事情。

有了冥机以后,我偷偷看了以前受到我影响的人现在的生活。生活得不错的我也不便去打扰,如果有些难处的就把能做到的事情都做一遍吧,这样一来也心安了许多。

外31村就要开战了,我需要尽快熟悉念兵的用法。除了我,没人能保护凝柠了,所以我需要变强,至少不能死去。

战斗的对象是东方妙汉鬼国的一个边陲小镇,名字记不大清了,反正不是个重要的地方,外31村也不是。这种级别的战争,如果我能够熟练的操纵念兵,一定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锯齿草林是不可能再去的了,得不到太多锻炼,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见花落。剩下来的选择只剩下南方的冬元平原,还有西方的阴木山脉。

两个地方分别生存着兽和怨,思考了一番后,我决定前往阴木山脉。怨不仅可以被链结,还会掉落念珠。那是怨所附带的念的凝结体,作用很简单:提升除了念兵以外其他兵的力量。

对冥机有作用的念珠至少是四阶以上,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获得不算太难。冥机强大了,小金也会更厉害,凝柠那边我也可以放心不少。

就这么决定了,那么,先睡一觉,醒了再出发吧!

我醒的时候,莘凝柠和小金在玩具房玩的正欢。吃过饭,叮嘱凝柠注意安全后我就出发了。

阴木山脉比锯齿草林远多了,出了村子走上四里路到了汲花江,过了汲花江再走上十多里路就到阴木山脉了。

汲花和传说中的彼岸花相似,大片大片的盛开在江岸。汲花永不凋谢,花语是永远在追求的爱情,因为一直在追求,所以舍不得凋谢。

踩着汲花组成的红毯,走过长满汲花的木桥,那一片悦目的艳红渐渐的被瘠薄的黑色土地掩盖。阴木山脉常年散发着浓浓的死气,死气带走了阴木山脉所有的颜色,只剩下厚重的黑和忧郁的灰。

到阴木山脉了,看着四周张牙舞爪的阴木,我生起了一丝退意。不过转念一想,要说的话,我也是鬼啊,那还有什么怕鬼的必要?

阴木山脉的土地很松软,轻轻走过都会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脚印。走了没多久,两道崭新的脚印出现在我的面前。

前面有人,而且应该不远,我对阴木山脉并不熟悉,如果有人愿意和我一起走的话……我又想起锯齿草林中哦经历,打消了和人同行的想法,不过接下来都是顺着脚印走的。

奇怪的是,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了,眼前除了脚印和身旁的阴木外依然没有其他事物出现。如果说是前面的人都清理掉了的话,那得有多强大的人才能不留下一点其他痕迹?

面前的脚印越来越多,可是还是没有见到别的事物。我怀疑我可能是迷路了,所以换了个方向接着走,还在最近的一棵树上刻下了记号。

身旁脚印的痕迹越来越多,可是并没有看到那棵刻了记号的树。又迷路了吗?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给一棵棵树刻下了记号。

又走了没多久,我的身边布满了凌乱的脚印。更令我惊悚的是:身边的所有树木都见到了熟悉的记号!只要有智商的人都能明白,这绝对不是迷路!

是鬼吗?明明我也变成鬼了,为什么还会害怕?其实我害怕的并不是鬼,而是未知的,会带来恐怖后果哦任何事物!

我靠着身旁的阴木,双腿颤抖着,艰难的蹲了下来。不知道是变成灵魂体的原因,还是因为害怕,蜷缩身体无法感觉到一丝温度。

我的身边布满了脚印,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脚印竟然以我为中心,留出了脚印型的一片空白。这……到底是什么!

“噗滋,噗滋……”就像鞋子走过泥泞的林地一样的声音从远处响起,越来越近,越来越多。就和脚印一样,很快的,密集的脚步声把我包裹在里面。

我很痛苦,每一声脚步声响起,我的大脑就如同被狠狠的踩踏了一下。思维被踩成了一团浆糊,除了恐惧,其他的所有情绪都被踹走了。

林地的脚印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率先浮现,然后是平底鞋、人字拖、运动鞋……我陷入了各式各样的鞋子组成的恐惧中。

面前的鞋子不停的来回走动,除了害怕,我又感受到了更多无助。我连应对的念头都没有,就这样静静地,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事物变了又变。

突然,鞋子当中出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东西——一把剑,一把木剑。和花落一样,当这把剑出现时,我就明白了,这是我一直在幻想的剑。

这把剑很简单,随意的任何一个稍微学过木工的人都能轻易削出来,除了剑柄上的红色流苏,没有其他任何的装饰。可就是这样一把剑,让所有的恐惧都消失了!

鞋子不见了,脚印被抹去了,只剩下胸前的口袋散发着淡淡的,橘黄色的光晕。我想要把桃木剑握在手里,就在我这么想时,桃木剑自己飞到了我的手中。

要说的话我的情绪不至于失控成这样的,所以刚刚会有这样的表现一定另有原因,那就是怨。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啊,面对怨那千奇百怪的能力。

我凝神观察了一下,手臂一挥,木剑电射而出,精准的贯穿了不远处树后的乳白色虚影。虚影模糊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凝缩成一棵晶莹的白色珠子。

还没来得及捡起珠子,不远处传来了清晰的呼救声。我正准备去救时,不仅又想起先前的事情,万一再次被背叛了怎么办?

抬起的右腿放了下来,很快又再次提起来。不管了!先救人!这一次我这么做的话,有可能会后悔,但是如果不做,一定会后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江山美人之访客

    孟凡侧着头在水龙头下喝了几口水。然后将头对准水龙头,一条条水流从头上流下,带来淡淡的咸意,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容。他的身后是一大片建成一半的楼房,灰色的水泥骨架和灰色的脚手架俯视着同样灰色的砖堆和一些被石灰浆包裹得看不出原貌的工具。工地上陆陆续续走出几个拉遢但是十分健壮的中年人,用肩上

  • 综漫:直死无敌之暗杀!

    梦梦看见评论里的一个读者问什么时候更新一回哦,梦梦现在就可以回答,这篇文没有特定时间,但是能确定的就是一个月更新十章。还有人嫌上一章写的太少啦!呜呜,偶不依~~祝梦梦我粉丝越来越多~——————————正文——————————“嘿!老子服你了!能不能出唱片啊?老子开家娱乐公司买了你,搞这行其实也不错

  • 三国之开局就万人敌并收复失地在线阅读第十章

    阳光从枝丫上透下,照得我很难受,浑身都难受起来,看着眼前的东西,都有些摇摇晃晃的,脚尖顶着地也痛得紧,可是不承受着,我的手腕被吊着就会火辣辣地痛。院门又吱的一响,这一回是谁,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看了。“米若。”惊讶的叫声让我定了定神。安淮王走进来看我,一脸的震惊来手里的东西也赶紧丢了跑过来,什么也不说

  • 极品美女董事长老婆在线阅读狭路相逢

    ——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能相遇,不是每个相遇的人都能再次重逢,有时冤家不仅是路窄,而是彼时我们能在这里狭路相逢。饭旬过后,程安然拉上沈乔伊去了KTV。“来,安然,恭喜你!”沈乔伊端起一杯伏特加。“谢谢!谢谢你!乔伊。”这是程安然和林晖分手以来第一次展开了微笑,这是程安然和沈乔伊相交十几年来第一次说

  • 龙珠:斗战圣猿在线阅读第1章

    东辰国五十四年,皇后寝殿之内,三个妇人坐在暖炕之上。一位身着后服的妇人坐在一边,矮桌的对面,坐着两个同样衣着华贵的妇人。三位妇人虽年近四十,却风韵犹存,举止高贵。这时,突然跑来一个八九小男孩,冲着后服的女子说道:“皇后干奶奶,奶奶不让孙儿出去玩,孙儿实在不想习字了,看着头都晕晕的!”后服女子揽过男孩

  • 逍遥界星辰功法之寻衅滋事(10)

    很多人以为,你不招事,就会平安无事,其实不然。所有的事,都是有了一个引子,然后就按照不可知的逻辑自己发展了。至于你喜欢不喜欢,那其实都由不得你的意愿。谷雨办完户口的第二天,恢复了她的本名卢谷雨,正在犯愁用什么理由跟医院讲的时候,有人传信儿:“杨小慧,外面有个人在打听你,说是你哥!”谷雨愣怔了一下。她

  • 异界:我能召唤华夏人杰第9章在线阅读

    “笑你大爷!”看着青瞳更加肆无忌惮的笑,百里烟忍不住骂了一声。青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常年跟在陆长庚身边,遇见的都是名门淑女,就算是经常怼他的木樨,生气起来也不会骂人。“你你你!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粗俗!”青瞳气得脸红脖子粗,却也是指着百里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百里烟有些得意洋洋:“谁叫你再笑。”“

  • 当我“渣”了蜘蛛脑之后之以青丝杀虎,弱女子的逆袭(8)

    夏馥儿急急把夏浩宇推向沈月华,有些狼狈地躲着花斑虎。沈月华几次想要冲过来,都被她高喊着制止了。体力严重透支的她,右手腕一转,手中便多出一个簪子,看了眼沈月华和夏建国,又恨恨地收了回去。拔下头上的木头簪子,及地的青丝瞬间落下,怒视着前方的花斑虎。在它纵身向自己扑来之际,身子急速向后滑去,趁花斑虎还未来

  • 我!掌控了999种概率在线阅读第三章

    “呵。”慕秋停下动作,听到他轻嗤一声。外面的风却越发的大了,看起来今夜会下一场大暴雨。“哇!”并没有理会他有些嘲讽的轻嗤,慕秋有些兴奋的打开窗户,顿时,整个人陷在大风中,就连窗户玻璃都被摇得哐当作响。莹白的小脸上充斥着惊喜,顾如初突然就能想象她像猫儿般快活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开了一盏灯,看到她理也没理

  • 我的世界之无尽轮回之那时我们初相遇(3)

    “阿妈,原来你和我阿爸之间还有这么有意思的故事。嗯,就叫它‘黄元帅的故事’就好,真是超赞,比我那些故事书里的情节可是有趣多了呢。可惜阿妈帮助别人时,还撒了谎,要是按阿妈平时教导我的那样,那真的应该打阿妈屁股一下。不过,看在阿妈你给我讲你和阿爸的故事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咱们还是继续吧,你不是还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