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都市之吐槽大师之第三章(3)

2021/6/11 12:57:37 作者:天人大师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吐槽大师
都市之吐槽大师
作者:天人大师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李队抬头与房里的另一个警察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应付现在这种场面,最终只能看着夏鹿笙哭到没有力气,然后虚软在顾奕童的怀里。

夏鹿笙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十分好看,现在那双好看的眼睛肿的像个核桃,核桃心儿里嵌着一对水露露的葡萄。

李队看着夏鹿笙的眼睛,心里忍不住道一声可惜了。

夏鹿笙停止大哭之后,抽抽提提的趴在顾奕童的肩膀上。

顾奕童看着怀里女娃的情绪好点了,接着刚才的问话温和的问道:“鹿笙,那人离开之后呢?地上躺着的人说话了吗?”

夏鹿笙摇摇头,抽提着断断续续的道:“张,张经理当时就没,没有声音了,我,我怕极了,一直喊他,他都没有应我……”

李队的脸色骤然变了,“唰”的一下从夏鹿笙面前站了起来,眼神犀利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死……受伤的是张经理?!”

夏鹿笙被李队突然拔高的音量和逼问的语气吓的一哆嗦,抓着顾奕童衣服的手猛然一紧,纤细的手攥的骨节发白。

好半天,夏鹿笙才怯怯的道:“我,我摸到了他的领子,张经理的衣,衣服领子,和我们的不一样。”

李队一愣,然后发觉自己反应过激了。

顾奕童抿唇,随着李队的问话脸色变得十分不好,但片刻之后,顾奕童抬头看向李队:“没有监控吗?”

李队叹了一口气:“监控刚好查修,停用了。”

顾奕童皱了皱眉,张口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恰在这时,门“嘭”的一声从外面被打开了,一个年轻的警察莽撞的闯了进来,看样子是跑上来的,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道:“抓,抓到了!凶手自首了!”

李队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小警察语气飞快的扩展了一下刚刚的话:“杀害张经理的凶手自首了!现在就在局里呢!”

李队一把抓起桌上的帽子,疾步离开了房间。

房间的另一个警察愣愣的回过了神,然后看向顾奕童与夏鹿笙:“那,那个,凶手已经自首落网了,你们做个笔录就可以回去了。”

顾奕童带着夏鹿笙从麻婆豆腐出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夏鹿笙拿着导盲棍,被顾奕童环着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一直到上了车之后都默不作声。

两人都上了车之后,顾奕童坐在驾驶位上侧了侧身子,看向了副驾驶座上的夏鹿笙。

轻抿了一下唇,顾奕童道:“鹿笙,我知道对你来说我就是个陌生人,在你心里我充其量就是妈妈的朋友的女儿,但是夏阿姨走的时候让我照顾你,所以,先别排斥我好吗?”

是了,顾奕童和夏鹿笙在这个时间还并不熟识,对彼此来说也仅仅是知道对方是母亲朋友的女儿,互相知道彼此名字的地步,连正经聊天都没有过,更别说了解。

07年夏阿姨走了之后,顾奕童曾尝试过接触夏鹿笙,却遭遇到了夏鹿笙强烈的拒绝,别说将夏鹿笙接过去与她一起生活。

那个时候夏鹿笙刚刚十四岁,十四岁的夏鹿笙太封闭了,封闭了自己的内心,顾奕童走不进去。

而顾奕童也不过十九岁,大学还没有毕业,自己本身就是个孩子,找了夏鹿笙几次之后,被夏鹿笙的排斥拒绝伤了面子,也拉不下来脸再来了,只给夏鹿笙留了一串手机号,让夏鹿笙有事就打电话给她。

但,那两年间她唯一一次接到有关夏鹿笙的电话,就是麻婆豆腐的命案了,当时她来到酒店的时候凶手落网了,她浑浑噩噩的来到了麻婆豆腐,然后浑浑噩噩的将夏鹿笙领了回去。

现在想想,她已经忘记了之前她是怎么把夏鹿笙带回家的了。

想到之前的事情,顾奕童突然无比感激老天给她机会重来一次,幸好这次她陪在了夏鹿笙的身边,最起码给了夏鹿笙一个可以靠着哭泣的肩膀,没有再让夏鹿笙一个人面对这种事情。

幸好。

夏鹿笙低着头不言语,两只手缠在一起,被扭成一个奇怪的弧度。

顾奕童等不到回答,又道:“那我们回家了,鹿笙。”

夏鹿笙缠在一起的手指动了动。

顾奕童带着夏鹿笙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到了超市,顾奕童将车熄了火,然后看着副驾驶上一直沉默的少女,道:“鹿笙,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买洗漱用品,很快回来。”

本以为夏鹿笙不会回答,没想到这次竟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顾奕童解安全带的手一顿,心里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顾奕童被自己的这种心理逗笑了,下车临关车门的时候,想了想,又对里面坐着的人补充了一句:“我会尽快回来。”

进了超市之后,顾奕童直奔日常用品区,匆匆从货架上拿了牙膏牙刷和毛巾之后转头就走,走了两步之后,又拐了回来摘了一个浴球揣在怀里。

还好现在这个时间不是超市的高峰期,结账很快,顾奕童付完钱抱起自己的东西就往外冲。

出了超市之后就看到了一家卖衣服的店,顾奕童脚下步子一停,但看了看手中的东西,顾奕童还是先回了车上。

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看到车里坐着的人时,顾奕童心里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又蓦然开始心酸,只见夏鹿笙脊背挺直的坐在那里,听到车门响的瞬间猛然朝她看了过来,整个人紧绷了起来。

明显的不安彷徨和戒备,脸上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惧意。

顾奕童深吸一口气,然后轻柔自然的说:“鹿笙我回来了。”

听到顾奕童的声音,夏鹿笙肩膀一松,靠在了驾驶座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顾奕童像是没有看出夏鹿笙的异常,一边钻进车里一边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放在了夏鹿笙的腿上:“呐,拿着,拿好了别掉了啊。”

夏鹿笙手中抓到了东西,终于有了丝丝安全感,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

透过车窗看了眼衣服店,顾奕童终是没有忍心再下车,夏鹿笙那紧绷起来的样子像是一根刺,深深扎疼了她的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楚乔传同人(岁晏知君归不归)之韩信又惹祸了(9)

    周钦低声呢喃了一句,将目光移向李白说道:“贤侄啊,伯父虽然想和你畅聊一夜,可刺史登门来请,伯父也不好拒绝。”周钦似乎有些为难,想了一会之后,继续问道:“不如这样,贤侄陪伯父跑一趟,如何?”“好啊,正好侄儿肚子也饿了。”本来周钦认为以李白这等身份,是不屑参加区区一个刺史的宴会,却没想到李白竟一口答应。

  • 追妻在线阅读第2章

    松软舒适的大床,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味,以及耳边不停歇的小声交谈声,床上的少女终是忍不住手指动弹了下,接着缓慢的睁开了眼。守候在一旁的两个丫鬟见主子醒了连忙齐声关切道:“四小姐,您莫乱动,当心伤口。”少女一愣,面前这两个丫头不是绯红和妙蓝吗?怎么她们面相看起来如此青涩。最关键的是自己分明已经被君承轩赐

  • 末代天策第四章

    情人节过了之后,陈月依旧天天来幸福花店报道。王瀚晨虽然感激,但也越来越替她揪心了。按理说,初三那寒假叫寒假吗,聊胜于无的七八天时间罢了,眼下估摸着早就已经开学了。人家那边学校里复习的如火如荼跟打仗似的,而他家陈老师却还这么闲云野鹤的......也不知她心里是真不急还是装的不急。他也是纳了闷了,调查组

  • 唤我之名第八章在线阅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终于传来了脚步声,黄毛不知从哪里掏出了把刀在手里把玩着,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处。先进来的是顾明泽和沈慕钧,紧接着子弹与石头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看到他们走了进来,黄毛突然起身走到了叶南嘉身旁。“看看人全到齐了。”“黄毛你什么意思,有什么事冲我来,抓南嘉干吗?”“你翘了老子的

  • 我的歌坛第2章在线阅读

    【叮……宿主已成功接收万达小区16号楼产权,可以随时查阅楼盘信息】听到系统的声音,杨辰的情绪暂时缓和许多,紧跟着面前出现一块虚拟的画面。画面简单整洁,每一项功能布置的井井有条。每一个房间号的信息都可以查阅。同时还有即将到期和未到期的租户信息。杨辰点开了即将到期的页面,租户信息一览无余。【703,面积

  • 夏目百物语除秽

    悟吉塔也看了许多他的同龄人,而那些谈论中所提到的悟永逸、悟天磊、悟婷秀等人今日都没有在场。毕竟他们都超过五岁了,自然是拔过尾巴了。那些所谓五岁的他的同龄人,此刻无一不是带着惊恐的表情,甚至有些胆小的都在父母怀中低声抽泣起来…倒是悟吉塔形成了一道风景线,顶着一个尾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大典开始。“娘,

  • 乱世谋身在线阅读第3节

    韩河此时都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眼前这一切他都不敢确定这是真的。一群人正在厮杀,场面极其的血腥。离韩河最近的那人被一个蒙面人手起刀落,将那人斩于刀下,血液溅在韩河脸上,韩河吓的大叫往后退。而那蒙面人似乎没有发现韩河的存在,转头朝着其他人扑过去。战场中有些人实力极其强横,他们的交手都能使周围巍然屹立的

  • 别信大佬哭唧唧[无限]在线阅读第八节

    沈思晚都喝大了,哪里会回答他的问题。齐念沉突然想到车上的导航上应该有她家的位置,急忙去翻导航,找到两个常去地点,排除了工作室的地点,另一个应该就是沈思晚家了。齐念沉按着导航上的路线开到了沈思晚家,可是等开到终点了,又犯难了,导航上没告诉具体位置啊,他不知道她住在几楼啊。齐念沉试着摇了摇沈思晚的胳膊看

  • 欲与江山醉在线阅读第2节

    晨曦城外,余晖山脉山脚,余晖平原。冬季的余晖平原看起来没有前些时候那般绚烂多姿,刚刚秋末冬初的季节,平原上的火桑花已然随着北风飘落,洋洋洒洒的花瓣,血红般妖艳。为寂寥的平原铺上了一层火红的嫁衣。没有了昔日百花争研的娇媚,却多了几分凄美。据说这火桑花是从大洋彼岸一个叫罪州的地方传过来的。是一个不为人知

  • 经年指间@顾江翎

    走廊地上散落着一些鹅绒,顾西辞走到客厅,发现更多的鹅绒,哪里来的?走几步发现两只干瘪的枕头,这无疑就是答案。沙发旁边还散落着几个空水瓶,顾西辞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这里看起来,好像这里经历过一场挣扎,打斗。看走廊鹅绒多散落两边,中间空出的情况,这是拖拽的痕迹。难道?不可能!顾西辞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