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枪神纪之枪神之路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1 14:51:02 作者:战神袁江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枪神纪之枪神之路
枪神纪之枪神之路
作者:战神袁江来源:飞卢小说网
尤里安能否如愿进入特工组织,开始他的枪神之路?他和艾琳的关系真的会一直持续下去吗?特工组织能否消灭吸血鬼,审判者,以及千面组织?莉莉安的那本神秘小说又有等秘密?尤里安能否夺得天梯赛的冠军,获得枪神的称号?更多精彩尽在《枪神纪之枪神之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二节课是一直上到中午的武技指导,说白了就是提升身体素质,这点李肖洋倒是强项,不过,这如同地球军训的课却让这些科技班的少年们吃尽了苦头。一直到中午午休,学生们才缓过来,去食堂吃饭还有魔法班的一起。

魔法班毕竟是魔法班,妹子的质量真的要比科技班好的多。李肖洋倒是不在意。欧阳幻月早就站在操场,看着科技班的“军训”,当然,她是在找李肖洋,但是她目光所过之处,尤其是停了一秒的位置,那的男生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满血复活。

“幻月?你干嘛呢?”陶极乐的声音又在欧阳幻月身边准时响起,欧阳幻月也懒得理会,依旧在人群中寻找着弟弟的身影。终于,她在远处看见了放在一旁的深渊酒葫芦,便走了过去。

“又是那小子?”陶极乐还是死皮赖脸的追上,看见那醒目的酒葫芦,失望的问道。“你要是能拿起那个,我就不等他了。”欧阳幻月难得的说了一句,她已经在附近的一个班级中看见李肖洋,正嬉皮笑脸的看着她。

“就这个?也太简单了。”陶极乐胸有成竹,跳上前,拉起葫芦上李肖洋用来背着的奇怪草藤——那是李肖洋在山上找的,采下后不会枯萎,十分坚韧。却并没有拉动。陶极乐一愣,又用双手去拉,还是没动,后来直接双臂环抱,想要将深渊抱起,却把那张清秀的小白脸憋的通红,十分狼狈。

不禁心中大骇,这葫芦竟然这么沉!李肖洋是怎么做到平时背在背上如同无物的?欧阳幻月也不再搭理他,直到下课,李肖洋走过来,十分轻松的将深渊背起,和欧阳幻月走向食堂,两人都没有搭理陶极乐,留他在原地还一脸的迷茫。

“姐,你们讲了什么好玩的吗?你会魔法了吗?”李肖洋迫不及待的问道。“没什么,也不会魔法。”欧阳幻月还是平平淡淡,话语中没有什么情感,不熟悉的一定认为她定是高傲无比,只是不知,她能说话,就已经很“热情”了。

“啊?那你们讲什么了?”李肖洋很失望,欧阳幻月忽然说道:“怎么,我学魔法你这么着急?”“哎呀,你学会了可以教我嘛,我可不相信什么魔法只能有天赋的人才能学的鬼话呢。”李肖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欧阳幻月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好像暗自决定了什么,却没说出来。“没学魔法,但是我感觉到了我的法魂。”欧阳幻月又说。“啊?第一节课就觉醒了法魂?你也太天才了吧?”李肖洋又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怎么,那你说我是应该天才还是不应该天才啊?”欧阳幻月没好气的说道,李肖洋一时间没有适应欧阳幻月的语气,半晌才干笑两声说道:“我这不是替你高兴吗……那你法魂是什么啊?”

“有冰,有火,还有九尾狐,我是能感受到,不是已经觉醒。”欧阳幻月又恢复了那冷冰冰的语气。“三个?”李肖洋又大惊小怪的叫起来,欧阳幻月不得不习惯李肖洋这幅样子,再次解释道:“一个,你当我是怪物吗?”李肖洋听到笑了笑,道:“你不是天才吗。”

欧阳幻月已经懒得理会他李肖洋了,两人来到食堂,那里的饭菜只能说还算能吃,营养倒是丰富,不过口感是真的差,这一点和地球倒是没什么区别。吃饭的过程中,李肖洋浑身不自在,食堂大多数学生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这边,欧阳幻月倒是自然,只是李肖洋被人盯着很是不舒服。

之后的生活渐渐无趣,每天除了上课就是训练,科技班还有枯燥的理论知识,在初级学院,学员们是不会有实战之类的训练的,甚至连真正的“器”都很少接触,这让李肖洋更是失望,这和地球是真的像。

魔法班相对来说轻松不少,欧阳幻月更多时间都是坐在操场上看着李肖洋“军训”,她很天才,初级学院的魔法班主要目的是帮助学员在十二岁之前觉醒法魂以及初步认识到自己的纹技,到不要求掌握,欧阳幻月已经觉醒了自己的法魂,也就是说她已经完成了初级学院一半的课程,这样一来她就更加轻松惬意了。

每个月都能回家两次,孙老倒也不算寂寞,很快,李肖洋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八年了,下山也有一年。他也长高了不少,这是他这个月和欧阳幻月第一次回家,已经准备回到学校,清晨,李肖洋再一次去闫莫家白吃了一顿早餐,给欧阳幻月带了两个包子,在闫莫的怒吼声中跑回了家。

“哎姐,你现在纹技已经觉醒了吧?是什么给我展示展示呗?”李肖洋已经缠着欧阳幻月很久了,就为了她能够给他看看什么事第一纹技。“你确定?”欧阳幻月终于受不了了,问道。李肖洋一听有戏赶紧点头。

“那……”欧阳幻月扭过头,双眼紧盯李肖洋的眼睛,忽然,欧阳幻月的眼眸变成冰蓝色,两团蓝色的火苗在她的眸子上跳动,李肖洋一下子就迷失在了这双迷死人的眼睛中,他看见欧阳幻月对着他伸出了玉手,挑起了他的下巴,正当要继续动作的时候,他醒了过来。

欧阳幻月忽然笑了,笑的很美,让刚刚才从魅惑中醒来的李肖洋又一次迷失在她的眼睛中。“姐,刚刚那就是……”李肖洋干笑两声,问道。“魅惑。”欧阳幻月点点头。“那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李肖洋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

“你猜?”欧阳幻月难得的卖了个官司。之后不管李肖洋怎么问她都不回答,李肖洋也只能作罢。“这就是魔法?”李肖洋很是兴奋,在这个世界,他终于找到了有意思的东西。“姐,那你教教我怎么感受法魂呗。”李肖洋只能求助与姐姐,因为只有欧阳幻月不会质疑他的任何一句话和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反派大佬的白月光[重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帝者,出身往往一般……海州一中的云空,蓦地被一道如狂霸天龙的紫电撕开,随即惊雷炸响,而高三一班的角落那头,一位少年睁开眸子,眼含帝者渊色,却带一丝迷惘。“这是天道劫幻境?”“我许云用了五百年称帝,怎会被天道桎梏,挡我者死!”“……”少年眉头大皱,口中喃喃,引发不少同学的回头瞩目,眼神大同小异。这乡巴

  • 娱乐:从评委老师到巨星生死之间

    两人皆带绿色花纹的面具,身着标准的忍者马甲制服,没错了,是草隐暗部。一个看着身形较瘦,背部背着一把武士刀。另一个体型显得十分精壮,看手上那层老茧就知道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这些人是来对付我的吗?难道一直以来对我抱有野心的就是草隐村的高层吗?“叔叔你们是什么人啊?能不能让我回家啊?”此刻的小琉羽极尽所能的

  • 青霜阁第10章在线阅读

    夏夏下车后,走了没一会就到家了。刚打开门她就对着屋里喊“我回来了!”然而迎接她的是一片寂静,以及来自客厅沙发上母亲大人的白眼和吐槽“回来就回来,我看得到,喊什么!”“……”夏夏再次觉得自己在路边捡来的!“妈妈,你都不想你漂亮的,可爱的,善解人意的,等等,等等的宝贝女儿吗!”夏夏把东西一扔,跑到沙发上

  • 金牌投资人2第十章

    过了年,开了春,一眨眼,就到了贾珠游学出行的日子。提前好几天,府里面就开始告别了。府里贾母舍不得大孙子,但是更舍不得眼看着游学一场,能够给府里带来的好名声。游学,不单单是游玩,学习,更是这些富贵人家的子弟对于世事人情的锻炼。每有当世大儒带领弟子游学,总能为不少偏远地区百姓申怨,主持正义的事情发生。更

  • 我的美女师傅第四章在线阅读

    宁碎碎送秦洛回到家,宁碎碎在做饭。秦洛觉得有些晕晕沉沉,来到洗手间洗了把脸。蒙着一层水膜,秦洛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新生的面孔。他的脸苍白如纸,就像大病初遇一般,但他眼神颇为邪魅,很沧桑,也很深邃。干瘦、黑眼圈很严重、病态,这是这张脸给秦洛的第一印象。往后背着的及肩长发,很乱,就像是一蓬蓬杂草胡乱堆着一

  • 我,作者,加入聊天群之楚千秋的算计

    “楚天雄,竟然如此,现在赶紧让我楚家的儿郎们做好准备!我楚家很久没有出手了,看来这些人都已经忘记了我楚家才是荒古世家!另外让人多调查一下拓拔家!记住再小的事情都要告诉我!”楚千秋对着楚天雄说道。没错,楚千秋如今已经知晓了天沧大陆将要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气运之子的事迹!拓拔世家!北域同样极其古老的势力

  • 和男神在一起之后之酒友(6)

    果不其然,当和尚这一招是很奏效的,温庭筠听罢没有继续再问下去。当然了,此情此景也没有可问的内容了,难不成还要问人家的师父是谁,都教过你什么经卷不成。很显然,要问的话到此为止,咱说说别的吧。“张威?嗯---,好名字,威武俊朗,有气场有个性,这个名字好啊!我看你年龄不大,就称呼你贤弟如何?”贤弟这个称呼

  • 盗墓:机关大师在线阅读第6章

    翌日清晨。顾管家早早的就把车停在了顾府门外,送顾燕帧去烈火军校报道。刚抵达烈火军校,就看见前面操练场上围满了人群。听着人群当中的吵闹声,顾燕帧一眼就认出了吵闹的几个人影。谢襄,黄松,李文中。场中,李文中跟谢襄黄松已经吵的不可开交。至于事情的起因,就是李文中的车子把黄松的独轮车给撞了,然后还无理取闹说

  • 梦烟云之青花瓷第9章在线阅读

    王青看了一眼沉淀着古老气息的长安城,便迈步往前走了进去。他的目的是悦来客栈,是系统提示这鹤冲天就住在武侠小说里的连锁客栈悦来客栈里面,所以王青也不用怕找不到鹤冲天,他需要担心的是怎么样才能杀死鹤冲天而已。“掌柜的,还有房间没有?”迈进悦来客栈的大门,王青便朝柜台的掌柜问道。“有的有的,不知客官要住几

  • 女神转生录之幕后黑手

    此刻的韩光轩已经从刚开始的怒吼转变为了哀求,他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四肢如同被万蚁吞噬般的痛苦,此刻他只想早点结束这种痛苦,哪怕结束痛苦的方式是死亡,他也愿意。乌云看差不多了,于是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步来到韩光轩的身前,看着他的四肢如同注水一般的瘫软,心里没有丝毫的同情。他本就不是一个心善的人,更何况这