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血佐柒恺之奇怪的梦(5)

2021/6/11 13:57:49 作者:溡郁丶雨謧 来源:飞卢小说网
血佐柒恺
血佐柒恺
作者:溡郁丶雨謧来源:飞卢小说网
【害怕失去被凝望资格的我,在意识苍白的那一刻身体里那股邪恶的力量,又是谁的血液?——郁佐坂】【那个被打的支离破碎的记忆,什么时候可以看见呢?——泪熙璨】【如果说,一切的亮光都灭掉的话,那我就自己成为照亮希望的那抹光芒。——郁凌恺】我恨这个坏掉的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日早上,王岛醒来觉得自己很不舒服,头重脚轻的,走路直飘,就跟领班说了声,没去上工。领班是个瘦瘦的大个子,背有点驼,大家都喊他“张师”。张师拧了条热毛巾敷在他额头上,并吩咐另一小伙去隔壁街上的药铺给他抓点药。

然后大家走了,王岛一个人躺床上休息,迷迷糊糊的,像一只船在海面上航行,伴随着海浪的起伏,一会儿在波峰,一会儿下降到波谷。就这样漫无目的地不知飘荡了多久,王岛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仿佛这里时间是静止的。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脑后开始出现细微的嗡鸣,就像蚊子突然从半空坠下,近乎静止地悬在耳边。嗡声越来越大,同时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发生变化。苍穹仿佛变成了佛寺的大殿内部,众多菩萨罗汉,或立或卧,远远地看着他,像被一幅幅类似唐卡的壁画分开,或许他们被关在里面,王岛想。脑后的吸扯之力越来越强,强烈的银白色的磁力向虚空某个地方流去,夹杂着大量紫色和黑色的雪花。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和意志要被剥夺,抛入未知的恐惧之中。同时头顶的诸多罗汉开始旋转,他们的形状和表情也发生扭曲,发出诡异的笑容,他们身上的颜色互相渗透,唯有眼睛像一根根线条,细细的黑蛇般在其中游走。

忽地,那些眼睛睁开了,在大殿上空,无穷无尽,无边无际。凝视,毫无感情的凝视,仿佛天地视万物如刍狗。突然其中投来一瞥,充满警告、蔑视与不屑,虽然只是一只眼睛,但王岛好像看到了一个大人物甩甩衣袖,起身离开。

在脑后磁力的吸扯中,王岛浑身震动,感觉自己只是一堆以低频率振动着的微粒的组合,在即将跃向高频振动的过程中,产生诸如头晕、恶心、被撕裂等不适感。终于,他坚持不住了,一个恍惚,像面条一样,被拉进一个长长的幽暗的隧道。

他看到了很多画面,从初生开始,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有的早已忘了,有的根本没有记忆。他看到自己突然出现在其中一个片段中,像是一个婴儿,刚刚醒来,在又湿又冷的水中,贴着脸是青色的忒出细密水珠的石壁,下沉,下沉,不能呼吸。

还看到自己像只大蝙蝠一样,鼓着一对肉翼滑翔,从高处一跃而下,飞毯一般,下面是密密麻麻的陨石坑,荒凉如月球表面。有些坑里住着人,穿着异域风情的衣服,有的坐着吃西瓜,有的在睡,有些坑里冒着火,有些仿佛盛着一碗水。

他停止了思考,只是飞着,看着,心底掠过一丝丝的明悟。

突然,眼前的场景变换,出现了许多大型的绿色蕨类植物,绿得遮天蔽日,像是在热带丛林,王岛穿行在这奇妙的丛林里,觉得自己是一条眼镜蛇,额头、中丹田和软坚之物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攫紧,抓得高高的,穿在一根线上。这是我的前世啊!他明悟道。

他向旁边的植物看去,叶子突然变得无比清晰,叶脉迅速向两边散开,像行道树一样倒在身后,所谓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这普通的叶子上,竟然藏着这么大的秘密。继续穿梭,王岛看到眼前的植物叶子在极细微之处变成了明亮的基因片段,一节节,略微弯曲,再往前,则是一具昆虫的骨骸,王岛不知道昆虫有没有骨骸,但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那就是昆虫的。这具骨骸旁边还有一个边缘不太规整的圆门,半人多高,一股吸引力诱惑着王岛投身其中,轮回?王岛心里一震,他明白只要自己进去,就会往生为其他生物,有可能是动物,有可能是植物,甚至也有可能成为什么矿物。有了拒绝的念头,那道门也停止吸扯他过去。

画面一转,这次王岛成了一个婴儿,被一位穿黑斗篷的人抱在怀里,经过各种各样的机器,印象最深的一个像安检,王岛感觉自己像包袱行李一样从里面穿过,抬头是浩瀚的星空。周围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的,穿着白衣服,都静悄悄的,不说一句话。抱着王岛的那人像十字架上的那位,他也不看王岛,只是沉默地往前走。

王岛醒来已是下午,身体依旧很虚弱,但比早上好多了。张师他们可能来过,橱上放了一碗菜,还有四五个馒头,可能看他睡得很熟,就没有叫醒。他挣扎着起来,就着馒头吃下去,虽然已经有些凉了。他回想刚才的梦境,仍然是一头雾水,虽然是梦境,但真实得让人怀疑,而且他的意识是醒的,更像是清明梦,能控制一部分,比如在最后关头,在那道门前面,他不想进去,就没有被吸进去。但那些菩萨罗汉还有无数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到底有没有轮回,自己的前世难道真是一条眼镜蛇?真相,到底什么是真相?

他走出门,阳光已不太烈,只是温柔地给世界镀上一层光辉,这最后的赠予。王岛右拐,沿着一条小巷子往北走,前面半里多,有一座小山,王岛被袁徕带着去过一次,风景挺好的,他想上去转转。巷子里胡乱扔着些菜叶、烂裤头和鸡毛,还有一些雀鸟干蓬蓬的尸体,偶尔有争吵声,从旁边的房屋和院子里传来。这里太挤了,王岛想,人活着就像鼹鼠。

五月初,山上的杏花野樱早已开败,结出青青尖尖的果实,一些白的黄的粉的蓝的野花,无名地开在土石灌草之间,柳枝轻抚,一片白桦林在远处闪耀。他找了个干爽的地方躺下,嘴里叼根狗尾巴草,真好,他想,如果时间一直这么慢的话。王岛很小的时候去外面玩,就感觉时间无边无际,他人小,步子也小,一块现在可以几分钟从这头走到那头的草滩,那时候要走好久好久,一个下午很漫长,他在水边玩累了,又花上很长时间走到家里,往往只过了一个多时辰。时间只能跟在他后面。现在他长大了,步子又大又快,时间仿佛一下子迈到他前面,无论他怎么追怎么跑,再也赶不上它。

他们生活在谷中。他俯望着眼底的景色,毫无来由地说出这么一句。人生如梦,人生如梦啊,他们相互竞争,往来编织,这虚幻的光景,笼罩在城市上空。此身所系,这被光区分的一切,被光染醉的一切,跟梦里有什么区别。

虚空清明,什么东西突然破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怒砸拜金女第9章在线阅读

    《江雪》,柳宗元。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每一次读着这首诗,眼前都会不自觉的浮现出,风雪中老叟垂钓的景象。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胸前口袋处,些许白色粉末掉落下来,在半空中消散了……地尸奔跑的声音没有了,嚣张的笑声飘荡而去,地尸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定住不动了。

  • 白月光自救系统之测验风波

    “怎么?不可以吗?”笑着看着眼前眼眶湿润,目光有些呆滞的念芸,风羽的心里顿时划过一道暖流,缓缓走到少女的旁边,在众人一致戏谑的神色下,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可以!”少女看着眼前含笑看着他的风羽,美丽的小脸上瞬间布上了一层红绯,似乎才意识过来是在什么场合,将手上拿着的古书挡在面前,心中羞愤的道:“羽哥

  • 都市之吐槽大师之第三章(3)

    李队抬头与房里的另一个警察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应付现在这种场面,最终只能看着夏鹿笙哭到没有力气,然后虚软在顾奕童的怀里。夏鹿笙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十分好看,现在那双好看的眼睛肿的像个核桃,核桃心儿里嵌着一对水露露的葡萄。李队看着夏鹿笙的眼睛,心里忍不住道一声可惜了。夏鹿笙停止大哭之后,抽抽提提

  • 生而为女(重生)网球比赛

    所有的网球部成员永远都记得那一刻,当时,他们看见那个公然向真田挑战的少女──朝日十和,站在球场上的时候。都觉得这家伙不要命了。她站在球场上,一派轻松的调弄网线,对着站在对场的真田咧嘴一笑。这画面多么熟悉啊!让人不由得想起一年前某个刚入学的海​​带头新生也是这样如此嚣张的向真田挑畔,结果成了一场悲剧。

  • 都市:从相亲综艺开始在线阅读第十节

    荒宇从归墟出来,依旧在阴冥废墟之地,周围风声呼啸,苍凉而又显磅礴的废墟,他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想起这几天的经历,他感觉如同万年般梦幻,他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又不希望这是梦,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不断在心底放大。如果是梦,那是不是梦醒时分他依旧在一间破旧的茅屋中,沐儿哥依旧在外边傻傻的大喊大叫。如果这是梦,那

  • 铁血尖兵在线阅读结交宇文少天

    如果这群人全都一拥而上,还是有机会伤到楚天英的,但代价可能会很惨重,也因为如此,没人舍得用自己的性命相搏;其次,他们来到太初秘境,是为了通过考验,求得长生机缘。为了一时面子之失,而丢了性命,实在不不值!先前他们想动手,是因为楚天英毫无背景,其实力估计就不会太强,但是楚天英眉心的暗金之色,却狠狠地打了

  • 致命暗诱惑在线阅读第1章

    “这个U笑死我了,玩个劫3-1都不敢带。”“皇族中路根本推不过去,换做是海掌门可能兵都不管,直接就带到死了。”“EDG这阵容,明摆着就是要走41分推的,不知道这个U在想什么?”“……”S4全球总决赛八强战。EDG对阵皇族。这场比赛到目前为止,皇族已经是1比0领先EDG,而现在进行当中的第二场,原本前

  • 都市大富翁第九章在线阅读

    傅昭行瞬间沉下了脸色。她找打呢?乱她妈撩。傅昭行强压着喷薄欲发的暴戾,眼神不善。陈宇明目瞪口呆。这种感觉就像刚刚还在地上哭爹喊娘捡破烂看着路人的万斯耐克从你眼前大踏步走过,现在有个自称是你爸的霸道总裁告诉你你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让你快回去继承千亿的财产,有穿不完的阿迪达斯和匡威,还有绝世美女未婚妻从

  • 洪荒:开局叛出人教!在线阅读交易进行时

    “有人在吗?”来到最西边的那间屋子,关着门,听村长让包大叔告诉自己到这儿来,那就一定有人在的,不过不知道是否在家里,所以木毅敲门问道。“谁啊?”在木毅敲门后顿了一会儿,门内才传出声音,随着门也打开了,一个满身污渍,头发污乱的老人出现在眼前。“您好,我叫风霜刻,是村长爷爷让我来这儿的,他说有些东西,对

  • 都市之魅力99999在线阅读第8章

    “不干了?想的美。”福宝财扬了扬合同,“你和公司之间可是签署了协议的,如果在实习期间,擅自辞职,引发的损失由你负责赔偿。小武啊,白纸黑字,我要是到法院去告你去,准保是一告一个准。”“你爱咋地咋地,我不赔你玩了。”武动抓起桌子上的支票,“姓福的,你还欠我九十多万元人民币。”扭转身,气呼呼的扬长而去。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